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二十八节 师傅牢骚(上)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0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吴登指责花银子可以捐功名的危害,越说越愤慨,最后破口大骂起来。说朝廷就是给符强这种掏钱买功名,整日里钻研私利,肚子里没有一点货物的家伙搞得乌烟瘴气。就比如那个小毛孩的伏波将军,虽然武功神勇,大破朵颜,可是满腹稻草,连上达下达什么意思都不知道。而且他和那些混帐朝官们一样,最会逢迎拍马,皇帝一门心思想要到台湾挖金矿,他居然抢先自告奋勇,领了皇帝的荒唐旨意。太仓本来就快要空库,可就为了这个,皇帝还强行要赵世卿从太仓给他支两三万的赏功银子,几乎把赵老头逼得撞墙自尽。如今这个世道简直已经是世风日下,连这种孩童都变得匪质贼心了等等。

符强没想到自己瞎掰还掰出了问题,一下子愕然愣住,嚅嚅捏捏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吴湜拎着篮子进来,满脸困惑地问他爹,为什么对符强发这么大的火?

吴登气乎乎地指着符强对吴湜说,这人只不过是一个捐纳的例贡,这种例贡是天底下最没有料水的生员了。可就他这样的人,还妄想参加恩科会考,也不知道是买通了那家大员,十一成是准备在会考中作弊呢!

接着他又问符强,在朝里认识哪几个大官?

符强结结巴巴地说熊延弼。吴登又大骂了几句,说熊延弼是当今言官中的另类,天下清誉,傲骨朝野,会和他这样的人结交?他以为他是伏波将军啊!让他赶紧交代到底是跟谁有关系,要不然就从这里滚出去。

符强被吴登对那个伏波将军一会褒一会贬的态度弄得几乎神经衰弱,被他催了几句后,脱口说自己还认识户部尚书赵世卿。

吴登听了赵世卿三个字,立即收小了声音。喋喋不休地唠叨赵世卿怎么怎么胆小,属下的那些部员书办们连垛积、库容和仓储出入都不会算,还窝得跟老鼠似的,不敢把他们革职赶走。又是他怎么怎么小气,自己辛辛苦苦帮他干了那么多活,连工费银子都不敢给自己多报一些。

吴湜在边上扯了吴登半天的衣袖,才引起他的注意。他往吴湜满是埋怨神情的脸上看了一眼后,立即说符强既然是他的学生,那么他就有教育和督导的义务,骂符强两句那都是为了他好。要不然像这种不学无术的家伙,不要说只是认识区区一个赵世卿,就是有万历皇帝罩着,也不要想在两榜里混个出身。

接着吴登又没好气地向符强说,自己束修的俸敬涨了。现在是只于日间承训者,每日上银二两。寄宿日夜承训者,每日上银四两。

吴湜很不满地对他爹说,符强可是她的恩人,怎么能把他当来求学的普通学生看?吴登诧异地看了她两眼,又看了符强一眼,好像领悟了什么。讪讪地改口说家里日用并不宽裕,他只是想让符强一个月交二两伙食银子,刚才是说话太快,一时表错意了。

吴湜说符强是自己恩人,就算寄宿在这里,也不该收人家的钱,何况是每月二两银子?

符强赶紧掏出那块二十多两的半块银锭递给吴湜,说自己准备寄宿在这里,自己实在没有白吃白住的习惯。他知道自己新拜的这位老师虽然脾气不怎么好,性格也有些古怪,但是在天文历法和数学的水平上,在这个时代里,不管是从东方还是西方来说,都绝对是顶尖的水平。虽然符强现在还拿不定主意敢不敢告诉吴登自己的身份,但是他知道等到正式外放台湾的时候,吴登一定可以派上大用场。而且看上去他们现在的经济状况确实不太好,自己不支持一下就太说不过去了。

吴湜吓了一跳,说就算住到会考,也才两个月时间。家里只是添一个人吃饭,一两银子都太多了。吴登在边上一把抢了过去,说小孩子带着这么多银子到处晃荡实在危险,就先让他这个老师收着保管好了。

吴登的夫人齐氏回来后,符强和这位师母见了礼。齐氏听说符强还没有生员的服装,立即就给他量了身材,裁剪了料子,准备给他做两套衣服。

吴登问符强,现在住在那里,要不要他帮忙一起去搬东西?符强想想自己还有一匹马带着,那边行李又有鳞甲,那个宗正又知道自己身份,如果吴登一起过去,马上就穿帮了。赶紧胡诌说赵世卿安排他暂时借住在宗学,自己现在就回去跟人家说一声,把东西搬来这里同住。东西不多,自己一个人就行。

符强路上买了两只大藤箱,拎了一些酒菜。回到宗学孝敬给宗正后,说自己想搬出去住,让他通融一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