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三章  爷爷成家 第三节"拜堂"

柳梢青青1 收藏 0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十里秋风送双雁,

情思意切缠绵绵。

黄连树旁抱琵琶,

不听清歌也心寒。

夫妻悬泪坟前立,

拜堂成亲亡魂安。

奶奶搀扶着爷爷走几步休息一会儿,“哎,真是倒霉透了,我在家干活,半个月都没有穿过鞋了,脚板也没有被扎伤过一次,偏在今天早上洗完脚穿上鞋,来接新娘子回家的路上,让这山坡上的花刺儿给扎出了血,怪不得俺娘活着的时候老是给我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人要是倒霉,你买四两盐也就会生蛆,唉,你看花妮,是不是今天的日子不好。””爷爷摇着头唉声叹气的。

“星泰,别这么胡思乱想的,我看今天的日子不错,你看天上都是蓝蓝的,连一点云彩都没有,这日头老是跟着咱们两个人走,就好象是专门送咱们似的,不是你选的日子不好,是咱们二人的命不好,走得快了赶上穷,走得慢了穷赶上,真是穷透到家了!”

“我就不相信咱能穷一辈子,总有好过的那一天。”奶奶一听爷爷不认这个穷命,非得要改变夫妻两的命运不可。就激动地笑成了一朵花,“星泰,这你才算是大老爷们儿说的话呢。”

爷爷和奶奶说着走着,就来到了黑龙潭山坡上的野生枣树园。奶奶喜出望外,目不暇接地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灵枣树高兴地举受摘了一个象鹌鹑蛋似的红灵枣噻到了爷爷的嘴里问道:“甜不甜?”

“呵,翠甜,味儿可真正。”爷爷说罢也举起手来摘了一颗噻到了奶奶的嘴里,眯着眼睛看着奶奶的脸说:“今天咱们两个都吃到了灵枣,你要先给我生个延续香火的儿子,我才放心。”一对新婚夫妻的笑声就象山坡下的泉水清脆悦耳……

爷爷和奶奶挑拣了一棵生长的又直,结枣又多的小枣树连根都给拔了出来,背着就下了山坡……

他们二人来到我曾祖父母的坟前,爷爷把这棵枣叔竖着靠在坟上对奶奶说:“花妮,这就是咱爹娘的坟,肯定他们二老儿都等着见他们的儿媳妇呢。”

懂事的奶奶在公爹和公婆的坟前二话没说,扑通一下子跪下来的第一句话就说:“爹,娘,你天天盼望的儿媳妇给您跪下了,我也是没有爹娘的苦命穷女,您二老别嫌弃俺,俺和星泰哥今天来到您二老的跟前拜堂结为夫妻,您要高高兴兴的,俺们心里才能好受……”奶奶跪在地上给没有见过面的公婆说着话就失声痛哭起来……

爷爷磕着头对九泉下的二老双亲说:“爹,娘,今天是农历八月初十,我和您的儿媳妇儿就在您二老坟前拜天地,儿子知道您二老走时拉住我的手直盯盯地看着我说不出话来,连眼睛都没闭上啊”!

“爹,娘,我知道您二老走时想对儿子要说的话,是让儿子能娶上媳妇儿成个家,过上好光景,爹,娘,现在您的儿媳妇儿就跪在您的跟前跟您说话哩;您二老就安息吧,我一定会争气和花妮过好日子的......”。

我爷爷哭得鼻涕和泪水把曾祖父祖母坟前的土都流湿了好大一片。

此时的“新娘”奶奶正跪在没见过面的公爹,公婆坟前,越哭越难心,两只手乱抓着二老坟前的土,悲痛万分……

,可怜苦命的奶奶好象是要把满腹的辛酸苦水在“新婚”这一天都向二老倾诉个够......

“花妮我的命咋就这样苦呀,我们一家四口人,在一年的光景里,老天爷就要走我一家三口人的命,俺一家本来都穷得揭不开锅,俺爹,俺娘因有病无钱看医吃药,我们姐弟二人眼睁睁地看着爹娘病死,还是穷邻居的好心人们找两个烂席片儿裹住俺爹娘的尸体给埋殡了......”越想越伤心,越说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奶奶真是心碎欲裂......

“我带着十岁的弟弟跪在俺爹娘的坟前发誓:再难我也要照顾好弟弟,把弟弟带大成人,娶上媳妇儿到坟前去见俺爹娘,好让他们在阴间安心,我对俺爹娘说过,非等俺弟弟长大后娶上媳妇儿我再嫁人,可就在俺爹娘死后的三个月里,十岁的小弟弟出麻疹发高烧,在三天后的一个夜里死在了我的怀里......老天爷呀,你咋都不长眼,咋对俺穷人就这样狠毒!俺没有得罪您呀老天爷,弟弟是俺张家的根儿,你让我咋给死去的俺爹娘交代,哎呀,老天爷你可咋叫俺活下去......”

有情无意的老天爷也许是被一对苦命夫妻的哭声所打动,也许是对非人世界的愤怒,顿时,雷声大作,豆子大的雨点儿与天地相连......

这时,我的爷爷擦着眼泪,强忍悲痛,扶起花妮奶奶并用沾满鼻涕和泪水的双手轻轻地擦着奶奶的眼泪安慰说:“花妮,别哭了行不?你放心,只要你不显俺穷,俺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咱俩长得都有双手,穷日子总能过去的,你说是不是花妮”?“奶奶点点头说:“星泰歌,你说得是,咱俩都是苦命人,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俺也没啥能耐,缝缝补补的俺都会,俺看你也是老实本分人,只要咱不饿死,就能过上好日子......”

“花妮,天下这么大雨,来,你用手拿着枣树,我给你盘头。”爷爷把奶奶淋得水湿的长头发辫子胡乱地盘了几下,又把奶奶带的红绒线绳子在盘起的头发辫子缠了几下对奶奶说:“花妮,我给你盘好了,不过盘得不好,等明天你自己盘头吧,咱们赶紧回家做饭吃……”

爷爷拿着枣树和奶奶揉着哭得红肿的眼睛回到了爷爷的两小间破房里,此时的时间已是晌午大错,(就是下午两点多钟)爷爷赶忙用三个石头支起个小铁锅,奶奶用手拍了几个红薯面饼子,煮熟后,爷爷让奶奶先吃,奶奶让爷爷先吃,二人推来让去,彼此的脸上都少带一丝从没有过的平静与相互体贴的笑容......

爷爷奶奶,两个苦命孤儿的“新婚之喜日”就是这样在令人撕心揪肺的哭声中度过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