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时间:1937年9月17日深夜

地点:南京特勤团训练基地中大草坪上

“兄弟们,话我就不说了,只强调一点,是我兄弟我就得护着,谁敢伤害我兄弟,我就要他付出十倍的代价,血债定要血来偿。你们都是从各营选出来的好手,都给我打起精神,别让人说我们是软蛋,出发!”看着眼前三百名各营的精英,一个个都笔直的站在下面,我很有点激动的大吼起来。

“血债定要血来偿”

“血债定要血来偿”

“血债定要血来偿”

三声誓言后,兄弟们迅速上车向火车站出发。

“大哥,戴团长找你。”小鬼头悄悄地来到我身边说。

不好好在基地当你的团长,这个时候捣什么乱。我没好气的边想边向戴笠的办公室走去。

“报告!”

“进来!”

我一进去就见戴笠两手插腰的站在哪看着我,眼神就像要吃了我一样。我小心的走到他面前一敬礼,然后嬉皮笑脸的坐下。

“你!你!你!你还知道我是你团长?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团长么?我!……”戴笠指着我十分生气的说。

戴笠有个习惯,要是他真的生气了,说话反而十分和气,所以我马上站起来再次敬礼:“报告团长,你是我的团长。”

“那你看看,外面现在在干什么,你去问问他们还听我指挥不?”戴笠马上就指着门外大吼。

“团长!我有错,我一听见大彪被砍了脑袋,我!我!我火气就压不住的往脑袋上冒,估计兄弟们都这样想的。多好的兄弟啊!就这么没了,团长难道你不心痛么?我也是一时发急了,我要是不报仇去,恐怕兄弟们以后就不听我的了。正要来请示团长,哪知道您就先来找我了。团长!别的不说,我跟了你也有几天了,就一个要求,等我报完仇后回来,要杀要剐谁您,成不?你就让我去吧!”我说着说着就想起了大彪的笑容,眼睛也有点红了。

“像个男人样,哭什么鼻子。唉!一名多好的好兄弟啊,就这么没了,可惜了。为国马革裹尸,战死沙场!那没说的,可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我——我——唉~!你去报仇我个人没意见,但是你回来后自己要做好准备,私自调动军队罪名是很严重的,我保得了你一次,恐怕难保你第二次……你认为你这样就能拉兄弟们出城么?”

见我吃惊的表现,他笑了笑,站起来走到门边后,摸着脑袋想了想头也不回:“我签了份文件但不知道在哪了,你帮我找找,好象是在抽屉里,你去找找。今天我没见过你,你自己调动的部队我不知道,懂吗?”

这要是还不懂就真的是个傻蛋了,站起来对出去的戴笠敬礼:“是!”

然后跑到他办公桌边打开抽屉,最上面的一份文件上清楚地写着‘命令’后面还有戴笠的签名和公章印,只是中间空着。马上找了只笔填好内容就急忙跑了出去,戴笠已经不见了,只有小鬼头还伸着脑袋往里望。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戴笠出去时转身的眼神是何等的毒辣,因为这个团的兄弟已经真正的服我而开始敷衍他了,是谁当他现在的位置都会有想法地。

……

戴笠的这张手令纸还真是好用,见我们这么多人和车,守城的那个长官只看了一眼后马上就放行,没多问一句,甚至连纸上没有日期的事都没注意到。

在火车站,找到那个列车长,拿出手令给他一亮,他都还没看仔细了,我马上就收起来,他也不敢多问,马上吩咐手下给我们好几节专用车厢,可是还是不够,没法,我们只能和老百姓一起坐了。

本来阿超要去地,但是我已他女友小月来了为由硬是挡住了压力,他才没去成,因为我想让他有个好的归属。小月不错,伶俐大方,配阿超是绝对合适。

看到十个大木箱子被安全的抬上了车,我放心的吐了口气,那里面可都是我们这次行动的机密武器。

“小鬼头,告诉那些和老百姓在一起的兄弟们。我们是去打鬼子军队,不是专来欺负老百姓的流氓,都给我精神点,让老百姓都看看我特勤团的军威。哪个狗日的敢欺负老百姓,就马上给老子滚蛋,特勤团不需要这样的人。快去!”我边上车边对身后的小鬼头说。

“是!”因为有列车长陪着,小鬼头机灵的一个力争敬礼,然后才去。

“长官,能问问么?”列车长在彭兵的后面小声的说。

我和彭兵同时转身看着他。

“我在报纸上见过长官和另一名兄弟,我只想问问,你们这些人都是一起的么?”他见我们都看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更小声问。

我和彭兵同时点头,然后又看他。

“难怪都这么精神,这还是我在南京城第一次看到这么有纪律的部队了。”他讨好的说。不过这个马屁我接受,因为我们团里的兄弟各个都是精英。

……

老百姓突然见到这么多高大汉子,各个都提着包,抗着枪,面色严肃,眼神有力,都打心眼里害怕,为了不惹事,好些都抱起孩子主动给这些强人让个座位。不过还好,见他们只是站在车厢的过道上,并没有向以前碰见的那些当兵地,一来就要让座,他们的心放到了一半。

刘振峰是一营二连二班的,老家是东北的,因为家里被鬼子给扫荡了,爹娘被打死,他气愤的就来当兵了,连失散的老婆都不去找,就一门心思的想打鬼子。

刚一上车,习惯性的向四周看了看,马上就被一名女子吸引住了,那名女子先是一愣,仔细的看了看她后,接着就把眼睛转向一边,两行清泪快速的流了出来。

“干什么!还不走?后面还有兄弟要上车。”见他挡道,我马上提醒他注意纪律。

“大哥!那是俺老婆。”他向那名女子指了一下,轻轻地对我说,眼睛开始红了。

“那就去啊!在这哭什么?快去!”

“俺对不起她,不敢去。”他低着脑袋站着。

“怎么回事?”

“俺们村里被鬼子扫荡,说要捉拿‘抗联’的人,村里没人肯说出来,结果全都被鬼子给——给——俺以为她死了,就一心想打鬼子,现在见到她,俺没脸见啊!”他都带着点哭腔说话了,红红的眼睛中开始有泪水闪烁。

“你个软蛋,给老子去说清楚,走!”我一把抓起他衣服拉到那女的身边。

“大叔,能让个位置么?你旁边这位是我这兄弟的老婆。”我先对那女子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

“凭什么?”他一下子就站起来,激动的大声喊道,全车厢里的人都看向这。

“大叔,你别生气,我们这是去打鬼子。我这兄弟和他老婆好久不见了,这一去还不知道几时才能再见,你就当做做好事,成不?”

那女的一听我这话,马上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哭泣着转脸不看他。

那大叔马上就站起来,抱起孩子让我俩坐:“对不住!对不住!我不知道,快坐!快坐!两口子间有什么话不好说地。”

我一下子把刘振峰强行按在那座位上,然后叫大叔坐:“谢谢了,大叔,你坐,我还有劲,你抱着孩子不好站着,坐!坐!”

“这是什么话!你们是去打鬼子,是去前方拼命,我们这些人都在后方享福,这让个座位有什么大不了的。大家说是不是啊!来,坐!”

“是!”

“对!”

“打鬼子都是好样的,应该坐!”

……

车厢里好多人都站了起来,主动给兄弟们让座,一时热闹无比,兄弟们在感动的时候也觉得不好意思,说实在的,在这个时候,能让老百姓主动让座位的还真是少之又少,大多数当兵的国军,都是一上车就闹哄哄地抢座位,这主动让座让大家都有点不习惯,但我看得出,大家都很激动与高兴还有光荣。

就在我不好意思的刚坐下时,

“咔!”

一声照相机的声响在我身边响起,我急忙转头看。

啊!一名漂亮的女孩在对我微笑,兴奋的光芒扇动着,这不是燕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