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八章 入世(第七节)

反恐刀王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便在孟苇心里盘算如何摆脱不利局面时,一心想去解花季围的龙飘飘,狂摧功力,一十二成功力瞬间爆发,一剑由上而下一招“力劈华山”砍了下去,孟苇一声破碎虚空的惊呼,惊呆了所有的人,围歼花季的众汉不由百忙中抽空望向这边——一条白色匹练,长达丈余,犹闪电划破长空,劈头盖脸砍向孟苇。孟苇哪能不惊?寻常人能发出无形剑气已很不容易,眼前这个怪物却发出成形剑罡来,还长达丈余,来势之快,躲是来不及了,但为这一剑砍中,人定然分成两片。孟苇知道这一剑若让他砍中,自己必死无疑,情急间抬剑格了一下,同时下意识的侧了一下上半身。


“叮!噌……”


一声锐响,孟苇的剑断成两截,剑罡“噌”的一声,顺着孟苇的脸颊斜斜的砍入地里,竟在地上划了一道三尺长两寸余宽一尺多深的坑。


惊骇的神情,随着孟苇断落的青丝,飞荡在空中,孟苇吓出一身冷汗。随即龙飘飘的剑也架上了孟苇的玉颈。孟苇握着手中的半截断剑,虎口微微渗着血丝。呆立着,瞠目不语。


龙飘飘还剑入鞘,沉声道:“我不想杀你,不要再逼我了。”


孟苇没有吭声。


龙飘飘轻声叹道:“难道你真想横着离开这里?我龙飘飘寻常不杀女人,但逼不得已的话,我手下决无半分情面,带上你的人走吧。”


龙飘飘见她还是不语,正要再开口训斥,却见孟苇动了一动,便闭上了嘴。


孟苇其实刚刚回过神来,先前不是她不搭话,而是被吓呆了。


“噗”孟苇突然喷了一口鲜血,玉脸苍白得吓人。


“好强的劲气,断剑传来的余劲竟然震散了我的功力,你赢了,这次我们认栽,不过此后神教与你龙飘飘势不两立,我们走着瞧!” 说完便转身欲离开。


她刚刚移动一小步,人已徐徐倒下。


龙飘飘眼疾手快,一把将孟苇托住,搂进怀里。


众人见少主人被抓,弃花季不顾,上来围住龙飘飘,可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龙飘飘摇头苦笑道:“我本无意伤她,尔等最好不要打什么坏主意,告诉你们,被我独门武功所伤之人,只有我自己能化解,想保住你们鬼头头美丽头颅的话,最好把兵器给我丢下!”


有人懂汉语,听了龙飘飘的威胁之语,马上把刀丢了。其余人见有人带头,纷纷效仿,片刻所有黑衣汉子便解除了武装。


龙飘飘坏坏的笑道:“对啦,这就乖了,接下来请把双手放在后脑勺上,右手揪左耳,左手揪右耳,慢慢蹲下去,然后趴在地上。”


众人不从,大概认为有损体面,依旧站立着不动。


龙飘飘轻以右手在孟苇香嫩的脖子上一划,作了个杀头的姿势,然后邪笑着冲众人点了点头。众人无奈,只好照做,一群人趴的姿势让人不由得想起某处的一群蛤蟆。龙飘飘心里偷笑得气都快断了,脸上也涣起了怪异的笑容。


花季远远地看着,竟觉得龙飘飘和孟苇好似一对情侣般匹配,孟苇身材高挑丰满,就算是半倚半靠在龙飘飘怀里,也几乎有龙飘飘那么高,龙飘飘的身体甚至无法遮住孟苇的整个娇躯。


花季心中淡淡的酸味泛开,狠狠的盯了孟苇一眼,人却慢慢地向龙飘飘这边靠拢。


龙飘飘低下头去,偷偷的在孟苇的脸上香了一口,右掌贴着孟苇命门送过一道正气,孟苇缓缓地苏醒过来,见自己受制于龙飘飘,不由拼命的挣扎,但内伤甚重的她,又怎能挣脱龙飘飘的铁箍?反倒弄得自己快散了架般的剧疼。


龙飘飘见她咬牙忍痛挣扎到脸上已汗如豆大,不由暗暗心折道:“这女的怎么这么倔强,挺能吃苦头的啊,我再逗逗你,看你咋办!”坏念头一起,又在孟苇的脸上偷香了一口。这回趴在地上的人中有几个人看到了,一个比较老点的汉子破口骂道:“无耻淫贼,还不放开我家主人?日后遇到非将你剁碎喂狼不行!”


龙飘飘不理会他,只是奸笑的去凝视孟苇,孟苇却回敬了一个恶狠狠的眼神,一丝羞涩也没有,有的只是恨和怒。


龙飘飘失望的道:“本想看看女孩娇羞的可爱样子,你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没情趣,定是哪个蛮荒之地出来的乡巴佬,不知礼仪。哼,浪费我的表情。滚回去吧,只要不动真气,十天之内定会复原的。”顿了顿,又对地上的人道:“接好你们的主人咯,摔坏了可莫找小爷算帐。”


随着龙飘飘右臂一抡,孟苇猛的觉得双耳生风,人已高高飞起,向下一望,差点没吓晕,此时她离地足有十丈之高。


如今内力全失,若下面的人没接好,自己死路一条,故而惊呼道:“接住我啊,好高啊!”


地上的汉子也是一惊,一骨碌爬起来,纷纷纵身去接孟苇。


终究人多力量大,硬是让一个形貌比较丑陋的汉子抱到了孟苇,稳稳落下。他才一立定,孟苇便挣开他的怀抱,抬手就赏了那人一记重重的耳光,那人好心救了孟苇,却挨了孟苇一记耳光,打得他七晕八素找不到方向。那人心中郁闷至极,嘴里不解地问道:“少主人,你干啥子打我耳光?”


龙飘飘抢在孟苇前头,哈哈大笑着替孟苇答道:“哈哈,你这个猪哥,谁叫你长得那么丑还去抱她啊?你不是找抽是找什么?下次学乖一点,先由着她摔下来,待她摔晕了,你想怎么抱都行啊!好啦,你们慢慢玩吧,大爷我不奉陪了。”


话音一落,人已闪至花季身边,牵起花季的手,远远沿河逃去。


孟苇拉长着玉脸,朝着龙飘飘的逃走方向,狠狠的冷哼了一声,也领着一群人欲走,可才没走几步,却齐刷刷地停了下来。


烈日下,白晃晃的刀锋,反射着灿烂的杀气,一队白衣白冠的刀客在一名紫衣少女的带领下,挡住了孟苇的去路。


紫衣少女年纪不大,十七八岁的样子,却长得异常的美,那种美,颇为奇特,算是美得有点妖媚,尤其是那双紫色的眸子,水汪汪的简直可以勾人魂魄。可惜在她弯弯的嘴角,挂着的那种冷冷的笑意,显然告诉人家自己的主人不是个善茬子。


孟苇一见到她,心里一下凉嗖嗖的,暗自惊慌道:“坏事了,不是冤家不聚头,好死不死在这倒霉时候遇上这死丫头,这会儿真不知该怎么办了,但愿她不知道自己受了重伤。”


紫衣少女望着龙飘飘逃走的方向,咪了咪紫水晶一般的眼睛,回头向孟苇戏谑道:“怎么?孟大小姐,你兴师动众的来,竟让人家这样逃了,也不去追吗?这不太像你孟大小姐的风格吧,你不是喜欢赶尽杀绝的吗?怎么这次轻易的放过了人家?莫不是没打赢,反倒吃了大亏吧?”


孟苇不语,只是尽量地使自己的脸色放平和,但紫衣少女却似乎发现了她受伤的秘密,若有所悟的道:“哦……原来真是吃亏了,看你脸色好像伤得不轻啊,嗯哼,赛翁失马,焉之非福啊,没抢到宝图,却撞到自己的仇人,还受了重伤,真是走运呢。”说完玉手一挥,未待孟苇开口,便下了杀的命令。孟苇不由深吸了一口气,便要强提功力,耳边却响起龙飘飘的回音。


“只要不强提功力,十天不到就可以恢复功力……”


她犹豫之际,黑衣汉子和白衣刀客已交战,别看这群黑衣汉子在龙飘飘手下过不了十招,但对付白衣刀客却毫不含糊,一时间白衣刀客不但占不到什么便宜,反而死伤数人。看来这群汉子的确实是从鬼教的精英中抽调出来夺宝图的。


紫眸少女近观战况,心下不由有点暗惊,“鬼教的这群人功力均为不浅,这倒是始料未及的,好在孟苇丫头受了重伤,否则胜负颇为难料呢。”


孟苇正在思索如何不用功力逼退众人,却见一条紫衣人影闪进混战群中,剑挽莲花,已伤了数名黑衣汉子。


孟苇一惊,伸手去拔剑,一抓抓空,才想起龙飘飘早将她的剑断成了两截,心里暗恨了一下,跑入交战场中,玉脚一挑,挑起地上一名白衣刀客的刀,扑入战团。


一名黑衣头目见状,靠过来,挡开迎面砍向孟苇的一刀,急急叫道:“少主人,你先走,这里我们众弟兄来挡一会儿,将来记得替弟兄们报仇就行了。”


孟苇眼圈一红,猛的将刀一丢,转身往龙飘飘逃跑的地方投去。


紫衣少女见她要跑,猛的提起身形,朝踉踉跄跄的孟苇追去。


半空中,数声尖啸划至,紫衣少女知道是鬼啸刀,不敢大意,剑网一展,将来袭的鬼啸刀全数击落,但为刀势所阻,人也跟着落地。


她脚才一粘地,五名黑衣汉子便已围了上来,紫衣少女哼声中,莲花剑招化作满天花语,将黑衣汉子的包围圈扩大,人又是一式“飞燕归巢”急奔孟苇。


五声尖啸,紫衣少女再次落地,又是鬼啸刀将她逼落,紫衣少女很是恼火,绝招连出,可这群汉子也不亏精英之称,竞联手将紫衣少女的绝招一一破去,将急于追赶孟苇的紫衣少女气得玉脸含煞,剑招发颤,绝技连绵过不断的施展,但五名汉子拼死围攻,将紫衣少女围得死死的。


孟苇好不容易跑到小船边上,还没跨进船去,便一跤摔倒。


紫衣少女见自己脱不开身,灵机一动,大声叫道:“众人听令,杀孟苇者,赏金一千,生擒者赏一万。”


孟苇爬起来,破口骂道:“石莲,你这无耻的贱丫头,当初没种和我单挑,现在只敢乘人之危,倚众欺寡,也不怕丢了你幽云宫的面子!今日我若侥幸脱身,不在幽云宫放上两把火难消我心头之恨!”


石莲冷笑道:“要放火?那得有那个本事才行,如今你径自逃走,仓皇如丧家之犬,连自己下属也不顾了,又可曾顾及鬼教的脸面?让这么多人替你死你难道一点也不自责?”


孟苇脸上一红,转尔喝道:“若不是江湖盛传你紫眸妖姬是个卑鄙无耻,专门乘人之危的贱人,我又何需离去?难道还得傻等着你来捡便宜吗?今日有伤,改日定当加倍偿还给你!”


石莲正欲出言反驳,见已有数名白衣刀客借机摆脱黑衣汉子,急奔向孟苇,便不再分神,专注于扑杀五名黑衣汉子。


万两黄金的诱惑,可不是一般人抵挡得了的。虽然这些白衣刀客突围时挨了不轻的刀伤,可终究是留有余力地跑出来了。


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孟苇,总比和武功不弱的黑衣汉子纠缠来得容易。


孟苇见有人来追,心中大急,暗叹道:“难道我孟苇竟要死在一群杂碎手中吗?苍天真是无眼啊,我不甘心!龙飘飘,都是你,今日我孟苇落得如此下场,全拜你所赐,我就是变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群白衣刀客眼看就要逼近孟苇,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贪婪的笑容,仿佛功名利禄就在眼前,唾手可得!


刀起,白光一闪,长长的一声闷哼……


倒下的不是孟苇。


一锭银子镶在率先挥刀的那名白衣刀客眉心,孟苇心中没来由的一松,暗嘘了一口气,救星来了,虽然自己恨他,但至少拿银子当暗器的人是不会想要那一万两金子的。


接下来的事便变得简单了。靠近孟苇的白衣刀客,一个接一个的倒下,直到石莲解决几名纠缠不休的黑衣汉子,急急的赶过来,挡开飞向最后一名白衣刀客的银锭时,白光才停止闪动。


石莲是挡住了银子,却被震到喉头一甜,嘴角缓缓的溢出一丝鲜血。


石莲脸色数变,拂袖擦了一下嘴角,暗自惊叹道:“好诡异的功力,虽然不强,却相当犀利,逆脉而上,乱我气息,不知是何方神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