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四卷 异样的战斗 第七十二章 报仇!报仇!(五)

haoren5100 收藏 0 9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第四卷 异样的战斗 第七十二章 报仇!报仇!(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经过我苦苦哀求,燕子最终还是没有来。出于保密考虑,跟菜市场买菜一样,通过坚苦卓绝地讨价还价,她才答应了过两天才发这条新闻。

火车上的一战,六位兄弟没了,二十二位兄弟受伤不得不返回南京。痞子和大头充当向导,我带领着‘特别行动队’剩下的两百七十二位弟兄(不算我和彭兵)安全到达了大彪牺牲的地方。

山青树绿黄土地,微风浮面草地平。这是个好地方。

夕阳是美丽的,但金黄色的太阳,此时看去却显得格外的让人心痛。

默默地来到大彪牺牲的地方站着,地上还有斑斑血迹,野草堆在正努力的恢复着被压弯的身体,两米左右的圆形洞口边到处是手雷爆炸后的痕迹。这一切的一切都显示出,这儿不久前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大彪兄弟!你在黄泉路上停一下,等一下,看看兄弟怎样为你报仇,怎样为你出这口恶气。我定会把那汉奸抓到你面前来的,完成你的遗言,杀光他全家,我要整个安县的鬼子和土匪来给你陪葬。安息吧!几天就好了。你老娘我为你养老,给她老人家送终。放心吧!”我和所有兄弟一样,默默地摘下灰色的小钢帽子,我边在血迹边点燃三根香烟边自言自语。

痞子和大头跪在一边哭喊着-呼唤着-嚎叫着,让本来就沉闷的心情更加的伤痛,好些和大彪要好的兄弟都悲痛的流泪痛哭。

“所有兄弟都给我记住这仇,要是不能活捉了张云这个汉奸,大家自己对大彪兄弟交代。听见了吗?让鬼子和汉奸永远记住我们‘特勤团’,永远记住大彪兄弟,让他们一听见我们的名字就发抖。给我血洗安县汉奸,鸡犬不留!”我用力的戴上了帽子,转身擦了擦眼泪大声的喊着。

“鸡犬不留!鸡犬不留!鸡犬不留!”所有兄弟都是用力的戴上了小纲帽,大声的吼着。

“走!给老子快走!磨蹭个毛啊!快走!……”就在我要宣布‘出发’时,小鬼头和十几个兄弟压着五个老乡装扮的家伙过来,马上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怎么回事?”我和彭兵走过去。

“大哥,还真叫你说对了,这两个穿的整齐点的从火车上就开始跟着我们。这边的三个戴草帽的,说是路过。都叫我给来了个活捉,大哥,怎么发落!”小鬼头拿着冲锋手枪比着最前面的那两个穿戴整齐的家伙,眼中闪着浓烈的杀机看着他们问我。

“哦!你俩是干什么地啊?”我冷冷的问,彭兵在旁边却闪着疑惑的眼神。

“长官,我俩都是南京的记者,自从上次目睹了长官的神采,就想来个实地采访,你看,还没到就被这为兄弟给——大家都是误会,误会!”带头之人点头说。

我和彭兵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是骗人的意思。

“长官,我们都是记者,有记者证的,你看。”带头的人边拿出一个绿色证件边讨好的说。

我接过一看,嘿!还真是个记者证,什么都齐全。

返还了记者证,正要去问后面那三人,彭兵却在后面突然大叫一声:“八嘎!”

“嗨!”两人见我过去后,估计警惕性是放松了不少,被彭兵猛地一句日本话一吓,习惯性的低头答应。

接着两人马上发现自己露出了马脚,立即要向我扑来。

早就在旁边注意的小鬼头马上给后面那人一脚,那人随即跪倒在地,被小鬼头和两名兄弟给捆了个结实,小鬼头还怕对方吞毒药,马上按照在基地学习的那样,对着他嘴巴猛地来个左右摇摆,那人下巴马上脱臼,被小鬼头抱着脖子直哼哼地叫唤。

而带头之人却向我扑来,我顺势一抓他右手,身体稍微闪了一下,然后趁他还没落地,用右膝盖对他肚子一挺,再把他的手一扭,他倒地直捂着肚子挣扎,我右膝跪按住他的背上脊椎处,左手马上也给他嘴巴来了个脱臼。一旁的彭兵满眼杀机的一脚就踢向他脑袋,还好那人闪的快,彭兵的牛皮鞋擦着他额头而过,但也让他破了块皮,看来彭兵是真的想要他的命了。

对兄弟,我绝对地信任,他要怎样就怎样,所以我只当是他恨这鬼子探子,没往深处想。

绑好两人后,我教由彭兵去审问,我相信他的刀法。

“你们三人还是路过么?”我背着手看着另外三人,小鬼头为自己立了头功而洋洋自得地站在我身后,满脸不怀好意地用枪指着三人,奇怪的是前面那人一点也不紧张,反而十分欣赏的看着我们,后面的两人都有意无意的护着他。

“兄弟能到一边单独聊聊么?”一个满脸胡子四十岁左右的人问到。

“好啊,请!”一对一,我怕你。心想着,就很坏坏地笑着回答。

……

半个小时后,我和那个满脸胡子的家伙都高兴的回到了原先的地方。

“就按说好的办,大哥和这位兄弟一路保重!”我抱拳对他说。

“好,就这么办,阿三就留下做向导和联络员。大哥我就先走了,到时候见。”估计他不习惯按江湖规矩来到别,所以只是抱拳。

……

几分钟后,我们在阿三的引导下,开始出发了。阿三注意到了我们抬的那十口大木箱子,好奇的看了几眼后,没好意思发问。

路上彭兵从后面赶上来,我见他双手都很干净,身上却粘着点血滴,看了看他我没做声。他看着我点了点头:“鬼子密探,南京就跟着,他们自己服毒,可惜我还没来得及让他们尝尝我的‘手艺’了。”

看着他正用青草擦手,我无话可说,心里想着,为什么他们都那么屠血了,小鬼头是这样,彭兵也是这样,这到底是谁的错,战争年代,难道杀鬼子就不对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