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妙手不为平日用 诡异的道理(1)

彭宁辉 收藏 0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狼孟县城,26团副团长邢政在沉思。


刚才自己耳目传回的消息,说上官团长带了两个班的已经离开3营营部去了八路军独立营驻扎的大石庄。听得他心里一阵激灵:“啊!上官云湘要干什么?”


动用一个加强营渡河强击赵家镇的作战决议已经通过,八路军独立营不借道就武力解决。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决定,十万火急之下,上官就带十几个人去独立营?该不会团长真有投靠八路军这帮叫化子的意图吧?真是那样,自己这个监军可就失职了!


邢政点烟……


妈的!今年在山西和日本人不怎么打仗了,本来正该是老子这种政工人材大显身手的时候,这个古灵精怪的晚上先是情报官被抓、然后上官要强击救人、现在他又带人去八路军那边……


投降?叛变?


投八路军?投日本人?


日你妈!祖籍四川成都的邢政副团长一句乡骂轻轻吐出。


三民主义还要不要?中国人还当不当?


就这样考虑了5分钟,不会带兵的邢政副团长还是得出了枪杆子里面讲道理这样一个伟大的论断,先派人报告师部政治处,然后老子要找自己的人全营戒备。


上官在3营,说不定3营已经听他的跟他干了。特务连他随身带着,估计也不是一路人;参谋长秦鹏飞去了驻扎县城的一营,一营是团主力,兵多火力强,但是历来自己和参谋长不像一路人,再说现在所有事情都只是猜测,不要说参谋长未必信自己这个猜测,就是相信了,一营长赵普陆也不会听自己这个不带兵的政工人员的话;工兵连?这帮家伙修桥补路可以,打仗先是装备不行,经验也欠缺;团部的参谋?都是他妈的一帮纸上谈兵的家伙……


算来算去,合适的只有黄河对岸的本团2营,营长和自己是四川老乡,而且同为南方人,在饮食上表现出对北方人愚昧吃法的不屑——上次团部会餐,看着上官云湘秦鹏飞就着一块水白煮熟的牛肉划拳喝酒,2营长悄悄说这种吃法真是浪费,在我们成都……


定定神,副团长邢政心里知道老乡兼对饮食的共同看法这个理由实在有些靠不住,但是,今夜事多甚至极有可能事起,也只好胡乱借助对岸的2营了。


派人去通知2营渡河之前,邢政想起自己不是军事主官,这道根本不算命令的命令对岸的2营未必执行,于是就危言耸听地命令传令兵说团部恐有兵变,上官团长和团部形势危机……


邢政副团长没有想到,26团兵变确实有。


不过不是上官团长发起,半个小时前,参谋长秦鹏飞已经扣押26团主力一营营长赵普陆接管兵权,现在全县城戒严,他那个派往师部送信的通信兵没跑出几百米就被荷枪实弹的士兵拦下押解住。接着,在26团3营营部的参谋长秦鹏飞觉得有必要对副团长摊牌了,于是一个班的士兵名为邀请实为押解来到邢政住处,说参谋长有紧急军情相商,请副团长一定前往。


秦鹏飞没有漏算一切,但是在具体执行过程中,他的手下疏忽犯错——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副团长邢政已经被控制不假,但是他派往黄河对岸通知2营的那个通信兵,虽然出门几百米就被截住关押,但是很快,这个通信兵靠着好话和脸熟,成功地逃出了县城,渡河前往2营……


无关紧要的事情要影响全局——1940年8月8日,国民党103师26团驻扎山西省狼孟县26团的兵变,诠释了这个不伟大但是诡异的道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