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五十八章 淞沪会战之面子问题的插曲

haoren5100 收藏 0 0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五十八章 淞沪会战之面子问题的插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中日继续增兵上海。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陆续向上海附近增兵,成立第三战区。冯玉祥任司令长官,顾祝同任副司令长官,陈诚任前敌总指挥。以第9集团军组成淞沪围攻区围攻驻沪日军,第8集团军(张发奎部)组成杭州湾北岸守备区,第10集团军(刘建绪部)组成浙东守备区,第54军组成长江南岸守备区,第111师组成长江北岸守备区,以上4个守备区负责封锁压制日军登陆部队。23日,日军第3、第11师团在长江南岸的吴淞、张华浜等地强行登陆。第三战区临时将长江南岸守备区扩编为第15集团军,由陈诚兼总司令,又抽调3个军予以加强。

日军第3师第一梯队在张华浜附近登陆时,遭到张治中部警察总队顽强抵抗。第3师主力登陆后,警察总队不支,撤至南泗塘河西岸据守。张治中组织第87、第36师增援,挫败日军进攻,双方于25日隔河对峙。日军第11师团第一梯队23日在川沙口和石洞口地段登陆,由于第15集团军部队未到指定位置,日军迅即攻占狮子林炮台、月浦和罗店,然后分别向浏河、宝山进攻。下午陈诚所部先后赶到,第18军协同第54军实施反击,当晚收复罗店,次日收复宝山、狮子林和月浦。25日,双方于狮子林、月浦、新镇、罗店至浏河口一线形成对峙。

我们还是沿着小军哥增援时的路线撤退的。

一路上时不时的能看见老百姓和后勤人员在收拢战士的尸体,还有些老人在给尸体洗身子,然后挖个坑就地掩埋。好多人都哭了,我一直忍着,心里很感谢他们,虽然他们没有活着赶到增援地点,但是他们为后续增援部队节约了时间,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

当到达后续人员接待地点时,我看见了很让我气愤的一幕,也就是从这一幕开始,我对自己所效忠的军队表示了怀疑。

一辆辆军用汽车一字排开,老长老长地,这本来没有什么,但是我走到第一辆车后,往里面一看,都是给养弹药,第二辆还是一样,可是我走到第九辆车时,却发现是一个空车。

奇怪的问那个正在喝水的司机:“兄弟,这车什么都没装,怎么还停在这?”

他看了我一眼,用城里人看乡下土包子的眼神看我一眼:“我接到的命令是在此等候,装不装东西我就不知道了。”

我火气一阵阵地往脑袋上冒,忍着又往下一辆车走去,后面都是空车,我数了数,共有四十三辆空车停在那儿,而司机们却围在一起打牌赌钱,问他们原因,大多和那位回答的一样。

我终于忍不住了,飞起一脚把他们的牌铲的老远,骂道:“我日你们奶奶!老子在前线拼死打鬼子,你们却在这逍遥快活的赌钱。这么多空车停在这,不去接伤员,却赌钱,老子让你们赌!让你们赌……”我边骂边用力的眦踩着扑克。

那十几名司机马上站起来要揍我,我心里的火正没处发,立即摆开架势迎接进攻,阿超和小鬼头马上拿出冲锋手枪对着他们,我们这一队的人员也都拿出家伙冷冷地看着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野战吉普车“吱!”地一声在我们面前停下来,一名当官的带着两名副官走了下来,我一看是中校军衔,马上敬礼。

他来到我们中间,两边相互看了一眼后带着官腔的问:“怎么回事啊?”

一名司机马上跑过去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他马上冲满敌意的看了我几眼后,毫不在乎的对那些司机说:“你们怎么能在这赌钱了,回去都给我做个检讨,知道吗?”

“是!——”那些司机拖拖拉拉地回答,然后都三五一群的走开了。

那名上校这个时候满怀敌意的对我们说:“带头闹事的是谁?”

“报告中校,是我!”我立即立正敬礼的回答。

“关起来!”

那两名副官立即就上前来抓我,我哪肯让他们这么不明不白的抓啊,马上看准有边之人伸过来的左手,一扣一拉,再弯腰对着左边之人来了个扫堂腿,他俩一个马上就飞扑向前,一个给来了个狗吃屎。

此时的我也是十分的愤怒,心里想着:大不了老子不干了,回湘西当我的山大王,想怎么打鬼子就怎么打,看你个狗日的能拿我怎么样。

“你敢对抗国军(好大的一顶帽子压下来),你敢不服从命令?”中校铁青着脸吼叫,就是不敢亲自上前来捉我。

我冷冷地看着他,身边的战友没一个肯出声帮他,都铁定了主意看他笑话。

小军哥这个时候也赶来了,先是对他一个立正敬礼,然后小声的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后才说:“既然是不知者那就算了,下次可不能在发生这种事情,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说完他独自转身上车走了。

“好了,好了,散了,散了!”小军哥边挥手边向我走来。

一拍我肩膀笑着问:“他们是官我们是兵,惹不起。算了,你刚才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我叹了叹气,恢复了一下平静:“我看到我们的车队就想起了日本人用大汽车拉他们伤员的事情,看到他们都主动的帮助伤员,冒着战火接待自己受伤的士兵;而你看看我们的车队在干什么?又不是没有路线到那医院,可是他们却宁愿空着车在这个地方赌钱也不去,一句‘上面的命令’就心安理德地在这等着,那是人话么?我一想到那些受伤后不得不自杀成仁的兄弟,我心里的火就一阵阵地冒,那些兄弟都是多好的兄弟啊!就因为这而没了,我心里老憋的慌,当时就是去一辆我们都能及时的救车好多兄弟,现在都没了,我日他个奶奶。上面老说我们的武器不入别人,科技不入别人,可……可……”

“好了,好了,这事你也是第一次见面,我见多了,等你见多了的时候,你就麻木了。走吧!我们回去好好放松一下,回去你可不能在这么说了,懂么?”小军哥对天看了看,叹了口气打断了我的苦诉,安慰着我。

我点点头,转身看了看那一辆辆汽车,它们是那样的显眼,又是那样的可恶,用这样,心里想着:与其用这么豪华的车队在这等着,像保护个小鸡一样的保护着,我宁愿赶着驴车去救人,真是马屎皮面光,肚里一包糠。

我不知道的是,一种不满于现在这种社会结构的思想在我心里出现,它就像树苗一样在心里开始成长,直到最后因‘小敏之死事件’的爆发,我们和国民党正式决裂而参加八路军,都是从这个小小的插曲而萌芽的。

……

时间:三天后,也就是1937年8月28日。

地点:南京市国都大厦公众会议室

事件:记者招待会

题目:中华民国特勤队队长李峰-副队长李超授勋大会。

“下面有请代表国民政府-代表第三战区专门赶回来的,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兼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陈诚将军,他将亲自给李峰队长和李超副队长授予中校军衔。大家欢迎!”

“吧!……”

会场中掌声立时如雷般的响起来。

说实在的,现实中国民党军队从‘七七事变’以来,到1940年,国民党都是积极抵抗日军,担负起了正面抗敌的责任,打破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无耻而又狂妄的企图,所以在这个全国一至抗战的时候,国民党中的各层将领还是比较受欢迎的,最少不向后来那样受到白眼,后来的‘南京市民捐款’事件就是最好的正面(后面我自然会写)。

看完这章的朋友们,能不能看看我的另一本同时上传的新书啊,是用真正的道术而写的书《道术绝响》书号:103339。

感谢大家一惯的支持,请继续支持我的书,谢谢大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