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罐子和一枪的故事(二)

(二)“神探”罐子PK“小诸葛”一枪


上集说道刑侦大队长知松来治安大队研究工作,治安大队长南方朔叫罐子、一枪和我去他的办公室开会。来到办公室,大家各自落座,听知松发言。

知松接过南方递来的茶杯,边喝边说:“昨天下午接到深水乡派出所报案,第一银行副行长林霖一的妻子在她家的别墅里被人杀害,作案时间大约在中午12点至1点之间。案发当时她的丈夫在单位参加会议,直到二点钟散会才回家。目前有二个人值得怀疑,但缺少有力的证据,很难确定谁是真正的凶手。”

“现场有没有凶手遗忘的东西?”南方问道。

“在院内主楼门口捡到一支才吸过一、二口的香烟,品牌是‘大红鹰’,与南方大队抽的一样。”知松笑着答道。

“快到12点时,被害人曾在院内打扫卫生,这是前去换班的物管公司门卫路过时看见的。丢在门口的那个烟头一定是凶手所丢,还用脚踏过。由于刚点燃,烟上唾液太少,痕检无法查出烟的主人。”

“两名嫌疑犯都抽这种烟么?”

“对,所以无法判定。两个人当中,一个是被害者的小情人,深水乡政府刚录取的大学毕业生,名叫残月飞歌。死者的丈夫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外出不在家,大概是独居空房不甘寂寞吧,同那个小年轻的关系很密切,听说还常常把他带回家呢!一个小伙子爱上比自己大的女人,貌似现在十分流行的,前不久央视某个频道还播出过这类题目呢!”

一枪笑着问道“松大,那个残月飞歌有杀人动机么?”

“最近由于残月的同学给他介绍了一个十分漂亮有钱的富家小姐,二人正在热恋当中,被害人十分嫉妒,与小情人常发生争吵。” 刑警风影云涌回答道。

“那另外一个嫌疑犯呢?”罐子接着问道。

风影答:“另一个是常在被害人家所在小区兜售日用品的一个推销员,名叫天使与魔鬼。由于工作关系,当他知道这个女的常常一个人在家时,就常常闯到她家去,仗着自己长得帅气,用花言巧语去引诱她。”

“你是说,他后来遭到了拒绝,就恼羞成怒,把女的给杀了?”罐子不屑的问道。

风影感觉到罐子的咄咄逼人,很想讥讽几句,但考虑到这次是来有求于人,加上他瞧见松大那双犀利的眼睛正盯着他,咽了口气答道:“我们是很怀疑他,不过,证据不足,所以松大才带我们过来请教南方大队和各位,找到审讯的突破口。”

南方听完对大家说:“都是哥们,不要说什么请教。再说我和松大是多年的搭档,也是刑大出来的人啊,兄弟们都发表一下各自的看法,给松大们参谋参谋。”

看到我自顾喝水,雁去衡阳就问道:“彪哥,你别只顾喝水啊,说说你的高见!”

我看到这种情形,只好谈出自己的看法:“我同意风影的看法,那个推销员的嫌疑大些,虽然我现在说不出因为什么,可总感觉总是朝他去的。至于残月飞歌,只是与被害人发生争吵,说他杀了情人,似乎有些牵强。”

“我不同意彪哥与风影的推断,我的意见恰恰与他们二位相反!”罐子看到我站在风影一边,很是不满的说道,“按照心理学的观点,杀人动机必须建立在可能的基础之上,那个推销员,只是去引诱、骚扰被害人,即使被拒绝,也只会是一走了之,而不会恼怒到杀人的份上。而那个残月飞歌则不同,他与被害人的关系是不能长久的,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势必要彻底丢掉这个祸根,这就是残月飞歌的杀人动机。再说二人发生争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完全有可能一个忍受不住,怒而杀之!”

“我赞同‘神探’的推论!”雁去衡阳佩服地朝罐子竖起了大拇指。

这时候知松大队长朝着正在沉思的一枪喊道:“ ‘神探’已经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咱们的‘小诸葛’怎么一言不发啊,一枪老弟,说说你的观点!”

沉思良久的一枪这才抬起头来,很肯定的说:“这个案子其实很简单,现场已经告诉了我们凶手是谁了,只是我们都没有朝着方面想而已,凶手就是那个推销员天使与魔鬼!”

“什么?一枪你用脑子想没有啊?那个推销员的杀人动机没有小年轻的足,你不要凭空打胡乱说啊!” 罐子激动得站了起来,雁去衡阳和队里其他几个弟兄都站在了罐子一边,都对一枪的说法表示反对。

而我和风影则坚决支持一枪的判断。一时间双方争执不休,场面立刻热闹起来。

这时候,一枪反而不出声了,笑着看大家表演舌战。

知松和南方二人相对苦笑,二人附耳交谈了一阵后,知松对大家摆了摆手,说道:“请大家先静一静,听我说几句!”

见老大发话了,大家这才停止争论静了下来,听知松讲话。

“既然分成了两派,都有各自的依据和观点,我和南方大队商量,目标既已经锁定这两人,公事也不忘放松和娱乐,此案了结之后,输了的一方请客为胜利一方庆贺,怎样?”

“同意!领导英明!”双方一致赞成。

南方笑着说:“既然是对决,我和松大作裁判,这场案件之争就叫 ‘神探PK小诸葛’怎样?”

“好!”又是异口同声。

“既然这样,那就请双方代表各自发表己方对案情的分析和看法,现在先请罐子说说你们的分析。”

罐子站起来把握十足地说:“我的分析就是刚才所说,推销员作案的动机不足,而残月飞歌作案的理由则很充分,因为这关系到他今后的生活取向。如果继续当被害人的小情人,势必要和富家小姐分手;被害人肯定不会与行长大人离婚而嫁给他这个小小公务员的,未来肯定是不自由的,而且势必要继续偷偷摸摸的度日。为了永绝后患,摆脱被害人的纠缠,残月飞歌别无选择。我的话完了!”

南方和知松对笑了一下,朝一枪喊道:“‘小诸葛’,该你了!”

一枪笑眯眯地站起来说:“我刚才已经说了,其实罪犯已经把自己暴露在现场了,只是罐子他们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凶手如果是残月飞歌的话,他是不会把刚吸上一两口的香烟丢在大门口的。他经常来被害人的家,嘴里叼着香烟进出应该是很自然、很平常的事。而推销员则不同了,为了推销商品,常常到陌生人的家。出于礼貌,他每在走进别人家之前,一定会在门口丢掉香烟,并用脚踏灭,这是习以为常的动作。所以,我认为,在被害人家门口能够如此注重礼节的人,只能是这位推销员——天使与魔鬼!”

“好!双方都发表了各自的观点很看法。这样,风影回队带一个人提审推销员;雁去衡阳带一个人提审残月飞歌,我在这里和南方老兄聊天,等你们的结果。

“是!”风影和雁子二人应声离去。

要知杀人凶手是谁,请看下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