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禁忌 大学争办情色杂志

情色主题在如今的美国大学校园不再是禁忌,耶鲁大学每两年会举办一次性爱周双年展,一些的名校如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以及哥伦比亚大学等校学生甚至自己办起了校园情色杂志,并在学校之间进行品评竞争。其中,波士顿大学《boink》 色情杂志最受书商青睐,已经计划2008年把该杂志编辑成书,行销全球。

位于纽约州的弗沙学院在2000年最早发行了校园色情杂志《Squirm》,该刊物的自我定位是:“对性与性快乐进行高明而且刺激的探索。”随后耶鲁大学也在2002年发行了《SWAY》杂志,SWAY正是“耶鲁性爱周”(Sex Week at Yale)的英文缩写。而在2004年时,哈佛大学也有了自己的校园情色杂志《氢弹》(《H Bomb》),创办人是哈佛大学两名女学生凯瑟琳娜·贝尔迪格和卡米拉·哈迪。




另外,芝加哥大学则创办了《Vita Excolatur》杂志、波士顿大学新闻系学生欧蕾尤瑞克也创办了《波英克》(《boink》)杂志,哥伦比亚大学学生在2006年12月创办了《Outlet》线上情色杂志。


对于这类刊物,各校校方态度不一,也各有规定。芝加哥大学的《Vita Excolatur》,各项费用由学生活动经费向下拨付,约6000美元一年。校方虽准许刊用全版裸照,却不允许刊登男女性交及男性勃起的照片,在出版之前,各项内容还须先送校方审阅。弗沙学院和哈佛大学则是出版后审核。


哈佛大学的《氢弹》则与《波英克》不同,不但获得校方许可发行并给予赞助,还有心理学教授受聘担任顾问,杂志定位为“谈论性与情色的文学艺术杂志”。《氢弹》创刊人标榜“情色”非色情,拒绝被视为“黄色”杂志。反而是波士顿大学同类型杂志《波英克》,大大方方摆明就是本“黄色”刊物,与哈佛的扭捏形成鲜明对照。


《氢弹》现任总编辑范德堡表示,他们会特别防范杂志网站上的照片遭人移花接木,哈佛校方则提醒学生“如果你不能分辨裸体之美与色情图片的差别,那你就不应该去看那本杂志。”


《氢弹》所刊登的照片比较艺术化,多以金漆或长发遮盖裸体,杂志中的女模也大多不会露脸,男模的私处只是隐约可见。《波英克》则誓言以彰显色情为宗旨,目的是为了证明色情不坏,色情无罪。因此杂志很少采用前卫的艺术照片,通常内容十分写实,拍摄手法大胆而暴露,即使对于男模私处的近照,也绝不会以阴暗的光线加以处理。杂志中曾出现男人亲吻以及一名几乎全身纹身的女学生的裸照。


《波英克》不但模特姿态撩人,还大谈各种“床上秘笈”,甚至有关于各种性玩具的专题讨论。


《波英克》要算是这类刊物中最独立制作的,内容也最接近主流情色杂志风格,主因在于校方不承认其为学生刊物,也不准在校内贩卖,因此该杂志也是商业化企图最大的,每期销售量平均一万本,最高时达到了两万本。该杂志是一般杂志两倍的价钱。


由于受校方抵制,《波英克》唯有穷则变,变则通,杂志在校园外酒吧畅销,同时还售卖印上专有名号的衣帽等日常用品,以及每月不同的海报。《波英克》2006年更获“华纳出版”青睐,将把该杂志内容编辑成书,并取得了全球出版与发行权,将于2008年2月出版。


除了学生自办情色杂志风潮,耶鲁大学自2002年起每两年举办一次性爱周,活动期间,除了出版情色期刊外,还举办各种座谈会、派对以及游戏等。


校园性爱风气开放,并非所有教授都能接受。耶鲁大学卡洪学院院长霍洛威教授曾发电子邮件给全学院,要求男女学生停止在宿舍淋浴间嬉闹,引发网络论战。哈佛大学教职员则担心色情杂志被人投以异样眼光,特别在学校网站上澄清:“如果你不能分辨裸体之美与色情图片的差别,那你就不应该看那本杂志。”


哥伦比亚大学出版协会的埃德蒙德·苏利文表示,上述这些活动并不表明校园出版事业在朝混乱的方向发展,性问题专栏的开设不过是21世纪的一个热门话题,它们包含了更多言论自由的含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