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朗月

ok888123 收藏 0 28

喜爱游山,虽无霞客 “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之志,心累了,也能抛弃世俗之事,孑然一身背上大背包,不设定目标随心所欲,踏破芒鞋参访河山。以山仁濯性,以朗月清心,虽不是梅妻鹤子,却能独领一份清境和禅意。


初秋夜,我在清溪大山里,借宿密林深处护林人家。三间茅草舍前,二丈见方平地,一轮皓月当空,松影之中,我与护林白髯老人月下晚餐。正逢老人在山下教书的小女上山探父,轻风般的清丽女子斟上陈酿米酒,我与老人尽兴畅饮。佳酿下喉,脸上回春,一股暖意游走五内,撞开冰雪裹着的心扉,忘年老少爽朗笑语惊飞栖松鸟,惹得松针扬扬。月下女子白衫轻飘,服待老父与客,与我斟酒时,送上一个笑靥,好甜。好酒好夜饮,好夜留有缘人。将近更漏时,老人给女子撂下一句话:“你替我把碗筷收拾了,我要与床为伴啦!”半梦半醒,步子颠荡摇晃到房里去,两只鞋散失在桌底。


不独人善,酒也醇、夜也清,山般厚仁的老人鼾声已起,如忽远忽近的松涛,留我独享明月。走出柴扉,漫步扉前松林之中,月光皎洁,松影婆娑,间或蓬起被脚步惊忧的鹧鸪,转眼复归静谧。融入“月皎惊乌栖不定” 的意境,酒的余韵使得天地同我畅怀。


箫音缓起,如诉如泣,愁肠百结,是那女子倚松弄箫,对月抒情。她寄月托情,是万里之遥,戍边守关的恋人?还是闭关书斋,形销骨蚀的士子?或是我,贪恋山水的旅人?明月让我多情起来,我暗笑自己。一介浪子,鞋跟旧尘未脱,鞋尖又迎着新泥,褛衣着由月牙补。


月无语,风轻拂,月光从远古照射而来,挟带汉唐风流。滚滚红尘没能玷污她,风霜雨雪没能侵蚀没她,人的仰慕眼神没能迷醉她,她空灵、澄静、安祥。在她脉脉的注视下,我仿佛感应到王维在秋月清照的静林间,和琴呤唱“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此时我似乎也成了一位披星戴月访明山的诗人。


月下徘徊,诗一般的境界,我虽不是诗人“眼前有景道不得”,好在松月浣清心垢,得了个清眸旷心,竟寻觅到与古圣贤心灵感应的幽径,不然此情此景缺少诗的陪伴是多么的乏味和无聊。


塞满琐屑的喧嚣与纷杂日子里,此时恐怕早已鼾然入梦,几时还能记得这轮长空明月,纵使梦游又何以识得这月下松林的真颜呢?


明月照着我,便是上苍赐予我的,我空旷心怀领受了这份光亮。


揣着冰轮玉盘,小憩松下石上,蓦地,月下行吟的高手,诗僧寒山颠荡而来,送诗与我:“为心不了绝,妄想起如烟,性月澄澄朗,廓月照无边。”他的眼中月超脱、深邃,恍惚中,拉我堕入亦真亦幻的禅境之中。


月夜清凉如水,无梦无灾,睡时敛目,醒时笑面的老人鼾声拂开门帘,唤我与床为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