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四卷 异样的战斗 第六十九章 报仇!报仇!(二)

haoren5100 收藏 0 0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第四卷 异样的战斗 第六十九章 报仇!报仇!(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没法子,叫燕子到吸烟区(我不知道那时候怎么称呼火车车厢的连接处,大家见谅)她不去,非要看我是如何拯救这对苦命的鸳鸯,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刘振峰的婆娘对面坐着一家子,一位老爷爷抱着个几岁大的小男孩坐在车窗边,旁边坐着两口子,四人都是拿眼睛直看我,眼神中透露出的是浓浓地骄傲与钦佩,我知道那是他们对中华民族有我们这样精悍的军人而骄傲。

和那老爷子换个座位很顺利。

“这小子真他娘地不是好东西。”我一坐下来就指着刘振峰大声的说,不仅全车厢的人都惊奇的看着我,他那婆娘也转过头来奇怪的看着我。

我见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马上就严肃的说:“他小子,一心只知道杀鬼子,连老婆都不理,大家说说,这小子是个好东西么?”

“不是!”车厢里的人马上就跟着起哄。

刘振峰马上脸趁地一下红了,低下头斜看了他婆娘一眼,眼睛慢慢地红了,激动地双唇张了张,猛得抬起头好像有话对我说。

“现在你没权力说话!你小子也忒不地道了,打鬼子你是把好手,但不能把家里的老婆都给忘记了,马上给我闭嘴!”我见他要坏事,马上阻止。

燕子对我直笑,我得意的对她回眨了眨眼,燕子马上就对刘振峰的老婆弩了弩嘴。我收回眼神一看,见她也正奇怪的注视着我,泪水也少了很多。我马上掏出冲锋手枪指着刘振峰对她说:“我们都是军人,你就说个直话,还喜欢他不?不喜欢我就代表人民代表你枪毙了他,喜欢的话就继续给他做婆娘。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她叫关之灵,我叫她——”刘振峰在一边讨好的看着她回答我的话。

“闭嘴!谁准许你说话的,再说一个字,我代表天下所有男人的婆娘枪毙了你!”

见关之灵眼神有点变了,变得有点心痛了,我马上对她说:“我就叫你小灵吧!小灵,我是这个坏小子的长官,你叫我大哥就得了。你说吧,要大哥怎么帮你出气?”

关之灵看着刘振峰老久,咬了咬牙,眼泪不自觉地‘叭叭’落在桌上,最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慢慢转头对我说道:“谢谢大哥了,算了,俺不怪他了,他也是为了给爹娘报仇,俺理解。俺只是生气,他当初一声不吭的就走了,俺就这点想不通,现在想通了。算了!”

我马上收起枪,嚣张的看了燕子一眼,没想到燕子还了我一个白眼,又可爱的伸了伸舌头,我郁闷之极。顾不得刘振峰这小子现在的傻笑样,对脸有点红的关之灵说:“小灵啊!希望你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当兵的。前线战事吃紧,我们不久就要下车了。”

见小灵的眼神一变,嘴巴又开始绷紧,泪水也要出来了,我心里叹了口气,面色严肃的对刘振峰大声说:“刘振峰!”

“到!”他正在悄悄地想拉他婆娘的手,一听我口气很正的喊他名字,他习惯性的站起来向我敬礼。

“我命令你,到下一站后下车,马上带你婆娘返回南京,就住在我那栋小洋楼里,叫你嫂子到二楼去住。知道吗?”

“报告团长(因为我是帮兄弟出气才降级的,他们硬要叫我团长,我没法子),俺坚决要求团长收回命令,俺要继续给俺爹俺娘报仇,只到杀光了鬼子才和俺婆娘团聚。请团长收回命令!”他一愣后马上就不干了。

“不行!这是我下的命令,难道你想违抗军令?”我心里佩服,但我知道打仗是要死人地,这两口子好不容易相聚,此时我只能狠下心肠,冷冷的说。

他一把就跪到了地上,哀求的看着我:“团长,让俺去吧,俺在给乡亲们和俺爹娘上坟的时候发过誓:这辈子不杀光鬼子兵,俺决不回乡。团长,你让俺去吧!俺求你了……”

好多人都对他竖起了大拇指,有些人甚至高声的对他喊着“好样的!”“是条汉子!”燕子的照相机闪烁不停,有些女人都看不下去了,好些都开始哭泣起来,我知道,他们都感受过生离死别的滋味,都感受过被人强行分离的苦处。

我不想在让这种悲剧再次发生了,最少我不能亲手造成这种人间悲剧。忍着激动不已的心灵震撼,正要再次拒绝,旁边的小灵也走出来跪下,我急忙拉起她,扶她回座位,小鬼头一看情况不对拉了刘振峰衣服,但刘振峰瞪了他一眼,抬头哀求地看了我一眼,就是死赖着不肯起来

“大哥,你就让他去吧!俺求求你呢?”然后看了刘振峰,又乞求的对我说:“他要是不去会怨恨俺一辈子的,看到他委屈,俺心里——俺心里……”小灵边坐下边流泪边哀求我。

整个过程我都是努力克制着自己,心里就跟烧红的烙铁在搅动一样,但我表情一直都很严肃,口气也很冰冷,可是看到小灵的两行清泪,听到她支持的哀求,我眼睛止不住的红了起来。

“小鬼头,去告诉列车长,请他帮帮忙,让他俩聚聚吧!然后把小灵安排在我那栋小洋楼里,有你嫂子照看着我放心些。”我急忙一转身,努力装出自然摆手的姿势抹了下眼睛,然后叹气的站起来走出去,再回头看着这对苦命的鸳鸯说。

“是!”小鬼头一抹泪,马上就跑向车头。

“好好聚聚吧!”我点着头对刘振峰说。

“谢谢团长!”

……

来到吸烟区,两边我都叫人堵住了,只有我和燕子两人。

我眼睛依然红着,燕子眼睛哭的像个熊猫眼,我小心的为她擦了擦,她笑着躲开了,然后掏出手绢就给我擦。

“你们都是这样的么?都是这样无情的么?都是这么狠心的么?”她凄凉的对我笑着说。

“这就是战争,唉!都是鬼子惹的,我操他娘娘!”我无奈的点头,不敢看她。

“不准说粗话!”

“是!我以后保证不说,只要你天天提醒我!”我的色狼本色很快就来了。

“我想好了,我要跟着你们,想看看你们是怎么战斗的,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这怎么行呢?”刚刚提起的色狼雄心马上就让这话给剿灭了。

“怎么不行,我本来就是战地记者。难道你看不起我们女人么?”她很生气的问。

就是啊!我们去打鬼子,那是去拼命,又不是去郊游,你当好玩啊!你一个娇滴滴的女人,不在家等我,填什么乱。想是这么想的,可是嘴上不能直说:“不是,我哪敢看不起你,只要你别看不起我,我就心满意足了。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这是在执行秘密任务,不能……”

就在我说到这时,

“当!当!……”

急速的子弹穿透火车铁皮的声音马上响起,从后面而来。

“卧倒!”我马上一把抱住她,扑倒在地。

等这声音过去后,顾不得燕子的反应,看了她一眼见她没什么大碍,急忙向车厢内跑去。

“小鬼头,怎么回事?”小鬼头正趴在窗户边骂娘翻天的。

“大哥!是鬼子的飞机,有三架!现在怎么办?”小鬼头听见我问话,马上回过头来说。

我急忙伸出脑袋看天上,娘娘地!三架身上染着太阳旗的飞机,正交叉着低空飞行扫射。

回过头来看了看车厢内的老百姓,他们都努力的往座位下面躲,都拿眼神看着我,那眼神就跟洪水淹到脖子上时,看见一条船过来一样,都指望着我。

“让所有兄弟都给我到窗户口或车顶上,狠狠地狙击一次飞机。”所有老百姓,包括燕子在内,吃惊的像看神一样看着我。

只有小鬼头闪烁着信任与激动的目光,马上就向别的车厢去大声的传达了。

娘地!我就不信了,这么多好枪枪还打不下来个破飞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