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再说说新兵连伙食那点事

新兵连是难忘的,因为那里是把你从一个社会青年转变成一个真正的军人的地方。新兵连是辛苦的,但战友们,回忆的时候你们是不是都还是觉得很有趣,当时的苦在回忆的时候却一下子会变甜。新兵连被誉为人生的近代史(中国的近代史:屈辱史),呵呵!可是你们光荣退伍后谁不以有过那段峥嵘的军旅生涯而骄傲啊!闲话先说到这里,切入正题,谈谈我新兵连的伙食。


一、主力菜肴

1.红白萝卜大荟萃:顾名思义就是胡萝卜和白萝卜,这估计这是道新兵连名菜,退伍后在民政局里和其他部队的战友聊起也都有说到。优点:入口即化,大口吃饭直接塞进去就得了,据说营养价值应该不低。缺点:不好吃,很容易产生加入佛门少林寺的错觉。(新兵连还都是剃成光头快的板寸。)

2.水涮茄子:估计是我们新兵连特色,完全是水里涮一下就捞上来的那种,用的茄子是很大很大的那种,而且不知道怎么搞的,炊事班每次盐都没放够,吃起来犹如在同时咀嚼纸张加了点海绵泡沫的感觉。新兵连那时绝对不准浪费,却实在是难以下咽,茄子能那么难吃,也算是一绝。难吃排行榜第一名。

3.恐怖肉:这是我给它起的名字,就是肉皮上还有毛的五花肉,通常和卷心菜小炒,三天才可能有一次的。肉体积和我们平常吃的颗粒牛肉干差不多,精肉只有小指甲盖那么大,油肉被拉的老长老长的,奇怪的是上面那块带毛的肉皮倒是永远相伴。这种肉是数量不多的,在没有荤腥的日子里,闻到肉的味道就是很幸福的事情,加上部队不容浪费,吃就要全吃掉的(当然吐毛还是容许的,不然太不人道了^_^),开始我还排斥的,但后期也加入了一起抢着吃的行列里去了。


二、大盆装菜,大碗吃饭

新兵连都是用大盆装菜,用一个大不锈钢的脸盆放在餐桌的中间,可笑的是,我们餐桌中间还有一个玻璃转台,压根就没用的东西,大脸盆本来就圆的,放中间后就不用动了。前面提到的红白萝卜永远是最面子上的,估计看上去比较顺眼点吧。造成了我现在一旦看到那两种颜色萝卜同时出现就想起那段日子。

吃饭都是用搪瓷的碗,奶黄色的,绿色的边。每个碗都会自己做个记号的,而且每个战士都认得出自己班里人的碗。那种碗其实容量很大的,退伍回来才知道那时我们用的是六两的碗。我们当时乘饭都乘的鼓起来的,厚厚!现在谁还一顿吃得下六两那么多啊?!

那时候你会觉得饭怎么这么好吃,从小到大就那时候觉得饭超级香的。不知道大家新兵连会不会有这种感觉,尤其是午饭的时候,坐在饭盆面前有种想把脸捂到盆里的冲动,然后捂着饭的香味直接睡觉。呵呵!现在想起来蛮变态,但当时我们真的是最想的就是饱餐和饱睡。

不知道大家以前收到过这样一则手机搞笑短信息吗,说的是两个乞丐在畅谈将来发财后的奢侈欲望,结尾是一个乞丐说要早餐两碗豆浆,喝一碗倒一碗。大家会笑这两个乞丐连富了都很没出息吧!其实这种情况在我们新兵连就真实发生过,那是一次训练休息的时候,我们几个战友就一起给自己做了这样一道选择题:如果现在给你选择,一个裸体大美女和一桌大鱼大肉的美食,你选哪个?呵呵!结果都选了大鱼大肉,还有就是宁可好好睡一觉。可见在体力透支,食不果腹的时候,性欲的渴望是在食欲之下的,老祖宗所说的食色性也,食在前就是这个道理。但同时侧面也反映了,新兵连的伙食实在是太糟糕了。

装菜的盆和碗很好洗,由于没有油水,直接水龙头冲一下就得了。这都是每个班小值日的工作,这是轮流的,新兵连做小值日是件不是很愿意去的差事,为了快点打饭往往几个班的新兵挤破头,而且班长那碗必须是相对饭要软点的,那时候饭是大锅饭,中间的才软,外围的就硬了。小值日大家有默契的时候都先帮班长打一份软的,然后再大家抢着打,没默契的时候,就一开始就相互抢,结果打饭打到打架的都有。


三、老干妈、野山椒

由于菜的味道不够浓郁,加上饭量大的我们,每个班都会买辣椒酱和橄榄菜、酱瓜酱菜什么的。我印象最深的是“贵州老干妈”,狂下饭,我们退伍的时候,我的老乡兵战友还特地买了两瓶回去,还说这是部队的味道。呵呵!结果回去发现很多超市都有买的,很是搞笑!不过有一句说一句,我当时也差点买。99年上海可能是没有老干妈的,这点还请上海的兄弟们可以为我证明。

野山椒,这家伙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辣的太彻底了,是湖南籍战友搞的,第一次吃我顿时头都打了个机灵,下巴都给辣麻掉了,后来渐渐发现这东西很上瘾,颜色黄绿色,个头跟小指头第一节差不多大,看的还蛮可爱的,现在上海碰不到这东西了,怪想它的。


四、吃饭不积极,情绪有问题啊?!(注意是,不怒而威的口气)

第一次这是班长听说的,后来变成我们战友之间调侃用词。

记得那次是上午训练很辛苦还会操了一次,中午正在吃饭的时候别的班级讲话(这是不容许的),结果整个新兵连被集合一起罚跑了一圈西边防线,估计三公理不到点的样子,那时候还是整队一起跑的,很多人都掉队吐了,然后再自己赶上来的,我虽然没呕,但心情也很懊丧,当时想着就是关我们班什么事啊?但这就是部队的游戏规则,当过兵的都知道,一个人的错,一个班一起遭罪,一个班的问题,一个排承担。当然也有更扩大惩罚范围的事情的。跑回来后继续开饭,大家哪里还吃的下饭啊?加上有赌气情绪的,除了害人的那个班,很多班的战士一坐下就打算离席了,结果当时每个班长都虎眼一瞪,硬是将自己班的新兵都唬回来了,这顿饭后,班长就对大家说了标题的那句话,虽然口气不好,也还算是客气的。

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喜欢那种连带罪责的惩罚方式,但部队里这套真挺管用,自己犯错受罪,压力不大,但连累了战友,情感上自己过不了自己这关。



对了,虽然吃的不好,但事实上新兵连结束后我其实体重从53公斤增加到65公斤,咄咄怪事吧!而且我看上去还瘦了好多的样子。

先写到这里了,这是我第二个原创帖子,写的时候有点急,可能造成表达和叙述的不到位,望铁血的战友军迷们多提宝贵意见。兄弟我就先谢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