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 第六章 战徐州 第八十三节 糟糕的妙计

仪云尖兵 收藏 0 0
导读:新史 第六章 战徐州 第八十三节 糟糕的妙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


看来就是不去招惹蒙古人,蒙古也是会很快的南下的。赵东决定按照完颜庆复的上策所说的那样,先去轻轻的触动蒙古人一下。

火军现在控制的范围就象是一个倒三角切入了蒙古的境内,因此在目标的选择上出现了很大的分歧。张世杰主张向西去攻打颖州(在徐州的西北,泗县正西),但是颖州距离太远,又有一条淮水的支流阻隔,几个人都没有同意。但是张世杰认为颖州接近宋军控制的安丰,可以得到支援,所以竭力主张攻取颖州。

完颜庆复认为应该全力攻取徐州正西的归德府,(归德曾经在蒙古人主动退出的时候为宋军收复,但是蒙哥南下的时候又被占据了)借以加大火军的战略纵深,同时可以作为徐州的缓冲。完颜庆复这么说也多少存在只为徐州着想的意思,赵东认为归德太过深入蒙古境内,而且城高而坚,就是攻打下来也要费很大气力,而且有随时被蒙古夺回的可能。

就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赵东却道:“我看还是攻打密州(今山东高密市)的好。”

“密州?”韩雨文惊奇的问。

赵东道:“不错,就是密州。颖州路途遥远,安丰的守军是指望不上的,这次作战是骚扰为主,我军的机动灵活远不如蒙古军,在退却的时候肯定会被追上的,野战的话是胜是败谁也不敢说,就算是胜了也是惨胜。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咱们是不做的。而归德不易攻取,贸然攻坚更是大忌。所以我说要去骚扰密州。”

张世杰道:“密州也同样是路途很远,而且中间隔着云台山的北簏,道路难行,只怕……”

韩雨文道:“密州小城攻取易,守卫就不易了。”

完颜庆复知道赵东这么说一定是有他的道理,所以也不说话,只是等着听赵东的解释。

“诚如福远所言,密州不能守卫,但是我们这次出兵意是骚扰,把蒙古人引来,我军若是单纯的防御的话还是没有问题的。二哥说密州路远难行这也是没有错的,但是大伙有没有想过走海路呢?”

“海路?”众人有写迷茫,惟独完颜庆复眼中一亮,“好法子,走海路的话既不必考虑路远难行,也不怕蒙古人追击,真的是妙计。”

蒙古人本就是内陆的民族,在陆上纵横驰骋,称王称霸,但是他们并没什么水军,仅有的几百条小船也是从宋军手里抢过去的,还是放在了四川。(历史上直到忽必烈准备东征RB的前夕才开始建造象样的水军,而且是依照内河水军的建制)在整个的沿海地区,蒙古的水上力量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随意不必担心蒙古人会从海上追击。

“现在楚州的港口已经扩建的差不多了,只要征集些大的商船就可以把合伙军运到密州登陆,骚扰一通还从海上撤回,大伙儿看这个主意怎么样?”赵东很为自己能想出这样的妙计而得意。

众人齐声叫好,这主意确实不错,不仅出其不意,而且可以功成身退。当时的军事思想大多着注重陆上的争夺,还没有海权的思想,就是有几个提出过运用水上力量也最多是把水军当成策应而已。南宋还是有些水军的(内河水军,不是海军),但是蒙古就差的远了。所以迅速崛起的新兴帝国都是这样:这军事进攻上拥有很强大实力,但是在其他的方面却不是全面发展,只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才匆忙补救,很多时候是为时已晚。

于是赵东开始为这次海路奔袭做准备,从扬州商帮征集了几条大的商船装载士卒,辎重就不带了。

当时的大型船只多是“平底沙船”,这样的船只航行速度并不快,主要是可以装载更多的货物。最大的沙船已经可以装载八千石粮食(一千多吨)。这样的大船每艘最少装载一千五百士卒,其他船只装载的粮草和作战物资。

就在赵东积极准备渡海作战的时候,临安的圣旨到了。圣旨中说要把赵东调到成都府任大将军,“以资为国效力”,并且要“即刻赴任”。

赵东恭恭敬敬的接了旨,送走了钦差。张世杰按照预先安排的那样大肆宣扬“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众士卒尤其是那些老兵憋了几年了,早就想找机会立功了。好容易要出战了,偏偏在这节骨眼上要把赵东调走,不由的有些怨气。韩雨文趁机散布流言,说这是皇帝猜忌将军,要削赵东的兵权了。士卒纷纷请战,赵东等火候差不多了,才出来表明:就是要调离扬州也要打完了这一仗再说。

赵东带刘大枪,郑虎臣,大安,唐小虎等四千人登船,把张世杰和韩雨文留在扬州密切注视动静,并且示意二人扣住了今年发往临安的岁贡(就是地方上缴中央的钱粮,每年两次)。

扬州本就多水道河流,所以船上只有很少的士卒出现了晕船的迹象。在海上漂泊了六天后,在密州东南的一个小渔港开始登陆。

由于渔港太小,这些大船不能靠的太近,只能用小船分批次的运送,十几艘小船来回往返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全部运完。派了一营人马守卫这些大船,防止敌人破坏。一些渔民好奇的看着这些商船不断的卸下人马,好半天才明白这是“王师”来攻打蒙古人了。

问了当地的渔民才知道登陆地点距离密州还有近两百里的路程。命神机营火速潜入密州做先期的准备,由于刘大枪一再请战,就命他带着嫡系人马为主干的一个营打前锋,还专门拨了两百掷弹兵和两百工兵给他。没有炮火支持的情况下遇到大股的骑兵会很麻烦,只能依靠掷弹兵的火力和工兵的临时工事来抵挡。一再的叮嘱刘大枪千万不可死战,一定要避开大股的骑兵。刘大枪笑着说:“莫非将军忘记我是什么出身了不成,我最擅长的就是打游击,从不硬碰硬的。”

想起刘大枪的战术才能,赵东放心了许多。

此时的时节,白昼长而黑夜短,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刘大枪带着不足千人的队伍突进了七十多里。虽说是没遇到什么成规模的抵抗,可这样的速度也是太惊人了。赵东带着大部队和粮草物资紧紧的跟进,惟恐刘大枪贪功冒进孤军深入,有什么危险。

刘大枪所带的那个营是以他原来在山寨的弟兄为主干扩充起来的,这些人一直是在战争中成长的,战术素养和战术水平极高,而且最擅长的就是奇袭和游击。作战意志坚韧顽强,再加上这几个月体力恢复的很好,又掌握了火器,可以说是如虎添翼。

只到距离密州不足八十里的时候才遇到象样子的阻击。

密州的是一个小州的建制,本有蒙古军的一个千人骑兵队,还有两个杂牌的千人队。还被忽必烈抽调了不少,现在剩下不足四百的骑兵和一个杂牌步兵千人队。

这支蒙古骑军为镇戍军(地方军队,,性质和赵东的厢军差不多)中的探马赤军,基本上又当地的蒙古组成。这些人都是军户平时为民,战时为军,十几岁者有之,六十多者有之,虽然战斗力不是很强,要是驻守地方的话还是没有问题的。刚刚接到镇守所(地方上的军事组织,相当于现在的武装部)的命令,迅速的集结成军来阻击刘大枪。

刘大枪心知越是接近密州遇到的阻力就会越大,一早就命士卒戒备了。这些士卒多为刘大枪的嫡系,很有战斗经验,一见到敌人立刻自发的展开战斗队型。反倒是掷弹兵经过刘大枪的不住催促才完成战斗队列的布置。

县州一级的探马赤军一般不设达鲁花赤这样高级的军官,指挥战斗的多是些百夫长和牌子头儿(最低的军官,就是十夫长)。很多的士卒都是牌子头儿的兄弟子侄,这些人只是稍微拢了一下队型,发声喊就冲了上来。

鲁大安等掷弹兵站在队伍前面,看敌人呐喊着往上冲,听着马蹄急促的敲打地面的声音,心中煞是紧张,毕竟这是第一次实战,只是紧紧捏着手里的甩兜。

看敌人进入了射程,刘大枪从容不迫的发令射击,排枪过后也不看射击效果,紧接着就是又一次装填。同时令掷弹兵投掷葫芦雷,两百个葫芦雷密集的落下,对蒙古军造成了很大伤害。

虽然这些蒙古军不是第一流的军队,但是很多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战斗意志很值得称道。虽然在战斗初期还没有和宋军接手就遭受了很大的损失,却对这些伤亡视而不见。只是发力前冲,枪兵发射两次后蒙古人的骑兵已经拉近了距离,羽箭也射到了宋军的阵中。一些士卒开始保持队型后撤,一面退一面装填发射。而那些跟随刘大枪从山寨上下来的士卒则是一动不动,依然保持原来的队型和蒙古人对射。火枪覆盖范围和射程要比弓箭好的多,蒙古骑兵的快速靠近并没能吓退这些悍不畏死的勇士,反而加大了战损。一些受伤的士卒任凭鲜血流淌,站在原地巍然不动,只是不停手的装填发射。蒙古骑兵也不顾如雨而至的火枪弹丸冲了上来,把后面的步军远远的抛下了。

刘大枪看两军马上就要相接,大喝一声:“散开。”那些士卒立刻往两翼散开,把散兵线来的很长。骑兵的冲力基本上落了空,骑兵迅速的冲击缺点就是不易回头,这些士卒趁此机会截断了骑兵的后来,从后面射击骑兵。

这些蒙古骑兵虽然背后暴露给了敌人,却不慌张,也不回头,径直扎进了后撤的火军队中,和火军展开了白刃撕杀,尽管这些火军人数众多又着了鱼鳞甲,还是很难在以步战骑的情况下取得优势。

刘大枪令掷弹兵不必理会激烈战斗中的骑兵,而是要他们全力压制正在靠过来的敌军步兵。纷飞的铁蒺藜造成的伤害很大,受伤士卒的凄厉惨叫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同伴的作战意志,这些杂牌的步军开始逐步的退却,一直退到了葫芦雷的发射距离以外才稍稍喘了口气。

在蒙古骑兵和火军撕杀的时候,刘大枪的嫡系子弟兵不等命令纷纷摘下弓箭射杀骑兵。这些骑兵在混战中不住的被远处的冷箭击毙,损失惨重。

蒙古人没想到在两军混战的时候这些宋人还会不停射箭,也不怕误伤,这种做法就是在蒙古军中也是禁止的。刘大枪敢于这么做其实也是对手下射箭能力的完全信任,这些从山上下来的士卒个个经过严格的射箭训练,射术刘大枪是完全放心的,所以不必担心误伤,这点是火军的枪兵所无法比拟的。

战场局势急剧的往火军方面倾斜,在混战中的骑兵大部分被冷箭射杀,随着骑兵的减少,这些蒙古人的战斗意志开始崩溃,剩下的几十名骑兵从混战中脱出,打马往西北方向退去,那些步兵见蒙古人跑了,再也没有心思战斗,乱哄哄的往西北奔逃。

按说接下来的就是归拢救治伤兵和打扫战场了,刘大枪却把重伤的士卒留下,又派了一小队人(50人)照顾伤员打扫战场,自己带着人直奔密州。

以为作战总是要经过休整的,而且赵东极其看中士卒的伤亡。这刘大枪却不同,就是受了伤的只要是还能战斗就跟着继续作战,而他的那些嫡系人马却丝毫没有怨言。


赵东带着大部队赶过来的时候刘大枪早就带人直扑密州了,赵东急忙派人医治伤员。打扫战场的时候竟然得到了一百多匹完好的战马,还有很多受伤的马匹也一并归拢到一起。这刘大枪还真的是能打仗,这么利落的就结束战斗了,赵东暗暗赞叹。

赵东感到奇怪的是这场战斗竟然没有一个俘虏,蒙古人也没有活口留下来。问了那些受伤的士卒才知道,刘大枪临行的时候把蒙古的伤兵全都杀死了。

赵东皱起了眉头,这可不是好事情,这样只会激发蒙古人的斗志,以后敌人一定会死战到底的。

不管怎么说这次从海路攻打密州都是很完美的,而且目前来看进展也很顺利,赵东不由的暗暗得意。

赵东从海上奇袭密州确实是个好主意,确实出乎蒙古人的意料,也开了火军两栖作战的先河。在战术上这是一个很成功的战例,但是从战略上来说确实是糟糕透顶的法子。蒙古人不发展水军并不是因为能力的问题,而是思想上还没有意识到水军的重要,这一战惊醒了蒙古人的水军意识。从以后的发展来看,这是一次影响历史进程的行动。正是从这次奇袭密州以后蒙古人才开始重视水军,忽必烈也开始建造水军,这才有了后来彻底灭亡宋室的崖山大战,也断送了张世杰,陆秀夫和文天祥这宋末三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