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兵打架事件

清咖一杯 收藏 23 12595
导读:[face=仿宋_GB2312]   新兵连生活紧张新奇有趣,什么紧急集合打背包出洋相之类的各个部队都是大同小异不说也罢。说个新兵打架的故事罢。   记得那时我们的基本伙食是陆勤一类灶标准,0.45元/人,加上军区补助0.5元一共0.95元/人,新兵连又是临时单位,没有任何家底,所以连队的伙食状况就不太好了。   我们的主食以玉米面发糕和籼米为主,听起来不错是不?   当时还是计划经济的票证时代,每人每天的主食粗粮细粮的比例7:3,粗粮就是国家粮食储备库中的陈年玉米面和小米,细粮就是普通的标准粉(也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兵连生活紧张新奇有趣,什么紧急集合打背包出洋相之类的各个部队都是大同小异不说也罢。说个新兵打架的故事罢。

记得那时我们的基本伙食是陆勤一类灶标准,0.45元/人,加上军区补助0.5元一共0.95元/人,新兵连又是临时单位,没有任何家底,所以连队的伙食状况就不太好了。

我们的主食以玉米面发糕和籼米为主,听起来不错是不?

当时还是计划经济的票证时代,每人每天的主食粗粮细粮的比例7:3,粗粮就是国家粮食储备库中的陈年玉米面和小米,细粮就是普通的标准粉(也称八五粉,取100斤麦子出85%的面粉之意)和国库籼米。因此,不管是碱大了的馒头(新兵连炊事班常见现象)还是发酵后蒸熟的黄澄澄的玉米面发糕,我们统称为“军用品”。籼米捞饭互不粘连,搪瓷饭盆里那细长的米粒一粒是一粒,扒到嘴里干打转就是咽不下去。有老兵班长作示范,以玉米面粥(兵们都叫糊糊)作浇头,佐以适量(一个班12个人两盆菜)菜肴或菜汤入味,搅合在籼米饭里稀哩胡噜狼吞虎咽下去,万不可细品,切记切记!

副食菜蔬就更不能提了,那时还没有“斤半加四两”的说法,所以菜里基本见不到多少油星。食堂里一张大圆桌一个班,12个人各端自己的搪瓷饭盆围住两个洗脸盆大小的菜盆一通猛抢,进食堂如同上了战场一般。也难怪这些新兵,每天的训练强度那么大,伙食里又见不到油水,不抢才怪。后来连长实在看不下去了,命令各班利用进食堂之前唱歌的时间,派班值日和副班长先进食堂为本班人员盛饭分菜,这才使食堂的混乱状况得到了控制。

不管伙食质量如何,发糕馒头米饭还是管饱的,所争抢的就是那两盆子菜,什么你多夹一筷子了我少吃一口了等等等等。由于班值日是每个人轮流做的,即使是有偏向有挑拣也不敢明目张胆,而且自己也有机会如此偏向挑拣一下,所以由副班长和班值日两人分菜是比较公平合理的。菜分到了自己的搪瓷盆里,心里就稳当了,这饭吃起来也就张弛有度了:有先拣好的吃的,余下的一股脑倒进饭盆狼吞虎咽;有先把好的挑出来,等狼吞虎咽完了最后再香一下嘴的。

我们新兵十班有一个内蒙赤峰的兵,也许是过惯了肉食为主的生活,天天抱怨见不到肉,说每天光吃草怎么行?这一天老天有眼,终于在他的菜盆里发现了肉的踪影,而且达4片之多!把他给乐的,将这4片肉放到菜盆的最上面,眼睛得意地扫视着全班,谁的目光跟他接上,他就炫耀地用筷子指一下这4片肉,搞得人家很是尴尬。我当时是新兵副班长又坐在他旁边,看见这个情形是又好笑又可气,就低声劝了劝他,可他把眼睛一瞪:“你说甚?这肉片片是爷盆里的,爷爱咋吃就咋吃,爷不喜吃丢了它爷高兴!爷喜吃就留最后一大口香香地都吃掉,你管球甚?”

原本人的心理都是恨人有笑人无,他在炫耀的时候已经有人不平衡了,加上他对我说话时声音很大,又一口一个“爷”的,早已触犯了众怒。我有个沧州泊镇的老乡悄悄走到他后面一拍他肩膀:“伙计,你老乡在食堂门口喊你有事。”他听到后马上站起来往食堂门口走去,说时迟那时快,我这个老乡大脑袋往他菜盆上一凑,再抬头那4片肉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老乡刚回到自己的座位,那个赤峰的兵就回来了,本来没见到老乡就一肚子火,回来看见他的宝贝“肉片片”没有了,登时就炸了,隔着饭桌一拳捣向了我的老乡,我老乡早有防备,闪身躲过这一拳,抄起桌子中间的大菜盆就扣在了赤峰兵的脑袋上……

两个人大打出手,亏得那时的桌椅都是固定的,所能用到的武器也就是大小饭盆拳头巴掌还有腿脚还有牙齿。连队食堂当时大乱,有起哄叫好的,有拉偏手打便宜拳的,有敲盆砸碗呐喊助威的,一个多月新兵训练中的苦闷怨气统统借机发泄了出来,班排长们拉了这个拽那个,吼了那个吓这个,“处分”、“禁闭”这些往日的法宝在此统统不管事了,我点一支烟转身坐在高高的窗台(苏式营房建筑都很高)上,冷眼等着看连长如何处置。

只见连长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一心一意专心致志地把最后两口饭扒到嘴里,伸手指抠了抠塞到牙缝里的米粒再用舌头一卷咽下肚去,也点上一支烟看着食堂屋顶的吊扇发愣。

当指导员满头大汗地从仍在激战的人群中挤出来时,连长眉头一挑,把烟头往地下一摔,右手伸进裤兜摸出了一只哨子,我一见心说不好,急忙跳下窗台出了食堂往宿舍飞奔,刚离开食堂,只听得短促有力的哨音“滴滴滴滴滴滴”在身后响了起来,这是紧急集合哨!

部队里有句俗话:“老兵怕号,新兵怕哨”,讲的就是紧急集合。不过一般紧急集合都在夜里搞,大家训练累傻了睡的正香,突然,“滴滴滴滴滴滴”哨音大作,我们扑棱的起来,穿衣服,叠被子,打背包,抬床板,然后到操场集合,连长举行讲评,然后看连长情绪,有时连长一高兴半夜给你来个五公里越野。等五公里跑回来,重新放床板,拆背包铺被褥一切做完躺到床上,也就快天亮了。

这种情况下连长摸出哨子来,还能有好果子吃?

果然,我奔回宿舍刚把被子拢起来,就听到外面霹哩扑隆稀里哗啦一阵乱,大家统统回来打背包,我老乡和那个赤峰兵回来最晚,那时我已经全副武装把背包背在身上正在帮赤峰兵打背包,赤峰兵看着一楞,我眼睛一瞪:“楞着做甚?还不赶紧帮他打背包?”赤峰兵二话没说回头帮我老乡,我帮赤峰兵打好背包后喊了一声“加快速度”,搬起床板跑出了营房,把床板放到指定位置跑到连集合地点,连长一掐表,5分36秒。再看集合人数已经过半,心里正在着急,我老乡和赤峰兵两人一起抬着两块床板放到指定位置,然后赤峰兵拽着我老乡连呼哧带喘地跑到集合地点,连长一掐表,7分22秒。全连集合完毕用了7分50秒,连长面沉似水,也不讲评,扭头命令值日排长:“五公里!”

五公里跑回来,基本上都是丢盔卸甲狼狈不堪,连长站在原地,还是那副表情,还是不讲评,还是给值日排长下命令:“下午训练时间到,按预定科目训练展开!”

直到新兵连结束,连长也没提过这件事情,喜欢唠叨的指导员竟然也没有提,但是以后再也没有出现类似的事情。

我老乡和这个赤峰兵分到了一个连(新兵连长的那个连),退伍时成了铁哥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