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罐子和一枪的故事(三)

秦天彪 收藏 100 1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三)一枪中奖——罐子讲述的故事


(紧接上集)自从风影云涌和雁去衡阳走后,罐子就没有安静的坐一分钟,他来回的在会议室转悠,一会儿看知松和南方下围棋,一会儿拨弄自己的电脑,要不就瞧着我和一枪、相思鸟斗地主。一个小时后,风影和雁子回来了,罐子急忙迎上去:“结果如何?”

风影嘻嘻地笑道:“果然是‘神探’,不出你所料啊!”说完就带着雁子走到知松和南方面前,准备汇报审讯结果,知松抬头问:“有结果了么?”

“有结果了。”

“那好!”知松站起来说:“大家都过来,听风影和雁子说说结果!”

罐子一边坐一边观察雁子的神色,左看右看都看不出有胜出的迹象,便瞪着风影说道:“快说吧!大家都等着急了呢!”

等大家都坐好了,风影才说道:“按照松大队和南方大队的安排,我和雁子分别带人审讯了二个嫌疑人,最后的结果——推销员天使与魔鬼是真凶!”

一枪和相思鸟紧紧握了握手,相思鸟斜眼看着罐子那失望的神色,不禁“噗!”的笑出声来,南方两眼一瞪,小鸟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听风影继续说情况。

“那天中午快一点的时候,嫌疑人天使来到被害人家门前,就像一枪推断的那样,丢掉香烟,敲门。被害人开门见是他,便欲关门拒绝,被他强行闯入。被害人见状便大声呼叫,嫌疑人心慌之下把被害人推倒在沙发上用座垫捂住被害人的头部,直到被害人没了声息。嫌疑人发现被害人没了气息,连忙收拾好沙发和座垫,将被害人平放在沙发上,随即逃离现场。”

知松和南方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南方说道:“罐子、雁子,你们赶快筹份子联系餐馆啊,一枪这次可是胜了的哦。”

一枪起身拍拍罐子的肩膀笑着说:“老弟台!你还年轻了点,跟哥哥多学学吧,哈哈!”

“跟你学?学你中大奖?瞎猫碰到个死耗子撞了个狗屎运就尾巴翘上天了?跟你学,还美了你了!”罐子没好气地顶了一枪起来。

“什么中大奖?”风影听出了话音,连忙追问:“罐子,给大家说说,什么一枪中大奖?”

罐子一听,“哈哈哈哈!”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怎么,你们不知道?这么辉煌的故事都没听说,你们也太孤陋寡闻了!要听可以,你们赢了那边的负责今天的酒水,我就说,否则免谈!”

大伙儿一听就火了,你个罐子不服输啊?便七嘴八舌地反对起来。知松这时说:“罐子,今晚的酒水算我的,你就给大家说说吧,反正现在大家可以休息了,听听你的故事轻松轻松!”

“还是松大队够意思!我这就说了啊!不过,你们要保证不许一枪打岔哦?”罐子说道。

“不会的,一枪没你那么小心眼,快说!”风影狠声道。

罐子这才说道:“那是我们转业待分配的那段时间,我和一枪没事就成天到乡下钓鱼玩。这天我起来晚了,快11点了才去一枪家,我骑着摩托一路狂奔来到一枪家,一进门就看到客厅茶几上放着一个一尺方圆的粗瓷大兰花茶壶,就像明代成化年间的官窑产品,他的老爹正在用抹布抹灰呢!我就问,‘老枪叔,在哪里找来的古董啊?一枪哥不在家了?’”

“他爹答道,‘找来的?买的呢!今天对面商场优惠大酬宾,我就去买了这个,外带一张彩票,等着过几天开奖呢!一枪和他娘估计也去看去了’。正说着,一枪娘气喘吁吁的抱着一个大纸包进来了!我连忙迎上去接过来,‘枪婶,我来拿,这是什么呀?’枪婶美滋滋地说,‘好东西!又实用还有奖呢!’我放在茶几上打开一看,得!又一把粗瓷大兰花茶壶,壶盖还压着一张红红的彩票呢!”

“枪婶一看茶几上已摆了一把茶壶,没好气地说道,‘老头子,你不是不上商场去的么?怎么也去买了一把茶壶啊?’”

“枪叔说,‘二个不算多,刚合适。虽然这玩意儿有点过时,可夏天晾晾开水、泡泡凉茶还是挺实惠的。价钱不算贵,还外带一张彩票,虽说没讲明奖励什么东西,但说是中奖了的奖品价值绝不低于这件商品的。总之,要真能中奖,不就白赚了么?’”

“正说间,外面传来一枪的声音:‘罐子来了么?久等了哈,我们这就走’。话音刚落,他人就进屋了。他一眼就瞧见了茶几上的两坨大东西,忙把自己手中的纸包放在茶几上,我帮他打开一看,哈哈!我的神啊!又一个粗瓷大兰花茶壶!”

“三个大茶壶占满了大半个茶几,老太太不高兴了,一家要这么多大茶壶干什么?还是一枪的心胸开阔,他对二老说,‘您二老别急,这叫必要投资。我研究过了,就数着东西重奖率最高,可能是商店积压过多,想来个有奖大甩卖吧,咱家一下买了三把,百分之八十要中奖呢。’二老见儿子这一说,也便没什么了。”

“一周以后,那天早上,一枪刚坐上我的摩托车,准备去深水乡钓鱼,他家隔壁的李舒特来报信,说是商场开奖了,一枪便回家取了彩票坐上李舒特的小面包,领奖去了。我在他家等了大约20分钟,一枪回来了。枪叔连忙问,‘中了?’‘中了!’”

“二老一听异口同声地问:‘是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看呢!是三等奖。布告上说是具有传统色彩的家庭必备品,挺陈的呢,错不了!’”

“‘不知道是啥好东西?’三人六只手像众星捧月般把那用红缎带系住的漂亮纸盒碰到了茶几中央。一枪搓了搓手,口里念念有词地、慢慢地解开红缎带,他的手还真有点抖呢!六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一枪的手。盒盖掀起来了,粉红纸下面,又是一个挺大的瓷大兰花茶壶!”

“哈哈哈!”罐子还没说完,满屋的人笑得打滚。南方指着罐子笑骂道:“你个臭小子尽胡编!”

罐子装作委屈的样子朝一枪说:“一枪哥,请你说个公道话,给咱正名好么?”

“老子正你个沙罐!”一把朝罐子抓来。

罐子掉头就跑知松背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时,局长秘书进来,“二位大队长及在座各位,老九局长有请!”

欲知后事,请看下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