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四卷 异样的战斗 第六十五章 张大彪之死(一)

haoren5100 收藏 0 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一间极大会议室里,烟雾弥漫,一个穿着中山装的光头正坐在首位,下面只有三个他的心腹,一位副官笔直的站在他后面,房间的气氛很压抑,戴笠满头大汗地跑进来,首先就看到了那个穿着中山装的胖子对他着眯眼,肉都在微微地抖动,一副是等着看笑话的样子,再看到他右边的那人,严肃的棚着脸看他,而他们对面的那人却是对他微微摇头,看来是戴笠的朋友,那副官站在那也是直孥嘴。

戴笠就站在那一直站在那听着一个光头的训话,从头到尾没敢反驳一个字,只是不停的点头,那人谈话虽然温和,但是口气却显得有些无奈,也许在这些高层大老们看来,小打小闹会更让他们放心吧。可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后,谁也不能就这么当无视了,所以先要听听戴笠对我的意见。

“你是怎么办事的?把党国放在哪了?把军队当成什么了?把你自己又放在什么位置?把……”

果然我一回到基地没多久就被老板给请去喝茶了,一见面还没来得及喊报告,他就冲我开始了伟大而罗嗦的训话,我有什么好说的,只能站着不断的点头回答:“是,是!是,是!……”

“你!你!你!你是南京成立首都以来,和平时期第一个敢把坦克开到大街上威胁警察的先锋,你是第一个敢带团在大街上放枪的团长,你是第一个敢把老婆带进军事驻地的长官,你是第一个……好样的啊!我!我!——哎!我没话说了,你自己看看吧,这是一个记者刚要发表的,还好被我拦住了,你自己看看,这要是发表出去你叫我怎么办?”戴笠足足说了十多分钟后,终于拿出一张报纸扔给我。

我一看,嘿!是我正要上车时,转身回答‘眼镜蛇’时的样子,目光有力(也叫凶狠),样子帅极了(也可以说是洋洋得意),这表情我满意极了。

连报纸都还没来得及看完,老板又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用力的拍在桌子上:“今天你给我好好地写检讨,知道吗?”

看着他出去的生气样子,我知道自己这祸惹的有点大,嘿!我估计我是第一个能把老板气成这样还没法子的要给我去擦屁股的人吧,要知道老板可是蒋总统的心腹人物,说起特务军统,谁敢不给面子,谁敢让他生气后还能象我这样逍遥的。

可是才三分钟,我就深深地体验到小军哥当时拿着纸和笔到处找人代写的心情了,咦!那个检讨的‘讨’字怎么写的呢?恩!想想……

“你小子是怎么写的啊,写了一个多小时就写了个‘检’字,我!我!我要枪毙了你。”我刚做梦梦到小敏-阿莲-燕子,我们四人正在一起大战时,老板很不讲义气的就打扰了我的黄梦。

我急忙一擦嘴角边的涎口水,立即站起来立正敬礼,奇怪的看着老板的咆哮,没敢做声。

“马上给我滚!”戴笠一把抓起纸就扔我,我很听话的就急忙跑出魔窟,可是他还是没放过我:“回来!”

“是!”我又嬉皮笑脸的跑回来。

“这是对你的处罚,呵!呵!这是我见到下达的最快地处罚通知了。我只能帮到这个地步,毕竟你也知道这儿龙蛇混杂,我也难做的很,去吧!把检讨写好,我也好有个交代,还有,晚上那个宴会我就不去了,你代我去吧。以后出事自己解决,不能动不动就拉坦克去拼命,懂不?别给我丢脸。”

看我一见到那个处罚单上只写着‘私自调动部队……私自开枪……特开除其副团长职务,降级为一营营长。’见我傻笑,老板没好气的大吼一声:“马上给我——滚!”

我立即就开心的一个立正敬礼,然后笑着跑出去了。毕竟实权还在手上,那个副不副的,对我来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我是打心眼里感谢老板的帮忙。

下午,作战指挥室内,戴笠又拿出那张处罚令,当着全团连级以上的家伙们,又给我来了次更严厉的批评,我是把脑袋弯在了大腿上,不敢抬头,还好兄弟们看我的眼神都还是挺佩服的。那是啊,谁敢把坦克开到街上啊!我牛贝!

可惜的是,谁也没想到,只是在几天之后,我惹了个更大的祸。

……

“来,来,来!今天我代表二公子对大家说对不起了,一场误会,一场误会,大家就给小弟一点面子,干了这杯,往事一笔勾销。干!”

“干!”

一场几十人参加的酒席就这样进行着,因为有很多交际花作陪,大家的气氛都很高涨,一时热闹无比。

正当酒席进行到热闹阶段时,那个二公子拿出三把钥匙双手奉上,满脸笑意的讨好说:“小弟听说几位大哥在南京还没找到满意的住宅,小弟手上刚好还有几栋才建成的小洋楼,请几位哥哥赏小弟个面子,住几天试试。”

靠!这小子还真是个懂人心的灵活人物,见他一点也没不好意思的表现,我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是经常这样拉拢别人的,看来也不是个花架子。

见大家一时都不说话,都注视着我的表现,我知道要是接受了就表示大家以后就是朋友了,要是拒绝了的话,嘿!嘿!我们双方总要有人倒下的。我第一次体会到权力的妙处,有种高高在上天下注目的感觉。

双手一抱头,身子向后一靠,笑着没做声。阿莲就坐在我旁边,很知道我的意思,笑着站起来,很自然的用双手一拉那二公子的手,边接钥匙边笑着说:“这样啊!那去试试,说好了就住几天的,几天后就还哦!再说我家阿峰现在也被降职了,大家说我怎么好意思啊!”

大家见阿莲接了钥匙,脸上都露出笑意。

王明站起来一举杯:“嫂子这话就说的不对了,谁都知道李兄弟今天是代替戴(笠)将军来参加的,至于那个副不副的,哈!哈!大家说这有什么关系了,对不对?来!大家举杯,祝愿两位早生贵子。干!”

我也和阿莲还有几位兄弟举杯,至于小鬼头嘛!这个狗日的和那些没见过菜长什么样的土包子一样,只知道吃,连大家都不做声看我表情的时候,这家伙也一支手放进口袋一支手猛吃菜,哎!我气得只能无视他。

……

经过这事后,兄弟们听我是替彭兵出头才被降级的,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格外的尊重我,我和阿莲进新房子的那天,来了好多人,绝大部分我都不认识,但我收到了好多礼物,值得高兴。

我降级了,但我二话没说,把三个一营的班长都提拔成了连长,戴笠看过后也爽快的批准,大家都高兴。

正值全团都庆幸的时候,大事发生了。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又过去了五天,我没事的很,可是人哪,你说没事那就绝对有事来找你。

“团长,你可得给兄弟做主报仇啊!呜!~呜!……”

我刚回到家,一进门就见到花和尚还有两个不认识但知道是一营的兄弟在和阿莲说着什么,一见到我进来,那两个全身都还带点血的兄弟就跪在我面前。他们头发散乱的跟个鸡窝似的,脸色有些惨白,双眼通红,还有些黑眼圈,裤脚上还有点泥土,一看就知道还没来得及换身行头就到我这来了,看样子真的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我急忙扶起两人:“有话慢慢说,都这么大了还哭什么,是个男人么?给我坐好!”

见两人坐好后,我边拿起一杯阿莲喝的茶边听他们说。

……

那日,张大彪带着这两名兄弟回老家看看老娘,三人都是山西-河北-河南三省交界处一个叫安县的同乡,都好几年没回家了,这次趁着机会回家看看,结果在离安县还有十里地的路上碰上了一个鬼子大队在搜索共产党的一名伤员,把全村人都集合到一个大草坪上……

三人趴在一处小山坡上注视着几百米外的日军。

“连长,你说那么多鬼子在这干什么呢?该不会又是来个集体屠杀吧?”左边的兄弟问。

张大彪收起眼神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个乌鸦嘴,没事尽乱说,不过看村里哭声挺大的,有这可能。把家伙都给准备好,能救一个算一个吧!”

因为是回家看看所以三人都没把狙击枪带在身上,只是一人都只带了把冲锋手枪好少许的弹匣,还有每人都习惯性的带了两颗手雷,所以张大彪说完话后就抽出了冲锋手枪,打开保险,然后就注视着草坪上的日本鬼子。

果然那个乌鸦嘴说对了,鬼子们开始沿屋搜索,然后不分男女老幼全都赶到了草坪上,在草坪上的一个小土坡上还架起了两挺歪把子轻机枪,两百多鬼子看来是一定要把那名受伤的八路军兄弟给找出来了,所有老百姓都被集中起来了,黑压压地一片。

一名汉奸(估计是翻译)对着一名拿武士刀的鬼子头目连点了几下头后,耀武扬威地对着刚集合还在吵闹的乡亲们说:“皇军是爱护大家的,但是就是有少数人反对大东亚共荣,破坏乡亲们与皇军的合作。”说到这他又提高了声音:“太君说了,只要有人能把那名受伤的土八路交出来,或者说出他的下落,皇军将给予他一千大洋的奖赏。”

说完他得意的等着有人站出来答话。

时间过去了好几分种,虽然乡亲们不闹了,可是也没一人站出来说话,只有旁边燃烧的火焰在不断噼里啪啦的响着。

那皇军头目见没一人出来回答,十分生气的对那汉奸又叽里呱啦的大说一通,那汉奸摘下黑色帽子,不停的弯腰点头。等那皇军头目说完后,他才戴起帽子,恢复了得意的神色,凶狠的吼着:“皇军说了,再不说不下落,全村人都将给他陪葬,先从小孩开始。都给老子站出来回话,有喘气的没有——说话!”

还是没人说话,都只拿轻蔑的眼神看着那个像猴子一样上串下跳的汉奸,没一人出来。

“给老子——啪!”汉奸正要威胁,突然从人群中扔出了个臭鸡蛋,正中他脑袋上。

“是~谁?有种的站出来。”那汉奸一摸脸上的臭鸡蛋清,像被激怒的猴子,真的跳着脚在那骂。

看得山坡上的张大彪三人是捂着肚子直闷笑。

三分多钟过去后,见还是没人上来,那汉奸怒火冲天的上前去拉一个小男孩,乡亲们哪肯这么退让,都急烘烘的拥上前阻止,场面十分混乱。

“啪!啪!”

两声枪响让大家都愣住了。那汉奸急忙抓住那正往后退的小男孩,一手拿着手枪一手拦腰抱着不断挣扎的小男孩就退到鬼子头目身边。再对着鬼子头目说了些什么,见那头目点头后,他用枪抵着小男孩的脑袋大吼:“不说出来,全村都杀了,先从这孩子开头。”

场中一名估计是那孩子母亲的中年妇女,哭喊着上前夺孩子,被旁边几名妇女给拦着,都愤怒的看着汉奸不说话,那妇女一把就坐到地上也不叫了,只是不停的拿手抹泪,伤心的都不敢看孩子。

“你们不就是想找我么?何必拿孩子出气,我跟你们走就是了,放了那孩子。”一种温和中搀杂着无边的愤怒声从人群中响起。

张大彪什么也听不见,但他们看见那狗日的汉奸拿枪抵着个小孩子的脑袋上,知道鬼子正在威胁着乡亲们。这个时候见乡亲们正用身体抵挡着一名汉子,这种场面见多了,都明白了。

就在那名共产党员要穿过人群时,

“啪!啪!啪!”

三声枪响打中了正洋洋得意的汉奸身上,汉奸什么也没表示的就倒地不动了,乡亲们一时大乱起来。

嘿!好戏上演了。

大家说说本章节是不是真实的,嘿!!

感谢群内的兄弟们提供的宝贵意见,指出了本书的不足之处。谢谢!如果你有什么想法或意见请加入本书群:34970451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