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历史本来面目:真实的北洋军阀是不卖国的

忠诚与背叛 收藏 178 4950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李敖在北大对学子们说过:"你们不要在骂北洋军阀了,为什么呢?你们想他们让你们这个追求进步的反对独裁的北大出现在他们的心脏地区这是需要度量的.''其实何止是一个北大,我们如果仔细分析的话会发现近代历史中绝大多数的科学家,文学家,哲学家.........都在这个时期崛起.中国几千年的压抑挥之一去,万古长夜就此终决.在这里北洋军阀们并没有过多的干涉到这批精英的成长.以前我对那段时期的感觉可能就是八个字:混战连连,黑暗无比.但现在我才明白在那些北洋军阀中同样有狰狰男儿,同样有忧国汉子,同样有民族楷模,同样有高尚长者..........


历史本来就不是一幕幕黑白影片,相反,它是一幅幅色彩斑斓的彩色照片。我们看到什么样的历史图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是不是“色盲”,也取决于我们怎么剪辑和解释这些彩色的图片。


“历史”,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占据着如此重要的地位,以至于我们赋予了它多得数不清的任务:我们习惯于从事针对领袖的造神运动,结果我们很自然地以拥护还是反对领袖作为是非标准来编撰历史、臧否人物,——当矗立城头的“大王”走马灯似的换,那城头的“大王旗”就不得不一日日花样翻新;由于执掌史笔的文弱书生没有言论自由,他们被迫寻章摘句借古讽今,按照政治斗争的需要去塑造历史。结果,“历史”就成了政治风云中的“如意金箍棒”,可长可短,宜细宜粗,还可以附会上五彩缤纷各种细节。但不管怎么变,它总之还是一根被人不断挥舞若有所指的棒子。


北洋军阀中的一些人是有政治理想远大的抱负;吴佩孚以统一国家结束纷争为念,为租界而耻辱发誓一生不踏进租界,反对签署任何卖国条约,有清醒的头脑反对将故宫拆除改议会....;冯玉祥一生追求真理为找到救国之路而奔波不段,数起数落终不改赤子之心......;........


他们中的一些人是有很高尚的品格的;段祺瑞清廉如水,一生中除了收过冯玉祥的几块红薯在也没有收过礼,被人称为"六不总理''.冯玉祥为抗日奔走,当尽家财,常不食荤素以大饼充饥;........


他们中的更多人有着尊贵的民族精神;吴佩孚,张作霖誓不愿为日本的走狗被日本阴谋杀害;徐世昌令愿病死也不上日本人控制的医院就医,以死许中华;曹锟与高林蔚等汉奸划清界限,冒生死誓不降日;连张宗昌这种人也奔国而回不替日本卖命............


北洋起于袁世凯小站练兵,终于四家集团二次北伐东北易帜.北洋的主要派系及主要人物有:早期;老北洋系 主要人物是袁世凯,王世珍,徐世昌等人;中期和晚期;直系主要人物是冯国璋,曹锟,吴佩孚等人,皖系 主要人物是段祺瑞等人,奉系主要人物是张作霖,张学良,郭松林等人;国民军系主要人物是冯玉祥,孙岳等人;晚期 直鲁连军系主要人物是张宗昌等人, 东南连军系 主要人物是孙传芳等人。


段祺瑞在清末民初中国扑朔迷离的政治舞台上曾经显赫一时。他出身行伍世家,饱尝世间冷暖;身怀救国之志,却无法施展强国才华;受新式军事教育和有留学欧洲的经历,但思想和行为方式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很深;他曾是继袁世凯之后控制中央政权的军阀首领,却在生活方式上保持着相对的清廉."三.一八''惨案时他在知道政府卫队打死徒手请愿的学生之后,随即赶到现场,面对死者长跪不起,之后又处罚了凶手,并从此终生食素,以示忏悔。他反对袁世凯的帝制,但他与袁世凯一样为权力而生亦为权力而失.他没能拯救中华陷入内乱,但他在日本人面前却保持了英雄的尊严.


如果有人给他送礼,他要把礼物细细地看上一阵,然后只选一两样不值钱的留下,其余的一概璧还。有一次江苏督军齐燮元送他一扇镶嵌着各种宝石的围屏,他的家人喜欢得睡不着觉,好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半夜爬起来摩挲。可他只轻轻一挥手,就叫人把东西抬出去了。只有冯玉祥送过他一个大南瓜他全都收下了,因为实在没有办法把南瓜再切一半还给冯玉祥。


段祺瑞从年轻到年老,穿衣服就没逃过邋里邋遢的样子。他在家里总是一件长衫,头上一顶瓜皮帽,任谁见了他,也想不到他会是个国务总理。他出门的时候,当然也会穿军装、礼服,不过不管多么考究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都显得随随便便,有时候西服领带都会歪到一边去,他也浑然不觉。 段祺瑞从来没有做过生意。他家里日常用品都是从铺子里一针一线买来的,和他家来往最多的是前门外大栅栏瑞蚨祥。当时的银行人士谁不想巴结这位实权派的国务总理大人?可他却没有在任何一家银行投过一文钱的资本。堂堂的总理之家,居然常常会像平民小户一样,有经济周转不灵的时候。 实在挺不下去了,段祺瑞也会写张白条,到金城或是大陆银行去借上个千八百元的。这一笔笔的账段祺瑞记得十分清楚,等到他有了钱去还款时,哪家银行想“赖账”都没门。


段祺瑞在台上当政时还有地方借钱,等到他下野隐居天津后,他家的经济状况就彻底窘迫下来。他已经住不起“公馆”,而只能住“私宅”了。段祺瑞开始亲自过问日常开支,亲自审查日常详细账目,想办法尽量节约开支。他的一日三餐多以米粥、馒头、素菜为主,四季衣着均为布制。他家的仆人也已减到了最低数,多亏魏宗瀚邀约一些当年的老兵,自愿轮流前来站岗放哨并帮助料理些宅内杂务,宅中才不至于到黄叶满阶无人扫的地步。


“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这就是段祺瑞,人称“六不总理”。他除了躲在书房里下棋、打牌,没有别的任何嗜好。面对灯红酒绿,金黄银白,世间俗人哪个敢说自己不动心?段祺瑞可能是天性寡欲,再加上后天修炼成的自制力,才能在那样的乱世里做到“出污泥而不染”。


段在最后的日子里保持了做为中国人的尊严.1933年1月24日,段祺瑞一行抵沪,开始了他人生最后三年的岁月。段祺瑞在生活安定下来后,便表明了自己抗日的态度。他在接受《申报》记者采访时说:“日本暴横行为,已到情不能感、理不可喻之地步。我国唯有上下一心一德,努力自求。语云:求人不如求己。全国积极准备,合力应付,则虽有十日本,何足畏哉?”“爱国朝野一致,救国唯有自救耳。” 毛主席曾在解放初期对章士钊说:"段祺瑞其人有功有罪,已经化敌为友了嘛。”并要求好好对待段的遗产.主席应该对段祺瑞的人品和保持民族气节的表现是肯定的.


张作霖并非北洋军阀嫡系,但他插手北洋军阀派系斗争,纵横捭阖,夺权逐利,先后击败段祺瑞、曹锟、吴佩孚的皖、直两系势力。奉系军阀迅速崛起,张作霖身为奉系军阀首领,在较长时间内控制着北京政府。在20世纪20年代,北洋政府历届总统选举,每届内阁组成,如果没有张作霖的首肯,是很难维持其统治的。1927年6月18日,张作霖终于登上了他梦寐以求的最高宝座,就任“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成为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末代国家元首。


1927年8月,日本驻奉总领事吉田茂再次提出所谓“满蒙悬案”问题,有一次竟盛气凌人地对张作霖说:“你要真不接受的话,日方当另有办法。”张作霖听了很不受用,他当即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道:“怎么说!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尽管拿出来,难道又要出兵吗?我姓张的等着你好了!”话音刚落,就起身送客。而后吉田茂每次到张作霖那里去谈判,只要一遇到对己不利的话,张作霖就立刻推说牙疼退席,借以拖延时间,抵制日本的无理要求。


多年来,日本想在东北实现其“二十一条”的侵略计划,但始终没有得逞。如日人杂居及商租土地等问题,日本“尝胁作霖履约”,但张作霖非但不应,反而急饬地方官民不得把房屋土地外赁给日人,违者处以重罪。从日本提出“二十一条”,到他被炸死之前,张作霖曾先后以奉天和吉林省政府的名义,发出严禁日人商租中国土地的训令多达40几号,因为张作霖有如此严令,所以日本人虽屡次“以商租房地向民间尝试,终无一人应者。”张作霖的严禁,终使二十一条如同废纸。


董必武曾说“吴佩孚虽然也是一个军阀,但有两点却和其他的军阀截然不同,第一,他生平崇拜我国历史上伟大的人物是关、岳,他在失败时,也不出洋,不居租界自失。……他在失势时还能自践前言,这是许多人都称道他的事实。第二,吴氏做官数十年,统治过几省的地盘,带领过几十万大兵,他没有私蓄,也没置田产,有清廉名,比较他同时的那些军阀腰缠千百万,总算难能可贵。”


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帝国主义扶植溥仪搞伪满洲国,他当即通电反对。1935年日本侵略者策动汉奸搞华北自治,请吴佩孚做“华北王”。吴佩孚愤然作色道:“自治者,自乱也。”加以拒绝。1937年南京大屠杀的消息传来后,他绝食一天,以示抗仪。1938年6月9日,国民党军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听说淹死许多日本人,他异常高兴;后又听说有140万人无家可归,他又为此失声痛哭。1938年12月,汪精卫公开投降日本,当了汉奸。日本当局鉴于此,又重新调整了对华“和平运动”的方针,加紧了对汪精卫的工作。而汪精卫为壮大声势,极力拉吴佩孚下水,表示愿以在野党的身价,支持吴出山。这样,以汪精卫作说客,“汪吴合作”的阴谋又开始包围丁吴佩孚。这是迂回包围紧张精彩的一幕。


汪精卫改派陈中学去说服吴,都没料到吴“啪”地一拍桌子,毫不容情地破口大骂;“谁跟汪精卫合作,这人必定下贱!”这样汪精卫前后5个月在开香港、上海、东京、北平和广州之间披星戴月,总被吴佩孚拒之门外。跟张作霖一样日本人已把吴佩孚当做了一个绊脚石,欲除之而后快.1939年11月24日,吴佩孚在吃饺子时,饺馅里的肉骨头渣子卡在牙缝里,疼痛异常,几日后竟越来越严重了。主刀者系日本人医生寺田。那日医动手术时,只一刀下去,只听吴大帅一声惨叫,顿时喉管开裂,血流如注而身亡。终年66岁。”


一代豪雄终死于日人的奸计之下.吴佩孚之死,在北平引起轰动,所谓公道自在人心,他出殡的那一天,北平万人空巷,从东口大街一直到神路街口,密密层层,排满了人群,都是自愿为吴佩孚送行的老百姓,脸上净是悲愤的表情。蒋介石也为吴佩孚的死感到震惊,亲自写了一份电报,极为动情:“先生托志春秋,精忠许国,比岁以还,处境弥艰,劲节弥厉,虽暴敌肆其诱胁,群奸竭其簧鼓,迄后屹立如山,不移不屈,大义炳辉,海宇崇钦。”


国民党元老吴稚晖是这样评价吴佩孚的,“子玉先生的品格,不论你政见如何,都是应该表示钦佩的。”此语不无道理。


吴佩孚为人有四不信条:“不贪财,不好色,不纳妾,不嫖娼。”一生为之实践.以女色为例,当时似他一样的权贵人物,袁世凯也好,曹锟也好,张作霖也好,一个个都是三妻四妾,美女尽收床前仍嫌不足。而吴佩孚,却从始至终,只有一个结发的老妻张佩兰相伴,从不拈花惹草。据传,有位叫露娜的德国女郎慕吴佩孚之名,不远千里跑到中国来追求他,他却以“老妻尚在”为由,断然拒绝了这桩婚事。像这样的人物,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能够做到这些,应当说是难能可贵的。


吴氏的“四不主义”:不做督军,不住租界,不结交外国人,不举外债。果然,他吴佩孚一生没破此“四戒”。在那个纷纷借重洋人的时代,敢公然向国人作出这样承诺者,绝无仅有.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