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也是闲着,人没事了总会自己找罪受。

耐不住老妹的软磨硬泡,近日到一座所谓滴风景区转了一圈,沿途风景谈不上好,只能说将就。山路崎岖,曲折难行,只担心脚绊蒜跌入山谷,少有心情观赏景致。挣扎着爬到主峰山顶,下山时折了一根树枝做拐棍,才平平安安到了山脚。

上午5点出发,回来时已经晚8点。老妹很高兴,说虾米终于找到了“会当凌绝顶”的感觉,唧唧嘎嘎说到半夜,才停止了激情演说。回她自己卧室睡觉时,还在唱着歌,心情之好可见一斑。

躺在床上,偶累得怎么也睡不着,只觉得两脚发麻,腰酸腿痛,满身要散架了。不过,只要老妹高兴,即使再累偶也只有跟着高兴了,谁让她素偶妹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