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三十六章 雷达峰

得心 收藏 0 0
导读: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三十六章 雷达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7/


真不好意思,五一出门了,没有更新也没有通知.一切只有归咎于我的心灰意懒.只有匆忙出了这章大家先看着,更新继续.呵呵...我没有TJ!事发突然,大家原谅吧!不多话了,更新如下:

(一)

当方志向带着十多个侦察兵赶到的时候,嗅着轻柔的风里带来的淡淡泥土芬香,隔着那道深崖,他们也只有目送着王擎和刘健远去的身影,低头叹息了.

深崖并不是特别宽,但即使这样也没有人愿意去尝试一下.方志向更不会允许有人去尝试.这根本不是什么有勇气没勇气的事情,这简直就是在玩命!他不愿意也不能以任何的方式去默许自己的队员去做这种看上去太悬乎九死一生纯粹就是在玩命的事情.因为玩命和勇气之间的差别太大了.如果说勇气是你面对绝境时奋起一击的决心的话,那么玩命就已经成了一个人完完全全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一种坦然.无论生死,挑战的都是自我的极限!

他不想弄明白王擎和刘健是怎么过去的,他想知道的只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态和舍弃生命的绝然才能促使他们做出如此动人心魄的挑战.的确,这样的人现在是越来越少了.但曾几何时就是这样的坦然的心态和无比坚定的绝然伴着一颗颗赤诚的红心打败了看上去永远都不可能战胜的困难,使一支名字叫做解放军的军队无往不胜,无坚不摧.即使是面对几乎不可能战胜的敌人,大洋彼岸武装到牙齿的敌人.他们都是依靠必死的决心和凛然的气势让他们俯首称臣.战争的胜负并不取决于死伤的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字和经纬线的反复转移,而是取决于敌我的决心丧失与否,整体的战略目标实现与否.对此,那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字变成了一座座闪光的丰碑,凝成夺目的红艳.

方志向叹口气,看看周围的每一个人.他们都在相互交头接耳,表达着内心的震惊和感慨.有人说真逼到绝境了他也敢跳,也有人说就是打死他他也绝不能跳.

但对于王擎和刘健来说,这真的就已经是绝境了吗?不!不是.他们依然还可以选择另一条路,即便不那么光彩,但到了这步田地,无论是他们还是其他人都不会对此有任何异议.但他们还是选择了挑战,选择了玩命.因为其实在他们内心深处,这就已经是回不了头的绝境了.换句话来说就是要失败还是要死,只有一个选择.他们选择的是死.通俗点说,应该是九死一生.

至于吗?至于!付出如此大的牺牲,在王擎的世界里那就是一条铁的原则.他的师傅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反复对他说:命有什么好珍惜的,如果是值得,舍了就舍了.至少你换来的是和你生命一样宝贵的东西.对于王擎来说,这宝贵的东西其实也就只有短短四个字---永不妥协!

是的,永不妥协.永远不对困难妥协,永远不对自己妥协.

他们做到了!

方志向望着他们远去的方向又是轻轻一叹,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是多余的了.

(二)

一小时后,深深的丛林里.

王擎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叫出来.刘健担心地看看他的脸色.王擎重重地一点头,刘健狠狠地把三角巾用力一扯,错位的掌骨发出一声细微的喀嚓声.立刻王擎的脑门上就布满细密的汗珠.

刘健不忍地又把三角巾放松了些,王擎喊:‘别!紧点好.要不更疼.‘刘健叹口气.‘那你忍着点,我再向上扳一下.‘

王擎点点头.刘健又用力一扯,掌骨逐渐回到原位.他抬起头又看了一下王擎,这才发现他几乎都已经把牙齿都咬碎了,此刻正发出格格的声音.细密的汗珠凝成豆大,啪啪地落在地上.

这是王擎跳过悬崖时受的伤.他没有能够直接跳到对面,即使两边有着明显的落差可以借用但由于距离太远,他还是几乎掉进了下面.他当时只有一只手扒住了对面的岩壁,等另一只手伸上来搭住的时候,他的那只手就快要断掉了.掌骨在猛烈的撞击下发生了错位,神经在传达到大脑以后,疼痛被瞬间放大,如果是在地面上,简直就可以让一个人疼得跳起来.除了这处伤,他的身上和腿上也多处被磕得鲜血淋漓.但他还是强忍着先爬了上去.用那些丢过来的衣服和其他所有能利用的东西栓成一条绳子绑在手腕上,另一头系在山崖边用另一只手打进石缝里的一把短锹柄上.自己再顺着岩壁滑下去落在半空,让刘健冲着自己的方向跳过来.因为他知道凭借刘健自己的能力是无法跃过来的.也只有让他冲着自己这个方向跳,自己用手接或是让他来抱自己了.

刘健哭丧着脸说你这不是要我命嘛.王擎说你要是真信我那你就跳吧.除了这个办法再没有其他的路可选了.刘健把手心里的汗在身上一抹,几乎是闭着眼起跑向他跳了过去.再睁开眼就已经被王擎抱在怀里了.

刘健还没来得及庆幸就发现王擎咬着牙几乎是全身都在颤抖.这才赶忙爬了上去再把他拉上来.两人顾不上感慨抱着衣服匆匆而逃.直到看不见后面有追兵这才停下来先包扎伤口.

骨头错位几乎已经是最让人难受的伤痛了.它既无法让人疼得晕过去也无法感到麻木可以置之不理,而只能眼睁睁地忍受着.尤其是回位的时候,那一刹那更是疼的要命.刘健只有看着自己最要好的兄弟就这么忍受着,半天了才想起打开水壶倒点凉水上去先帮他止点痛.

王擎歇了一会感觉好点了,两人就迫不及待地重新出发.磨难可以使人成长,更可以增添勇气.刚经历了一次磨难的两人生死一线之后勇气倍增.既然都拼过一次命了,再拼一次又如何?刘健又是愧疚又是感激地竟然跑起来之后再也感觉不到累了.一个多小时后,两人顺利到达目标方位.

这是一座与鹰峰类似的山峰,山顶布满了半球形的雷达天线.刘健打开地图.标高1187米,地图显示为4号雷达峰.刘健点点头喘着气道:‘K-6日志?不用说了,肯定是雷达峰的值班日志.哼...教员们也真想得出来,任务居然是让偷一本值班日志.MD!‘

王擎打开水壶先喝了口水,然后递给他.自己先观察了一下地形.山峰前低后高,呈梯次形.两边刀削斧劈悬崖直立,尤如华山一般.上山顶的路只有前山一条,看来只有走前山了!他有心想去看看后山有没有路可以上,但想想时间上几乎不允许了,也只有硬着头皮硬闯了.

刘健喝了几口水又递还给王擎.王擎仰起头一饮而尽.两人互望了一眼,刘健打气道:‘看你的了.我前你后,老规矩.‘

王擎点点头.刘健意气风发走在前面,朝山顶摸了上去.两人不敢走盘山公路,只好尽量从野地里向上走.走了没多久顺利抵达半山腰.

今天是雷达团受袭的第三天了.从那天起就开始有人偷偷摸上雷达峰撩倒岗哨偷走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东西.也许是战士们的个人用具,也许是其他的什么.雷达团的领导经过王文纪的打点后,只有尽心尽力做好防范,把所有岗哨手中的实弹全部收回,弹夹里只压两颗空包弹.但当该雷达站站长昨天起来发现自己平日里放在床边喝水的茶壶突然不见了,问来问去才知道也被偷了,正在相顾失笑,炊事班报告说有半扇猪肉也不见了.站长和几个管事的勃然大怒,领导电话里说有兄弟部队要把自己站当训练目标,可谁成想这些家伙是什么都拿,全然没有半点不好意思.来无影去无踪,视雷达站上上下下几百号人若无物,说出去也太丢人了.于是再次加强了巡视力度,改两小时一岗为一小时.一定不能让对手轻易得逞.但即使这样也无济于事,东西该丢的还是丢,战士们被安排出去站岗更是变得成了一趟不折不扣的苦差事,半夜里不明不白就被人摸了.

这时候已经是晚饭后的休息时间了.王擎和刘健等天一黑就赶紧着趁时间向上爬,一路上遇到了两处岗哨,都是由刘健扮做明显的目标来吸引注意力,然后由王擎从侧翼扑上去搞定岗哨.两人不过一会就爬到山顶.但这样一来由于换岗频繁,他们来了的消息很快就被人发现了.雷达站全站动员起来四处搜索,两人才翻过墙进了大院就不得不东躲西藏,躲避别人的搜捕.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留给他们的机会已经在悄然逝去.

刘健灰心丧气道:‘怎么办?到处都是人.再说了我们连值班室在哪儿都找不着.‘

王擎看看天色,时间不多了.也是心急如焚.赌气道:‘不如我们硬闯好了!‘

两人正束手无策,这时有一人从他们藏身处跑过,冲着远处的几人喊道:‘找到了,在西院.快,都去那边.‘那人才喊完话,一转身自己先跑了.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那人的面貌还是被两人看了个清清楚楚.‘潘严?‘两人又惊又喜.这么说鲁正浩他们也摆脱了追兵赶到了.只是这是怎么回事?

刘健笑道:‘这还不简单,调虎离山呗.也真亏他们两个想得出这招.估计也是刚进来就发现这里乱成了一团不好下手,这才想出这招,把所有人都骗走.‘果然潘严急匆匆地刚走,那边几个人听到他喊也顾不上辨真假,急忙追来.

两人心里暗喜,等几人跑过,索性大摇大摆大呼小叫着也冲了出来,四处乱闯.一路上碰到几人都被他们糊弄过去,但凡有人问话就一指西边:‘那边,快!‘说完掉头就跑.找了半天总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找到了地处中心的值班室.刘健探头向里一望,里面坐了七八个人.他摇摇头,又蹲了下来.王擎也站起偷偷一望,果真不好办,一时找不到机会下手.

两人正在为难,刘健眼睛一转,心里有了主意.突然一把扯住王擎的领口拽到门口就喊:‘抓住了,抓住了...你小子还想往哪儿跑?‘说完假意和他缠打在一起.

王擎正在诧异,发觉刘健不停地使眼色.连忙和他打了起来.

果然片刻屋里的人听到动静都冲了出来.一人才刚出门就喊道:‘在哪儿?‘只见门口一人扯住一个头戴钢盔的家伙正在撕打,朝后边一招手:‘抓到了,快!‘屋里冲出来的几人心想总算是逮住一个了,正要上前帮忙,王擎猛然间一脚踹倒刘健,冲着另一边就逃.刘健装作被踹倒在地,捂着肚子嘴里大喊着:‘快追!别让他跑了.‘

值班的几个人顾不上其他,赶忙就追.一人蹲下来问道:‘你没事吧?‘刘健一缩脖子,叫道:‘还费什么话,还不快追,迟了就跑了.‘那人道:‘行.你先进值班室先躺会.‘自己也从后边追了上去.

眼看几人跑了,刘健哼哼叽叽从地上爬了起来,屋里还有两个人在值班,一人站在门口道:‘你没事吧?‘

刘健低着头道:‘你们怎么不追啊,让人家跑了怎么办?‘

那人道:‘他们几个去就行了.值班室不能没有人.你真没事吧?‘

‘没事!‘刘健慢吞吞地走到门口,那人让开身子让他走了进去.屋里另一人忽道:‘我怎么...好像没见过你?‘

刘健心里格磴一下,坏事了!那人满脸怀疑踌躇着又道:‘你..哪个连的啊?‘

刘健身后那人也起了疑心,心想这人的确面生的很,没见过啊.正要问话,刘健忽然转过身来冲着他肚子抬腿就是一脚.

‘操!‘另一人反应过来急忙向他冲了过去.刘健一把抓住他手,想顺势给他来个过肩摔,转过身子别住对方一提却怎么也提不动.那人急了,甩头撞在他后脑勺上.刘健也急了,顾不上捂脑袋,脚下一别那人的腿,两人摔在地上,互相抓住手腕,较起劲来.

刘健力气小,正咬着牙拼死相搏,后面人影一晃,王擎突然冲了出来一记手刀斩在那人颈上,那人闷哼了一声,倒在地上.

刘健抹把头上的汗:‘你TM怎么这会才来?‘

‘已经够快的了.‘王擎道:‘MD我差点就让人家给围上脱不了身.‘

刘健起来回头一看门口的那位也晕了,嘿嘿一笑.在操作台上一翻,果然找到一本编号K-6的值班日志.两人眼里顿时都放出光来.事不宜迟,走!两人急匆匆离开值班室,径直朝来时的方向赶了过去.

才走没多远,另一边人声鼎沸,一群人涌了过来.两人来不及躲开,迎面撞了上去.

‘又是你们?‘刘健苦笑道.鲁正浩和潘严也是面面相觑.四人楞了一下神,鲁正浩叫道:‘到手了吧?‘王擎拍拍怀里的日志.鲁正浩也是拍拍自己的兜.潘严‘哭‘道:‘别费话了,还不快跑.‘

四人来不及感叹这让人哭笑不得的缘份,掉头就跑.跑到围墙边上,王擎和鲁正浩先爬了上去再把另外两人一把扯了上去,冲着山下狼狈逃窜.四人直到跑出好远才摆脱纠缠,都累极了,坐下来喘着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禁笑了起来.

‘时间不早了,都走吧!‘王擎站起身来道.

其他三人也站了起来.四人又是相互大笑.这说不得的缘分,几次三番终究还是聚在了一起.潘严取出地图先确定了集合点的方位,所有人鼓起勇气伴着月色向着集合点奔了过去.

夜凉如水,四人一路狂奔.累了也不敢休息,30多公里的路程就像是漫长的旅途,总是充满了艰辛和坎坷.刘健几次倒在地上又被拖起来继续跑,就连身体素质一向出色的潘严感觉肺也快喘炸了,只有被动地被鲁正浩拉着才勉强坚持着,到最后疲惫不堪的已不只是刘健和潘严,鲁正浩也要快崩溃了.

王擎喘着气看着都快缩成一团的三人,喊道:‘坚持!坚持下去...就快了.‘

刘健哭丧着脸连话也说不出来,人几乎都要瘫了.王擎咬着牙把他架了起来,鲁正浩默默地看着他,努力着也把潘严也架起来,四人搀扶着一路踉踉跄跄奔跑在路上,心底的火一次次熄灭又一次次点燃,也不知跑了多久,夜色已变得越发的漆黑.远远的前面出现了一点星火,越来越明显.四人坚持着跑向那里,熊熊的火光映红了他们的脸,王文纪和几个教员就站在旁边.

好!王擎叫完就不由自主地被其他三人拉扯着倒在地上.他们太累了.连续多天的辛苦换来的结束让每个个人紧绷着的神经瞬间被放松,也没有人顾得上到底是又没有超时.总算结束了,疲惫之间四人趴在地上,剧烈地喘着粗气.王擎望着周围贴上来的每一张熟悉的脸,郭星火端着一只水壶凑到他嘴边,轻声道:‘累了吧?‘

王擎虚弱地拿过水壶一通猛灌,半天才道:‘我们..没..没有超时吧?‘

郭星火微微一笑:‘没有.刚来得及!‘

王擎扭头去看王文纪,王文纪平静地看着他们,忽然笑了.王擎心里一宽,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头歪在一边,沉沉睡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