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龙吼红河:西线战地狂歌

剑客888 收藏 126 577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龙吼红河:西线狂歌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1979年2月17日,布署在中越边境的中国边防部队十四路大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全线出击,一场旷古未有的中越边境战争拉开了序幕!

龙是中华民族的吉祥图腾,龙凤呈祥更是华夏儿女对和谐社会的理想追求。但是永恒的太阳不能同时普照大地,和平之神也从未同时眷顾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红河这条美丽的河流千百年来养育着两岸依依带水的中越两国人民,红土地上的人们也曾共同抗击着西方外敌的侵略。曾几何时,仁厚的中国人民以博大的胸怀倾其国力,援助友好的邻邦,使他们获得了自由和独立,谱写了一曲感人泪下的友谊之歌。时过境迁,几十亿美元的装备,膨胀了小兄弟的武装机器,老大哥的鼓励,使弹丸之国做起了“大印支联邦”的黄梁美梦。“凡是盛开红棉的地方,都是大越南固有的土地”,梦呓,梦呓!已经着火的战车,以怨报德,将龙的国度逼到绝地。老大哥在暗笑,西方的大佬也在暗暗称奇。毕竟中越有过令世人惊叹的友谊,面对这阴阳颠倒的一切,和平的九龙在深深的叹息,它不再行云布雨,它已瞪起愤怒的金睛火眼,吸尽红河一江水,化作狂彪卷向仇敌,吐出心中的怒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山西王阎老西有句名言:“存在就是真理。”哲学家黑格尔也讲过,“凡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唯心”也好,唯物也罢,糟糕的中越关系,就是龙的儿女所要面对的现实。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初,再到中越边境开战的前一年,龙的国度在援越的项目中花费了200亿美元之多,包括装备200万越军陆、海、空三军的全部武器装备,450个成套设备项目,46亿米棉布,3.5万辆汽车,数百公里的铁路工程和所用钢轨,500余万吨粮食,200余吨汽油,300余公里的输油管线,6.35亿美元现汇,其中的93%的援助是无偿的,相当于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当时四年军费开支的总和。这些还不包括我秘密开进越南参战的30万大军的开支在内,更不用说那些长眠在红土地上的我军指战员了。中国人民热爱和平,也珍惜同热血和生命换来的民族独立与自由。为了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龙的子孙祭起惩罚罪恶之剑!

大战需要高明导演的策划。临阵需要勇冠三军的将领统帅。在中越开战的前夕,我中央军委调整了云南方向的军事指挥,原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将军担任西线云南方向的最高指挥员。笔者对杨得志老将军有着深刻印象,我是从《星火燎原》一书中认识了杨将军,知道了他的传奇人生经历。他是我军著名的“三杨”名将之一。在我的童年时期,我家住在内长山要塞,每年夏天或是秋天,担任济南军区司令员的杨将军总要到要塞区住一段时间。他所住的一号楼在我家的西侧山脚下,每天清晨将军都会和秘书沿着环山公路散步。我都怀着敬佩的心情,在路旁注视着这位传奇般的大英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对这次对越反击战的指挥员选择十分慎重,几经抉择,决定由许世友和杨得志两位名将担任东西两线的军事总指挥。许世友熟知战区部队的传统与特点,作战指挥计划缜密,战斗风格勇猛悍战;杨得志对越军十分熟悉,曾率代表团访问过越南;他的性格忠勇豪迈,善于以谋取胜。两位将军的指挥风格,可以称的上是珠连壁和,刚柔并济,各有所长。

自1978年12月10日,我参战队受领作战任务后,各部队立即进入临战准备状态。各部队在临战动员教育中,认真贯彻中央的有关指示精神,认真学习军区战备动员指示,深刻理解这次作战行动的意义。广泛进行光荣传统和革命英雄的教育,增强了参战指战员的光荣感和使命感,决心以高昂的战斗意志,完成中央、中央军委赋予作战任务。

在思想动员的基础上,两军区制定了战备输送计划和各种后勤计划,战区各级党委政府工作重点转入战时支前工作状态。各部队进入扩编和调整补充兵员阶段。

我西线各参战部队军、师首长及主要方向的主力团团长和侦察分队,先期进入作战区域,对前沿的地形、敌情进行勘察和侦察编号。

西线参战部队于1978年12月17日预定方向和地域集结,除留守人员外,各军经调整补充到战时编制,齐装满员.各种车辆、火炮、武器装备共编为N个列车梯队,沿川黔线、成昆线向昆明开进。卸载后,换乘汽车和米轨列车、向中越边境开进。到达指定地域后,立即展开临战训练。

到达战区后,各部队在临战训练中,军、师、团三级重点进行战时司令部机关的作业训练;营以下指挥员主要进行山地丛林作战课目,突出按图行进,对山林地防御之敌的进攻战斗指挥以及加强兵器、兵种间的协同指挥、战斗训练等。针对突破红河这一天然屏障,渡河部队在新街和南溪河进行了模拟多种器材的实验性训练。于1979年2月15日前完成各项战斗准备工作,指向河内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悬到了狂妄的越军头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沉默的中国龙曾以博大的胸怀给予忘乎所以的邻国以改正的机会,但不知天高地厚的河内当局错过了最后的怜怋。龙跃九天,龙吼红河,这条不平静的河流将翻起狂天巨澜!

西线我军作战地区,属于热带、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山高、坡陡、路少、河多、林密、草深、自然洞穴众多,地势险要复杂。在我西线部队的攻击正面约40公里的纵深地带,越军部署了2个师部、三个团、七个营、一个独立连、三个公安屯、二个县队,总兵力大约2万余人。按照野战部队、地方部队、冲锋队和民军的梯次防御部署。并有多年经营建设的既有永备工事、明碉暗堡、堑壕坑道等,构成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在防御地域内储备有大量的武器弹药及作战物资。且越军有多年在山地丛林地带的丰富作战经验,还有他们自己独特的一套战术手段。

我昆明军区在杨得志将军的指挥下,决心以第13军为主攻,以第14军为助攻,首先攻歼越军345师和谷柳、保胜、谷珊地区三敌,尔后,集中兵力聚歼越军王牌师316A师。

为达到战役第一阶段我西线部队作战目的,我西线部队采取迂回包围、穿插分割之手段,以陆军第38师114团、39师116团担任迂回穿插任务,分别穿插至奔西暖和朗格姻地抢占要点,切断越军345师的后退之路,阻击河内方向增援之敌,在实现战役包围态势下,以13军为主攻,向谷珊、朗票、郎仁方向实施突击,分割围歼345师。然后分兵攻歼谷柳、坝洒地区的守敌,转入第二阶段的作战任务。

在我西线部队作战地区,有一条分割中越两国的天然界河---红河。该河河面宽度约160米至210米之间,河深约3---5米,流速约1.5米/秒,无法进行徒涉。越军在河对面的230高地、248高地、318高地、489高地、新富高地等诸点,严密设防,以高中、低火力封锁河面,其防御工事构筑完备,头力配系严密。越军想依靠红河这一天然屏障,妄图借助诸高地的头力支撑点与我军相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线攻击部队于1979年2月16日晚21时,兵分两路利用夜暗的掩护,秘密利用冲锋舟、橡皮舟分别从瓦窖、北山、龙沙河、甘蔗园和古旦等7处渡场偷渡。2月17日凌晨4时,我舟桥部队在红河河面开始架设浮桥时,越军才发现了我军企图。至17日清晨7时,我军已成功输送渡河4个步兵团队另3个加强步兵营及边防13团的5个步兵连,迅速展开占领了对岸滩头阵地,控制了诸要点,以掩护后续部队渡河和工兵舟桥部队架桥。我穿插部队采取穿插迂回战术,以强攻和奇袭相结合,对越南黄连山省省会、老街及前沿据点孟康、谷柳、发隆、坝洒、巴南棍等地展开进攻,此时,越军第一线的部队还大部在睡梦之中,使被我西线部队突如其来猛烈攻击所歼灭。在我云南边防部队发起全线攻击后,从排山倒海的炮火打击中清醒过来的越军,开始凭借多年经营的永备工事负隅施抗,与我西线云南边防部队展开血与火的较量,各点争夺激烈,战况空前。越军以反冲击为手段,利用夜间对我实施反击,企图阻止我军的攻击发展。占有兵火力和主动权的我西线部队,采取突出重点,多点结合的突击手段,对敌实施分割包围,以横扫千军如卷席的凌励攻势,一举突破越军的第一道防线,于2月19日攻上老街、孟康、谷柳等越军据点,打开了越军纵深防御的大门。

我西线达军沿红河东西两岸向越军纵深攻击发展,目标直指扼守柑糖地区的越军345师。我军分兵一部力克代乃,切断了越军“王牌师”316A师与345师的联系。被分割的越军,所急败坏,以“王牌”师老大自居的316A师,不甘心我军达成的战役合围,沿代乃、沙巴、谷柳公路星火东援,企图与345师联手阻止我军的进攻。他们向我攻占代乃的我军发动了多达20多次的猛烈进攻,都被我英雄的抗击打援部队击退,未能向东前进一步。我西线另一部兵力迅速攻歼了越军据守巴南棍、麻霖坡和马鹿塘地区的守敌后,又攻占了封土,有力地牵制了316A师的东援计划,使王牌师的援救行动以失败而告终,我军于2月25日顺利攻占柑糖,在红河上空奏响一曲西线狂歌!(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