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0/


第2天天大亮沈剑才醒,头疼的几乎起不来.昨天被热情豪爽的乡亲们灌了一肚子酒,现在头疼的象要裂开了一样.起来走到堂屋,喝了碗桌上的凉茶才感觉到好了一点.看老族长和明山不在屋里就出了门.


走在村里的街道上,一路上不停的有人和他热情的打招呼,他微笑着点头示意.匆匆的往打谷场走去,到了打谷场一看明山正带战士们在场上训练.见他来了明山笑着说:我看你昨天喝醉了早上就没叫你,这几天累坏了吧.沈剑嘿嘿笑了一声没说话,专注的看战士们训练.现在新老战士已经有220多人了,正混在一起训练.过了一会明山说:上次派出去的伪军俘虏派人回来说,各村的很多乡亲都要参加咱们打鬼子,今天早上就来龙家村了50多人,你看这事怎么办?


沈剑想了想挠了挠头:这是好事啊,说明大家已经有反抗意识了.只是枪支弹药和粮食现在是问题.我寻思着龙家村根本支撑不了这么多人的粮食,咱们迟早要打出山.这样吧,咱们昨天不是缴获了不少枪支弹药吗?把他们全武装起来.你带着新战士在村里训练,闲暇时间帮乡亲们收粮食.我带老战士去各村一趟把大家都组织起来,粮食么先由上次缴获鬼子的粮食供给.


至于横山的鬼子,没得到增援前是无力再来骚扰了.不过山口还是得派战士把守.对了,你让龙飞去镇上找他哥,他就别回来了.在镇上建立情报组织,多结交点伪军军官,经费咱们出.让他去老族长那里领.鬼子有什么动向就向龙家村报信.没有情报组织根本没办法打仗.明山说:好,我一会就跟他说.


沈剑又说:咱们既然已经挑明了和日本人干,队伍也应该有个称呼了.你看叫什么好?明山:你不是为难我嘛,我没文化还是你起名号吧.沈剑想了一会说:叫铁血抗日救国军吧,既树立了宗旨听着也威武.明山说:好,以后对外就用这个名头.沈剑说:我吃了饭就带老战士走了,队伍等新兵训练好了再统一整编.


中午吃完了饭,沈剑集合了50个老战士跟明山告别,留下20多个老战士帮明山训练新战士.出了村由战士带路先去了离龙家村最近的张家庄,到了地方先派了30个战士控制住了村里的维持会长和恶霸地主.有的战士在村里有亲戚,通知亲戚集合乡亲们说队伍到了.这几天发生的战斗十里八乡都传遍了,尤其是昨天的战斗,一大队鬼子几乎全部被消灭了.听说队伍来了乡亲们都集中在村中的一片空地上.


沈剑见乡亲们都来了,站在空地上的一个石头碾子上大声说:乡亲们,鬼子杀害我们的乡亲,强奸妇女,抢我们的粮食和家畜.我们不能任人凌辱宰割,我们铁血抗日救国军这次来就是帮大家抗击鬼子的.底下的乡亲们纷纷大声怒吼,杀光小鬼子,我们要报仇的喊声此起彼伏.有的妇女老人还抹起了眼泪.沈剑等人群安静了下来又说:就快收割粮食了,我们会保护大家,不会让鬼子抢走大家的粮食,也不会让大家再受到鬼子的伤害.


这时,几个战士把村里的维持会长和恶霸地主押过来了.沈剑大声说:他们这些人,有的做鬼子的走狗,有的横行乡里,做尽坏事.现在我宣布:没收他们的所有财产,把他们的土地房屋粮食分给大家.人群沸腾了起来,一个农民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自己的土地,沈剑当然清楚这一点,这是早就被历史证明了的道理,只有赢得大部分百姓的支持自己才能站稳脚跟.后来沈剑又让乡亲们推举了一个在村里有威望的人任命为村长,让他主持分维持会长和恶霸地主的土地粮食.愿意参加队伍打鬼子的直接去龙山村去找明山.


又和村长商量:以后粮食收上来除了一亩地按一定的比例交公粮送到龙家村,再不用交任何的赋税.村长也明白道理,人家不但给老百姓分了土地财物,以后还要保护自己不受鬼子伤害.何况村里的许多子弟也参加了队伍.商量完后把维持会长和恶霸地主赶出了村庄,不许他们再回村子.自己和战士只拿了没收的大洋和金银财物就向另外一个村庄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横山镇周围所有的村庄都按这样的模式被沈剑带着乡亲们打了土豪分了田地,建立了村政权.乡亲们分到了土地粮食都非常积极的支持铁血抗日救国军(为了方便写作,以后简称铁血军).沈剑嘱咐接近横山镇几个村庄的村长,发现鬼子的动向及时通知铁血军并组织村民疏散.然后自己就带着战士们回龙家村了.


回到了龙家村,把从汉奸和恶霸地主家搜出来的大洋和金银财物交给老族长管理.自己和明山开始抓紧时间训练部队.发现这几天各村来龙家村要求参加铁血军打鬼子的百姓已经达到了500多人,大部分都是家人被鬼子杀害强暴或者房屋被烧的,非常的痛恨鬼子.


鬼子虽然短时间抽不出兵力,但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要来报复.现在老兵新兵加上各村主动来参加队伍的人虽然铁血军已经有700多人了,但有点战斗力和参加过战斗的只有开始的70多个老兵.武器也极度缺乏,只有300多人有武器.还有一半的人用的是土枪和大刀梭镖.粮食的问题算是初步解决了,粮食收割完了各村就会送公粮来.但武器怎么办?这个问题让沈剑头疼不已.


想了好几天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让战士们抓紧时间训练.由于人太多,只好一部分由沈剑带领在村里训练,一部分由明山带领进山里的训练营地训练.队伍也进行了整编,编成了一个团六个连,一个连120人,没有营一级编制.这样便于直接管理.连排班长全部由老兵担任,在老兵的带领下两个人合用一支枪抓紧训练,同时加固山口的工事.沈剑已经想好了,鬼子这次吃了大亏,下次肯定带直射火炮来.到时候尽量不打阵地战.到时候派一部分战士守在山口,自己带领老战士跟鬼子打游击,骚扰鬼子.


再说望月逃回了横山镇,军医给包扎完伤口.望月看着自己面前残余的20多个鬼子和10几个伪军,还有一半带着伤,气得晕了过去.部下急忙把他救醒,望月醒过来呆呆的坐了一会,命令所有部队不许出镇,固守横山镇.他心里明白自己手里只有40多个鬼子和50来个伪军了.还有一部分带着伤,伪军的战斗力又太差,能守住横山镇就不错了.只好一面固守横山镇,加强工事.一面向驻守在繁昌县的岛田依大队长打电话求援.


繁昌县的岛田依听说望月被民间武装打的损兵折将气的火冒三丈,在电话里把望月骂了个狗血淋头.但是自己手里的兵力正在外面围剿国民党的残余部队,短期内实在是无兵可调.只好命令望月坚守横山镇,等自己肃清了国民党的残余部队再去消灭这些胆敢和大日本帝国对抗的支那民间武装.


这就给了沈剑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机会,将势力范围扩展到了横山镇附近的所有村庄.这些村庄的维持会长和恶霸地主被沈剑夺走了所拥有的一切,只身赶出了村庄.只好一路哭哭啼啼的跑到横山镇向望月哭诉.但望月现在自身难保,虽然恨的咬牙切齿却又毫无办法,只好苦苦的等待繁昌县岛田依的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