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将登太行雪满山 十成不多,一成不足(13)

彭宁辉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一)


一支装束不一的队伍在大石庄列队,夜风起,雄心壮。


上官名相与每一位战士握手,连称仰仗各位了。刘亚军全身上下收拾利落,向赵春山陈楚风上官名相敬礼告辞。


“我等你回来喝酒。”赵春山神情肃杀。


“回来一起喝酒。”陈楚风也无多言。


刘亚军面色一激:“回来喝酒!”


壮士一去,生死未知。


刘亚军转身,正要下达出发令,上官名相上前附耳问道:“刘老弟,一切小心……此行,你有多大把握?”


刘亚军向队伍挥手下令:“十人一队,相隔500米行军。出发!”


又回身,轻声回答:“十成不多,一成不足。”


好一个“十成不多,一成不足”!这话听得在场三位国共军队指挥员一阵的心惊心凉!


如果一切真如刚才交代敌情、布置任务那样,这次两军联合出兵救人,有如此周密布置,几乎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然而,战情敌情瞬息万变,路途虽不遥远但是却无比艰辛。


会不会遭遇敌人,走漏消息?


渡河会不会有危险,全员是否安渡?


据点敌情会不会有改变?


就算一切行动成功,但,俘虏是不是已经转移导致白忙一场?


就算救回情报官何伟,返途会不会遭到袭击?


……


望着消失在夜色中的40人,上官名相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感觉,是酸楚、期待?还是欢喜、不安?或是恐惧、无望?自己也说不清。这种感觉,自己这一生好像只有过一次:那是“一二.八”事变的时候,自己作为一名才投军的见习排长,第一次面对着对面阵中数不清的鬼子和战车,听着身旁数不清的子弹和炮弹声,心里面,也就是这种感觉。


赵春山陈楚风走过来:“上官团长,友军来访,实在难的,如果不介意,今夜还请上官团长暂时留在大石庄,静候救兵成功的好消息。我和赵营长陪上官团长秉烛夜谈,也好请教。”


上官闻言转神,点头:“请教客气,适才见刘连长布置交代,颇有感触启发,你我三人,今夜多多交流一下战法。”


随后心里长叹:“听天由命吧!”


(二)


与此同时,发生的两件事情与这场前途未卜的救兵有关系。


太原城中高凤远府上的张老师,正准备把“103师26团欲投八路军”这条来自池田办公室、真假未知的消息传送给上级,他的上级会用什么方式传给自己的上级?最后传到谁的手里?是三五八旅还是晋西北军区?用什么方式?字条?口信?文件?电台?


没有人知道。


但是这条情报到它该到的地方已经是8个小时之后了。


另外一件事情和吃了败仗但是抓住了自称是26团情报官的松云岭大当家土匪朱不戒有关:朱大当家没有吝惜自己往情报官何伟脸上扇的巴掌,小土匪折磨人的方法又千奇百怪,这下,这个从来没受罪吃苦的26团少爷情报官吐出一番话来,让一辈子从事没有前途的山贼职业的朱不戒又喜又惊。


朱不戒通过自己土匪脑袋的思维,细细判断了一下何伟的话,喜的是:自己打了败仗但是确实有了一份给独立营的见面礼——还是厚礼。惊的是:这条情报关系几百上千号人的性命。于是,他决定连夜押着这个情报官寻找独立营。很不巧,他们也被耽搁,为了躲避山下那一小队自己打不过的鬼子,朱不戒只好绕道,等到他们找到独立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6点。


这个时候,潜伏了一个多小时的救兵分队枪上膛、刀雪亮,四周寂静无比,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突袭马上开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