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狂想曲——警察手记

真的是落后 收藏 8 77
导读:一、                     今天是周末,本打算今天去陪偶心爱的小天使逛街的,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计划没有变化快。凌晨4点,我便被队长从被窝里拎出来,直接扔进了装备库。等一群爷们儿着装完毕,这明显进化还未完成的野蛮男人又将我们一个个踹进了“黑鹰”的肚子里。   “黑鹰”晃悠晃悠升上了半空,冷风一吹,我的瞌睡立刻便没了。环顾一下机舱,队友们一个个都瞪着两只牛眼。当然,“河马”那头懒猪是必须除外的,那混蛋可是我们GSG9里出了名的睡神,而且那呼噜都打出了国威与军威。据说,上次这混蛋

一、


今天是周末,本打算今天去陪偶心爱的小天使逛街的,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计划没有变化快。凌晨4点,我便被队长从被窝里拎出来,直接扔进了装备库。等一群爷们儿着装完毕,这明显进化还未完成的野蛮男人又将我们一个个踹进了“黑鹰”的肚子里。

“黑鹰”晃悠晃悠升上了半空,冷风一吹,我的瞌睡立刻便没了。环顾一下机舱,队友们一个个都瞪着两只牛眼。当然,“河马”那头懒猪是必须除外的,那混蛋可是我们GSG9里出了名的睡神,而且那呼噜都打出了国威与军威。据说,上次这混蛋去非洲一个小屁国家维和的时候,这家伙的呼噜硬把好几十个来自各个国家的维和队员整成了神经衰弱。故可见,“河马”兄的睡功是如何了得。

哦,扯远了,言归正传。除了那头睡得半死的“河马”,我们剩下的弟兄都在灯光昏暗的机舱里大眼瞪小眼。本来应该做任务简报的队长大人,此刻却右手握拳支头,摆出了一副“思想者”的造型,实在是让我有拉开舱门呕吐的欲望。至于其他的九为仁兄,唉!也实在不是什么好鸟。作为整个GSG9里最牛XX的CQB小队,我们十二位弟兄都非常的个性。这也是除了作战能力外,我们小队最让GSG9的脑袋们头疼的事情。用翘胡子司令那句非常精辟、非常入骨、非常一针见血的话来说就是:“CQB—7,那是一群混蛋。”

对,我们就是一群混蛋,而且还要加三级。

十五分钟后,“黑鹰”降落到了一个军用机场。一出机舱门,我便看见了那架“大力神”。一群地勤人员正围着这只大铁鸟上蹿下跳。看来,我们又得出远门了。

正在想我们这次又会被这只大铁母鸡扔在哪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时,Monkey从后面拽了拽我的衣服。

“嘿!Bone,你看那边,3点钟方向。”

顺着Monkey的手指望去,三个相当有个性的哥们儿扛着一根又黑又粗的管状物“呼儿嗨哟”地进入了我的视线。走在最前面的是个迈步艰难的瘦高个,最后面的是个大步行进的大胖子,而正中间,正中间竟然挂着个脚尖点地的小矮子。而且,这小矮子的号子还喊得最为响亮。“One、Two!Ooe、Two!”

“Monkey,你要我看的就是他们?”我指着那三位仁兄问身后的Monkey.“OH!上帝,女神,他们是从哪儿钻出来的?哈哈哈!真他妈绝配,绝配啊!”Monkey一边鬼叫,一边还死命地拍我的肩膀。让我很担心他会不会背过气去。

好一会儿,这只死猴子才喘着粗气憋住了笑。不过,明显那阵狂笑的后遗症还是发作了。因为,这小子在跟我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肌肉还在一阵阵地抽筋。

“Bone,我是说3点钟方向,3点钟方向,你看向了3点一刻,哈哈哈,太好笑了,太好笑了。哈哈哈……”

“操,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我是顺着你手指方向看去的。”我冷冷地回了这只笑到快断气的猴子一句。然后,不再理会这猴子,我重新向3点方向望了过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很失望。不就是两个满脸高傲的的军装MM正在对我们的队长大人指手画脚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突然感到很悲哀,因为我居然不知道Monkey是个如此爱大惊小怪的家伙。而且,好死不死,他居然还是我的队友。唉!我真的好悲哀,天上的月亮都可以作证。你看,她都因为我心中个悲哀而悲伤地躲进云层了。月亮女神,你真是善解人意啊!I LOVE YOU!

凌晨4点45分,在两个高傲的军装MM趾高气扬地离开后,一脸猪哥样的队长用他特有的大嗓门把我们撵进了“大力神”的肚子里。

一进机舱,我就看到了地板上扔着的十二个伞包。也就是说,我们又得像鸡蛋一样被这只铁母鸡从高空中扔下去,然后摔出一朵朵白乎乎的蛋花。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难道不能换一个不这么刺激的着陆方式吗?我很郁闷,真的很郁闷。而弟兄们看来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他们正一个个撅着嘴在背伞包。唉!我可怜的兄弟们。

背好伞包,整理好身上的行头,队长开始嚎叫着给我们念简报。其实,这种千篇一律的简报听不听都无所谓。指挥部那群笔杆子写的东西,实在激不起我任何的聆听欲望,尤其再配上队长的公鸭子嗓门,那实在是对耳膜的一种摧残。这种感觉让我很不爽,而每当我感到不爽的时候我就会开始思考。比如说现在,我就在思考:为什么,队长每次对们讲话都是大嗓门,而刚才那两个拽得都快上天的军装MM对他指手画脚喷口水的时候,他却能温柔得像只小猫咪呢?难道,仅仅因为她们是MM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换个MM来当队长,她会不会对我们很温柔呢?听说十一分队的女队长对她下面的兵MM们也很凶悍的,难道也是因为同性相斥的道理……

我在不停的思考,以致于我的大脑陷入了严重的混乱状态。脑子里不断地有两个词在闪烁:“同性、异性、异性、同性……”直到队长的大嗓门在我耳边炸响,我才从当机的边缘清醒过来。

“Bone,你个白痴,两眼冒光的在想什么?想你的小情人吗?”队长一边冲着我大吼,一边用他那支毛茸茸的爪子猛拍我的头盔。“任务简报都听明白了吗?混蛋,别用那种看白痴的眼神望着我,老子是你们英俊潇洒、聪明伶俐的队长,拥有高贵北欧血统的日尔曼战士。操!你们干什么?干嘛都用这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

听着耳边这位血统高贵的进化未完全的类猿人的嚎叫,我心里又是一阵莫名的悲凉。在这一刻,我突然间明白,为什么我们CQB—7,号称GSG9内最牛XX的城市特种战术分队,会以混蛋二字成名。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看看我们英俊可爱、聪明伶俐的队长,有了他这么高贵的混蛋存在,我们能不混蛋吗?OH!my god!我可怜的兄弟们啊!

正当我感慨不已的时候,这架名叫“大力神”的大铁母鸡蹦达蹦达蹿上了夜空。然后,广播里又毫不例外地响起了副驾驶那自以为幽默的声音。

“亲爱的各位旅客,欢迎乘坐伟大的日尔曼空军‘勇气’号航班。本航班拥有最美丽迷人的空姐,也有最热情周到的服务,绝对能让你们感受到家的温暖。只可惜,她们都不会大清早起床,因为睡眠不足是每个女人美丽的天敌。因此,很遗憾,现在着里只有我们两位帅哥。不过,请不用担心,我们同样会为你们提供热情、周到的服务,会让你们享受到刺激而又永生难忘的空中之旅。现在,就是现在,我亲爱的旅客们,请让你们伟大的机长‘飞猪侠’与英俊的副驾驶‘恶魔王子’带你们去体验激情吧!”

“KAO!这丫还有完没完,每次都这么多废话!”

“镰刀”叼着根烟卷,皱着眉头抵住飞机突破音障带来的强烈刺激后,哼哼唧唧地叫唤。

“你以为人家都像你一样,半天都放不出个屁来,好不容易憋个出来吧,还能把人臭死。当狙击手当傻了吧。”说话的是“黑塔”,人如其名,这哥们儿是个不者不扣的黑鬼,而且,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乱了乱了,总之人家就是五大三粗那种类型就是了。天生就一副重火力支援手的身板啊!

机舱里一群衰人都开始哄笑,没法子,都是些没事找事儿的主。好在队长大人的狮子吼功夫到家,即将升级成喧闹的笑骂被这家伙用大嗓门给弹压了下来。

“都他妈给老子闭嘴,抓紧时间休息,三小时后准备空降。明白没有?”

“Yes Sir!”

虽然说,我们都很性格,都很混蛋,但我们是GSG9,所以我们同样也很有纪律。比如说现在,队长大人一声虎咆,十一名弟兄立刻就闭上了鸟嘴,全都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近的酷样。过不多会儿,“河马”兄那畅快的呼噜又节奏地响了起来。

机舱里基本上很安静,除了某人那愈响愈亮的呼噜。红色的应急灯昏暗地亮着,让我们在机舱里投下了一片模糊的剪影。


二、


我发现我越来越爱废话了,而且,一说起来就会没个把管,乱七八糟。这不,连这次的任务简报都忘了说了。真是……很混蛋啊!也难怪我那位常骂我笨蛋、傻瓜了,看来她说的一点都没错啊!郁闷中……

算了,还是先不感叹了,抓紧时间给大伙儿补一下任务简报吧。

本次任务同样是进行城市反恐作战。当然,这是比较专业和好听的说法,更直白一点,就是去跟一帮子武装土匪打巷战了。巷战嘛,那就是残酷与血腥的代名词。如果你不知道巷战有多残酷,建议先去看一下《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或是《黑鹰坠落》。又扯远了,再郁闷一下,顺便鄙视一下自己。咳咳!

据简报上说,有一伙恐怖分子在昨日晚间21时左右占领了墨西哥西南一个小镇,并扬言要求墨政府在24小时内释放被逮捕的南美自由阵线成员,否则他们将炸掉这个小镇内相当具有考古价值的一座古文明遗迹。为了保护这个对研究古玛雅文明相当有价值的古遗迹,得到消息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便立即找上了联合国国际安全部门,然后,一个找一个,我们GSG9就这样被拉上了贼船。说到这儿我真闹不明白,虽说墨西哥本国的特种部队不咋的,但他的大邻居美国佬可是有名的世界警察,向来视维护世界民主自由为己任的啊。联合国的老爷们怎么不找他们?难道是因为老美欠了安先生太多钞票不给,所以要惩罚一下人家?KAO!这种惩罚,美国大兵们怕是乐意得很呢。强烈鄙视这些有脑袋没脑子的家伙,顺便再为我牺牲掉的周末默哀。哦!忘了说一句了,“去他妈的政治!”

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那该死的“王子”又开始在喇叭里叫唤了。

“亲爱的旅客们,五分钟后你们将被本王子优雅地踢下本次航班,体验本公司为你们特别提供的激情之旅,请旅客们做好准备,千万不要尿裤子哦!”

话音刚落,机舱里立刻齐刷刷地竖起了十二根中指。对于这种货色,骂他实在是太浪费口水了,一根中指足矣。

清晨7时50分,绿色指示灯在舱门处亮了起来。那个被十二根中指鄙视的“王子”殿下“唰”一声拉开了舱门。尽管我早已抓紧了扶手,可还是被急速灌进的空气撞了一个趔趄。

“挂好伞勾,检查装备。”

队长的大嗓门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在“呼呼”的风声里依然清晰可闻。

“各位,旅途愉快!”

“王子”嬉笑着向我们挥手,而我们当然不会给他好脸色,在跳机前,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再次送了他一个中指。

风真他妈的大啊!下面的弟兄们像一条条滑溜的鱼在1000米高的空气对流中自在地游弋。闭上眼睛,我享受着那种急速坠落带来的刺激。突然间,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往上抛了抛,不用睁眼也知道,那是副伞打开了。下降的速度虽然还是很快,但比其刚才已是慢了不少。不多会儿,主伞也“啪”地在头顶张开,然后,我便开始在空中晃悠晃悠地往下飘落。

落地时又发生了些搞笑的插曲。Monkey降落时被风给刮歪了方向,结果掉进了树林里。等我们循着他的鬼叫找到他的时候,发现这只猴子整个被吊在了10多米高的树上,两条腿还在乱扑腾呢。“镰刀”的观察手“狮鹫”落地的时候突然碰了一股挺猛的地面风,结果这小子被鼓胀的伞拖出了几十米,差点没被伞绳给勒断气去。

好不容易七手八脚地收拾好了伞,正准备埋时,Monkey箭一样的冲了过来,边跑边喊:“Bone,别埋,别埋,把副伞先割下来给我。”

“干什么?难道你想留它当你刚才上吊的纪念吗?那你应该用你自己的才对啊!”我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很疑惑地问。

“你懂个屁!”这只猴子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你看看这伞,那是多么好地白纱啊,我准备带回去给我亲爱的米丽娅做婚纱呢。”

我承认,不得不承认,我被这猴子打败了,用副伞做婚纱,KAO!还真他妈能想啊!有创意,有创意。怪不得要割我的副伞呢,如果他把自己那被挂得稀里哗啦的破伞带回去,他家那头小雌虎觉得会废了他。嗯!我是不是也应该给俺的小天使做个什么呢?比如说,把装步车的车衣裁块下来做个牛仔裤什么的,肯定够结实。

把降落的痕迹收拾利索后,我们出发了。简报上说在小镇外有个墨军方的监测点,我们将在那里稍做休整,然后开始我们的反恐行动。嗯哼,又有战斗了,我感到我的血又开始沸腾了。等着吧,土匪们,GSG9最牛XX的CQB—7小队来了,CQB—7里最勇猛的突击手Bone来了。


三、


清晨8时40分,墨西哥西南部小镇,玛雅文明遗迹内。

20分钟前,在当地一个老农民的带领下,我们渗透进了这个被恐怖分子控制的遗迹。据老农民讲,这遗迹的名字叫Aztec什么什么的。抱歉我的英语学的不好,更甭提那老家伙严重的本地口音了,更要命的是,他讲的还是拉丁语。虽然墨西哥情报部门给派了个人充当翻译,可是,可是谁知道那家伙的德语居然是个半吊子。唉!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啊!我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收拾几个拉登先生的同道还要大老远把我们从欧洲空投到南美了,因为,他们没人啊!墨西哥,我为你默哀。

蹲在隐蔽的角落里,我们都在感慨着大自然的奇妙。遗迹外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可这里面却是电闪雷鸣,只差下雨了。墙上、地上、台阶上到处都长着青苔,如果再来点丧尸什么的,那整个就是一生化危机的现实版了。大自然,真是太神奇了。

以下是一群衰人的对话,我偷偷地抄在了小本本上,现在给大家透露一二。

队长:“弟兄们,刚才说的都记住了吗?这里的地形很复杂,尤其那两个最有可能被埋炸弹的地方,我们一定要注意。”

镰刀:“我喜欢这地方,你们听,那空气中充满了死灵的咆哮。”(其实,我不好意思说,刚才是我不小心放了个屁)

狮鹫:“OH!上帝,我怎么闻到了二氧化硫的味道,难道他们扔了毒气弹?岩石,把你的防毒面具给我吧,你体积大,这点毒气对你算不了什么。”

岩石:“大你个头,这墨西哥的混蛋提供的什么破装备,防弹衣的号这么小,勒得我都喘不过气了。”

黑塔:“省省吧,你看我手上这挺M249,还说是枪库里最好的货色了。KAO!我想我亲爱的HK21啊!”

Monkey:“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是咱这身衣服,太恶心了,背上居然还印着反光的白色SWAT,他以为我们是在做表演秀吗?这不摆明了让我们当枪靶子吗?”

狐狸:“上帝保佑那个大肚子的墨西哥将军,坐车撞车,过桥桥断,跟美女接吻憋死……”

暴风:“呜呜呜,我不想戴这防毒面具啊,太难看了,跟猪嘴巴一样。头儿,能不能给我换一个啊……”

…………

队长:“安静,安静,你们这群混蛋。检查装备,准备行动。本次行动代号‘墨西哥草裙舞’。明白没有?

众人:“Yes Sir!”

天,我又忘了件很重要的事,Sorry,Sorry,非常的Sorry我的兄弟姐妹们。立刻补上,立刻补上。

我们在8时20分的时候感到了那个监测点,其实就是玉米地里的一见茅草屋。一干人正松口气,躺在玉米地里喝仙人掌汁的时候,一个腆着大肚皮的老头子“哼哧,哼哧”地赶了过来。原来这家伙是墨西哥军方负责此次行动的将军,具体什么名字我忘了,因为太难记了,反正我们都叫他大肚子将军。

那老家伙先是满脸堆笑地向我们致以了亲切的问候,然后又扭扭捏捏地说为了顾及墨西哥的形象希望我们能把行头都换成墨西哥特警的制式装备。我们当然是不答应了,谁都知道武器,特别是称手的家伙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可这胖子根本就不理会我们的心情,反而从秘书手中拿过卫星电话就打了起来。叽里咕噜说了半天,那老家伙又把电话递给了队长。队长拿过来听完之后,脸都绿了。原来是翘胡子司令要我们无偿服从人家的安排。KAO!为了顾及什么面子就拿咱兄弟的小命开玩笑,实在是太过分了。可是,军令如山啊,所以,我们不得不委屈地将家伙都换成了所谓墨西哥SWAT的制式装备。奶奶个熊熊的,拿到手里才发现,所谓的制式装备,基本上是全套的made in USA.老美的家伙就那么好么?那你们干嘛不找人家过来,反而大老远跑欧洲去祸害我们?顶你个肺。呜呜……我的G36啊,就这样被变成了M4这把破枪了,谁不知道这玩意儿故障率高,适应性差啊!换个M4给我,多少也能让我平衡点啊!我KAOest!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