涅凰(重写) 第一章 第一节

涅凰 收藏 0 5
导读:涅凰(重写) 第一章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6/


1984年的冬天显得特别寒冷,的确,今年冬天来得特别早,加上农作物并不好的收成,让靠天吃饭的农民日子很不好过,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也就在这一年的冬天主人公出生了,虽说家人对于今年的收成不满意,但还是高兴得不得了的,古语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既然有了后人了,那么作为长辈的当然是把这件事当作最大的喜事来看待了。又是杀猪又是宰羊,在冷清的山村中传出了一阵阵的欢笑声,而老天似乎也在为此事高兴,不再让人感觉到那么寒冷了。

由于是长孙,所以备受爷爷疼爱,爷爷特意跑了十几里的山路,到别的村请教了教书先生,给自己的孙子取了“林鹰”这个名字,意思就是像鹰一样可以在蓝天中翱翔,俯视大地。

山村的生活说起来其实很单调的,除了大树就是小溪,平时和小伙伴们摔摔跟斗,掏掏鸟窝,日子也就一天一天的过了。

但林鹰又是和别人有些不一样,更多的时候他总是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着,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有爷爷知道他的孙子到底在想着什么。因为这全部都是爷爷默默影响着孙子地结果。爷爷曾经是一名旧中国的士兵,在国军中当过班长,也打过鬼子。可是爷爷从来不愿提起打鬼子的往事,每次林鹰问起总是看到爷爷痛苦的表情,然后就回队林鹰说:“孩子,等你长大了爷爷就告诉你。”

一转眼是十八年过去了,林鹰这一天正在田地里干活,突然村里的儿时伙伴林大成跑过来,含糊不清的说:“林鹰,快……,你爷爷,你快回去……”

林鹰听后扔下锄头就奔向五百米外的家,他预感到爷爷一定出事了。果然,等他到家的时候,几个亲戚都已经在家里了,林鹰走到爷爷的床前发现爷爷已经快不行了。从小最依赖爷爷的林鹰一下子傻了,他从来没有想过发生这样的事他该怎么办,只是眼泪不停地流下来。模模糊糊中听家人讲是爷爷摔了一跤,加上年老体衰,恐怕是过不了这一关了。

第二天醒过来,一切都过去了,劳累加上伤心的林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竟没有和爷爷说上最后一句话。

林鹰和山里的孩子一样,上过小学,而他还比较幸运地读过中学,要不是爷爷坚持恐怕这也是不可能的。初中毕业的时候林鹰的成绩万泉可以考上县城的重点高中,只是显示情况不允许他那么做。家里父亲身体不行,不能干重活,林鹰是个孝子,也不想让母亲干重活。身为家里唯一的男孩,林鹰认为自己应该负起家庭的重任,所以主动回家干活。爷爷每一次谈起这件心痛地直说可惜,还说他期望着自己孙子成为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呢。

三四年的体力锻炼造就了林鹰无比强壮的体格,加上天生身体素质优秀,在村里到得了一个第一猎手的称号。要知道山村里人除了看守好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之外,平常经常是会许多男丁一起去深山里打猎的,不用说,谁打的猎物最多谁就可以得到别人的尊敬,而每次林鹰总是可以得到第一,连村里的老猎手也比不上他,每次别人问他有什么诀窍,他总是会笑笑说不可说。身为猎手不仅仅只是身体强壮,那只是最基本的要求而以。更重要的是感觉要敏锐,身手要无比敏捷,按爷爷的说法就是要有比野兽更强大的力量,更灵敏的直觉,更快速的反应和更灵活的身手。

十八岁的林鹰早就是一个翩翩少年了,一米七二(家里基因遗传的关系,山里人都不高的,能长到这个身高已经不容易了)的身高,六十二公斤的体重。加上棱角分明的脸庞和搭配恰到好处的五官,让他成为了邻村小姑娘的追求对象。母亲总是会笑着说:没想到家里会出一个长得这么俊的小伙子,看来以后找媳妇不会困难了。而一旁在抽烟的父亲总是会说:你懂什么,长得好还不如干活好,有不能当吃的,又有什么用。

爷爷走了,林鹰总感觉很失落,长大后原本就不怎么合群的他更是会在空闲的时间一个人在爷爷的坟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知道天黑了才会回去。

“阿爸,我想出去打工。”林鹰在某个夜晚对躺着乘凉的父亲说。

“艾,儿子长大了,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的,也好,男孩子就该出去闯荡闯荡,还是你爷爷说的对,整天窝在山沟里没出息。我和你母亲商量商量,只怕她舍不得你走啊。”这几年村里的年轻人都会选择去外面打工,这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看着靠在门沿上流着泪的母亲,林鹰心里很难过。母亲知道自己想到外面去的时候很惊讶,但还是服从父亲的决定。只是最终还是敌不过队唯一儿子的舍不得。父亲还是在门前抽着烟,一言不发,默默着看着自己一步三回头得走向外面的世界。直到完全看不到那个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山村林鹰才流出了自己的眼泪。

县城离村子又二十几里的山路,但在林鹰的严重和几里山路也没什么区别,两个多小时就到达了。对县城林鹰还是很熟悉的,他初中就是在这里度过的,这里同样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交代一下,林鹰的家是在浙江南部一带,靠近福建。

听村里的人说打工到广州去比较好,村里有好多个年轻人都去过了,每次回家都带回了很多很多的东西,让其他人羡慕得不得了。因此林鹰也觉得区广州那边比较好,至少上过初中的他从书本里知道那边现在机会多,是一个很开放的地方。

坐着南去的火车,林鹰默默地想着,在想自己怎么样才能找到工作,想找怎么样的工作,以前只是想到外面去,从来没想过到底去外面做什么。但一离开自己的故乡,才发现自己感到很迷茫,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静静地听着火车轮子有节奏的声音慢慢的睡着了。

………………

从车站下来的林鹰才发现自己以前的眼光实在是太小了,原本以为已经是很大的县城和这个城市根本就没法比,到处是商店和车,还有许多林鹰看都没看过,只从书上听到的东西。一个人初到外地人生地不熟,随着人流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天就黑了。舍不得花钱的林鹰住在了最廉价的旅馆,随便买些东西将就着吃了。

从人才市场出来的林鹰才发现现在知识的重要性,凭着自己一个小小的初中水平显然是找不到什么好工作的,虽然自己可以干重活,但心里很不愿意。问了十几家招聘处,但一旦了解自己是山村来的没文化的青年就会露出鄙视的神情。自尊心很强的自己总是转身就走,不愿意多问一句。整整一个星期,除了吃睡就是在外面找工作,但毫无进展,每次出了碰壁还是碰壁。

六月的广州是很人很热的,晚上总是会有许多的人出来乘凉,林鹰也不例外,但他的理由是不想用更多的电费,能省则省吧。一个人走在栽满柳树的河边,才发现生活真的很难,不知道下一顿饭还能不能吃饱。心里很想回家,但怎么说得出口呢?林鹰决定从明天开始再也不管干什么活了,只要能吃饱饭再赚一点钱就可以,不在乎干什么。想着想着人有些出神了,竟然丝毫没在意前面就是十字路口了。

“砰”只听一声巨大的撞击声,接着就看到一个人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肇事车上晃慌慌忙忙地走下了一位年轻的姑娘,显然她也是被这件事惊呆了,竟站在那里没了反应。幸好周围的群众提醒了她,回过神的她连忙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

而林鹰只感觉有个东西撞到了自己的腿上,然后整个人就飞了起来,喉咙一甜,吐出了一口血。“这次力气比那次打猎被野猪撞到的还大,不知道失什么东西……”还没想完,就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因为很不巧的是,在他的头部着地处,刚好是一块水泥突出物。

在昏迷中的林鹰只感觉自己一直在往下掉,然后突然停住了,然后就天旋地转起来,整个人几乎发狂了。自己的意识就好像一个漩涡,慢慢地把自己整个人一点一点地吞没了。有好像突然多了许多的东西,让自己的大脑几乎卡快爆炸,随着彭的一声,一切都归于平静了。

在医院直接昏迷了一个多月,还好那位肇事姑娘负起了责任,才让林鹰有活命的机会,要知道这次事故可是差点要了林鹰的小命,要不是有钱请来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设备,拥有最好的服务的话,恐怕能不能醒过来都不可知。

随着眼皮的慢慢颤动,终于睁开了紧闭了一个多月的眼睛,虽然显得很没有生气,但同时多了一份忧郁。林鹰努力地想让自己起来,但不争气的身体却不能完全贯彻它的主人发出的命令,随着人倒地的声音,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发现自己照看了一个月的病人醒了过来,除了发出一声惊讶的叫声外,就是匆忙地拍了出去,弄得林鹰很莫名其妙。

过了两分钟一个老医生随着那个护士走了近来,在把林鹰扶上床后就开始了检查,最后又问了好多问题,才吩咐护士小心照看,说自己去通知;病人“家属”。

吃了半碗的粥感觉身体好了很多,也恢复了一些力气。从护士口中了解到了自己这一个月来的经历。而对于护士口中的“家属”,林鹰则一点也不明白了,但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为什么了。

当林鹰为自己这么倒霉而法感慨地时候走进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孩,长得很漂亮,比村子里的所有人都要漂亮,穿着很奇怪的衣服(主要是因为自己山里人,不知道现在社会的开放程度)。那个人先是看了自己一会儿,然后才走过来坐在床沿上,对自己说:“你好,你叫林鹰是吧?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吧?”

林鹰当然明白了,“我想大概跟我出事故有关吧。”

“对于撞到你,我感到很抱歉,你放心,一切责任我会承当的,你的医药费由我来出,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商量。”女孩显得很轻松。

“这个,好吧,既然我现在也没事了,那就算了。我知道这里的医疗费很贵,对于事故我不会怪你的,我现在回想起来是我自己太大意了。”林鹰想到现在没事了,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女孩很满意林鹰的回答,“对了,我还没介绍自己呢。我叫陈惠,一额就是开车撞到你的那个人。这是我的名片,你先在这里养好身体,有事可以找我,以后我会经常来的,直到你完全好为止。”

看着名片上的介绍,林鹰才发现为什么自己可以住这么好的病房。陈惠:广州天业软件设计公司总裁助理兼游戏开发部经理。怪不得人家那么从容,看来是见过大场面的,不想自己是山沟里出来的。

等身体完全好了,那也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这一个月陈惠总共来过五次,每次除了带些补品外就是陪自己聊聊天,然后要自己好好疗养。但每次自己想提出出院的事,总是被她先一部扯开话题。这一个月可真的是难过啊,明明自我感觉已经完全好了,但陈惠就是不允许自己出院。说又说不过她,又不想太发脾气,毕竟人家是一片好意,所以就拖了半个多月了。

换上了陈惠替自己买的衣服,一下子还真的感觉很不习惯,总是不怎么自在。“哇,没想到你还长得这么俊啊,比那些化了妆的明星还要帅几分,以前怎么都没发现呢?”那个围在林鹰身边转的女孩发出了一阵感叹。林鹰被他夸的不好意思起来,“别笑我了,我总感觉不自在。”

“你说什么?”“没,没什么。”

“今天是你出院的日子,我请客怎么样,看你已经两个月没吃过好吃的了,今天就让你去吃个痛快,算我的。”

原本想拒绝的林鹰想想这是人家的一片好意,再加上自己真的两个月没吃过外面的菜了,在医院里除了各种药之外就是没味得补品。

“喂,别愁眉苦脸的啦,说说看,以后要干吗。”在餐桌前陈惠问林鹰。

“还能干嘛,当然是去打工了,很惭愧,以前找了半个月竟然还没找到工作,现在没什么期望了,只要能吃饱饭就行。”林鹰苦笑着。

“看不出来你这个人还蛮看得开的……”

“看不开又能怎么样呢?只有初中的水平,你说谁会要呢?”

“别人不要我要啊,我还不知道你的人品么,最重要的可不是什么文凭。你要是愿意的话,就到我们公司来,我双手欢迎,就当是我对你的补偿好了,怎么样?”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说话啊,低着头干嘛?”陈惠没想到等了半天还没等到林鹰开口。

“好吧,不过我只能作一些体力活,就怕给你找麻烦就不好了。”林鹰心里其实不愿意的,他觉得靠着别人的怜悯对自己来说很难接受。可一下子又怕找不到工作,恐怕就真的没饭吃了,想想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不过林鹰显然是估计不足了,从他走进公司的大门之后就有这种感觉了。虽然穿上了陈惠特意为他买的衣服(跟在女孩子后面走了半天的商场,好不容易才选到让她满意的,真的不知道衣服是谁穿的),也算得上市一表人才了。但林鹰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现在根本就上不了台面。跟在陈惠后面,林鹰感觉自己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其他人的眼光总是看向自己这里,好像好指指点点。

“怎么样,不习惯吧?没事的,以后你就习惯了。”陈惠突然转过头笑吟吟着对林鹰说。

正在低着头走路的林鹰没想到前面的人会突然停下来,来不及反应,一下子就撞到了对方身上。“对不起,小惠(陈惠要求这么叫的),你没事吧?”林鹰有些着急地问。

红着脸的陈惠当然没什么事了,“你干嘛一直低着头啊。”不知道说什么的她只好问了这么个问题。

林鹰被安排到陈惠下面的一个部门去,做一个林鹰也不怎么明白到底干嘛的地方去,总之就像是一个秘书一样的干活,也就是整理资料传递消息的,说白了就是吃白饭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