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六节:颓废的家伙(2)

醉长生 收藏 0 1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六节:颓废的家伙(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六节:颓废的家伙(2)

熊无疾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自从这天晚上开始,第四天,第五天,到第六天熊无疾都是去找修辟邪一起花天酒地,好象对这种生活已经上了瘾,过着夜夜笙歌的日子。每天中午才回到营区驻地,吃过饭洗个澡又换过一身便衣出去,宫琳跟踪了两次都被他想办法甩掉。等他回来宫琳问他去了哪里,熊无疾喷着满嘴的酒气东扯西拉就是没句实话。全连的官兵都渐渐的对这位连长失去了信心,因为他好象全然忘了白少虎还身陷囹圄。周围一双双逐渐变得冷漠的目光,熊无疾好象都没看见,照样我行我素。

七天的约定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就是第七天的早上。宫琳实在冷静不了了,带着几个人终于在一家跳钢管舞表演的酒吧找到了熊无疾。背负重任的那位仁兄正和修辟邪滚着一起梦呓:你真漂亮……

熊无疾被一盆冷水泼醒,眼一张开就看见俩个帅妞站在面前,心里乐得跟开了花似的:美梦成真啊……正准备去抱,突觉得一股凉气袭来……

“连长,你这几天都没按时打针呢。”

“啊~~~!”大清早的就是一声惨叫。

白少鱼面色狰狞,“我在想,连长,你是否在期待着把这几天的剂量全补上?”

熊无疾玩命的摇头。

“不希望?”

熊无疾玩命的点头。

“那你天天晚上做什么去了!”宫琳面如寒霜的抢道。

“这个……”熊无疾咽了口唾沫,发现连里所有班排长都已齐聚在这里冷冷的看着他,眼里清楚的表明了他们的愤怒。“你们……那个听我说……”

“听你说你怎么被逼着才去看艳舞的吗?”宫琳冷冷道。

“我……我……”

卢智刚道:“连长,我们不知道你天天去酒吧是不是另有目的。你和宫参谋取得了什么样的进展,你们不说,我们也不问。不过请你告诉我们,今天晚上就是最后的期限,老虎能不能回来!”

“我不知道。”熊无疾沉重的摇摇头。

“你不知道?”

“……”

“那你这么多天都在做什么!?”

“你们听我解释,这事不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因为……”熊无疾顿住,有些话他不能告诉这些急红了眼的兄弟们。

“因为什么?”

“因为……相信我,我不能说原因,相信我!”熊无疾颓唐的低下头。

“很好,我们接受这个理由充分的解释,连~长!”卢智刚冷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放在熊无疾面前。

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人名,全都是新编7连班排级军官的签名。“这是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明天早上在廷卫军押送老虎的路上可能会出现一点意外。我们也不想为难你,已经有20多个弟兄在上面签了名。看在老虎和你兄弟一场的份上,只求你不要在明天中午以前就交给廷卫军我们就感您的恩了,连~长!”卢智刚说完再也懒得看熊无疾一眼,带着所有军官向门外走去。

“站住!你们眼里还有没有军法!想劫廷卫军省级监察长发出的囚车?你们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熊无疾暴跳起来手指军官们怒喝!

军官们的背影只有胡不为转了过来,鄙夷的一声冷笑,“我们当然知道,意味着老虎是我们的兄弟!!!”再也不说二话的走开。

白少鱼瞪着熊无疾道:“你是我哥最好的朋友,你真不敢相信,你会这样!”转身飞奔而去。

熊无疾看着空荡荡的门外,把名单用力的捏成一团,颓丧的跌坐在床上。

“好了,现在没人在,告诉我吧。”宫琳道。

“告诉你什么。”

“你每天的行为,一定另有目的,是不是和顾守华有关?”

“无关。”

“无关?”

“嗯。”

“那你每天在做什么?真的花天酒地去了而已?”

熊无疾凝重道,“就是这样。”

“不可能,不……你不可能丢下老虎不管自己去快活。”

“……”

“那晚上时间到了怎么办?”

“我会去求修辟邪,请他放了老虎。”

“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难道你是怕卷进了自己,不敢去杀顾守华了?”

“……”

“所以……你就干脆麻痹自己去酒吧里泡着?”

“我是男人,男人去看看艳舞而已,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熊无疾低着头,也看不见他的表情,声音很平静。

宫琳瞪大眼睛,真不敢相信熊无疾真会这样做,“你是在开玩笑,想给我一个惊喜,是吧。其实你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以你的本事,只要想做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晚上就可以带着监察长去找顾守华,然后老虎就可以回来了,对吗。”

熊无疾低头无言。

宫琳蹲下拉着他的手,声音已经变得哽咽,“告诉我是的,求求你,告诉我是的……”

熊无疾依旧无言。突然一颗晶莹的泪珠滴落在他的手心里,接着又是一颗……

“哪去了?在新加坡连命都可以不要也要留下……陪弟兄们赴死的人哪去了?暴跳着要我离开,自己留下阻击几百个日本鬼子的人那去了?那个面对生死……也是哈哈大笑的好汉子哪去了?只留下一个躯壳了吗?”

宫琳的双肩抽动,声音里悲凄的失望连铁石心肠的人听了也要动容。熊无疾没有,他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告诉宫琳。但他心里的悲楚比宫琳甚有过之,只有他知道那个杀手是谁,而且杀手的目的绝不简单。他只能埋在心里自己一个人背负这个担子。生死与共的兄弟们鄙夷的目光,心上人伤心的哭泣,都让他心如刀绞,但他还是不能说,杀手的目标是熊无疾他自己,不能连累他们……

“原来伤心比任何疼痛都难忍受,谢谢你,教得很清楚……”宫琳站起来,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如果你是这样的人,我只有一个问题,在新加坡,那天你为什么放下了枪?”

“……”

“很难回答的问题吗?”

“没子弹了。”熊无疾淡淡的答道。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宫琳下意识的一步步向后退去,不敢相信的喃喃重复这两句话,“胆小鬼,你不敢去杀顾守华,我敢!只求你别为了酒钱去告密就行!”宫琳转身向门口走去。

“不准去!!!”熊无疾突然大吼。

“什么?”宫琳头也不回的冷笑,“放心吧,就算有什么事,我也不会供出这个主意是您出的。”

“别去杀顾守华,那是圈套!!!请听我最后一次。而且帮我告诉老卢他们,如果在明天天亮以前还没有我的消息,他们做什么我不阻止!”熊无疾额头上的血管都已激得突起,象蚯蚓般蠕动。

“凭什么听你的,凭你是连长来命令我么。”

“……如果你曾经相信过我,请相信我最后一次……”熊无疾的声音里透出了一丝凄苦。

“相信你最后一次么?”宫琳的手已经握在了门把上停着没动,她听出了熊无疾声音里的这丝凄苦,手指因为握得用力有些发白,“我……就相信你最后一次……。”

“谢谢。还有句话忘了对你说。”

“说。”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如果对你造成了伤害,我抱歉。”

宫琳的背影就在刹那间凝滞不动,只有握着门把的手在轻轻的颤动,良久,宫琳终于拉开了门,“真希望那天你的枪里还有一颗子弹,直接射穿我的心脏……”

‘咔哒’,门锁轻轻的扣上了,轻轻的声音却象巨雷一样冲击着熊无疾的耳膜。

他坐在床上低头看着手心里的泪痕,就那么坐着,一动也不动,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颗泪珠啪的掉进了手心里,和宫琳的那片泪痕溶在一起……

“可是你的那颗子弹,已经射穿了我的心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