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二) <7>

腾飞的欲望 收藏 0 4
导读:旧日帝国梦 (二)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在车上,郑鸿仕还是对自己颇为自责,几乎是坐卧不安。他发现这不是办法,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绪:确实如姐姐们所说,不能长时间沉浸于悲痛之中,过去的无法改变和挽回,只有正视现在和未来。现在自己要回河南,为梦想而奋斗。他心中突起激情,一改方才的低迷状态。他想:藏于心中多年的理想终于有个地方借以实现了,应该改掉自己的名字。既然梦想是强大祖国,自己姓郑,就改叫郑武国,先用武力振兴吾国,就这样。

郑武国到了开封,就急急地向袁府走去。因为在城里的一路上,他所见到的皆是官兵在胜利之后荒废军训,纪律松弛,贪图享受的状况。三人一堆两个一伙的出入酒楼赌馆和一些风月场所,不少士兵喝的烂醉如泥倒在大街上呼呼大睡,个别的还纵酒闹事有的则和妓院门口的妓女嬉皮笑脸地调情。街上的行人都对此怒目而视,但谁也不敢管。因此,他想赶快到袁府请袁奎仁整顿军队。

来到袁府,卫兵入内通报,袁奎仁亲自迎出来。落座后,袁奎仁就问道:“怎么样,令尊、令堂的病情可有好转?”郑武国道:“谢司令关心!双亲因病医治无效,已双双辞世!”袁奎仁听了嗟叹不已。郑武国讲起自己在城区中所见到的现象,就力请袁奎仁严肃整顿军纪,恢复严格的军训,使之一支高素质的军队。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果照目前的状况持续下去,等到要用兵的时候,这样的兵如何可用呢?司令难道就满足只做这河南的督军?”若在平时,袁奎仁可能一口就同意了他的意见,但自从听了付安生的一席话后,他就觉得郑武国这样说是要一步步地夺走他的兵权,因此他敷衍着说道:“是、是,兄弟言之有理。等弟兄们庆祝自己的胜利乐够了,马上着手进行整顿。”接着,他岔开话题道:“哎,听说你在战斗中扭伤了脚,怎么样,伤重吗?”郑武国道:“些须小事,何劳司令挂心!右脚是扭了一下,当时是有些疼,但过了几天就好了。现在已完全不碍事了!”袁奎仁却道:“哎,现在不疼只是暂时的,以后如果复发怎么办?作为军人,有一副好身体是最重要的。你怎么可以这么不重视自己的身体呢?我派人送你到洛阳去,请个医生给你好好检查一下。你就安心在那休养吧!其它事等你脚伤好了再说!”郑武国急道:“司令,那——你不要说了,我意已决。我命令你,你目前的任务就是养伤!”袁奎仁打断他道。口气很坚决,无可更改。郑武国见他已同意自己的提议,不便再相逼。而见他如此关心自己,很是感动,就回复道:“是!”

袁奎仁派人送郑武国到了洛阳,住进了山间的一座别墅。这里依山傍水,幽雅清静。楼房不大,但建筑考究,刷成白色,掩映山水之间,令人赏心悦目。后花园繁花似锦,大多是牡丹,品种繁多。袁奎仁派了两名丫鬟伺候郑武国。

第二天,就来了个大夫给郑武国检查脚伤。那大夫看了一会儿,就夸张地大叫:“哎呀,你怎么可以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呢?这脚伤要再任其发展一个月,就废了!幸好现在及时就治。”然后他用棉花团蘸上药水贴在脚腕上,再用纱布包扎上。那大夫命令他一个月不准下地走路。郑武国虽然对医学知之甚少,但也看出那医生是煞有介事、小题大做。他不相信那医生所说的,他的脚扭伤了没几天就丝毫不疼了。因此,只两天,他就把纱布拆下、扔了。袁司令怎么派了这么个庸医来?他心想。

既然袁奎仁坚决让他先养伤,那就先在这呆两个月再说,到时候回去,他自然无法拒绝自己的提议。于是郑武国就每天在别墅里读读诗书、舞舞剑,偶尔赏玩一下花草。日子倒也飞快,来洛阳已整整两个月了,郑武国便打点行装回到开封,见到袁奎仁,又提整顿军队之事。哪知袁奎仁还是说他的身体重要,叫他把脚伤完全治好再说。并告诉他,参谋长一职现在有降将邱忠信担任,不必操心军队的事。见到袁奎仁这样,郑武国就有些弄不明白了若说前面那样做还是关心他,而现在这样可以明显看出是借口、托词,难道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怎么我不在几个月都变了呢?以前他可不这样对待我呀!

后来,郑武国又见了袁奎仁两次,但他除了用同样的理由外,又东拉西扯了其它一些借口,就是不让郑武国重新上任。再后来,他干脆闭门不见。至此,郑武国明白袁奎仁这是在变相地撤自己的职,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蓦地,他脑中突然闪过付安生的脸:对了,我每次来袁府,他都带着诡异的笑看着我,里面也有幸灾乐祸的意味。是了,定是这小子从中挑拨我和袁奎仁的关系,他是怕我得势会趁机报仇。我如果要报仇,早就明枪执杖杀你了,还等到现在?真是小人之见!这些果然不幸被陈惜俊言中了

欲再去找袁奎仁,用一通言语向他解释直至说服他,但从前几次他的态度看,恐怕很难改变他的做法,即使他被我说服了重新任用我,有付安生、邱忠信这样一班小人在他身边,时间长了难保他不再受其挑拨离间。杀了付安生他们吗?这样可能使袁奎仁更加反感厌弃自己。自己这次回来就是准备帮助他整顿队伍,强化军队素质,使其军事实力增强,然后征讨其他军阀,扫去全国大大小小的军事势力,统一全国的。不料他没主见,如此容易轻信谗言。还是陈惜俊说得对,军阀喜怒无常,不要幻想着靠他们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

于是郑武国 离开河南又北上,袁奎仁知道了也不管他,任他去了。

乘坐火车到保定时,郑武国决定就在这下车。下了车,他住进一家客店。晚上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又是难以入睡:想干些事屡次不成,或者刚到中途又失败。深藏于自己心中的理想——重现古代先人的神勇,如秦始皇、成吉思汗铁木真等建立一个拥有广大疆域的强大帝国,甚至扩张到中国以外的领土,然后傲视全球,使其他强国都臣服于脚下。而现在自己已年至不惑,干点事业却屡屡受挫,几乎一事无成。他不禁有些迷惑了,下一步怎么办呢?想了半夜,也未得答案,只好睡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