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版<孔乙己>简析

bb001 收藏 2 30
导读: [B]铁兵论坛[/B]的格局,是和别的论坛相同的:都是网上一个BBS,公司自己建主机,主机里预设了很多分机,负责处理繁重的网络申请,保证所有的论坛用户可以随时发帖子玩游戏,特别是汇款。上网的人,傍晚深夜散了工,每每花一两个小时,上一把铁兵BBS,——这是他/她两个多月前刚来时的事,现在一般的人每次要上三四个小时,——找个版块发帖子,或者遇上个对头的人互相玩口水仗游戏;倘肯多花一点时间,便可以熟练使用论坛的各种服务,或者在论坛不断的出错当中捏着鸭子的耳朵叫苦,如果混上几十天,那就能和其他的老鸟一起联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兵论坛的格局,是和别的论坛相同的:都是网上一个BBS,公司自己建主机,主机里预设了很多分机,负责处理繁重的网络申请,保证所有的论坛用户可以随时发帖子玩游戏,特别是汇款。上网的人,傍晚深夜散了工,每每花一两个小时,上一把铁兵BBS,——这是他/她两个多月前刚来时的事,现在一般的人每次要上三四个小时,——找个版块发帖子,或者遇上个对头的人互相玩口水仗游戏;倘肯多花一点时间,便可以熟练使用论坛的各种服务,或者在论坛不断的出错当中捏着鸭子的耳朵叫苦,如果混上几十天,那就能和其他的老鸟一起联合发帖子,但这些新来的,多是菜鸟,大抵没有这样的技术。只有个别还留下来的注册时数2年以上的,才三五成群的找个好板块,或潜水或搞笑或游戏,慢慢地玩。


(简单道出"铁兵BBS"的"铁兵"们所干的事情)



我从二十岁起,便在铁兵BBS发帖,斑竹说,技术太差,怕侍候不了技术好的老人,就在水区2号板块搞搞分区斑竹吧。水区2号板块的新兵蛋子,虽然刚来,但浮躁的很,劈劈啪啪胡闹吵架的也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对方的ID被骂下线,看着自己得意,又亲眼看着自己在这个某局长有几个小蜜之类的话题上胜利,然后放心:在这严重扫射一样的无数帖子之下,有时候发管理帖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总斑竹又说我干不了分区斑竹这活儿。幸亏推荐我的老Q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新人注册发放ID号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进一步把做法和BBS的名称进行对比)



我从此便整天的泡在BBS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总斑竹是一副凶脸孔,只有见到MM和上司的时候才笑,新鸟也罗嗦得紧,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AK来发帖,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AK是注册时数2年以上而还只会发帖子的唯一的人。他发的帖子很长;都是一些看到一半就让人看不下去的内容,帖子里还时常夹些一般人看了都不会感兴趣的分析数据;一个变化不定的联网ID。虽然上网时数长,可是大多在瞎说,似乎几年都没有什么人看好,连博客都没有弄个,也没有当过斑竹。他对什么人说话,总是满口这分析那数据,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孔,又喜欢AK,别人就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AK。他倒好,直接拿来当ID用了!孔AK一来论坛,所有BBS的人便在帖子中对着他笑,有的叫道,“孔AK,你战绩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管论坛的说,“开一个新楼,挂4个图片。”便标出自己的新联网ID。众ID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为难人家MM,把斑竹MM惹火了吧!”孔飞机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什么这样?我前天亲眼见你和一个斑竹MM争论男人好不好的话题,结果把那MM都弄哭了。”孔飞机便变了脸,帖子的表情成了红色,语言也激烈起来,争辩道:“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说实话!……摆事实讲道理的事,能算为难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实事求是”,什么“反证”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论坛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老人背地里谈论,孔AK原来也参加过技能考核的,但由于反对论坛上帖满的那些挑逗性强的美女图片,终于没有拿到正式编号,又不会讨好总斑竹;于是愈过愈差,弄到将要被关小黑屋了。幸而识得几个飞机大炮,就来教教人家,混得一点名声。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较真。不到几天,便连人带帖子,一齐被关小黑屋。如是几次,叫他鉴定武器的人也没有了。孔AK没有法,只得管住自己的嘴巴,可是看到那些白痴装专家,便免不了偶然做些插嘴的事。但他在我们论坛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用马甲;虽然间或得罪几个人,暂时找个山头避避,但不出一天,定然回来道歉,从论坛黑名单上拭去了孔AK的名字。



孔AK上了半个小时,起初红色的论坛表情渐渐复了原,众人便又问道,“孔AK,你当真会识武器么?”孔AK回帖给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编号也捞不到呢?”孔AK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帖子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内弹道设计、保障性工程技术问题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服务器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发帖笑,总斑竹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总斑竹见了孔AK,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AK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论,便只好向新人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学过狙击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学过狙击,……我便考你一考。850米这个距离,怎样测出来的?”我想,和新来的差不多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AK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测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技能应该记着。将来做总斑竹的时候,教新人用的着。”我暗想我和总斑竹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总斑竹也从不谈军事;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用机器测么?”孔AK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个表情打得一闪一闪的,点点头说,“对呀对呀!……简易测距的方式有四样,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跑图区去看图片了。孔AK刚把帖子打完,想在水区2号板块上发个帖子介绍,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通过大环境下的一个小人物来表现出铁兵BBS的种种问题,例如"而且我们(铁兵BBS的)总斑竹也从不谈军事",而且还是司空见惯,反思)


有几回,新来的新人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孔AK。他便给他们回帖的银子玩,一人一个。新兵们得了金子和银子,仍然不散,眼睛都盯住他。孔AK着了慌,把楼编辑了一下,做个帖子说道,“不多了,我银币已经不多了。”抬起头来看看又加个图片,自己一边摇头一边发帖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新人笑着回了几个尾帖散了。


孔AK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发帖。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我们铁兵论坛的总斑竹正在慢慢的总结,打开论坛主页,忽然说,“孔AK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帖子没有回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联网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的宽带被封了。”总斑竹说,“哦!”“他总仍旧是上铁兵论坛。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在妹妹在的时候去上。铁兵论坛的东西,能在有人的时候上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当然是被他妹妹认为是上黄色网页告到他妈妈那里了,然后先写写检查,后来是扁,扁了大半夜,再砸键盘。”“后来呢?”“后来把宽带封了。”“封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关电源了。”总斑竹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总结BBS的工分时数。



中秋过后,工作是一天忙比一天,看看将近年终;我整天的挨着水区晃悠,也须发发帖子挣工分了。一天的午夜,没有一个来联网的,我正打开邮件处理工具休息。忽然间看得一个帖子:“论日本的地源与军事科技”这帖子虽然极长,却很眼熟。看时网上又没有用户。于是打开服务器上ID列表,那孔AK便在登陆进站画面候着。打开视频一看,他机器好而且新,已经快得不成样子;着一个黄色的GF8600GT显卡,带着两个有源音箱,旁边还有个VR数据头盔,用钩子挂住;见了我,发个帖子问候,然后又发个帖子接着道,“再论铁兵论坛的发展不应与美女经济挂钩”总斑竹也回帖过去,一面说,“孔AK么?你还欠十九个帖子没有回呢!”孔AK很颓唐的答道,“这……下回再回罢。这一回是马上要下线,发帖要快,不然又要让妹妹以为我上黄色网站去妈妈那告发我了。”总斑竹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AK,你又上论坛看MM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偷窥,怎么会封了宽带?”孔AK回帖说道,“这次要快,不够时间了……”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总斑竹,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总斑竹都笑了。我选了个新楼,拉出去,放在水区2号论坛上。他磕磕碰碰地发帖子,见他信号时断时续的,原来他便用手机GPRS偷偷上来的。不一会,他发完了几个帖子,便又在新人的灌水中,带着无奈掉线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AK。到了年关,总斑竹打开论坛说,“孔AK还欠十九个帖子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孔AK还欠十九个帖子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AK的确被他妹妹搞掂了。




(以上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顺带说句:这里的那些个**要是想把这孔AK的作品也当作"未经许可(给鲁迅)做广告"关小黑屋.那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