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牢抢lu_xm 武侠版!(根据浪子情仇改编)

fox111 收藏 7 47
导读:[color=#0000FF][B]很久以前写的东西了,刚刚无意中给我发现了 呵呵 重发![/B][/color] 续以前写过的牛妹妹大战老狐狸 劫天牢,京城显神威 不几日,老狐狸和zlnhzhb就进入了铁血帝国京城,京城是繁华的商贸中心,全国各地来此做生意的人都有,甚至还有关外人开的小酒馆。 老板把老狐狸和zlnhzhb引进店堂。正是午饭时刻,店堂里客人很多,大多都是生意人,大门口的桌子围坐着七八个川北大汉,在猜拳拇战,闹得不亦乐乎。 “客官,你要点什么?”老板压低声音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很久以前写的东西了,刚刚无意中给我发现了 呵呵 重发!


续以前写过的牛妹妹大战老狐狸



劫天牢,京城显神威

不几日,老狐狸和zlnhzhb就进入了铁血帝国京城,京城是繁华的商贸中心,全国各地来此做生意的人都有,甚至还有关外人开的小酒馆。

老板把老狐狸和zlnhzhb引进店堂。正是午饭时刻,店堂里客人很多,大多都是生意人,大门口的桌子围坐着七八个川北大汉,在猜拳拇战,闹得不亦乐乎。

“客官,你要点什么?”老板压低声音问。

“先给这位公子(zlnhzhb 女扮男装好行走江湖哦)来碗鸡汤吧。”说着,老狐狸对zlnhzhb笑了笑,“你身上有伤,多吃这些营养丰富的东西恢复得快一些。”

zlnhzhb顿觉心里暖乎乎的,从小到大,除了亲人,还从来没人这样关心过她呢。

zlnhzhb深情地看了老狐狸一眼,扭转头:“掌柜,再来一份红烧牛肉,一个猪蹄,一个酸菜鲫鱼,对了,你们这里有什么清汤?”

掌柜如数家珍地念了十几个汤名。

zlnhzhb挥了挥手:“就来碗新鲜的蘑菇汤吧。”

话音刚落,一个店小二模样的人神色慌乱地走过来,看了zlnhzhb和老狐狸一眼,附在老狐狸耳边低语了几句。老狐狸一听,脸色大变,看了一眼zlnhzhb,欲言又止。

zlnhzhb看他脸色不对,料定有事发生:“老狐狸,出什么事了?。”

老狐狸稳了稳情绪,方才低声说道:“刚刚接到消息,京城出事了, 影视大区现任部堂lu_xm大人被锦衣卫抓进了锦衣卫北镇抚司监狱,不日就要问罪,跟随大人其他大臣也全部被锦衣卫抓获关押。”

zlnhzhb脸刷的变得煞白,失声惊叫:“怎么会这样?”

探子惊慌地睃了一眼店堂里的食客:“老狐狸,这里人多眼杂,还是随我到后堂从长计议吧。”

老狐狸和zlnhzhb随探子来到后堂,未及坐下,zlnhzhb就迫不及待地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探子说:“影视大区副部堂牛妹妹大魔头不满lu_xm大人独揽大权,所以就到帝国首辅大臣高山之鹰那里告状,搜集了很多不利的证据。首辅大臣高山之鹰一项偏帮牛妹妹所以不管黑白就下令抓拿lu_xm。

zlnhzhb沉吟着走到窗前,默默地看着远山,从不流泪的她鼻子一酸,泪花就泛上了眼眶。上司惨遭毒手被囚天牢,不日就要问罪,她能不难受吗?影视大区派系内斗出了这么大的事,老狐狸知道zlnhzhb心里不好受,想要安慰她几句,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呆呆地怔在了那里。过了一会儿,她猛地转过身来:“事不宜迟!,赶快为我备马,无论如何,决不能让lu_xm大人出事。”



没过多久两人纵马进了官道。。。。。。。。。。。



子时刚过,老狐狸就带着zlnhzhb趁黑摸向天牢。两人人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距离锦衣卫监狱不远的路口,老远就看见监狱大门紧闭,昏暗的灯光下,两个侍卫不停的走来走去。

黑暗中,老狐狸指了指远处的侍卫,压低声音说:我去对付他们。”话音未落,人已急掠出去,很快就到了大门口。别看他看似老迈,身手却利索得很,也不知他用的什么手法,两个侍卫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已被他点了穴道,站在那里既不能动弹又不能说话。只见他掸掸了衣服,大摇大摆地走到大门边,用力拍着大门,大叫道:“开门!开门啦!”

“谁呀?半夜三更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一个睡意惺忪的声音嘟咙着。不一会儿,大门上的暗门开了,只露出一双滴溜溜的眼睛。“什么事?”门里的人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老头,心中不悦,没好气地问道。

“我是首辅大人高山之鹰府上的管家,奉大人之命,前来跟lu_xm谈一些事情。

首辅大人府的人到锦衣卫监狱跟犯人见面也是常有的事,门卫也见惯不惊。他见来人须发皆白,老之不堪,两个侍卫也好好的站在那里,没有起疑心,“吱”嘎一声缓缓打开了大门。大门尚未完全打开,老狐狸早已拔剑在手,趁其不备,长剑一挥,门卫哼都没哼一声,就已身首异处了。

躲在暗处zlnhzhb的见大门已开,也不答话,飞身掠去。刚到大门处,老狐狸却低叫一声:“且慢!”zlnhzhb立即停下脚步,不解地看着老狐狸,不知他要干什么。老狐狸指了指两个侍卫和门卫,小声说:“我们何不换上这几人的衣服?”

zlnhzhb一下子明白了老狐狸的意思,无不佩服他处乱不惊的心智。

 一行人关上大门,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小心翼翼地向监狱的纵深摸去。

没走几步,就听见前面传来了一阵划拳猜令之声,老狐狸探头一看,在一道铁门处,七八个狱卒正围着一桌子酒菜开怀畅饮。

狱卒们正吃得高兴,见有人进来,一个牢头模样的人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挤弄着迷离的醉眼,嗔怪着说:“兄弟,刚才不是对你说了,叫你这几天不要带外人进来。隔两天就要将那位大人的开刀问斩了,他手下的人岂能甘心,要出了事,谁负责?”

老狐狸上前一步,陪着笑脸说:“我们是首辅大人派来的,要跟lu_xm谈紧要的事情。要怠慢了首辅大人的事情,我可担待不起。”说着话,老狐狸两人却并没停下脚步。

牢头模样的人指了老狐狸:“你们可有令牌?”

“都是自己人,还要什么令牌。”话音一落,两人已拔出了各自的兵器,瞬间就结束了几个毫无防备的狱卒的狗命。把狱卒一个个都伏在桌上,看上去,这些狱卒就像是喝醉了酒似的。





老狐狸身手快,首先冲到铁门边,却怎么也推不开,定睛一看,原来,此门是反锁了的,里面的人要出来,得由外面的人开门。众人都不禁心惊,锦衣卫监狱果然是龙潭虎穴,单这些铁门,要闯进去决不是易事,何况还有许多躲在暗处的锦衣卫。要不是老狐狸我有先见之明,让人穿上侍卫的衣服,只怕是这第一道门都没进去就已经惊动了锦衣卫,更别说进去救人了。

从狱卒身上搜出钥匙,打开铁门。欧阳风云等人进入了一条昏暗的甬道,甬道两边全是牢房,犯人大多已经入睡,呼噜之声不绝于耳,醒着的几个也对他们的到来无动于衷。只有一个囚犯隔着栏杆,嘿嘿傻笑着:“几位大爷,这么晚来,莫不是又是哪个倒霉鬼要被拉出去杀头了?”

转过几道弯,他们又进入了一条长长的甬道,走了约莫半柱香功夫。甬道的尽头又是一道铁门,门边站了四个精瘦汉子,从四人的装束和神情不难看出,这些人应该就是令人敬畏的锦衣卫了。

自从将老长官打入天牢后,锦衣卫才入驻天牢,对这里的狱卒并不是很熟,虽然觉得老狐狸等人有些面生,见他们一个个穿戴整齐,却也没有在意。锦衣卫自持身份高,向来不把这些狱卒放在眼里,其中一个冷冷地道:“你们不在外面守护,却到这里干什么?”

老狐狸急忙欠了欠身,笑着说道:“我们奉首辅大人之命,前来提取lu_xm问话。”说着话,他已到了四人中间。

“可有手谕?”

“有!”老狐狸把左手伸进怀里,装着摸手谕的样子,右手却趁四人看他摸手谕之际,突然拔出飞虹剑,身子飞旋,剑光闪处,四个锦衣卫空有一身功夫,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喉咙就都割破,成了老狐狸剑下之鬼。

zlnhzhb暗自叫好,一剑击毙四个武功高强的锦衣卫,如此身手,当今武林恐怕数不出十人,难怪锦衣卫高手柳叶随风纵横江湖几十年这样的绝顶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老狐狸知道已经进入了天牢禁地,不敢怠慢,急忙从尸身上搜出钥匙,打开铁门,招呼zlnhzhb快快跟上。这里已是关押死囚犯的所在,监牢被隔成了许多小间,一监一人,且人人都被锁上了手铐脚镣,有的还在监牢的墙壁上钉了大环,锁犯人的铁链与大环连在一起,即使有人来救,也难以救出去。越往里走,关押的犯人越少。见有人进来,牢房里的囚犯都被惊醒了,扑在牢门惊恐地向外张望,叮叮当当的铁链磕碰之声不绝于耳。

这里已没有人守卫了,事实上也用不着人守卫,因为要想闯过前面两关比登天还难。让人奇怪的是,几人找遍了所有的监牢,却都没发现绵里金针的身影。。突然!

“你们是不是来救我的,我就是lu_xm,我在这里呀。”lu_xm低声叫道。





此人正是影视大区以前人人敬仰的大人物绵里金针lu_xm,他的脖子上、双手、双脚都被鹅卵石般大的铁链锁住,铁链的另一头套在墙上的大环里,这铁链和环都是特殊金属打造,非一般刀剑所能砍断。原本一个高大威猛的武林高手,现在已经被折磨得人不象人,鬼不象鬼了,两眼深陷,浑身瘦得皮包骨。

看着被折磨成如此模样的上司,zlnhzhb不禁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猛扑进密室,颤抖着声音:“大人,大人受苦啦!”

lu_xm听见是女孩的叫声,猛地睁开眼睛,惊喜地叫道:“,你……你怎么来了?”

老狐狸也已冲进了密室,叫道:“大人……”

lu_xm看见两人,显得有些激动:“你们都来了!”说着,试着站起来,却牵动了套在墙上大环里的铁链,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人却被铁链一拉,又跌坐在地。老狐狸见状,不由怒从心起,一边挥剑斫向铁链,一边骂道:“狗日的,锦衣卫真他妈不是人!”

“当”的一声,铁链纹丝不动,剑却缺了道大口子。老狐狸眉头一皱,暗自惊骇,喃喃自语道:“这玩意儿还真硬。”

我再来试试。”话未说完,飞虹剑已挥出。随着一声卡嚓的脆响,套住脖子的铁链应声而断。

lu_xm到底见多识广,见此情形,不由面露惊异,老夫如果没猜错的话,此剑当是一百多年前名震江湖的‘紫光射影,圣音飞虹’的飞虹剑了!”

老狐狸点点头:“真好眼力,一眼就认出了这把剑。”

lu_xm哈哈笑道:“我也没见过此剑,只是听得一些传闻罢了。放眼天下,除了飞虹剑,恐怕再无任何兵器能如此削铁如泥了。今天多亏了老狐狸,飞虹剑怎么会在你手里呢?”

站在旁边的zlnhzhb接过话去:“大人,其他的事,出去再说吧。”

说着话,已经悉数斩断了铁链。挣脱铁链地束缚,一下子又恢复了昔日的威猛,腾地从地上站起来:“大家赶快离开这儿,再迟,恐怕就来不及了。”

走出密室”

手起剑落,砍掉了门上的大锁。

lu_xm大喜过望,冲出牢门,对两人一抱拳:“多谢救命之恩,”也顾不得身上的脚镣手铐,抢在两人前面冲向铁门。他刚到门口,突然一声大喝:“哪里走?”一柄金光闪闪的刀恰到好处的劈在他的脖子上,可怜lu_xm还没从高兴中回过神来,就已经被砍中了。 重伤倒地!

来人一刀劈了lu_xm,身子却并未停下,飞身进了铁门,其刀法之准,速度之快,当真惊世骇俗。他的身后,紧跟着十几个一身劲装的锦衣卫高手和大批官兵,而铁门外嘈杂喧哗,正不知有多少人朝这儿涌来。

你道这些锦衣卫和官兵何以如此神速地赶来?原来,自从将前上司绵里金针lu_xm抓获后,为了加强警戒,天牢不仅增加了锦衣卫,天牢外面也增加了巡逻的班次。老狐狸等人刚进天牢不久,巡逻的官兵就来了,他们不见了守门的侍卫,发现大门也只是虚掩着,顿感不妙,却没那个胆私自闯入,立即报告了驻扎在附近的锦衣卫副统领幽冥刀覆雨剑。

来人身形未稳,口中却喝道:“何方妖孽,竟敢夜闯天牢?活得不耐烦了,我叫你来得去不得。”这当儿,老狐狸两人人已看清了来人,只见他骨瘦如柴,几乎只搭着一张皮的脸上有一颗鸽蛋大的肉瘤,肉瘤上长着几根长长的黑毛,一双三角眼透露着阴森的寒光。他正是威震河溯、素以阴狠毒辣著称的锦衣卫副统领幽冥刀覆雨剑,当年与武林八俊齐名,不仅刀法怪异绝伦,无人能敌,内力也极为深厚。



老狐狸知道跟这些人多说无用,也不答话,飞虹剑划了一个圆弧,飞身向刺去。随着他剑招的使出,怪异绝伦的飞虹圣音一波一波荡漾开来,震得那些武功平平的官兵脸色煞白,纷纷退出了铁门之外。

幽冥刀覆雨剑立足未稳,忽见一团紫红的剑光滚滚而来,同时一种怪异的声音震得他耳膜欲裂,心旌摇荡,几乎把持不住。他心下惊骇,忙乱中一招“冥火荧光”接住老狐狸的剑,同时心神一凝,急运幽冥神功抵挡那源源不断的怪音,这才心神稍安,慢慢恢复了平静。

“当”的一声,刀剑相撞,覆雨剑顿感虎口发麻,手中刀险些脱落,不禁思量开来:此人功力不在我之下,不知是何来路?我当小心对付才是。当下金刀狂劈,左一刀右一刀,泼风似的,快疾无比,四面八方都是他的刀影。

老狐狸也自是惊异,飞虹剑不但没削断对方的刀,自己的手腕也被对方雄浑的内力震得发酸。他有所不知,覆雨剑的幽冥刀乃纯金打造,也是世间难得的宝物,虽不象飞虹剑一样削铁如泥,但任何刀剑也休想将它损坏。他见对方刀势凌厉,剑锋急转,也以快打快,一剑剑地如数接下,只是他一剑挥出,都能神奇般的化作两剑,一剑化解对方的攻势,一剑攻击对方。

这样一来,覆雨剑劈出一刀,还要紧急回护一刀,又要分出部分功力抵挡飞虹圣音,故此他被逼得一步步后退,心下大急。从老狐狸怪异绝伦的剑法和随招式发出的怪音,他猛然醒悟:此人莫非就是近来江湖传闻的神秘剑客?和我们的大首领牛妹妹大战一役,老狐狸独斗两大高手的事早已传遍武林,覆雨剑又岂能不知?他更加不敢大意,将自己的幽冥刀法施展到了极至,跟老狐狸缠斗在一起。

老狐狸也为此人阴毒的刀法和深厚的内力深感震惊,虽然自己占尽了上风,可要在短时间内击败对手却也困难。可是,自己这边只有2个人,如果不尽快冲出去,后果将不堪设想。这样一想,他加快了攻势,剑锋卷起一股阴寒的力道,像龙卷风一样迅疾撞向覆雨剑。

 覆雨剑见来势凶猛,一个急旋,转了半圈,金刀荡起一股劲风,迎向老狐狸卷来的劲道。哪知老狐狸使的是一记虚招,见覆雨剑着了道儿,心下大喜,剑到中途忽地一旋,不待对方变招,剑尖顺着刀锋疾削而下,竟无半点停顿,端的行云流水,快如闪电。覆雨剑刀已递出,忽见老狐狸中途变招,大吃一惊,急忙翻腕绰刀,反压向老狐狸的剑。飞虹剑在老狐狸手中,似乎被赋予了生命的灵性一般,不知怎的又转到了金刀之上,覆雨剑已能感觉到扑面的刀风了。覆雨剑暗叫一声:“不好!”,身子像鬼魅一般倒飞而出,险险避开了致命的一击,左臂还是被剑尖划破,顿时血流如注。他哪里还顾不上疼痛,将刀舞得更快了,小心翼翼地对付眼前这个他平生所遇最强的对手。

zlnhzhb也已经跟锦衣卫厮杀开来。号称“扬州四虎”的 wlgy119 roken dy8 甘地 各施金夺银枪铜锤铁棍缠住了zlnhzhb,她虽然以一敌二,犹是稍占上风,但要摆脱却是不易。杀得性起,逼得两个锦衣卫高手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最吃紧的要数lu_xm,锦衣卫高手都认识他这个朝廷钦犯,生怕他逃走,扑向他的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黑白双煞佳清 风流天骄。本来,这黑白双煞连手也只跟lu_xm在伯仲之间,只因他被囚多日,现在的功力只当平常的半成,对付一般锦衣卫都不行,碰上佳清 风流天骄这样的高手,就有些吃不消了。他左手霹雳掌,右手旋空掌,开始还能将两人的阴阳铲接住。时间一长,体力逐渐不支,动作也随着慢了下来。两人岂能看不出他的颓势?心下大喜,阴阳铲更是怪招迭出,攻向心力衰竭的lu_xm。

lu_xm左掌一翻,勉强接下了佳清的阴铲,而风流天骄阳铲攻到时,他的右掌虽然拍出了,动作却慢了一点,力道也较先前锐减,右臂立时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老狐狸把lu_xm的处境看得一清二楚,飞虹剑长驱直入,迫退正感吃紧的覆雨剑,剑在金刀上一拍,借力飞旋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速掠向lu_xm。

佳清 风流天骄看出lu_xm已是强弩之末,一铲过后,暗暗将全身功力送至阴铲前端,瞅准时机,呼的一声当头压向lu_xm,志在必得。lu_xm击退风流天骄已用了全力,要躲过佳清的这一铲根本不可能,不禁心下一寒,暗道:我命休矣!看看阴铲已经砸到,佳清不禁大喜,以为得手。突觉眼前紫光一闪,手中的阴铲已被削断,脱手飞出,插进了一个正与zlnhzhb交手的锦衣卫高手背部,只听一声惨叫,顷刻殒命。佳清不禁大骇,待要急退,老狐狸却比他想象的还要快得多,剑锋贴着断柄快速滑下,猛一划拉,佳清哼都没哼一声,已然中剑负伤。

这当儿,风流天骄的阳铲又迎面攻到。没有了佳清的夹攻,lu_xm对付风流天骄自是可以撑久些,他猛喝一声,双掌同时挥出。风流天骄的功力本就不及lu_xm,他如何能抵挡这雷霆一击,立时被击中胸部,“噗”的喷出一口鲜血,顿时重伤,身子像一只断线的纸鸢倒飞而出。

跟zlnhzhb斗得正酣的“扬州二虎”的老大霹雳虎roken猛觉脑后生风,只道是有人偷袭,也不答话,猛一转身,也不管来人是谁,金夺抢先点出。让他深感震惊的是,来人不避不闪,金夺噗的一声插进了腿部,直没至他握金夺的手腕,依然来势不减,当胸撞来。roken被撞得胸闷异常,双眼金星直冒,一个立足未稳,登登登直往中间的zlnhzhb退去。

zlnhzhb看得真切,一剑荡开老二笑面虎wlgy119的银枪,剑势回旋,剑尖抵住老三黑心虎 甘地 的铜锤,轻轻一送,铜锤受力荡向一边,恰倒好处地磕开了老四旋风虎 dy8 的铁棍,回身一剑,正中失去重心的霹雳虎roken的背心,擦胸而过,她轻吒一声,身子腾空而起,顺势拔出剑,避开了roken的撞击。roken闷哼一声,撞在监牢的铁栏上,眼看是满身是血重伤了。其他三虎见大哥重伤,气得嗷嗷怪叫,挥动各自的兵器,猛扑向zlnhzhb。

老狐狸去救lu_xm,覆雨剑总算缓过一口气来,也不追赶,挥刀扑向就近的zlnhzhb

zlnhzhb已将与他交手的三人杀的难分难解,忽觉背后寒风凛凛,倒吸了一口凉气,回救已来不及,就地滚向一边。饶是她察觉得快,左臂自肩部还是被覆雨剑的金刀硬生生砍中,一阵钻心的痛袭来,使得她眼前一黑,几乎昏厥。

覆雨剑一击得手,岂肯错失良机,金刀迅速一旋,横切向倒地的zlnhzhb,在他看来,这一刀下去,对手必死无疑。忽听刀剑齐鸣,一把紫光长剑当空刺到,接住了他的金刀。不用看,他也知道来人是谁,金刀急转,环切向立足未稳的老狐狸,愤怒地叫道:“又是你!”

老狐狸冷笑一声,也不答话,飞虹剑一招快似一招,绞住覆雨剑的金刀,他只想速战速决,快些离开此是非之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