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我们都一样,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很有耐心的,可是一但单独呆在一个无人的地方,那心里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烦的很。

这不,在痞子和大头两人回去找人来抬大彪后,大彪一人无聊的爬出洞,在洞门口晒太阳。正当日头高照他想回去时,事情发声了。

“啊!这不是大彪兄弟么。怎么再这呆着,出去几年回来连同族的大哥都不认识了?”一个穿着黑布杉,大慨有三十几岁的汉子从山洞边上走下来,一眼就看到了张大彪,马上笑着问。

张大彪见实在是躲不过去了,转身笑着说:“阿!是张云大哥啊,今儿怎么有空到山上来转转?”

原来这个叫张云的家伙不是个好东西,从小就游手好闲不物正业,现在是离这五十里地黑风山的三当家,这次独自下山来逛窑子,在回山的途中正好碰见了大彪。

见大彪边说话边把身子往洞内小心的移动,他奇怪的走了过去,一看:“兄弟,你这是怎么了?谁干的?给哥哥说说,当我们张家没人了么?”

大彪本就是个直汉子,见对方说话的神色诚恳,不好意思说假:“还不是昨天和鬼子们干了一仗,不小心给弹片来了下,没事!我今天就回村里去。”

张云站起来想了想:“兄弟到大哥的山寨中去养伤吧,那人多,有专门治疗这伤的医生。”

张大彪不好意思的拒绝了,可是他没看到,张云在听说和小鬼子昨天打仗的事时,眼睛猛地一亮,他站起来走来走去的想事,也绝对是不安好心的。因为他正在为赌债和赎个窑姐缺钱的事烦心了,现在日本人出了一千大洋找他们,他本来就是刀口上过日子的家伙,心里不有想法那是假的。

“谢谢大哥了,我那两兄弟去找人来抬我,今晚就走。”

“那还是到哥哥山寨中去吧,哥哥放心。”张云说的更加恳切了。

大彪虽然是个直汉子,但不是笨蛋。他和这个叫张云的虽然是同族的兄弟,但两人从小就不太来往,见对方突然一下子这么关心自己,而且是冒着日本人找上门来的危险来帮自己,已他的看法,两人还没有到达这么讲义气的地步:“多谢大哥了,兄弟还是到村里吧,再说我还要回去看我娘了。”

说完这后,大彪为了安对方的心思,又从身后的一个小包袱里取出一章大洋票和一把光洋:“大哥,兄弟这几年在外也就是个穷当兵的,没什么出息。多谢大哥这些年对俺家人的照顾,兄弟这还有些钱,大哥收下。”

张云见到那张一百块的大洋票和二十几个现大洋眼睛都直了,但他好歹还是个三当家的,笑着用手推辞:“说什么呢?兄弟这就见外了,做哥哥的也没什么本事,这些年就在江湖上漂泊,但兄弟这钱就算了,有记得哥哥这心思,哥哥就满意了。”

“大哥不接就是看不起兄弟了。”大彪故意严肃的道,因为按江湖规矩,张云接了的话就表示没见到过大彪,不能出卖的,反之么——嘿!而且大彪还故意露出了那把冲锋手枪。

“这,这!那好,就当哥哥先帮你存着。”张云也上道,马上就接过来。

然后两人又勾心斗角的谈起话来,张云老是想摸大彪的底细,但大彪有了防备后,只往混的不好的地方说,压根就不提自己现在的身份,可他不知道,就因为这让他有了血光之灾。

两人谈了半个多小时后,张云才满意的告辞了。

他先是往山上走,然后在张大彪看不见的时候,突然从后面绕道往日本人搜索大队的方向狂奔。

大彪这个时候还放心的想着自己和张云是同族的兄弟,好歹还是有点亲戚关系,加上对方接了自己的‘礼’,那就更是保险了,嘿!他是没看见张云现在去的方向。

时间很快过去了三个小时。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皇军包围了,快缴枪投降,不然格杀勿论……”

就在张大彪无聊的快睡着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这种喊话声,其中还杂着几声狗叫,显得格外的人多势重。

大彪一惊,马上跳了起来,可是剧烈的疼痛让他又飞快的咬牙倒地。

“太君叫你去喊,快去!别磨蹭,不想要赏钱了。”外面一个汉奸用中国话对另一人很有气势的说。

不久,张云的声音在外响起:“大彪兄弟,快出来吧,皇军说了,只要你放下枪投降,他们保证让你吃香喝辣的,一辈子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何必要跟土八路去受那苦了,哥哥也是为你……”

“啪!”

“张云,我日你老娘,你他妈的还是张姓人么?这事你也干的出来,老子做鬼也会回来找你的……”

张云的话还没喊完,洞里的大彪就沉不住气的开了一枪,把张云和那帮汉奸加小鬼子都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都拿眼睛四处观察有没有别的敌人。

观察好久后,他们终于确定了只有洞里面有人,都放心的再次把洞给围了。

“大彪兄弟啊,哥哥也是为你着想啊~!你想你家还有六十多岁的老娘,就你一根独苗,你这一走她老人家靠谁养活,你对得起她老人家么?还是出来吧,凡事大家都好商量”

洞里面沉静了老半天,张云觉得有希望,马上加大了声音:“兄弟啊!你要是反抗了,你家里的老娘还不得哭死么,你要是投靠了皇军,那你以后在这片地面上就是个响当当的角色,想要什么没有,还是出来吧,哥哥保证你以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出来吧?”

洞里依旧没声音了,就在大家都等得有些生气的时候,张大彪终于说话了:“大哥,我腿受伤走不动啊,要不你来扶我一把,不然我怎么出来。”

张云也是个油条子,下意识的往后一退,旁边的汉奸却用枪对他一比,再往洞里面指了指,那意思很明显叫他去。

张云没法子,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向洞里走去。

张云这个时候还真是命不该绝,刚走到洞门口,贴着右边的洞壁往里去,张大彪是瞄准了他脑袋就连开两枪,可惜的是张云此时刚好踩到一块小石头,因为太过紧张,身体猛地向后一倒,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吓得他马上调头就跑。

看来外面的汉奸和鬼子也不是第一次干这勾当,熟悉的很。

见张云惊慌失措的连滚带爬的跑出来,马上就很自觉的开始找树枝,要放火把张大彪熏出来。

火势不旺,但烟雾很浓,两米高的洞两边各有一人拿着一根长长的大树枝在往洞里扇烟雾。洞里的大彪是把身子低了又低,但洞就这么大就这点深度,浓浓地烟雾很快就占据了洞内的大部分,呛的大彪脑袋都开始晕乎起来。

与其被熏死还不如出去拉几个垫背的,大彪边想边往外移动,接着再对着洞门口扔了唯一的那颗手雷。

“轰!”

两名在门口正扇的起劲的汉奸马上就见阎王去了,剩下的都趴到地上,端起枪就对准洞门口。

大彪趁这工夫咬牙向外一扑,接着在一滚,眼角瞄到一个黑影,想也没想的就是一枪。

“啪!”

那是一名小鬼子,此时他见只有一人出来,正要扑上来捉拿大彪,被大彪当场给打中左胸,马上没气了。

“啪!啪!啪!……”

密集的子弹穿梭在大彪的上方,压得他根本就抬不起头来,只能胡乱的打几枪吓唬鬼子和汉奸们,都没中。

合围很快就形成了,大彪是不断的往后移动,因为大腿受伤,根本就没移动几米。

三名汉奸突然从三面扑了上来,大彪急忙先对着右边的那个家伙一枪,在顺手对着左边的给来了一枪,两面汉奸都立时倒地,最后在对着从正后面扑来的那名汉奸来一枪,

“咔嚓!”

没子弹了。

大彪急忙抬起没受伤的左脚对凌空扑来的汉奸就是一脚,那家伙马上向后飞出了四米多远才倒地,接着在地上哼哼起来。

见敌人都飞快的奔来,大彪知道没时间换弹匣了,把枪向一名敌人一扔,抽出三角棱刀向自己的左胸口就一插,可惜的是后面上来的敌人死死捉住了他的手,让三角棱刀只插进去了一点就没法子了。

敌人很快就把大彪给绑了个结实。

三角棱刀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被插中者会血流不止,再说在这荒山野地哪来的止血东西。

那名汉奸头目正在兴高采烈的向一名鬼子头目请功,上来一个鬼子在那头目耳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那名本来也是高兴非凡的头目马上就给了汉奸一耳光,还大骂了声:“八嘎!”

汉奸头目马上手捂脸的点头称:“是!是!”

见鬼子没理他的向张大彪跑去,也只好自人倒霉的跟了上去,哎!好好的主人不做,却去做家奴,没有这不要脸不能受气的功夫怎么行。

张大彪的脸色已经惨白惨白的跪在哪儿,胸口上的鲜血流的跟小溪水一样,旁边的鬼子怎么也止不住。

那名鬼子头目仔细的看看了又问了问,失望之色满脸都是,可是他想了想却突然狞笑了起来。抽出指挥刀向旁边同样着急的张云一扔,手指着张大彪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话。

云山雾罩的张云在汉奸的翻译下终于懂了,鬼子头目是要他上前去砍张大彪的脑袋,已表示他真新归顺了皇军,不然——嘿!

原本有些精神涣散的张大彪一见张云提着武士刀磨蹭着上来,立即猛地睁大眼睛大吼:“张云,你狗日的不得好死,总有一天,会有人来给老子报仇的,老子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哈!哈!……来啊,来啊!哈!……”

张云见大彪突然向他怒吼,凶神恶煞的模样让他急忙把刀一丢倒地向后爬去,但旁边的鬼子却同时把枪口对准了他,他又只能硬着头皮从新拣起刀,不敢看张大彪的走到他面前,畏畏缩缩地举起刀想砍,可是又见到张大彪怒目而视的吃人样,一下子什么勇气都没了,又站到一边,哀求的看着汉奸头目。

听到张大彪的吼声,山后面的六条汉子突然加快了脚步跑向这。

“兄弟,皇军说了,你砍了他脑袋马上就可以得到一千大洋,不然我数三声你还没动手,就别怪兄弟不讲情面了。”那名头目笑得很阴沉的说。

张云又转过身子,看着大彪。

“张云,你我日你老娘,你狗日的等着吧!总有人会来报仇的。你等着!团长,给大彪报仇啊,团长,给张大彪报酬啊!——”

张云被汉奸所逼,被大彪气势所吓,一挥刀,只砍进脖子一点。

张大彪知道活不成了,吃力的转头蔑视张云,张云一受气,刚要举刀猛砍。

“啪!”

一声枪响让所有鬼子和汉奸都趴在地上,张云就更别说了,丢刀躲在大彪旁边,都找敌人位置。

“大头!不能开枪,你想让来帮忙地乡亲都暴露么?你想让鬼子把他们村里人都杀了么?”痞子在大头开抢的一瞬间就拉住了他的说,小声的激动说。

“难道就这么看着头被鬼子汉奸杀了么?”大头哭泣着小声说。

“现在救不了头了,只能认准了,将来叫团长给报仇。”痞子也哭着说。

“大头,不用管我们,我们也是中国人,你就打吧,大不了我们和鬼子拼了。”旁边一个年纪大点的老乡爬过来小声的说,他眼睛也是有点红红的。

“是啊!是啊!……”另三名老乡也是激动的表示。

“不!大叔,你们都有老婆孩子,能冒着危险来帮忙已经够了,不能再这样了,这么进的距离一开枪大家一个也难跑掉。”

就在这时,大彪的声音猛地响起:“兄弟们,快走,叫团长给我报仇,下辈子我还跟着团长打鬼子,兄弟们,快走!这是命令,也是做哥哥的最后请求。”

大彪喊完这话后,突然用力的转身看了张云一眼又吼着:“兄弟们,告诉团长,给我报仇的时候,一定要杀了张云的全家,一定要杀了他,一定要……”

最后的话没有喊出来,张云见对方来人了,心里本就心寒不止,被大彪这一吼,怒从胆边生,猛地一刀,大彪就这样没了。脑袋滚了一米远后停住,眼睛还恶狠狠地看正张云。鲜红的血液喷的偏地都是,血红血红地……

……

我是很克制的听到这,可是我还是没忍住。

“叭!”

把茶杯用力的向地上一扔,跑到电话旁边,拨通了基地的电话后:“给老子集合,给老子集合!老子要亲手杀了他全家!老子要他全家都给我兄弟陪葬!老子要让他知道湘西人是怎么对待汉奸的!老子要让他知道我兄弟不会白死的!我要血洗安县城!此仇不报老子就不是人养的!集合,给老子集合!……”

“是!”眼镜蛇见我真发火了,没敢多问的就去拉集合号。

“呜!~呜!~……”

基地的紧急集合号在几天之内第二次响起,所有的兄弟都快速的向操场集合。

二话没说,用力的一扔电话,带头冲向外面,向基地的方向开车而去。

我不知道的是,我的一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转变了。



在这里和大家说说心里话,我没有太好的文笔,没有太多的故事曲折,没有那种一个主角就能改变一切的内容,我只是想以主角的故事,从侧面来反应那个动荡年代的铁与火。

有人说我是个愤青,我承认自己是,因为我有一颗炽热的心,我是一个普普通通地中国人,我身上流淌的是炎黄子孙的高贵血液,我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而自豪。

我所写的,主要是让大家看的时候能够热血沸腾,能够记住自己是个中国人,能够记住那个年代的惨烈,因为现在的文化侵越实在是太多太厉害了,我只能从自身做起,让大家能够多多的记住那些英烈们是怎样战斗的,让大家能够继续保留一颗热血的心,希望唤醒大家的民族自豪感,为现在国家的强盛而自豪。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