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潜艇挂着国旗“高调行驶”吓坏日本

_轶 收藏 53 31957
导读:事件回溯:2003年11月12日中午,日本海上自卫队官方网站突然发布了一条由“海上幕僚监部”提供的惊人消息:当天上午8点左右,驻扎在日本鹿屋航空基地的海上自卫队第1航空队所属2架“P-3C”反潜巡逻机在执行巡逻任务途中遭遇一艘突然浮出水面的中国海军“明”级攻击型潜艇! 2架P-3C是在日本南部九州岛与种子岛之间的大隅海峡中发现中国潜艇的,具体方位是距九州岛南端的佐多岬以东约40千米、距离日本领海仅18公里的国际海域。据2架P-3C飞行员目视和照像侦察的情况,中国海军的“级明”潜艇非常坦然地以半浮形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事件回溯:2003年11月12日中午,日本海上自卫队官方网站突然发布了一条由“海上幕僚监部”提供的惊人消息:当天上午8点左右,驻扎在日本鹿屋航空基地的海上自卫队第1航空队所属2架“P-3C”反潜巡逻机在执行巡逻任务途中遭遇一艘突然浮出水面的中国海军“明”级攻击型潜艇!


2架P-3C是在日本南部九州岛与种子岛之间的大隅海峡中发现中国潜艇的,具体方位是距九州岛南端的佐多岬以东约40千米、距离日本领海仅18公里的国际海域。据2架P-3C飞行员目视和照像侦察的情况,中国海军的“级明”潜艇非常坦然地以半浮形式通过大隅海峡向西行驶,指挥塔上悬挂的五星红旗清晰可见。




近日,中国海军一艘035型“明”级常规动力潜艇在日本九州外海浮出水面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这原本是中国海军潜艇的一次正常巡航训练,但却被日美等海外媒体大肆炒作,更对中国潜艇此次出航并在日本外海上浮的意图妄加猜测。西方军事专家在分析中国潜艇此举的深层意义时指出:这是中国海军突破日美等国在西太平洋地区设置的“封锁岛链”、走向“蓝水”的象征。


2003年11月12日中午,日本海上自卫队官方网站突然发布了一条由“海上幕僚监部”(相当于参谋部)提供的惊人消息:当天上午8时左右,海上自卫队鹿屋航空基地第1航空队所属2架P-3C“猎户座”反潜巡逻机正在九州鹿儿岛县上空执行巡逻任务时,突然机上仪表显示附近海域“有异常情况”。2架P-3C飞机立即飞了过去,并在大隅海峡海域发现了一艘正在海面上航行的中国海军“明”级潜艇。当时,这艘潜艇的具体方位是距九州岛南端的佐多岬以东约40千米、距离日本领海仅18千米的国际海域。


据这2架P-3C巡逻机的飞行员目视和照相侦察的情况,中国潜艇非常坦然地以半浮形式通过大隅海峡向西行驶,指挥塔上悬挂的五星红旗清晰可见。P-3C的飞行员非常紧张,立即向防卫厅报告了这一情况。防卫厅命令巡逻机继续跟踪和监视中国潜艇。在其后数小时之内,日方巡逻机一直在中国潜艇上空盘旋,但中国潜艇则正常航行,没有任何异常活动。其间日方巡逻机不断地同防卫厅联系,防卫厅内部也在紧张地工作,研究下一步的对策。在确认中国潜艇没有任何“威胁性动行”后,防卫厅海上幕僚监部向外公布了这一消息。据日方透露,日本防卫厅还在第一时间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驻日美军,后者迅即派出侦察机,同日方巡逻机一起对中国潜艇实施跟踪、监视。不过,中国潜艇和日美侦察机始终没有进行任何对话和接触。不久,中国潜艇潜入水下,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




从日本巡逻机拍摄的照片上可以看到,中国潜艇的整个塔台及大约1/3的艇身露出水面,行驶的潜艇在艇身前方的水面劈出白色的浪花。侦察照片还显示,潜艇的艇身上有一些红色的漂浮物。据日本媒体分析,红色物质很可能是潜艇从海里带上来的海藻或海带。日本报纸的报道说,向西航行的中国潜艇通过大隅海峡,于11月12日傍晚时分到达了鹿儿岛县西南海面。这是日本自卫队首次发现中国潜艇出现在日本近海。


大隅海峡虽是日本的专属经济区水域,但根据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它属于国际海峡,外国舰艇和飞机可以自由通行,所以中国潜艇的活动完全符合国际海洋法公约的规定。况且中国潜艇在经过大隅海峡时主动浮出海面航行,并悬挂起中国国旗,这意味着中国潜艇进行的是没有任何敌意的航行,在航行过程中也没有对日美的监视活动采取任何反制措施,因此没有威胁到任何国家的安全。就连日本防卫厅也不得不承认,“大隅海峡虽在日本专属经济区内,但根据联合国海洋法规定属于国际海峡,因此外国军舰可无害航行通过。”日本海上自卫队也指出,“这艘中国潜艇航行目的不明,所以我们无法判断它是否对日本构成威胁。我们也无计划向中国提出抗议,因为潜艇是在国际水域出现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11月13日公开表示,中国潜艇进入日本附近海域属于一次正常的海上训练。事情原本就是这么简单,但日本海上自卫队官方网站的消息一经发布,立即引发了众多日本媒体追捧报道,并大肆鼓噪“中国威胁论”。从11月12日当天下午到第二天上午,日本的《朝日新闻》、《读卖新闻》等各大报争相转载这一消息。《朝日新闻》刊出了日本海上自卫队提供的两张中国潜艇的照片,照片的文字说明分别是:“自卫队确认中国潜艇在近海海域悬挂国旗,浮出海面航行”、“中国海军潜水艇,监视之下的航行”。《日本时报》配有中国潜艇照片的读者评论则更是耸人听闻地声称:“五星红旗距离日本只有40千米!”11月14日出版的太平洋美军官方媒体《太平洋星条旗报》及其旗下的网站也以罕见的篇幅报道了这一事件:一艘中国海军的“明级”潜艇出现在日本九州岛南端佐多岬以东约40千米海域,以悬挂五星红旗半潜方式沿大隅海峡向西航行。


按照日本和美国人的逻辑,中国海军的舰艇就应该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近海,而一旦航行得稍远就是威胁到地区的安全和稳定。尽管中国潜艇的此次巡航训练十分正常,且一举一动都合理合法,但日本军方和情报机构、美军驻太平洋部队以及海外军事专家、媒体等都按捺不住,不仅给予了高度重视,更是七嘴八舌纷纷解读中国潜艇首次出现在日本外海的意图。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4个方面。


一是意在监视日美联合军事演习。从11月7日开始,日本海上自卫队在日本海、太平洋和东海的日本近海地区举行近50年来最大规模的海上军事演习,并于11月8日与美国驻日海军进行代号为“年度演习12G”的联合军事演习。这次演习前后持续10天,海上自卫队25000人、驻日美军8000人参演。日本《朝日新闻》因此猜测,“中国潜艇在演习的关键时刻出现,很可能是要对此次演习进行监视。”日本共同社称,在日美大军演的同时,中国一艘海洋考察船也出现在日本附近水域,曾遭日本巡逻艇的跟踪,相信这艘考察船也并非偶然到此。马来西亚《星洲日报》也指出,中国潜艇可能就是冲着这次军事演习而来的,由于“外界对此(演习)知之甚少,中国潜艇的任务可能就是搞清这次演习的真实情况。”不过,就算中国潜艇是对日美联合军演进行监视,那么也符合国际惯例,因为中国海军无论在哪片海域举行军事演习,日美都会派出舰只和飞机进行侦察监视。





二是旨在国际水域展示军事存在。对中国潜艇在鹿儿岛外的大隅海峡浮出水面,“日本国际论坛”研究部部长神保谦认为,这是中国要向日本展示解放军海军的实力,“中国可能要宣示它可将潜艇部署到多远,以及展示人民解放军一直在稳步提升技术。”他还说,中国潜艇在“极其靠近”日本的海域大摇大摆地在水面上航行,分明是在向日本“示威”。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有香港立法会议员认为,中国潜艇现身日本外海,是解放军向日展示实力。香港立法会议员张文光认为,今次潜艇事件,反映了中国新领导人积极维护民族尊严和国家主权,他们近期已容许国民从福建出发到钓鱼岛宣示主权,而且默许二战受害者向日本索偿等民间行动。


他更强调,中国潜艇这次是在公海浮上水面,行动绝对合法,无可非议,潜艇没有进入日本领海,反映“中国很尊重日本主权”。许多军事分析家们认为,在东海昭示军事存在和展示实力符合逻辑,因为对于东北亚诸国来说,东海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来自中东地区的石油,出口至东南亚等地的货物绝大部分要由此经过。


三是侦察日本种子岛和鹿儿岛航天发射中心。台湾“国际防务评论”称,中国潜艇现身的地点很令人感兴趣,那就是潜艇出现在鹿儿岛和种子岛之间的大隅海峡水域。台湾中央社报道说,“明”级潜艇出现在该海域可能是对鹿儿岛与种子岛航天发射中心感兴趣。这两个航天中心设施完善,其中鹿儿岛航天发射中心隶属于日本宇宙科学研究所,是日本探空火箭和科学卫星运载火箭发射场;种子岛航天发射中心隶属于日本宇宙开发事业团,是日本应用卫星发射中心。


2003年3月,日本在位于种子岛的宇航中心成功发射了2颗间谍卫星,运载这2颗卫星的是日本自主研制的H-2A大型火箭。这是日本有史以来首次发射间谍卫星,能够24小时不间断地监视地球上的任何位置,可看清地面1米见方的物体。


四是警告日本并吓阻“台独”势力。香港《太阳报》报道说,大陆潜艇挂着国旗“高调行驶”,进行了一次远洋出航,若用圆规在地图上比较一下,即可发现,“明”级潜艇的游弋范围已远超从大陆东南沿海到台湾岛东面的距离,所以该报认为这“是给陈水扁看的”。美国克莱蒙研究所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汤本则表示,中国潜艇在日本公海公开上浮是警告日本不要插手海峡两岸冲突,显示其反制及防范“美日武力干涉台湾事务”的军事行动能力。汤本撰文指出,中国大陆潜艇在重大时刻显现绝非偶然,可以研判,中国潜艇在日本公海完成潜航并公开上浮,不是平常的军事演习,这是对美日海军正在进行的这项演习的反侦察,并为了显示其未被侦破的潜航,公开上浮,升起国旗,以示其在日本海的航行和运作,显示反制及防范“美日武力干涉台湾事务”的军事行动能力,也同时发出警告。未来如果台海有事,日本根据“周边有事”的新条文,对两岸军事冲突予以介入,战事扩大,那么中国大陆潜艇部队就有可能袭击日本本土来牵扯进入台湾海峡作战的日本军力。





在军事专家和媒体津津乐道中国潜艇迫近日本外海的意图时,加拿大“汉和情报中心”评论分析员平可夫则从另一个角度认为,中国潜艇在日本附近海域上浮后才被发现,表明中国海军新型潜艇的隐蔽性能有所提高。这可以说是“明”级潜艇此次巡航训练的重要意义。


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基本上分为“三线配置”,第一线由部署在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日本、韩国、冲绳、菲律宾、新加坡等地的驻军和基地组成,这一线基地群是美国和日、韩等国向西部署的最前沿,也是日美“链式部署”中最严密的一条线,堪称是一条围堵亚洲大陆的“封锁岛链”,被国际军事界称为“第一岛链”;第二线部署则以马里亚纳群岛的关岛为中心,由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内的一系列基地群组成,是一线亚太美军和日、韩等国的后方依托,又是美军重要的前进基地;第三线部署主要由夏威夷群岛基地群组成,它既是支援亚太美军的战略后方,又是美国本土的防御前哨。不仅如此,冷战时为监视苏联潜艇进出太平洋,美还联合日、澳等国部署了一条上万千米长的监视线。这条监视线沿白令海峡外的阿留申群岛南下千岛群岛,经过日本群岛延伸到琉球群岛末端,再经巴士海峡向南一直延伸到新几内亚,由海底固定被动声呐、水面舰艇、反潜机等组成。冷战结束后,这条监视线仍然在执行监视潜艇进出太平洋的情况。由于各种因素影响,在千岛群岛至琉球群岛一线的反潜力量比冷战期间还要强大。而这段反潜监视区域正是俄罗斯海参崴基地与中国北海舰队、东海舰队的门户。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是当前世界第四大海军,其扫雷能力位居全球第一,反潜战力仅次于美国,而且日美联手在中国面对的“第一岛链”沿线设下以P-3C为主的反潜监视线,导致中国海军的潜艇长久以来无法东进。但是这一次,军事专家注意到,中国潜艇被日本发现时是在向西航行。向西航行和向东航行意义差别巨大。向西航行,这意味着中国潜艇正在返航途中,而返航则意味着已经完成任务。并且据媒体消息,中国潜艇是直到浮上水面并升起旗帜后才被日本反潜飞机发现的。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中国的这艘潜艇何时冲出第一岛链日本肯定没有察觉,而在日本飞机发现潜艇之前,这艘中国潜艇究竟向东航行了多远,深入日本海域多近都不得而知了。二是假如中国潜艇是从大隅海峡出岛链的,那就是说是在日本人眼皮底下通过而没被察觉,说明中国潜艇成功地突破了所谓“第一岛链”。这两个方面正是日本军方和媒体为什么要大肆炒作的原因。


潜艇可长时间深入海里,它的隐蔽性是其它武器无可比拟的,它也因此被称为航空母舰和其它海面舰艇的“克星”。



035型“明”级潜艇是1967年由中央军委批准、中国自行研制的第一代常规动力鱼雷攻击潜艇,水面排水量1700吨,水下排水量2250吨,长76米,宽7.6米,吃水5.1米,水下航速18节,装备8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该级潜艇第一次采用了尖尾线型,使用了航向自动操舵仪和深度自动操舵仪,在所有航速范围内潜艇保证有正常的操纵性。首制艇于1969年10月开工,1974年4月交付海军使用。新的改进型于1988年8月开工,1990年交艇,1993年定型,至今已建造了一小批交付海军使用。改装要求在保持原035型潜艇总体性能基本不变的前提下,在武器系统、水声设备、通信设备、导航设备、水声对抗、噪声控制、改善生活和工作条件等方面进行多方面的改进,使潜艇的作战能力、生存能力以及机动性、隐蔽性、可靠性、安全性等均有一定程度的提高。


此次突破“第一岛链”颇能说明中国“明”级常规潜艇的实战能力,可这并不是“明”级潜艇第一次引起美军关注。《华盛顿时报》曾于2001年6月2日引述美国国防部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一艘“明”级潜艇曾从青岛出港,秘密潜航一个月后再回到青岛,而美国情报局完全没有侦察到。退役美国海军少将迈克尔·麦克迪威特指出,潜艇是中国海上战略的“基本组成要素之一”。美军比尔·穆里少校在最近发表的一篇题为《中国的潜艇领路》的文章中写道:所有一切迹象都表明,在中国逐渐向海洋目标进行战略重点转移时,潜艇将要成为这一新战略的“脊梁”。比尔·穆里强调,抗击航空母舰是中国海军正在进行的纲领性改革的重中之重,而中国目前的柴电潜艇正是实现这一纲领的主要武器。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