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二十七章袭营

ddtt 收藏 0 4
导读: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二十七章袭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躺在床上的孟恩崇睡的死沉沉,他感觉自己忽然不在缅甸,走到一片雾气中,雾后边是一块大玻璃,一群洋鬼子站在玻璃前,看着玻璃的另一边。他也走过去,见一个狭窄的房间内放着一个椅子,椅子上绑着一个人,这个人的嘴已经被堵住,不能说话,但睁大自己的眼睛,用一种不服的眼光看着自己,他仔细一看,这个人正是自己死去的大哥。

孟恩崇冲过去,像砸开玻璃把大哥拉出去来,可他面前的那个玻璃太结实,根本用手砸不开,他看到一股股的白烟进入那个小房间,几十秒后大哥就死在那个狭窄的房间里。孟恩崇感觉自己旁边有人,他们基本有一半的人都穿着制服,正在议论,“该死的毒枭”,“终于把他送进瓦斯室”,“这下美国又安全了”,“听说是个赏金猎人抓到的他”,“那个家伙开工的时候不满18岁,他的赏金猎人执照还没发到他手里呢,只是个好线人”,“这小子可以拿着几十万的悬赏金过好日子去了。”

孟恩崇看了一下身边的人,有的制服上写着FBI,有的穿警察制服戴着警察徽章,还有的身上带五角星徽章,那是该死的联邦执法局警官,还有的没穿什么制服。这些人他基本能认出来,全是来自美国执法部门的,都前来监督死刑执行。他回头看了一下房间门上的一行字,这样字写的是‘德克萨斯州联邦执法局行刑室’。

正打算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孟恩崇感觉后背一阵凉风吹过,他迅速转身看过去,就见许睿飞一般的扑过来,手拿尖刀正要扎死他。就在这时候他忽然醒过来,孟恩崇感觉自己那也没去,还在自己床上,他看了看旁边的老婆,自己不是活的好好的么?他心里偷笑了一下,认为许睿杀不掉他。这里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这里距离泰国和中国很远,再说了,外国的军队是不敢违反国际法进入缅甸的领土上。但是,缅甸的领土也不是到处有缅甸军队和警察,他的营地距离佤军的地盘还有好几百公里,离缅甸政府的实际控制区也有好几百公里。

没人能带兵打进这里,佤军没那能力,缅甸政府军没那实力,北缅就是人间天堂,当年罗星汉、坤沙都是从这片没有外部力量的封闭地区崛起的,只要不停的贩毒,钱会像流水似的装进自己钱包里,有钱作为支撑,自己的实力也会迅速膨胀,等自己实际兵力超过佤邦军,自己也就有资本和政府谈判,成为有合法地方自治权的合法领导人,自己的地盘也会变成掸邦第二特区那样的独立王国。


正当孟恩崇准备继续睡的时候,就听见外边连续发出“突、突、突”的声音,这声音很熟悉,像是M203榴弹器和M79榴弹器所发出的声音。不过这两种榴弹器射速没这么快吧,难道这是传说中的MK19自动榴弹发射器?

还没等他想明白,MK19自动榴弹器连续发射的M576E1型榴霰弹密集的打到他的大营内,爆炸声几乎绵延不绝,就像好几百人一起投掷手榴弹似的。

孟恩崇一听爆炸声猛烈,马上就从床上爬起来,这时候他的女保镖也都过来,带着手枪跑到他房间内掩护在撤离。

大营内的卫队马上集合起来,最精锐的警卫连全部进入永备工事内隐蔽,准备等敌人靠进了再打,先不暴露自己的火力点。

等孟恩崇跑出去一看,天已经蒙蒙亮,大营后边的北山山婆坡上正好有两个自动榴弹器,正“突、突”的发射要命的榴弹,这些榴弹基本全部落在孟恩崇所住的竹楼上。看来这股敌人是冲自己来的,第一次攻击全集中在自己的住处,来者不善呀。

幸亏竹子坚固,要是普通木头房子早被炸倒。他回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卫队,卫队已经全部进入战斗工事内,其他驻扎在大营的军队已经向山下跑步前进,这些指挥官倒也算是有本事,看来雷雨田没白训练自己的部下。


“给我那些混蛋挡住。”孟恩崇对着卫队指挥官孟福喊着。

这个孟福正是死去的毒枭孟恩远大儿子,他爹死了他就投奔叔叔,还跟着雷雨田学了点步兵指挥技巧,因为他是孟恩崇的侄儿,所以最精锐的卫队连归他指挥。

“是的,您先撤到大营南边休息一会,我一个钟头就能摆平。”孟福提着双枪指挥着部队就顶了上去,冒着常胜军凶猛的火力向北边开了过去。


蹲在散兵坑内的曹秉操作着MK19榴弹器打的兴头上,他看炸不倒房子,就把火力转移到敌兵身上。在平地上跑动的,没有掩体保护,榴弹破片能轻易的杀死跑动中的士兵。曹秉心中暗骂,一群傻B,不懂得找地方躲避么?

卫队连后边的一个步兵营是孟恩崇的另一个侄儿孟贵所指挥的,这家伙只会做毒品生意,和他老子一样,就知道低价收鸦片,高价批发白粉,对打仗一点都不懂,他这一瞎指挥,这个步兵营一下就死伤了十几个兵。

曹秉一见敌军比较外行,而且就在自己步兵武器的射程之内,他从散兵坑里站出来,吹了一下哨子,喊:“开火,给我往死打,我不需要俘虏。”

就听见周围一阵整齐的拉枪栓声,一百个常胜军步兵和机枪兵一起端枪就打,AKM步枪和PK机枪一起开火,子弹如泼水一样撒到山下边。

山下的这些孟家军士兵没头盔,没防弹衣,因为这东西贵,司令孟恩崇不舍得花钱装备全套装备,这可害苦了这些士兵,他们一挨了枪子儿就倒在地上,马上死的也算安静,那些受伤没死的躺在地上哭爹喊娘的,惨叫声不绝与耳。


在山上观察敌人的许睿虽然被授予指挥权,但对这支队伍不了解,不敢贸然下命令,他不知道这些兵的具体战斗力如何,就蹲在一边看着。这一百个步兵端上AKM先打了一通连发,全部打长点射和连发,很快的就把子弹密集的泼洒在敌人堆儿里。然后步兵们换上弹匣,这次他仔细瞧了一下,士兵们全调整了涉及模式,把枪上的射击模式调整到单发射击,枪声从“哒哒哒”变成了单调的单发射击。

他看到这样的情况,就想,这队伍行,居然没有具体命令就打的这么整齐,一点都看不出凌乱,很容易让别人认为他们是正规军,和苏联伞兵的战斗模式很像,都是先连发都单发,先压制后单发消灭敌人。在战场的表现证明这队伍平时训练很多,很多战斗习惯都已经养成,是一支不太让人操心的部队,自己就根本不用喊什么口令。他放心的端起自己的带的那支AKM步枪,用光学瞄准镜瞄准了一个敌人的机枪手,准确的把瞄准镜的十字线压到那个机枪手的脑袋上。

一声清脆的枪响,一发7点62毫米步枪子弹旋转着飞出AKM的枪管,直接飞向机枪手的脑袋。机枪手正摆弄着自己的PK机枪,对着山上的枪火射击,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树丛中的敌人,只能对着枪口发出的焰火射击,这样可以相对准确的打中敌人。

PK机枪没喷出几发子弹,机枪手头上就被步枪子弹打出了血窟窿,机枪手爬在地上就不在动弹。在机枪手后边指挥战斗的孟贵清楚的看到,一发子弹准确的打进士兵的脑袋里,死去的这个士兵周围没落下其他子弹,只落下一发,就打进人的脑袋里,这对没见过残酷战斗的孟贵来说,太可怕了。以前他没打过仗,现在打的仗他也不太懂,不知道为什么敌人从后山攻进来,后山没山路,怎么能进人呢?营地周围山都很陡峭,连采药人都很少能爬到陡峭的山上,他认为山上的敌人很少,可能是瞎咋呼而已,只是枪法厉害,显得他们人多。

孟贵趴在地上,喊:“就地隐蔽,开枪还击,把他们赶走。”


许睿第一枪放倒一个机枪手后,招呼的自己的人:“兄弟们,比一下谁打的多,一起干他们。”他说完,继续搜寻下一个目标。

吴哲、关宁、刘铭基、余飞几个人都在盘算,今天就能攻克大营,把孟恩崇一枪打死,今天下午就能收拾东西回云南去,下周自己就不在这里,又回到繁华的都市中,可以泡在咖啡馆里下围棋。他们都厌恶了战争,他们从前参与过战争,并因此而发了小财,现在身上有钱,也就害怕要命的子弹。以前穷小子一个,为了发财也不怕死,现在有点对飞来飞去的子弹有点发怵。

虽然他们几个人怕死,但不等于他们不会打,以前在战斗中积累下的经验让他们听到枪声并不紧张,从容的蹲在刚挖好的掩体内,冷静的端着枪,各自寻找高价值目标。他们发现这支私人军队里也就没高价值目标,这些敌人都穿着很旧的迷彩服,戴着迷彩作训帽,身上只有一个子弹袋,一个手榴弹袋,只有机枪手和步枪手,没什么特别的武器,这和装备齐全的常胜军形成鲜明的对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