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9/


军队的办事效率一向是很高的,而做事一向干巴利落脆的第八中队,因为身后顶着禁卫军的这块金字招牌,再加上旁边还有一个身份特殊的美女撑腰,所以做起事情来更加事半功倍。

自从李云峰拿出了全新的军服样式以后,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整个第八中队的人便全部脱下了以前的那身“黄狗皮”。要知道,一直以来他们身上穿的还都是日军在二战期间遗留下来的那些产物呢,现在突然有了一款比如今的日本正规军还拉风的新军装,不快点换上的话那简直是没天理了!!!

不过也有让李云峰觉得美中不足的地方,那就是在他的裤腰带上整天挂着得的那把武士刀。先不说穿着解放军样式的军服佩上把日本军刀好不好看,反正它给李云峰的第一感觉就是——碍事。

如果让他选择的话,李云峰宁可配上一把中正短剑,也不愿意整天挎着它在人前来回晃悠。因为现在没有战事还好说,要是等上了战场的话,拿着它不是明摆着在告送敌人“喂,我是军官,快开枪打我吧……”

李云峰就纳闷,因为在战场上举着这把破刀而被人家干掉的人难道还少吗?为什么小鬼子就不知道好好反省一下呢?想来想去最后李云峰把这归咎成六个字——狗改不了吃屎!得出这种结论的原因也很简单,日本人总骂中国人是“支那猪”,而反过来中国人也会管他们叫“日本狗”。既然是狗,自然不论你怎么打它,只要你不把它打疼打残了,那它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去啃大便的。

在这个世界里日本人取得了二战的胜利,让这个没事就摆出一幅二五八万鸟样的小岛民族自然对许多战争中出现的弊病予以了忽略,而军官佩戴武士刀的问题就是其中之一,所以说他们是狗改不了吃屎让李云峰觉得再贴切不过了。同时也让他为发明“日本狗”这个词的人暗暗伸出了大拇指。

放下日本狗和他的打狗棒不说,再回过头来说说第八中队的这身新军装。

虽然西北风刮得嗖嗖的,可是众人在出门的时候还是选择佩戴那顶贝雷帽,而到此时李云峰也才得知,原来在日军的制服里,有贝雷帽的部队现在竟然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换句话说,这顶绿色的贝雷帽已经成了他们的一个明显的标志。而且据刘颖说,他设计的这些军服样式已经通过了禁卫军和军部的审核,很快就会统一配置到所有外籍兵团的成员手中。换句话说贝雷帽和他所配套的军装以后就是外籍兵团的专署制服了,这无疑是给他们这些人安上了一个明显的记号,而那顶贝雷帽以及李云峰所设计的那枚徽章也自然成了外籍兵团的两大商标了!

既然是自家独有,而且样子也要比别的部队漂亮的多,那不穿出去显摆显摆怎么行呢?只可惜,因为时间有限,所以除了李云峰和刘颖外其他人只来得及穿上一身作战服。但是这样也足以让众人回家时小小的威风上一把了。而由于颜色问题大衣等一些军需品以后都要重新配置,所以现有的不少东西都被众人拿回家去了。

这其中以傻大个宋庆喜往家里搬的东西最多。

宋庆喜可以说是中队里有名的大孝子,因为家里太穷而自己的饭量又大得惊人的缘故,所以他老娘能把他一手带大所付出的艰辛也是可想而知的。后来母亲得了眼疾成了盲人,于是当时还不到十岁的宋庆喜便独自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并且想方设法的赞钱找药给母亲治眼睛。可以说,在进入军队以前,宋庆喜已经有很多年没吃过一顿饱饭了。可就算到了军队里,宋庆喜也经常会把分配给自己的那些罐头什么的悄悄留下来,然后再抽空想办法送回家去,为这事无论是在新兵训练营还是来到据点后,他都没少挨上面长官的数落。

中队里的其他人也都知道他家里的生活情况,而且别看他的个子屎中队里的第一高,但他同时也是全队年龄最小的一个,所以向来大家对他是能照顾的地方都尽量伸一把手。而这次要不是人员名单在来之前就已经被刘颖报了上去,众人都有心让他直接退伍回家,毕竟他不但是全中队家境最差的一个,同时也是全中队里唯一的一个独生子女。

没有办法,所以李云峰这次特批了他五天的假期,好让他能在出发前最后再多陪陪自己的老娘。而其他人也都没废话,一听说使他要回去也都把自己手里的一些存货交给了他,但这样一来李云峰最后又不得不分配给了宋庆喜一辆卡车。没办法,光大伙送给他的罐头和肥皂就能把他给压死~~~~~~

给宋柱子放了大假之后,李云峰也决定回家去瞧一瞧,但不同的是他不但要带上各种各样的礼物,而且还要捎带上一个大活人回去。而那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刘大小姐。

“我想吃你母亲包的茴香馅饺子了!”刘颖找了这样一个明显不是借口的借口,弄得李云峰只有打掉了呀往肚子里咽的份喽~~~~~~~

还是那身可爱的红色旗袍,但这次这次所带来的震撼效果却是让李云峰始料不及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当刘颖走出房间的时候,东西落地的声音顿时响成一片,其间还夹杂着几声因被重物砸到脚面而发出的惨号~~~~~~~

“刚刚哪个是棱木那只母老虎吧?他们这是干嘛去?”看着摩托车绝尘而去,门口刚刚看得都忘了敬礼的哨兵向尾随而出的其他人问道。

“一定是让李子带她看病去了,你没见她穿得那么的……..古怪吗?”

“嗯………”其他人不住地撇着嘴点头,以表示对这一看法的赞同~~~~~~~~

再说李云峰这边。

由于刘颖的突然加入,使得这次探亲的情景几乎和一年前刘颖的那次突然造访没什么两样。一样是老爸和闻讯赶来看望李云峰的乃木.真洪闷头坐在一边,而两家的其他成员则热情洋溢的招待了这位李云峰的“女友”。

至于李云峰的那只受伤的左眼,李云峰把这个罪过直接送给了那个死鬼姚麻子。本来李云峰只是不想因为这件是在纠缠下去,可不想他这么一说,李玉英立刻指着刘颖就问道:“你是不是把这事告送她了?”

“呃,是。”李云峰答道。

“我就说嘛,怎么觉得人家闺女比去年要瘦了好多,你就知道帕说了家里人会担心,就没想想人家会不会心疼………….”

‘这都是那跟那呀?!’李云峰这时候真真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黑白颠倒”和“我比窦娥还冤了”~~~~~~

可是不满归不满,但自己又能说什么呢?要怪就只能怪刘颖的官比自己大,要怨也只有怨自己倒霉赶上了这么个世道。

其实,刘颖这是的心情也不好受,尤其是听了李玉英的话之后,更是又尴尬又脸红。其实她之所以会和李云峰一起回来,无非还是因为小小的嫉妒心作怪,想给他搅和搅和的同时也感受一下那种久违了的温馨感。可没想到刚一进门没多久,就闹了个大红脸玩。

当然,李云峰也抽空问了问现在家里的情况。在得知书记都被隐藏的很好,而且还有书记在源源不断地从外面送来时,李云峰心里多少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成就感。但是他同时也提醒父亲和乃木,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毕竟这种事情要使被居心不良的人知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另一方面二人告诉李云峰,最近社会上对日本人的新教育法以及收缴书籍的反对声愈来愈高。据说因为这件事情,现在全国各地都发生了不同规模的暴动和起义,而在北平地区目前虽然还没出现类似的事情,但是从警视厅发来的信息里得知,也开始出现了大量的抵抗组织。

对于这些事情,李云峰倒是没什么太多的看法,但是他特别关照一定要看好了自己那个妹妹还有乃木.花子这两个小丫头,以为虽然杰出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可李云峰却知道这两个小家伙的脾性。万一他们受到别人的蛊惑,参加个这党那党的,先不说会不会给家里招灾惹祸,万一人家要是顺藤摸瓜查出了辖区里私藏书籍和私设学堂的事情来,那可就真是糟了大糕了…………….

在家里呆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起来李云峰和刘颖便回了军营。当然在离开的时候,自然免不了又是一幅感人的离别场面,只是书中从简所以在这里就不提了。

单说李云峰他们回到据点时,所有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仓库里的物资已经提前运往了隐蔽的集结点,所有外出人员也都全部归队,同时两辆卡车、四辆坦克以及两架直升机也保养完毕并加好了油停在场地上。据点里一时间静悄悄的,所有的人都只待刘颖一声令下,他们便要奔向出发前的最后一个作战目标——军需处的后勤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