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第二章 灾难 第十六节 双泉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昏迷的木英终于醒了,闻到淡淡的檀香味,睁开眼望着陌生简朴的小屋,木英不知身在何处。

原来慧慈师太那几天一直在清水湾为死去的人念经做法事。当天下午,村里的老人商量对策,决定采取非暴力请愿的方式逼走木英。在去于家前,把村里闹得最欢的几个年轻人诳到一起,一把大锁把他们关在屋里。老人们又请来慧慈师太为他们念经驱魔。

木英离开了清水湾,慧慈师太听到村里人们到处都在议论刚刚发生的事。出家人不说妄语,她不好说话,也不敢说话。心里却为这个不太熟悉的小媳妇担忧。她没有想到木英当时正坐在尼姑庵后的山崖上等她归来。

慧慈师太在村中吃了晚饭,往回走时,天已经很晚了。她走到离尼姑庵不远处时,听到木英在崖上的悲凉的喊声,心中就知道又有人跳崖了。她加快脚步直接赶到崖下,看到从崖上跳下的人落在高高的草垛上,心中的石头落地了。

时常有妇人从崖上跳下,原来庵中的尼姑出于仁慈之心,同时也不堪这种血腥的折磨。一面不断破坏上山的小路,一面不断买来软草垛在崖下。年月久远,草垛也越来越高越来越宽,从上面跳下来,一般不会丧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慧慈师太就这月光,将人从草垛上将木英和她身边物品的放下,发现她就是被清水湾人驱逐的木英。

几天以来满耳都是木英的传说,这个在村民眼里不可捉摸的神秘女人,早已在师太的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师太原本打算村里的法事一结束就想法结识木英,结交这个朋友,希望她能够帮助自己完成自己宿愿。佛家讲究缘分,佛祖借助她的手救下了木英。

看到木英昏迷不醒,慧慈师太心中顿起无限怜爱,一种压抑在心底的东西涌了上来。她抱着木英万分着急,救人要紧。清水湾是不能去的,甚至不能让清水湾人知道自己救了木英。套上庵中的驴车,将木英用棉被盖住,连夜赶往前面的镇子诊治。

没有大碍,经过大夫检查木英内脏及骨头都没有受伤,可能是由于脑袋受了震荡、惊吓劳累或者是伤风所以昏迷不醒。开了药,慧慈师太不敢再回小尼姑庵,只好连夜赶回自己的双泉庵。

清水湾前面的尼姑庵由于没有庙产,香火又少,养不住人,早就没有了住庙尼姑。现在庙宇归双泉庵所有。慧慈师太每月十五前后到庵中一趟,接待前来求子的村妇们,有时也到附近村庄作些法事,一是为了广结善缘,为双泉庵结交更多的香客,二来也可以挣点小钱。慧慈师太放下清水湾的法事不做直接赶回双泉庵,主要是怕清水湾人怪罪自己收留木英,没有必要招惹是非,他们毕竟是庙里的主顾吗。

木英虽然没有内伤,但是精神的萎靡不振,加上受了风寒,她很长时间都卧床不起。慧慈师太早晚诵经修持,每天要接待许愿还愿的善男信女们,然后把主要精力都放在木英身上。无家可归的木英在双泉庵住了下来。师太经常讲经说法,佛家的因果故事,因果报应,世事轮回,还讲一些见闻传说。师太想要了劝解整日闷闷不乐的木英,化解她的心结。

双泉庵始建于金代初期,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初时香火十分旺盛,人们到这里上香许愿,可以说是有求必应,特别是前来求子的妇女,只要在庙中住上一宿,往往都会怀孕生子。它名字的来历许多传说。据传说,金章宗时,金国娘娘带人打猎,来到山下,看到山上林木茂密风景秀丽,就要打马上山。这时,路旁出来一位老奶奶拦住去路,说:“娘娘,这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一群花和尚,都会武功,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您带的人少,上了山会吃亏的。”娘娘脾气火爆,又练了一身武艺,听了老奶奶的话,大声喊道:“我要为民除害,净化佛门圣地。”这时,从山上冲下一群和尚,为首的一个手里举着虎头铲,大声喊道:“哪里来的美人,真真让爷爷我心里喜欢,快随佛爷一起同参欢喜佛,一同快乐,一起成佛。”娘娘骂道:“贼秃不要无礼,我是大金国的正宫娘娘!”恶僧大笑着说:“我管你是金国银国,正宫西宫,跟我上山快活要紧,不然,佛爷立刻让你去见阎王!”娘娘左右护驾的兵将一见大怒杀向恶僧们,恶僧也不恋战,边打边退,最后守住了上山的小路,为首的和尚站在小路中间,手中的虎头铲杀得那些能征惯战的金兵没有还手之力。一个大将带人绕道山后,登上山顶向下一看,有一对石狗蹲在庙前为恶僧助阵。恶僧的虎头铲打向左边,石狗就将头摆向左边;虎头铲挥向右边 ,石狗的头就摇向右边。石狗每摇一次头恶僧就勇猛一分。大将下山抄起木棍冲过去,一狗打了一棍,那两只狗窜跑了,落到蓟县,那个地方便叫了“狗背梁庄子”。石狗一跑,恶僧就没了能耐,都被杀死。打开地牢,放出被关押的良家妇女,妇女们拜过娘娘的救命之恩,就四处找水喝,山上只有一口浅浅的苦水井,根本没法喝,娘娘解开衣襟,掏出硕大的乳房,让妇女们喝她的奶水,妇女被感动的在娘娘面前跪下,谁也不忍心去喝,洁白的奶水滴在地上,化成了一眼甜水井。双泉庵因此得名。

慧慈师太讲完双泉庵的传说,又特意告诉木英,后来和尚庙改成双泉庵。那些妇女回家后往往为家人所不容,有的人不堪人们的羞辱,自杀身亡。大部分妇女被逼无奈,又回到双泉庵来找娘娘。她们最后都削发为尼。慧慈师太讲佛法、说佛事、叙述传说慢慢化解木英的心结。

要想把一个女人永远留在庙中,唯一的方法就是劝她出家。以前出家为尼的许多女人,都是些所谓八字不好命硬会克死父母家人女人,她们自幼就被家里送进庙里,终生念经苦修,对佛的态度是虔诚的。还有一部分尼姑是不堪忍受婆家折磨半路出家为尼的寡妇,她们一是为了安身活命,二是为了“来生”有个好前程。民国以后,虽然政局动荡,但是封建思想受到了很大冲击,出家的妇女越来越少。据记载到30 年,平谷全县只有五名尼姑。慧慈师太在清水湾的时候,听到木英的传说,就打心里喜欢她了,想结交她。后来机缘巧合她救下了木英。几天的接触,慧慈师太把木英当成女儿看待,埋藏在心底的母爱开始复苏,已经有点离不开她了。想永远留住木英,永远把她留在她身边。师太觉得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劝木英出家。木英如果出家做了自己的弟子,自己将来就有了保障,不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因此,在尽心照顾好木英的同时也不断灌输佛家的理念,但是慧慈师太也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事情要一步步来,感情也要一步步培养。

木英的病已经痊愈,她开始帮助慧慈师太干一些杂事,庙宇宁静空远的环境也渐渐让木英杂乱的心平静下来。她从慧慈师太那里也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母爱,她与慧慈师太的感情也日益深厚。

大年三十的晚上,两个人包好素馅饺子,早早吃完。除夕,每年都会有几个大户人家的女眷在家人的陪伴下前来礼佛。她们想敲响双泉庵的第一声钟声,拜上新年的第一柱香,祈求佛祖保佑家人一年安康。香客走了,庵院寂静无声,只有远处村庄里不时传来爆竹的响声。慧慈师太和木英坐在炕上都没有睡意。木英想起在于家这几年守岁的情景,想起自己的一双儿女,眼泪不由落了下来。慧慈师太理解木英此时的心情,不停地安慰她。木英伏在师太的膝头,讲起了自己的经历,慧慈师太听到伤心处也不住地落泪。木英想到丈夫死了、父亲生死未卜、年幼的儿女不能养育、有家不能回,更重要的是自己成了人人躲避的灾星。她觉得已经无路可走。“佛家讲究因果,三世轮回,因果相报。‘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孩子,修修来生吧。”师太劝解木英。木英心里悲伤,师太的说教起了作用,情绪激动地对师太说:“师太,你收我为徒吧,让我也修个好来生。”慧慈师太虽然早有留住木英收她为徒的打算,但多日的接触使她有时又把木英当成了自己的女儿。那个母亲会让自己的女儿出家,独守青灯,孤苦一辈子。目的马上就要实现,可师太的心情又开始矛盾起来。她突然拒绝了木英。“孩子!你现在心里还有许多东西放不下,还不能出家。也许过一段时间你就会改变想法,到时,你会后悔的。我不忍心让你孤苦一生。”木英刚烈的性格使她以为慧慈师太是在考验她。她从炕上爬起来跳到地上,走的柜子旁边,从针线笸箩里拿起剪刀,三下五除二就将披散开的头发剪断。慧慈师太没想木英如此刚烈,竟会剪断头发。忙下地阻止,可是已经晚了。师太只好接过剪刀帮助木英修理头发。“孩子,你怎麽这样性急。我不是考验你的诚心。告诉你,我出家十几年了,有时还会想起女儿,心里的仇恨也无法淡忘。看到你我就不由得更加想想念女儿,我女儿只比你大几岁,她全家都被鬼子杀了。”

“师太,你就收我做弟子吧?”木英恳求道。“孩子,现在我是不忍心让你遁入空门。出家人的清苦你是无法体会的。你只比我女儿小几岁啊!那个母亲会让自己的女儿出家当尼姑啊!这几天,我女儿的影子总浮现在我眼前,她的影子总是与你的模样重合。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女儿了。”

“娘,我就是你的女儿。”师太愣怔一下一把蒋木英搂在怀里说:“孩子,我哪有福气作你的母亲阿。”

“娘!”木英抱住慧慈师太哭叫起来,就像抱着亲生母亲一样把压在心里的苦闷哭喊出来。慧慈师太却笑了,无家可归的木英以女儿的身份留在了她的身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