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时间:1937年9月7日深夜十一点多

南京的夜晚很美丽,下面火阑珊,天空群星璀璨,让人无法不留恋夜生活。不过这个时候却有几个醉鬼在游荡着。

“呕!——”

“哈!哈!——”

“呜!呜!——”

各种怪叫怪笑声接连在南京市内某条昏暗的街道上响起。

事情是这样的,由于我们三人是营级官员,可以随时出来,而且那个史太龙上校对我们三人很满意,因为我和阿超都是狙击手出生,对这些都熟悉,而彭兵却有个绝活,他身上好象全都长满刀子似的,只要他想,他就能随时随地的出刀。

他本来很冷冰冰地对人,但是我有办法啊?我说我找到个好的刀手想起他去试试,他眼睛唰地就亮了,点头什么都不说的就跟我们上了给我们三人特别配置的一辆吉普车。来到一家酒吧门口,二话没说的就拉起他去喝酒,嘿!男人一喝醉,都一个鸟样。

“吧!吧!……”

彭兵对着一个墙角就解开裤子放水,而阿超却在半米出呕吐,我么,我正看两人的表演。

“站住!立正!”

彭兵突然对旁边吼道。阿超没时间看,我好奇的转头一看,清冷的街道上,淡黄的灯光照射下,一个女地正走过来。

“你给我站住!”

彭兵边说边打着摆腿走过去,连裤子的没扣上(这个时候的军裤多没拉链都是用扣子),一把抓住那女地肩膀,用力的向后拉。那女地也说话,顺势转身冷看着彭兵,当看到彭兵下面时,脸一红,羞怒的眼神一闪,对着彭兵下面就一脚,彭兵马上倒地捂着命根子部位只叫。

我和阿超酒立时就醒了,看这女地麻利的动作就知道练过功夫,难怪敢一个人走夜路,这样的女地多是有靠山的。见鹏兵强忍着痛要站起来,我怕出事急忙跑过去扶他,再对着那正从小手包中拿出手枪的女地一看,傻眼了。

齐肩的学生发,圆圆地脸蛋上有点苍白,眼睛虽然画过妆,但也能看得出一点点黑眼圈,一身的花格子旗袍,修长而润滑的大腿,圆润的手臂,冰冷的眼神,正用枪指着彭兵。我一走过去,她先是瞄了我一眼就闪开了,马上眼睛又暴张开的看了回来,惊喜之色一闪而莫,取代它的是无言的愤怒,枪口也马上就由彭兵脑袋潇洒的指向了我。

这不是长沙的阿莲是谁!我枯涩而甜蜜的笑了。

“干嘛,干嘛,干嘛呢?我叫的你,你却用枪指我兄弟干什么?你……”彭兵很是气愤的挡在我身前,脸色激动,满身酒气,还好阿超及时吐完,清醒不少,走过来看了一眼小莲后,悄悄地碰了我背两下,当下就拉起彭兵闪到路的另一边。彭兵还一个劲的吵着要回来,和他清醒时的表情完全相反。

“什么时候来的?”我脸上苦笑着问,心里却骂着彭兵娘:随便碰到个女地也要碰到熟人,找谁不好偏偏碰到她,哎!也只能算我背时到家了。

……没说话,还是有些冰冷,但不那么气愤了。

“我想你,但我不能给你写信,这是规定。”我小心的解释了一下。

……没说话,但我清楚的看到她肩膀松懈下来了,眼神也和平起来。

“我知道你怪我,为我吃了不少苦。如果子弹能代表我的后悔,请来吧!不然就让我拥抱我最心爱的人,因为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这一辈子都注定了。”

……眼泪已经开始侵袭她的眼眶,枪也有些颤抖起来,嘴角抖动的好快。

我知道此时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了,只能用实际行动来表示我的悔意。

轻轻地推开指着我脑袋上的枪,握着她的手,慢慢地抱着她,再用力抱紧她,温柔地说了声:“我心依旧深深地爱着你,我最亲密的爱人!”

她都是任由我抱,手中的枪依旧对着前面,眼角的泪水还是微闪着没掉下来。听我说完这句话后,她的枪掉了,眼角的泪水立即掉落,猛的紧紧地抱住我,“呜!呜!……”地哭了起来,身子也猛地抖动起来。

彭兵看的眼睛都揉了无数次,还不信的不时看阿超,阿超正用白痴一样的眼光看他。

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对阿超使了个眼色,阿超点了点头,快速的跑回去取车。我依旧紧紧地抱着她不放,她还是在哭泣-咬我-扭我-不时的踩我脚。

不一会而车来了,我拉着她就上了车,她也听话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只是紧紧地抓着我的手不放,好像我马上就会消失一样。

彭兵坐在前面,不时的回头看正依偎在我身上的阿莲,还不断的看看我,当我俩是动物园里的娃娃鱼一样,还好他不问,没打搅气氛,不然我绝对下车找他单条。

……

回到营地自己的那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中,拉着她就上了床,我知道这个时候对女人最好的补偿就是这个动作,别的等大家距离近了再说。

连续做完了两次后,我心满意足地边抽烟边问她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可结果让我吓了一跳,我不仅是战场上的狙击手,还是床上的狙击手,一打一个那叫准啊!

原来阿莲怀孕了。从报纸上知道我的事情后她就到南京来找我了,可是我们所在地是保密的,在加上我刚从战场上下来不久,她当然不能找到详细的地址了,于是就到南京慢慢地等,也是事有凑巧让我们见面了,哎!一言难尽啊!

没说的,翻身抱起她再补偿一次。

夜伸了,满室的春光荡漾。

清晨,做操声都没能惊醒两只又累又饿的鸳鸯,是啊!谁大战了一夜也都会这样的,大家都能体谅憋了这么久的家伙。

“咚!咚!咚!”

连续巨大的敲门声惊醒了我,边叫着等下边爬起来穿衣裤,阿莲还是在熟睡着,看来这几天真的累坏了她。

“嘘!”我一开门,看都不看对方就用手指在嘴唇边放了下,提醒对方小声点,等我定神一看,原来是小鬼头来了。

这小子一住院就是那么多天,看他满面红光的抱着个大盒子站在那儿笑着看我,我就知道这小子说不定得手了,想起自己在医院受到他那待遇,没好气拉他进客厅。

“你小子大清早的干什么鬼敲门啊?”我又开心又气愤的坐看着他。

“大哥,我听二哥说嫂子来了,特意来见见。嘿!嘿!我听二哥说在湘西,见嫂子会有见面礼,对么?顺便提醒你一下,等下全团的弟兄都要来找嫂子要礼物,所以我第一个就跑来要了,你不会有意见吧!”小鬼头放下盒子,边拿出饭菜边得意的问。

这都是什么兄弟啊,出卖我不说还都变成了吸血鬼。我边想边要站起来大吼一声“滚!”,阿莲出来了。

“应该的,应该的,只是我没带在身上,这样吧,晚上我请大家都到‘聚福楼’去吃顿便饭。”阿莲还是穿着那身旗袍,不过头发还没盘起直披在背后,弯弯地卷发配合着刚睡醒的模样,说不出的妖娆丰满,看得我是恨不得一脚就把另一个碍眼的家伙踢出去,然后……

“嫂子好,我叫陈国民,是大哥帮我取的名字,你叫我小鬼头就行了。对了,嫂子好漂亮,你还有双胞胎姐妹么?能给我介绍介绍吗?”小鬼头鬼机灵的很,很会捧人,一来就给阿莲一个帽子,让阿莲边走到我身边坐下边娇笑连连。

可惜他还不知道阿莲以前是干什么地,要别的没有,但要漂亮美女,那绝对是用卡车都拖不完。

“好啊!就凭你这声嫂子,我一顶帮你物色一个最漂亮的。”阿莲捂嘴笑着回答,看到她那模样,幸福的眼神,我心里直恨小鬼头。

阿莲说完又从小提包里拿出张两百块光洋票:“我从报纸上看到你受伤了,第一次见面没什么好东西,就这表示一下嫂子的心意,你自己就买点补品吧。别嫌弃嫂子给的少啊,拿着!”

小鬼头从小就没人照顾,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他,给他钱,他眼红的双手接过,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啊!可别宠坏了他,这家伙不老实,明明在医院里有个美女等着,还不知足的要你介绍。”我立即就接他老底,然后手也没洗的抓起一块大肥肉往嘴里放。

“男人嘛,这很平常,你快去洗手,口都没漱的就抓东西吃,没样子,快去!”阿莲马上转口对我说,这让我第一次有了被老婆关心的管着时,那种幸福的感觉,真好,有点家的意思。

站起来就去漱口洗脸,这时下操吃饭的电铃声响了,我一想到小鬼头的话,马上就要去关门,可惜了,没来得急防止这群吸血鬼加色狼的速度,一到门口就看见好大群色狼正冲进来。

客厅里一时闹烘烘的,加上阿莲的落落大方,让大家的气氛更是色狼样,哎!

为什么别的书一章地字数那么少了?娘地,难道是骗点击么?俺~~~唉~~~!没话说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