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深受亡国之苦,他们根据摩西和众先知的预言,一直盼望“弥赛亚”(译为希腊文即“基督”)降临、解救他们。但现在耶稣基督来了,他们却不接受他。犹太人的上层人物,即长老、祭司长和文士等因为耶稣出身低微,就藐视他、厌弃他。更因耶稣深受百性爱戴,就满心嫉妒,要将他置于死地。他们先买通叛徒犹大,用诡计捉拿耶稣,再聚众要挟罗马巡抚彼拉多,要求以当时罗马最残酷的刑罚,将耶稣钉十字架(犹太人自己最重的刑罚是用石头打死,不像钉十字架那么残酷。所以犹太人的这一要求既无理,又恶毒)。彼拉多反复查验,不能发现耶稣有任何过失,所指控他的罪名全无实据。彼拉多不愿草菅人命,有意按照每逢节日就释放一个刑犯的常例将耶稣释放,但犹太人宁愿释放一个杀人强盗也不肯放过耶稣,必欲除之而后快。彼拉多无奈,就当众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犹太人喊着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注10)于是犹太人在他们一贯的恶行之外,又加上一条恶到极处的罪行,就是将神的儿子,义者耶稣基督毫无理由地钉死在十字架上。因此,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必须为自己的恶行承担全部责任。当耶稣受难前最后一次进耶路撒冷时,因预见到日后的灾祸就哭了。并预言说:“耶路撒泠啊,你常常杀害先知,……日子将到,你的仇敌必四面困住你,并要扫灭你和你的儿女,……他们要倒在刀下,又被掳到各国去……看哪,你们的家要成为荒场留给你们。”(注11)耶稣死后40年,即公元70年,犹太人终于大祸临头。那时罗马太子提多率大军镇压犹太人的反抗,经过激烈的争战,终将耶路撒冷攻破,城池和圣殿再次被毁。犹太人被杀者多达2百万,其余犹太人则全部被逐出犹太地,分散到各国,颠沛流离,“在天下万国中抛来抛去”以至于今,正如摩西和众先知所预言。这就是历史上犹太人的“大流散”。

犹太人流散到列国之后,到外受排斥、嘲讽、鄙视。犹太人有卓越的才能,英才辈出,产生过弗洛伊德、歌德、黑格尔、爱因斯坦和马克斯等杰出人物。犹太人只占世界总人口的3%,但在诺贝尔奖得主中却占15%。犹太人头脑精明,长于经商,在很多国家中犹太人在经济界都有决定性影响,在学术界、文化思想界他们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犹太人并不受人尊重。他们卓有才能而工于心计,长于理财而吝于给予,是出名难缠的人物。他们被人视为贪婪、刻薄、吝啬和为富不仁的象征,人们提起“犹太人”,虽不得不佩服,但总有憎恶卑薄之意。在莎士比亚的名剧“威尼斯商人”中,那个放高利贷,又要从债户身上割掉一磅肉的商人就是“犹太人”,正如摩西和众先知所预言,犹太人“在各国中令人惊骇,笑谈,讥诮。”

最令人惊心动魄的是犹太人所遭受的迫害和杀戮。似乎从古到今,刀剑血光之灾总不离开他们,他们所经历的苦难和浩劫没有任何其他民族可与之比拟。除亚述、巴比伦和罗马帝国所加给他们的战祸之外,欧洲国家所加给犹太人的迫害几乎连绵不断。中世纪十字军东征时,也曾因宗教偏见对犹太人滥行杀戮。公元1881年俄国沙皇被刺,犹太人因此被杀者达百万之众。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沙皇又威逼犹太人出境,不从者即用机枪和手榴弹残杀。第二次大战时,德国希特勒更对犹太人进行了空前的大屠杀。在德国势力范围内9百万犹太人中竟有6百万惨遭集体灭绝,只有少数仓皇出逃,方得幸免。当初犹太人在埃及为奴4百多年,人口由70人增加到2百万,增加两万多倍,足见以色列人的自然增殖率之高。但自亡国以后,他们的人口却几乎没有增长,因为世世代代有太多人死于天灾人祸。2500年后的今天,全世界的犹太人只有一千多万。正如摩西所预言:”你们剩下的人数稀少。”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历经浩劫的民族,人数稀少又被分散于万国之中,没有祖国,没有自己的土地,但却没有被消灭或同化,仍然作为独特的民族生存下来,继续保持其固有的民族传统。这一奇迹在人类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历史表明,一个民族在亡国之后,不出5百年继之而来的就是灭种,整个民族将被消灭或同化而消失。历史上强大的民族如巴比伦,埃及和罗马,都不能逃脱这一命运,而唯独弱小的犹太是个例外。为什么?历史学家们无法解释,但圣经却清楚地告诉我们:这事出于神的命定。早在3000多年以前神就藉摩西警告以色列人,如果他们背离神而转去行恶,就必受祸,他们将亡国,亡国之后神所给他们的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惩罚,即将他们“分散在万民中”,让他们饱受患难。但神却没有说要将他们灭绝。因为以色列人虽然背信弃义,作恶多端,但神仍是信实的。所以摩西同时又说,“耶和华神是有怜悯的神,他总不灭绝你,也不忘记他与你列祖所立的约。”这就是以色列人之所以能九死一生,历万劫而仍能顽强存在的根本理由。

有人会说,中国人在历史上也曾亡国两次,不也至今安然无恙吗?但中国人之所以两次亡国而仍然存在,有几个条件是以色列人无法比拟的:

(一)中国是个大国,广土众民,而入侵的都是少数民族,无法动摇中国的根本。

(二)这些少数民族虽因民性强悍,可以在军事上暂时胜过汉人,但在经济、政治、文化上却远比汉人落后,所以入侵后很快就被同化而成为中国人的新血。

(三)外族对中国的统治相对短暂,而且中国人一向在原地聚居,从未脱离固有土地。然而以色列人的处境则完全和中国相反。如果中国人也处在以色列人的处境下,其后果将十分可虞。例如中国人之移居海外者,如在人口、经济、文化上长期处于弱势地位,则二、三代之后便很难保持固有传统。在这方面实远不及犹太人。

神不但命定以色列人不被灭绝,而且还预定以色列人日后必将重归故土,再建一个新的国家。所以摩西更进一步说:“那时,耶和华你的神必怜恤你,救回你这被掳的子民,从分散你到的万民中将你招聚回来,就是天涯的,你的神也必从那里将你招聚回来。”先知以西结则预言说,“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要将以色列人从他们所到的各国收取,又从四围聚集他们,引导他们归回本地。我要使他们在那地,在以色列山上成为一国,……决不再分为二国。”这些预言写在圣经里已经几千年,但以色列人不被灭绝已是奇迹,谁能相信他们还要重归故土、重新建国?直到上世纪,仍然无人相信。因为在人看来,此事根本无实现的可能。首先,犹太人离开本土之后,该地早已为波斯人、阿拉伯人所占据。这些人世代居住该地已经1000多年之久,早已视该地为他们的故乡。特别是7世纪回教兴起以后,很快便成为中东北非一带最强大的宗教政治力量,犹太地区也早已成为他们的势力范围。在耶路撒泠犹太圣殿原址上已经建起了两座回教的清真寺。回教徒同样也把耶路撒冷视为他们的圣地,回教徒与犹太人势同水火,断不会容许犹太人归回。其次,人数稀少的犹太人散居世界各地,一无共同居住的土地,二无共同的组织,更无政府,甚至没有共同的语言,三无军队,四无国际政治支持,立国的基本条件一项也不具备,谈复国岂非痴人说梦?但神所命定的事终必成就。以色列的复国建国过程有如一篇情节曲折变幻、扣人心弦的传奇故事。自上世纪末,若干犹太人的有识之士,鉴于犹太人在世界各地生存权利毫无保障,唯一的出路是建立犹太人自己的国家,于是他们发起了一个叫做“锡安运动”的组织(锡安是耶路撒冷的一座山),以推动犹太人重返故土、复国自立。唯因时机尚未成熟,绩效不彰。但至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形势忽然急转直下,有了重大转机。因当时英法两国企图以优势海军联合进攻达达尼尔海峡,以便切断德国与土耳其的联系,进而控制整个战局。但德制之岸防炮火力强大,再配合潜艇的鱼雷攻势,使英法般队受到严重损失。英国开始意识到发展优质炸药的迫切需要,否则无以挽回颓势,当时曼彻斯特大学恰巧有一犹太裔化学家魏兹曼博士(Dr.Chaim Weizmann),此人生于俄国,长于波兰,学成于德国,执教于英伦,系“锡安运动”的主要成员之一。他被英国海军部聘为炸药专家,不久即研制成功质优价廉的无烟炸药,英国海军因此立即转败为胜。魏兹曼从此成为英国政界高层的上宾。英国政府为酬谢他的不世功勋,决定支持他的犹太复国主张,当然也因为此事符合英国的利益。英国海军部长贝尔福转任外交部长后,于1917年发表了著名的贝尔福宣言,支持犹太人返回巴勒斯坦乡土。同年12月英国自土耳其手中攻取耶路撒泠,随后魏兹曼也率领“锡安运动”委员会到达,他们终于返回犹太本土。30年代德国法西斯的排犹行动,迫使犹太人大量返回巴勒斯坦。第二次大战期间,因魏氏的努力,犹太复国运动获得英美两国的支持。数万犹太青年也加入英军对德作战,为日后以色列建国准备了军事人才。二次大战结束后奇迹开始出现。联合国决议在巴勒斯坦实行分治,分别建立以色列和阿拉伯两个国家。1948年5月14日英军撤出,新的以色列国于同时宣告成立,成为联合国第59个会员国。2500年前圣经所预示的图景,终于成为现实。

然而遍布中东北非的阿拉伯人却不容以色列国存在。22个阿拉伯国家幅员为以色列的500倍;人口1亿5千万,而新生的以色列则只有65万人口(后来也只有3百万)。阿拉伯国家有丰富的石油和用石油美元购买的大量武器装备。以色列则不但没有石油,也缺少其它矿产,国土狭小零乱,易攻难守。所以阿拉伯人对以色列占有绝对优势。而西方国家基于石油利益,也不愿开罪阿拉伯人,故对以色列并不真正热衷支持。自以色列宣布复国至今,阿以之间已发生了4次大规模战争。其中只有第二次是因埃及于1956年收回了苏伊士运河,英法两国联合以色列向埃及进攻,后因美苏联合施压,英法以三国撤退。其余三次都是阿拉伯国家企图消灭以色列而发动的战争。就在以色列宣布复国后12小时,阿拉伯联军就对这个新生的国家发动了总攻,企图将它扼杀在摇篮当中。埃及南面进攻迦萨和特拉维夫(以国临时首都),叙利亚自北面进攻加利利,约旦和伊拉克则自东面攻占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当时以色列甚至还没有统一的正规军队,更没有空军和海军,三面受敌,形势岌岌可危。但以色列人深知,得来不易的复国机会断不容再失去,因而为保卫他们新生的国家进行了英勇的战斗,经过十个月的苦战,终于转败为胜,双方停火。

第三次战争的起因是埃及和叙利亚于1958年合并为“阿联”,统一了军事指挥,形成了对以色列的夹攻之势,又接受了大量苏联军援,军力增强,更受苏联假情报的煽动,于是决定再度对以色列动武。1967年5月16日,叙利亚将十三个机械化旅部署于戈兰高地前线,准备再次进攻加利利。埃及则先要求联合国和平部队撤走,然后以三个师增兵西奈半岛,矛头指向以色列南部,并于5月22日封锁蒂朗海峡,关闭以色列的出海口。在重兵压境,战事一触即发的形势下,以色列不得不行动以求自保。6月5日晨七时,以色列之战斗轰炸机全部出动,分批,由地中海向西低飞,避开埃及雷达,到达埃及海域后突然折转向南,扑向埃及各个机场,对埃及军机展开猛烈攻击,在两个小时以内,埃及空军几乎全军覆没。以色列空袭得手后,地面快速装甲部队立即出动,埃及地面部队失去空中支援,迅速崩溃, 7百辆坦克被毁,兵员伤亡逾万,西奈半岛被以色列占领。北线以军以类似战术对叙利亚进行突击,叙军亦溃败,戈兰高地也被以色列占领,在东线以色列原建议与约旦互不侵犯,但约旦拒绝,挥军加入攻击行动。激战三日,也被以军击败,约旦河西岸及耶路撒冷乃全部落入以军手中。这次战争仅历时6日,以色列三战皆捷,占领了六倍于其原有领土的土地。埃及总统纳赛尔因此悒悒之终。

六日战争后埃叙等国损失惨重,乃进一步投靠苏联,此举正中苏联下怀,于是对他们进行了更大规模的军援。不数年间,埃,叙、伊拉克等国的军力更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而美国为了遏制苏联的扩张野心,也对以色列大力支援,双方继续对峙。埃及总统萨达特为洗雪前耻,与叙利亚密谋再次对以色列发动大规模攻击,日期拟订在1973年10月6日,因为这一天是犹太人的赎罪日,以色列全国休假,可以攻其不备。至该日下午1时50分,埃叙两国在南北两线同时发动攻击,使正在过节的以色列军民措手不及,几遭倾覆。这次以军情报部作了错误的判断,以为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不大,以国对外情报局“摩萨德”虽曾提出警告,但未受重视,故以军方面毫无准备。南线埃及三军精锐同时出动,地面部队如潮涌过运河,以军抵挡不住,巴列夫防线溃决。埃军夺得滩头阵地后迅速向纵深推进。北线叙利亚则出动3个机械化师计6万人,坦克1300辆,火炮6百门及100个导弹分队,以压倒优势扑向戈兰高地以军阵地。以军寡不敌众,只能在各军事要点浴血死守,以军188旅旅长当即阵亡。叙军坦克已逐步逼近最后险要班诺•雅可夫大桥,正当千钧一发之际,叙军汽油供应突然中断,坦克部队瘫痪了。以军战机利用短暂的落日余晖,自约旦河谷低飞出击,用凝固汽油弹将这些坦克悉数摧毁,北线形势立即攻观。以军3个后备旅及时赶到,乃将叙军赶出戈兰高地,并继续向叙利亚内地推进。与此同时,南线战局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当埃军乘胜向东推进时,中路主力在密特拉山口附近与以军对决,战事在平明时刻发动,两军相对展开后,正值朝阳自以军阵地后方徐徐升起,刺目的光焰使逆光作战的埃军目眩头晕,看不清对方目标,无法瞄准,而背光作战的以军则像打靶一般射击埃军坦克,当日击毁埃军250坦克辆,埃军受创,攻势受挫,不久以色列沙隆将军复趁大雾弥漫之际,率三个装甲旅过埃军侧翼,插入敌后。当时埃军哨兵已经查觉他们的行动,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支伪装过的队伍竟是以军突击部队,于是以军便在埃军哨兵眼前偷渡过运河。似此孤军深入的行动向为兵家大忌,因它很容易为对方所乘而一败涂地。但以军却以行险制胜。部队渡河后迅速插入埃及第三军背后,切断其补给线,河东埃军立即陷入危境,同时埃及首都开罗亦告急。埃叙无奈只得乞和。河东埃军全部放下武器,仅人员撤回河西,交换以军撤回河东。至此以色列化险为夷,再次胜利。人们不禁要问,以军孤军深入埃及土地,尚能制敌要害;为何优势的埃及军队反不能就地切断以军渡河部队的后路?实在令人难以理解。自此以后,萨达特终于领悟了试图以武力扼杀以色列之不可为,乃转而与以色列言和,通过大卫营谈判,以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利换取了以色列归还西乃半岛。于是,阿拉伯国家一致对以色列的局面被打破,以色列的存在终于受到阿拉伯国家的尊重。

为什么阿拉伯国家挟如此巨大的优势在对付一个小小的以色列的图谋中却总是不能成功?对此,人们可以作出各种各样的解释,但从圣经看来,根本原因却只有一个,那就是这种图谋违反了神命定。因为圣经明确预言,重建的以色列国将不再被别国吞灭,它要存在到最后的时日。圣经上说,“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将分散在万民中的以色列家招聚回来,他们就在我赐给我仆人雅各之地安然居住,我向四围恨恶他们的罪人施行审判以后,他们要盖造房屋,栽种葡萄园,安然居住。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并子孙的子孙都永远住在那里,我的圣所在以色列人中间直到永远。外邦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注15)由此可知,任何要扼杀以色列的图谋必不能得逞。但以色列今后还会有更大的战祸,因为圣经预言,人类最后一场空前大决战将在以色列进行。对此,人们可以拭目以待。

以色列人除了在战争方面有优异表现之外,在经济建设上也获得了极其杰出的成就,当初以色列人初进迦南时,该地本极肥美,号称“流奶与蜜之地”。但因以色列人犯罪,土地也被败坏,从公元七十年提多之役以后,便再没有春雨秋雨降落在该地区,土地遂日渐荒凉。后来阿拉伯等游牧民族进入,更加重了地表植被的破坏,草皮被啃光,树木被伐尽,沙石裸露,沟壑纵横,大部分土地沙漠化或半沙漠化,最后终于“成为荒场,留给”从各地归回的犹太人,正如当初耶稣所预言。马克•吐温曾来到这里,触目的破败景象,使他感到震惊以至绝望。他写道,“在所有景色凄凉的地点当中,巴勒斯坦当算首屈一指。这是一块没有希望的、令人沉闷的土地。”这便是以色列赖以建国的领土。但自1917年英国攻占耶路撒冷,犹太人开始回归以后,说也奇妙,在中断近两千年之后,春雨秋雨又开始降落,土地重获生机。以色列复国以后,回归的犹太人一改过去优裕的商贾及知识分子生活,以极大的热情投入改造国土的艰辛劳动,连妇女也不后人。他们首先在北部胡拉湖周围的沼泽地带进行排水造田的巨大工程,开出600公顷的良田,结束了粮食配给制度。随后开始实施北水南调的大型水利计划,把加利利湖的水位提升360米,越过加利利山,然后通过隧洞、涵管、渡槽等配水系统把水送到缺水的中部和南部。他们首创最经济有效的喷灌和滴流灌溉技术,并用电脑控制,直接将适量的水和肥料送到作物根部,用最少量的水肥,取得最大的种植效果。全国5%的农业人口不仅能供养本国人民,达到食品自给,而且有大量果品、蔬菜向欧洲出口,每年赚取大量外汇。他们不但出口农产品,也出口农业技术和灌溉设备。每年平均有50多个国家的人员到以色列学习,以色列也派出数以千计的农业专家到世界各地传授先进农业技术。以色列在解决食品问题以后,接着大力种植良种棉花,很快解决了国人穿衣问题,而且成为重要的棉花出口国,它的棉花单产量世界第一。自复国至今,以色列人口增加了6倍,而其农产品则增加了16倍,以色列人用现代科学技术在荒凉不毛之地创造了奇迹,使漫漫黄沙重新成为三千年前之“流奶与蜜之地”。以色列不仅有了先进的农业,面且发展了现代化的工业和科学技术,使它成为所谓“最小的超级大国”。为什么小小的以色列在连年不断的战争条件下,能创造如此奇迹呢?请再看圣经的预言。以西结书说,“主耶和华如此说,我洁净你们(以色列),使你们脱离一切罪孽的日子,必使城邑有人居住,荒场再被建造。……‘这先前荒废之地,现在成如伊甸园。这荒废、凄凉、毁坏的城邑,现在坚固有人居住’,那时,在你们四围其余的外邦人,必知道我耶和华修造那毁坏之处,培植那荒废之地。我耶和华说过,也必成就。”可见以色列人也不算什么,成事乃在乎神。这就是答案。

世事纷纭,如棋如戏,芸芸众生,都是自觉或不自觉的棋子或演员。早在数千年前,神就已经将人类历史长剧的剧本概要写在圣经里,好让我们后世的人看到历史果然按照神所预示的剧本准确无误地演出时,就知道神乃是全地以上的至高者,他主宰一切。许多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人物,从尼布甲尼撒、亚历山大、凯撒、拿破仑、到希特勒及斯大林等等,都以为自己是历史的主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图去编写历史,但这些人从登台到谢幕都只能扮演神所分配给他们的角色,不多也不少。而历史长剧仍然按照原计划继续演出,非任何人所能左右。当亚历山大攻打波斯而军次犹太时,犹太的教师们将圣经上关于波斯、希腊以及他本人的预言(但以理书)指给他看时,他大感惊讶,并深为所动,立即吩咐他的部下要善待犹太人。这说明亚历山大因此认识了至高神的权能。我们生在2000多年后的今天,有幸看到了更多的历史剧情与剧本的印证,这是亚历山大所不曾看到的。以色列人的经历让我们看到,几千年前圣经怎样写,今天事就怎样成了。世事变幻莫测如白云苍狗,但至终却使圣经上似乎毫无实现可能的预言,一一成为铁一般的事实,永垂青史。这件事最生动有力地证明了圣经具有任何人类著作都没有的无上权能,因为圣经出乎神。这就是圣经的预言和犹太人的历史所给我们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