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我最爱的仙境传说

tanghy0216 收藏 2 115
导读: 仙境传说,简称RO。这个游戏从内C开始玩到我去北京上学那年。实在是当时网络条件不允许玩下去了,再来是代理公司换了,游戏开始变质。 其实我一直想写个文章来说说RO对我的影响,或者说说RO里的人和事。但是从玩RO到现在,几年过去了,我却无从下笔。经历了太多太多了,无法用文字来阐述他,无法用文字来表达我的感受,无法用文字来证明我们那4年的感情。真的,无法表达。可是我还是想写下来,毕竟我们年轻过、激情过、努力过。RO就是我们的证明。 03年的某月,由于高中时期的电脑已经老化,刚上大专的我买了


仙境传说,简称RO。这个游戏从内C开始玩到我去北京上学那年。实在是当时网络条件不允许玩下去了,再来是代理公司换了,游戏开始变质。

其实我一直想写个文章来说说RO对我的影响,或者说说RO里的人和事。但是从玩RO到现在,几年过去了,我却无从下笔。经历了太多太多了,无法用文字来阐述他,无法用文字来表达我的感受,无法用文字来证明我们那4年的感情。真的,无法表达。可是我还是想写下来,毕竟我们年轻过、激情过、努力过。RO就是我们的证明。

03年的某月,由于高中时期的电脑已经老化,刚上大专的我买了套新的电脑,粉红色,到现在我还喜欢着。因为正是这台电脑让我接触到RO,认识了到现在关系还不错的一群可爱的朋友。一天,我的发小拿着一套盘跑到了我家,二话不说给我装上了RO,说这个游戏很可爱,很好玩,当时还在测试期间,是免费的。她帮我在北京C服务器把人物建立了起来,叫红榴。帮我一直练到转职成为小商人MM。我坐在旁边看着屏幕里,小商人MM,穿着小蓬蓬裙,手里挥舞着斧子砍怪。真是可爱。我第一个人物就这样诞生了。

到了晚上,发小走了。我上了RO,从这里便开始了我的RO生涯。我几经辗转到了首都,然后到了首都复活点上面,那时候都是开传送收钱的MS。由于我太穷了,传不起,只能步行看地图走到了吉芬。到了吉芬的东门,进去后,就是复活点。我在那实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于是到一个角落里坐着。在我旁边还坐着一个GG,一个2转的WS。当时的我什么职业都不认识,于是问旁边的GG是什么职业?他奸笑的站起来在我旁边放了冰墙,告诉我,他是WS,2转职业。我和小宇就是这么相识的。我网络游戏生涯里第一个游戏老公。那时的他在幻想工会,幻想工会那个时候就有了,可算是历史悠久的工会,而且他们在首都南门给新人发放红药水,别看不起红药水,当时对贫困的新人来说,不错了。我和小宇就坐在旁边聊天。

日子就这么过着,我和发小加入了一两个小工会,但是到后来都解散了。在游戏里认识的朋友多了起来,就这么玩着,我还练了CK叫魍魉。到了收费的时候,走了好多人,当是我已经在新浪的RO专区做了斑竹,在论坛疯狂的刷贴,也是那个时候和论坛的LR们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直到现在,我们还在QQ群里疯狂的侃着。我偶尔去次游戏,但是不多。

直到RO开始了GVG,我回去了。由于没有大号,我用了发小的号——北都,一个女骑士。我跑到首都复活点上面喊着,谁加我进工会,我要参加GVG。然后过来一个叫贺冲的男MS,让我等下,他们加我。过了一会,一个女MS过来了,加了我。从GVG开始,我第一个工会是圣火。那个加我工会的MM叫楚楚,我的老头子。进了圣火以后,我去了钟楼。也是从那时起,GVG的钟楼是我在RO往后的日子里最熟悉的地图。直到我离开RO,一直在钟楼战斗着。


圣火篇

进了圣火以后,才感觉有了进工会的感觉。每个星期两次紧张的GVG,那时候工会上线率高的可怕,大家齐心协力一起对抗来攻城的敌人。那时候打的最凶的是和风之谷的战斗。钟楼联盟联合起来一致对外。说到钟楼联盟,是BRO、圣火、战隼(sun)和月花。这4个工会和积分的幻想、藐视天地给我印象深刻。月花是我在RO里呆的时间最长的工会,直到我的离去。

GVG应该算是我在RO正式开玩的时候。正式的第一个人物男铁匠三月的雨和第二个人物女WS红榴0_0建立了。个人认为RO里最可爱的还是GG形象,所以我建立了一个GG号。那时候的战斗很激烈,来攻打钟楼联盟的工会很多,也就是在一次次的胜利后,钟楼联盟展露头角,开始出名了。在那期间,我认识了静水∽流深,积分联盟藐视天地的。当时他送给我一个他的小号,人小成熟早,男M4。从那时候起,我开始用M4了。在圣火工会,我认识了楚楚、KK、火、丸子、17、壁虎、白色和少爷。

就在圣火开始占领两个城堡,吉芬联盟的崛起,联盟里战隼的退出。钟楼联盟开始变了,当初钟楼联盟下决定攻打吉芬联盟时候就开始变了。GVG去攻打吉芬。以致于出现了当时一个有名的战役,我想北京C的老人们都应该记得的。钟楼联盟攻打幻想城堡,两大联盟在那个城堡里GVG,人满为患。我好不容易走了进去到了华丽,华丽房间到处是人,没有空隙,只能看头上的工会标志分清楚谁是谁了。就是这样的GVG,幻想简直到最后守住了城堡。吉芬联盟在北京C出名了。还有后来的藐视天地退出GVG正式解散,月花和HXH在钟楼GVG等,都是当时的北京C大事件了。

当时的由于基本是大工会参加GVG,所以百分的城堡很多。


月花·发明工坊篇

后来因为某些事情,我和楚楚、KK他们离开了圣火,独立门户,建立了发明工坊。在那期间,我经常到首都南门静坐聊天、和少爷他们泡MM。认识了可爱的Q版祭祀。也是那时候Q用我的M4人小成熟早去PVP玩,导致后来进去就让一群人上来砍死,然后叫我Q。真是无奈啊......那时候在南门玩的最疯,一群人坐在墙那,聊天、泡MM、捣乱、放怪、看别的玩家在旁边打骂斗欧。我笑称我们是那的南门一霸。那段日子发明是到处GVG,还和新浪工会合作过一段时间。

又因为某些缘故,发明工坊加入了月花,又回到了钟楼。回到了让我十分熟悉的地方。我们工会换名为月花·发明工坊。和月花的分会们一起战斗着。

有一天,阿晃给我一本卡册,让我抽卡。本来想卖掉赚点钱,因为那时候我实在太穷了。但是他说用吧,他也给了口袋几个,但是都是小卡。下了狠心,我点了卡册,居然出来一张天使波利卡,BOSS卡啊。我们卖了6E的ROB。从次,我有了本钱,开始了我的赚钱生涯。同时也证明,口袋你RP还真没我好啊。

以后的GVG,钟楼还是我们的目的地,但是由以前的防守改为攻守兼备。攻打的对象就是吉芬。钟楼联盟vs吉芬联盟的GVG维持了好长一段时间,每个人都用全力的拼杀。说到这里,想起了当时发明占领吉芬中间的城堡后,伤亡的人想冲进城堡去支援里面的队友。但是总让堵在门口的敌人灭掉。我们实在怒了,一起冲进去。当敌人过来打的时候,我们一个骑士站了出来,大喊:“你们快走!我来掩护!”说完,冲到敌人队里打了起来,其余的人趁机冲进去支援。事后想想,又感动又搞笑。感动于大家对GVG的激情、对自己工会的热情。搞笑于骑士的动作和话语,好像回到了战争年代,面对敌人视死如归似的。当时城堡情况是这样的,从入口到城堡里面有段路,这段路让敌人占领了。城堡的门口的里面一地陷阱,是口袋放的夹子。然后一排WS和MS站那里放雪,四周潜藏着其他职业。以当时的情况,如果不幸身亡,复活的队员很难冲进城堡里,因为在那段路上,就让敌人杀了。

在月花·发明工坊的日子是难忘的,BG的加入,77、删除、小黑、飞鸿、刀子、豆豆他们的出现。我现在的朋友里大部分都是月花时候认识的。

上面谈到月花和HXH的战斗。是的,参加过GVG的北京C老人都记得。月花拼进全力和HXH抗衡。GVG开始前的准备活动都是在钟楼门口开始,放眼望去,都是月花的人。其实一个工会的强大都是他的敌人是强大的,带动着他往强大的工会上发展。和HXH的战斗一直持续到把他们打出钟楼,不来钟楼为止。

后来,月花发生一件事情。因为GVG时候,满汉楼打下城后,发明帮着守。而有一次发明打下,满汉楼在门口不进去。发明和满汉楼的问题导致了有次去攻打首都,发明不愿和他们再度合作。那天正好是我们要把钟楼一个城让给同盟工会,但是满汉楼的会长把工会要让给他老婆的傲气工会,而打了同盟工会。GVG结束后,我们在月花的决策群开会,长期积压的矛盾爆发了,决定了满汉楼的离开。在这里我还是保持我当年的说法,一个工会的对与错不是会员弄的,全是会长的问题,不能把所有责任推到会长身上。既然管理不了自己的会员,就没资格当会长。


RO世界杯PK比赛篇

在月花期间,RO举办了一次世界杯PK比赛,夏天的时候,大陆开始选拔赛。做为新浪RO专区的斑竹,我们几个斑竹做为记者到比赛场地采访。见识到了各个服务器的大工会的操作水平和团队精神,见识到了传说中的GM可爱风趣,还认识了姐姐。

我们现在几个朋友见了面提起RO来,总是说我们把激情都给了RO,这个说法是正确的。比赛那段日子,我是早上一起来就去看比赛,看到当天比赛结束。然后开始写稿子,描述每场比赛的战术和玩家操作,以及所使用的技能。往往忙到凌晨2、3点钟。那段日子过的非常忙碌,看比赛、写稿子、联系采访工会、做玩家采访,这几个程序来回循环。稿子发表后,当我们新浪记者出现在比赛场地时候,会有玩家过来和我们聊天,说我们写的稿子水平不错,反响也好。听了后,劳累的感觉都没了,就是想开心的笑。

比赛结束后,我有段时间再也不想去PK,也不想见PVP。


烈篇

由于飞鸿和宠儿的“出走”,月花分家了。分会都独立了,创立了中间园等几个工会。口袋和光如雨工会谈成合并,我们建立了烈工会。这个在北京C留有一些历史的工会。工会建立后,我们继续参加GVG,钟楼城堡不变,转为去攻斐扬。和夜工会联盟。

那时候我用朋友的女铁参加GVG,头带太阳神,拉着一车子的水,身穿UB。叫blacksunday。貌似是这个名字,时间太长了,我都记不清楚名字了。

好日子过的并不长,因为两个工会合并的烈,因为一些事情,开始了内讧。最后终于又分开了。又因为不想让月花消失,我们又建立起了月花·烈工会。

因为GVG,我连我的同学微微都拖了近来,让她练了一个M4。


月花·烈篇

月花·烈是我最后一个工会了。这个工会建立以后,我们彻底把目标定在了钟楼。托口袋和BG经常玩“失踪”的福。我和小黑他们撑着工会。导致了我连战报和GVG时候守城位置都会写了。用77的话就是眼泪哗哗的......小黑甚至到了变卖点卡的地步,那阵子有点上火。尤其是GVG的时候,我明白了做一个会长真的不容易。倒卖装备和药水赚钱、准备GVG物资、找人等。由于一些事情,有次GVG竟然只有我们几个人参加,77、小黑、删除、微微和我。我们都咬牙坚持了下来,最后终于从一队人到几个人到两三队人参加GVG。那段招人、赚钱都不容易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某年的夏天,我专科毕业了。最终决定去北京继续深造读本。其实决定去北京也是因为RO的关系,我想去看看那些和我一起GVG2年多的朋友们。我想去看看新浪的朋友们。于是我去了。我这么疯狂的玩游戏,居然还能通过考试,太不可思议了。


北京篇

到北京的第一个周末,小黑和77居然到了我们学校附近。一大早,我们就见面了。没想到77长的文质彬彬,还戴了副眼镜。小黑真人可比聚会时候照片帅多了。他们带我逛了逛,在吃点心的时候,微笑到了。恩,经过我强烈要求带我去坐了地铁。还去西单打劫了微笑一个猫脸抱枕。最后,小黑打车把我从西单送回了大兴。好贵的车费啊~~

见删除的第一面的情形我忘了,因为那时的他很文静,但是后来的几次见面我记得。原来删除认生,而且是话捞。尤其是看电影的时候,他坐在中间从电影开始说到电影结束。而77就在那里边吃爆米花边看电影。

和白色沉淀见面是一起去找楚楚他们吃饭。GB带我们到饭店里,就看到楚楚和KK坐在那里。楚楚的豪气和KK的恬美让我记忆尤新。我们分手的时候,他们给我一袋子糕点,让我带回宿舍,还嘱咐我和同学要好好相处等等。真是窝心啊。

让我最感动的是我暑假回北京,凌晨4点到了火车站,本来他们说不来接我的。可是都到了,真的让我什么也说不出来。虽然唯一开车过来的微笑是6点到的,他说他迷路了。然后帮他找不知道停到哪里的车。然后又因为不认识路,绕着北京站转了一圈,让我们从前后左右都欣赏了北京站,几经跋涉终于到达了KTV。13和坚强露面了,他和微笑秉承着麦霸的责任,坚持唱到了最后。晚上是删除请客吃饭,BG也来了,可惜KK和楚楚有事来不了。

说到13,在青岛见面的事情要提一下。那是青岛啤酒节,13突然短信告诉我她和大叔到青岛了,在家乐福买东西。我听后,马上赶了过去,在家乐福门口的休息亭里见到一个和大叔长的很像的人,我很疑惑的一直看他,估计他也发现了有人看他,就看着我。我进去找到了13,然后13告诉我,那个人就是大叔。晚上和大叔一家人去啤酒城玩。玩的很开心,尤其和13一起到嘉年华玩,虽然玩的我们两人都吓的站不起来。

毕业的时候,我和师傅、海子在好伦哥见面了。边吃边聊,从见面聊到分开。完全不像第一次见面的生疏。

在北京呆了两年,我见到了新浪的那群朋友,++、蟀哥、CC、熊熊、MMF、燕子。也见到了在RO相处多年的朋友们。


有句话说的好,游戏是一时的,而朋友却是一辈子。

因为RO我们相遇、想识。这就是缘分。在不玩RO的日子里,我们也曾经讨论过,RO到底给我们带了什么?为什么我们当年在RO那么疯狂?没有RO,或许我就不会去北京继续深造。没有RO,我就不会认识LR群里的。没有RO,我更不会认识工会里的朋友。没有RO,我不会认识姐姐。没有RO,我可能不会玩任何网络游戏。没有RO,我失去的会很多很多....

RO带给了我们有欢喜、有悲伤、有愤怒、有激情....但是我还是要说,我不后悔玩RO。因为他带给了我许许多多的朋友,他们是任何东西换不来的。他们在我心中的分量很重。虽然RO带给我有过悲伤和愤怒,但是远远不及他给予给我的一切。

感谢RO~感谢我在北京时期照顾我的朋友们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