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五卷 锋火江东(1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令你三人各带所部三千骑兵,即刻出发。百里青奔袭三岔路口的莫非,打乱他的部署,放被阻的诸侯勤王之师通过,就立即返回京城;夏侯虎,令你偷袭张辽的骑兵,张辽是一员有勇有谋的猛将,其部下也是训练有素的骠骑兵,你不可恋战,掳掠他的战马,挠乱他的军心即可;王杼明,令你在程普的骑兵与步军间隙之间冲杀进去,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此时会天降奇兵,尔等尽可能的斩杀他的步军,消灭他的有生力量!”

“末将遵命!”

诸将领命而去,赵云对他的副将诸葛松说:“将军,你替我执守都督府,我带三千骑兵去截杀烧我粮仓的程普!”

“都督不可,末将前去!”

“你不是他的对手,我熟知普老将军,他那把浑天雪大刀,只有我这杆银枪可以对付!”

“都督保重!”

“要不了一个时辰我准会回来,你安排两千步军前来京城正门接应!”

“末将遵命!”

赵云悄悄对诸葛松说,他总觉得甘宁、上官慈二将的神色不对,要他派人暗中监视,发觉情况不对就立即除掉。赵云安排好这一切,带着三千骑兵,出柴桑城门往湾镇方向急驰而去。在离湾镇还有十里的地方,远远看见前方一片火把亮起的光。程普从湾镇得手后,没有听从庞统的话将大部分粮草烧掉,而是将湾镇八千守军去掉武器,要他们将粮草装车,由他的骑兵押解运回。人、车、骑兵混杂,远远望去犹如一条长龙。赵云将三千骑兵分成三队隐藏在一片树林中,令一员偏将待程普的车队被拦腰截断后,奔向他的后军,打他个措手不及;另一队同时冲向他的前军,趁他不备猛冲猛杀,使他不得首尾相顾;由他带一千骑兵冲杀中军,对付程普。

程普押着大批粮草往柴桑赶,他看时候不早,部队行动缓慢,心里开始着急。他一再传令要部队加快行军速度。在路过一片树林时,他曾停下来观望了一阵,本来想派一队骑兵前去察看,再想还是赶路要紧,此时此刻无人敢在此设伏,就放弃了这一打算,命令前军赶快通过此地。当他带着大军走过树木,猛听身后响起一声胡哨,斜刺里杀出一支骑兵,他大叫一声“不好”,为时已晚。

赵云率领三千骑兵杀出,从中将程普的大军拦腰斩断,两千骑兵按照他的命令迅速分成两军奔向一头一尾。程普还在惊愕之中,赵云己拍马来到他的面前。赵云大喝一声:“普老将军,放下粮草,我让你回去!”

程普认出是赵云,他更加惊讶了,赵云身在边关,何时回到柴桑?在东吴的将军中,程普最看重的是赵云,当庞统问到谁可出任东吴都督,出于公心他推荐了他并不喜欢的赵云。程普见赵云挡了他的道,并且出言不逊,心里很不了然:“朱将军,本将要是不呢?”

赵云冷冷答道:“只怕我认得将军,我手中的银枪认不得将军!”

“娃娃,本将错认了你!”程普恼怒了,程普抡起浑天雪大刀:“吃我一刀!”

赵云举枪挑开程普劈来的刀,在马上对程普拱起手:“普老将军是赵云敬佩的前辈,也是东吴之栋梁!我奉劝老将军不要一错再错,保住晚节,回头仍是英雄!”

程普一听,怒火中烧:“娃娃,竟敢教训本将,让我手中的刀替我说话!”程普抡起大刀,向赵云拦腰劈来。这一刀又狠又猛,赵云在马上往后仰身,大刀擦着他的铠甲划过,他勒住马缰调转马头,再次向程普拱起手:“普老将军,从现在起,我让你三招;三招之后本将还手了!”

“哇呀呀!”程普被赵云的话激怒了,他驰骋沙场几十年,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狂妄:“老子三招以内,必将汝斩于马下!”程普拍马向赵云冲来,他舞起浑天雪大刀,在靠近赵云时,朝他迎面劈去。赵云也不避让,更不还手,在大刀伴着虎虎风声向他劈来时,他把头往前一低,躲过这一刀。程普被他的战马带着往前冲出数丈远,他打马转身,望着巍然不动的赵云,心想这娃娃果然厉害,他不仅不出手,这第一刀还被他躲过。程普盘算着不能和他这么打,得用心计。

赵云虽然躲过程普的第一刀,仍然不敢掉以轻心,程普一把大刀使得出神入化,不知有多少英雄好汉死在他刀下。不过,他还是觉得传闻中的程普也不过如此而已,还不如罗伊手中的那把金龙大刀,两人虽杀得难分难解,但赵云战得非常吃力。程普打马过来了,月光中老将双眉紧锁,眼中闪出愤怒之光。这次他把大刀横在腰间,赵云分析他的刀将劈向何处。程普两腿一夹,马飞腾而起,他在马上舞起刀花,一把大刀被他舞得像风火轮一般在快速旋转,赵云看不出他的刀将指向哪里。就在要接近赵云的一瞬间,程普的大刀突然从刀影中直向赵云的头部劈来,就在赵云仰头欲躲闪时,刀又改变方向,随着他的头削去。赵云虽然躲过了,锋利的刀刃将他头盔上的红樱连同锁红樱的底座一同削去。那刀在削掉底座的时候,所发出的力量震动了头盔,赵云立时被震得头部发麻。他赶紧调转马头,望着准备向他再次进攻的老将军,他在心里赞道:“这才是程普,威风不减当年!”

程普这一刀没有伤着赵云,但打了赵云个下马威,他虎视眈眈地瞪着赵云:“娃娃,可知老夫的厉害!”

“老将军可有更厉害的招数?末将等着领教!”赵云年轻气盛,他想试试程普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程普也不答话,一勒马缰,战马如风般向赵云飞驰而来。程普抡起大刀,双手抖动着刀把,那大刀在他手中竟然柔软如蛇,左右上下幌动着;刀刃有时收缩在后,倏忽又像电闪般飞出,让人悴不及防。赵云冷静地辨别刀锋所向,在程普向他靠近的一刹那,他辨别出刀锋向着他的脖子劈来,他本能地一缩脖子,往后一仰躺在马背上,随即一个鹞子翻身,手提银枪落在地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