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EN 暗渡陈仓 [8] 暴露

百合浪子 收藏 1 13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EN 暗渡陈仓 [8] 暴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咻,咻,咻……”杨锐用胳膊捂着嘴和鼻子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随后他警觉地观察着周围,还好没什么动静,在敌后要是因为打喷嚏而被发现,那就糗大了。

“一想,二骂,三叨咕。谁他妈的这么关照我?”他抹着鼻涕,小声嘟囔了一句。

“你感冒了?”耳机里传来霍克的声音。为了保证在强干扰下还能保持通讯,霍克在杨锐右边不到十米的灌木中潜伏。

“我没事,山上的风硬。”

霍克没再说话,继续观察目标的动静。

在他们对面是地上军禁卫五师的直属机动导弹营的营地,共有各式车载导弹发射架五十多具。因为它们机动性强,无法准确锁定,对地下军的威胁很大。杨锐和霍克的任务就是与二排火支班一起把它们消灭在出营地的路上;三排出动了一个班掩护他们的行动。营地三面环山,只有一个出口;地上人这么安排也是为了防止地下军的空袭。而也就是因为这样,留给了猎狗一个绝好的机会。现在营地外的路上已经被布满了磁感地雷和激光引信炸弹,就等着它们在总攻开始之后出龟壳了。

杨锐从吸管里吸出一小口营养液喝掉。人工合成的营养液中含有大量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二百毫升就能保证一个人五天到一周的最低需用量;里面还添加了适量的不损伤人体的兴奋药物。一口下去,杨锐渐渐感觉精神了。

快三点了,杂种们肯定睡得呼呼的,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们已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做好了总攻的准备。杨锐想着,不觉地感到有些好笑:敌我双方的北美战区总司令部都选在了华盛顿特区附近,不过是一个地上,一个地下,两处的直线距离都不超过二十公里,这在人类历史上的战争中都是没有的事情;看来美国人还是很迷信这个首都,甚至于地上人。虽然“自由阳光”是个全球性的政权组织,但为了便于管理还是划分出几个区域,而在每个区域中又有若干分区,这些分区的地域界定基本上沿用了以前各国国界来作为标准。对此,杨锐的评价就是婊子立牌坊,什么无国界地联合,要是地上人真统制了世界,那内部各区域间的矛盾肯定也少不了。

“呜——”前面营地里突然响起的警报声打断了杨锐的思考。

“见鬼,王八蛋!”杨锐看了看时间骂道。“还有五分钟,他们怎么醒的?”

“稳住,不是我们,是别的地方暴露了。”霍克沉着地说:“观察他们的动静,万不得已,发动攻击,不能让他们跑出去。”

杨锐深呼吸平静下来,冷冷地盯住前面的营地。霍克说的没错,真要是暴露了也决不能让眼前这股敌人跑出去,否则等他们展开了,再打就难了。其实在出发前,混特部队的最高指挥部就下达了指示,行动一旦暴露,就是死拖也要把各自的目标拖住。毕竟敌在明,我在暗,打起来也不是很吃亏;而且混特部队的攻击点都是重要的战略目标,只要破坏掉,地上人就是伤筋动骨,无法顺利展开阵势与盟军抗衡。虽然盟军在这种情况也会出现混乱,但要乱大家一起乱,总比让地上人顺利展开后,对混乱的盟军实施单方面屠杀要好得多。战争中,机会稍纵即逝,为了一个无法实现的完美计划而犹豫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

“咚——轰——”一阵接一阵的低沉的爆炸声传来。根据声音,杨锐和霍克判断出是一班攻击的那个预备队。其实都不用猜,其它目标都是用高频超声波引导器来为从潜艇和其它陆基发射架发射的导弹提供目标引导,只有一班和杨锐他们的目标因为地形原因难以用引导器来引导导弹攻击,所以只好采用潜伏布雷、安置炸弹的方法摧毁。现在导弹还没临空,那能炸的也只有一班那边了。

该死的,泰戈尔,你们怎么搞的?要活着啊!杨锐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只能在心里默念着。

********

一班这边,泰戈尔不是能用一个恼火能形容得了的。原本他们潜伏在营地周围,是等着临空的导弹炸毁其它目标,惊动这里的敌人,让他们在混乱中触响帐篷四周的诡雷,形成第一次杀伤;然后待他们的残兵上车之后,再用激光引爆车上的炸弹,彻底打残眼前这股敌军。可还没到预定的时间,这里的警报却莫名其妙地响了,敌人出了帐篷带响了诡雷。虽然完成了第一阶段的目标,可整次进攻的同步性算是毁了。

一班的人这个郁闷,是暴露了么?那不能够啊。要是暴露了,他们早就跟敌人接上火了,哪能这么像现在这么消停。敌人这边一顿折腾,那整个战场上其他的敌人肯定都醒了。离导弹临空还有几分钟,若是敌人在这段时间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那整个计划就全泡汤了。泰戈尔隐约都能看见默菲的黑脸,听见格兰特的臭骂了。

营地里,没被炸死的敌人开始集合登车了。他们也闻出了这一带味不对,准备转移。

“班长,引爆炸弹吧,不能让他们溜了。”莫宁对泰戈尔说。

“再等等。”泰戈尔咽了口唾沫回答。他心里在祈祷,祈祷敌人只认为这爆炸是次小规模的骚扰,别彻底醒过来,给导弹临空留出点时间;尽管,眼前的迹象跟他祈祷的一点都不靠谱。

********

跟杨锐和泰戈尔不一样,杰弗逊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恼火,而是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警报响的时候,他们正在准备找机会溜出师部,听见警报声,帐篷里的人全傻了——总攻提前了?那怎么没有通知?这不是把这几个人扔火坑里了么?

爱尔斯宾在门口观望了一下,回来说,没有导弹临空的迹象。所有人松了口气,而下一句又把他们的心提了起来——师部指挥官要跑。

杨克尔透过窗口看到,指挥帐篷外停了几辆指挥车,士兵和参谋们正忙活着把设备和资料搬上车,几个主官已经开始上车了。地下人每每进攻都会以强大的空袭作火力准备,地上军对这点已经已经摸清了;所以管它是真是假,脱离对手的空袭打击范围成了地上人战斗警报拉响的第一件事,说白了,就是跑。

“他们如果跑了,我们就白忙了。”杨克尔看看周围的兄弟说,他突然笑了笑:“各位,当英雄的时候到了。”

所有人心里都咯噔一下。杨克尔抽出手枪,“杰弗逊,帮我一下。”他又拿出一捆胶布。

“一会你们回到卡车上,趁乱开出去,如果能等到我……算了,不要等,有机会就把油门踩到底。”

“头儿……”杰弗逊明白了。

“班长……”其他人也明白了。

“听着,不准跟我争,我军衔最大,这个机会我要定了,出去后你们可以告我滥用职权。”杨克尔一直是笑着说的。“杰弗逊,帮我缠上。”杨克尔拉开枪机,右手拇指紧紧扣住大张的机头,食指轻轻扣下扳机。“把我的食指捆好。”

所有人都看懂了。手枪在这种状态,膛里的子弹是否击发完全由扣着机头的拇指来控制,而且只要把枪口顶在一个人的脑袋上,哪怕是被别人打死,只要拇指一松,被枪顶着的人也会脑袋开花;但是这样的手枪只能打一次,扳机无法复位,自然也就无法再次击发。杨克尔这是在拼命。

杰弗逊在犹豫。

“捆上!”杨克尔低声喝道。“这是命令。”

杰弗逊强忍着眼泪,把手枪捆在了杨克尔的手上。

“我很高兴有你们这帮兄弟,”杨克尔像是在最后地告别。“杰弗逊,一定要把兄弟们带出去。”

说完,杨克尔把绑着枪的手插进兜里,故作悠闲地出了帐篷,向指挥车走去。

“去开车。”杰弗逊悲愤地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