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厘清风水中科学、神秘和迷信的成分?



风水思维是关联思维,不讲逻辑环节的严密链接,把推理解释的中间过程置于神秘之中。



唐晓峰(北京大学环境学院教授)


讲道理并不等于讲科学,科学是一种特殊的道理,科学讲求实验证据与逻辑推理。中国古代流行一种讲道理的方式,有学者称为关联思维,主要用类比、比喻的方法。例如用太阳比喻皇上,用季节比喻心情,以蝙蝠、梅花鹿的谐音比喻“福”、“禄”,用反光的镜子反“邪气”。作为一种文化,这些比喻很有意思,但显然不是科学思维。风水思维也是关联性思维,不讲逻辑环节的严密链接,把推理解释的中间过程置于神秘之中。风水道理自身的神秘性与人们对于神秘性的好奇与畏惧,是风水文化存在与流传的基础。风水是一种文化现象,作用的层面在文化心理。文化心理不能等同于客观世界。



现在,由于种种原因,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一种新的信赖与欣赏,风水文化因此在某个范围内又开始流行。作为一种风俗、文化,只要不导致少女沉河、童子贡献、邻里相仇之类的丑恶事,也并无大碍。而且,作为一种文化装饰,摆上一缸金鱼,修起一座宝塔,也另有趣味。关键是,功能是功能,文化是文化,不要把两者混淆了。有了金鱼、宝塔,大家还得照样苦干。



用当代科学去肯定或批判风水是荒唐的,因为那根本就是前科学时代的产物。



俞孔坚(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


风水的可珍惜之处在于其承载了人类和华夏先民关于自然灾难的认知及适应方式和理想的景观模式,风水说的荒谬来源于中国古代哲学(特别是唯气论)的荒谬;用当代科学去肯定或批判风水,则同样是荒唐的,因为那根本就是前科学时代的产物,是前科学时代的文化现象,根本就与科学两回事。



区分风水中科学、神秘与迷信的成分是没有意义的。



于希贤(北京大学历史地理学教授)


首先,我认为西方的科学与中国的风水运用的是两套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区分风水中科学、神秘与迷信的成分是没有意义的。其次,如果一定要区分的话,我认为风水中包含了能被现代科学解释的成分、完全错误的成分(可以称之为“迷信”)以及现在还不能下结论是真理还是谬误的成分(可以称之为“神秘”)。比如《葬书》中就有关于水汽循环的理论,与现代地理学中论述大气循环的理论相当,这部分就是所谓科学的成分;风水学中“五音图宅说”(指依照人的姓氏选择住房)是错误的,早就被人批过;而“福荫反气说”(指阴宅对后代有影响)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能对它的正确与否下结论,因此属于不可知的成分。不论怎样,风水的本质是追求人与人、人与环境、环境与环境的和谐,我研究风水就是要找到这种和谐。



风水中科学的、神秘的、迷信的成分是可以区分开来的。



刘沛林(湖南省人居环境学重点研究基地首席专家)


首先要搞清的是,风水归根结底是古代中国人一门关于“环境选择”的学问。它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由于人们认识自然的能力和水平的局限,加之从事风水行业的人为了保护自己的饭碗,故意把简单的学问附加上玄而又玄的色彩,就像有些程序设计员为了保护自己设计的程序不被他人非法破译,故意设计一些起干扰作用的伪程序一样,使得原本科学的朴素的关于“环境选择”的学问,不得不披上了迷信的外衣。风水中科学的、神秘的、迷信的成分是可以区分开来的,但有个前提,就是担负这一使命的人必须有科学的而非迷信的头脑。其实,除掉风水的神秘与迷信的外衣,风水的理论体系和知识体系并不深奥,很容易为今天的景观设计、建筑设计、城市规划、人居环境建设以及和谐的人地关系的建立所借鉴和利用。



风水学不是1+1=2的问题,它有很多玄学的理论,这是目前令很多学者头痛的问题。



王 策(《环境易术》杂志主编)


从风水术产生的背景来看,它是很朴素的自然景观学,和我国早期农业生产及水利建设的实践有很大的关系,也有着很多合理的成分在其中。但你不能据此说风水是科学的,其原因是,风水学不是1+1=2的问题。风水学有很多玄学的理论,又不好求证于每个人身上。这是目前令很多专家学者头痛的问题。



风水中90%以上都是糟粕,科学的成分很少,神秘的成分与糟粕分不清楚。



徐苹芳(中国考古学会秘书长)


风水中90%以上都是糟粕,科学的成分很少,神秘的成分与糟粕分不清楚。科学的成分中主要是和环境有关的部分,如方向、风向等。元大都的北京城设计就是合理的,如北京胡同多是东西向的,且四合院没有后窗户,这是因为北京的风向以南北向居多,这样设计可以合理避风。我们保护北京旧城也有这个原因在里面。


对风水是否该抱有宽容的态度?



风水的存在本身就是人类的遗产,不管是否对当代有用。



俞孔坚(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


所有文化现象都有其产生的历史环境,许多文化现象对当代人来说是不可理解的,因为环境变了,我们并不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因此不需要用同样的方式去适应环境。它是我们认识彼时彼地人的生活方式的途径,是揭开人类历史的一把钥匙。对待它们的科学态度是解读它,认识它,并通过它来探索未知,而不是用现代的标准去评价它。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人类的遗产,不管是否对当代有用。用功利的标准来衡量文化遗产是很危险的。



风水理念蕴含着古代中国人内心对于世界的认识,它不应该被我们随意摒弃。



蔡 伟(《三联生活周刊》主笔)


我们谈不上用“宽容”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看待古人,无论如何,我们国家今天最美丽最值得自豪的城市和建筑,不可否认都是在风水术的指导下建立起来的,风水观念和封建礼制就是这些建筑的灵魂。风水理念蕴含着古代中国人内心对于世界的认识,它不应该被我们随意摒弃,我们也不必要因为风水术中的糟粕而妄自菲薄。建筑代表着一个民族的审美观。风水术处理人和自然的态度,正是它最为光彩的一个方面。我们不能用今人的观念来解释或者批评古人,同样,我们也不能因为今天更加先进的科学成就就否定过去的文化。也许我们倒是应该思考一下,在建设和谐的城市和建筑景观方面,我们是否比古人做得更好?



风水是一把打开传统聚落和建筑之门的钥匙。



刘沛林(湖南省人居环境学重点研究基地首席专家)


我在研究中国古村落的过程中,有一道门槛怎么也难以越过,那就是风水。风水就像一把打开传统聚落和建筑之门的必备钥匙,没有它,要解读中国传统聚落和建筑的结构及其规律,几乎是不可能的。虽然传统的风水思想中充斥着糟粕,但是,作为风水合理内核的“人地和谐”思想和人类追求理想生存环境的美好愿望,一直是建构中国传统聚落景观体系的基础,任何全盘肯定或全盘否定风水的思想都是不可取的。



风水学说犹如一座矿山一样,等待着人们去开采、冶炼、制造和利用。



韩增禄(北京建筑工程学院文化研究所教授)


对于风水学说,绝对地肯定,盲目地崇拜,会导致迷信;绝对地否定,盲目地贬低,则难以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建筑学领域中的风水学说,犹如一座矿山一样,在等待着人们去开采、冶炼、制造和利用,我们不能指望一镢头就挖出个拖拉机来。



把风水作为历史问题来研究是可以的,但是仅此而已。



徐苹芳(中国考古学会秘书长)


把风水作为历史问题来研究是可以的,比如我们进行考古研究的人就必须懂得风水,否则无法了解古时的建筑及墓葬的布局等问题。但是对于风水的关注应当仅此而已,风水中科学的东西太少了,要想从中找到积极的东西几乎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可以把风水当作个人爱好,只要不造成社会混乱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