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二) <5>

腾飞的欲望 收藏 0 9
导读:旧日帝国梦 (二)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毕端成气得将那士兵一把扔掉,就用望远镜向自己身后的远处看,果然对面的半山坡上站满了士兵,他又环视了一周,只见敌兵呈环状站立手里端步枪,有些还举起手对他打招呼,地面还架了许多机枪。自己军队果真被包围了。毕端成惊呆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搞不清楚对方如何把自己军队给包围起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刚才袁奎仁在军中不是被打败逃跑吗?怎么他反把毕端成给包围起来了?原来这正是郑鸿仕献上的计策:向敌示弱诱其全数放心追来,引到一个地方包围住,然后让其投降。

具体是这样:在跟毕军相遇后,打到半中间,让袁奎仁的心腹军需部长刘标向毕端成诈降。为不使对方怀疑,还让他带了好几车弹药去见毕端成,自称弹药几乎已全部被他带走,只有少部分因走得急没有带来。原因是他对袁奎仁的对待不满:跟了他十几年,还不如初次认识的郑鸿仕,一下子就让他当了参谋长。毕端成派人验看了弹药,就接受了刘标的投降。他的部下有些比较清醒的军官提醒他须防有诈。但毕端成是个有勇无谋之人,他又权欲熏心,见自己对头的部下来降,该自己来统治河南,早高兴得昏了头,部下的提醒丝毫也听不进去,还斥责其居心叵测。然后,郑鸿仕这边故意边战边退,引其一路追来。而双方打来打去,其实伤亡并不严重,各自损失二、三百人左右。因为这些军队士兵的素质原本就不高,射击准度低,象炮弹飞得不是太近就是太远,击中目标只是少部分。郑鸿仕还从众兵丁中选了一个容貌和身材都非常象袁奎仁的,让其故意在军中前顾后盼,以引起邱忠信的注意,使其奋力追来。不让袁奎仁亲自来只是以防万一出现不测。

郑鸿仕带着队伍上了山,前头的队伍到了山顶就直接翻过山从另一面快速冲下,然后分成两股向左右开去,包围住全部集结于山脚下的敌军。早在向袁奎仁献计之前,郑鸿仕即已带着几个熟悉本地地形的人观察了这里的地形。最后就选定这座山岭来诱敌深入以围之。之后他命几千士兵迅速清理了山上的草丛、灌木等以便于士兵奔跑。他又在山上布置了许多机枪,以跟敌方对抗,引其往上攻。下了山就撤走机枪。

邱忠信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上前道:“总司令,我们不能坐在这等死啊!趁他们包围圈还未结实,我们集中兵力冲出去!”毕端成回过神来,急说道:“那你快带领弟兄们突围吧!”邱忠信于是带着数千士兵返回大路上准备突围。他先命士兵向对方埋伏之地扫射了一遍,没有反应,他们便悄悄向前走去,哪知道没走几步,突然一阵密集的子弹闪电般光临,立刻就倒下了十几个弟兄,其中两个的身体几乎成了肉酱。其他士兵目睹其惨状,吓的几乎站不稳了,忙转身四散奔逃。邱忠信边跑边喊:“不许跑,趴下还击!”又对射了半个钟头,郑鸿仕那边一改先前缺少弹药任人欺的局面,火力异常强劲地阻止邱忠信部队突围。机枪开火的响声回荡山谷间,震耳欲聋。草地上起了火,双方都立即派士兵灭火。这时,邱忠信听到了在战场上的军人最怕听到的消息:弹药快持不了半个钟头了。邱忠信急道:“快把那刘标送来的拿来用!”“不知什么时候,他连人带车都不见了,包括我们自己的几车弹药。”邱忠信这下再也无法沉着了,嘴里喃喃道:“完了、完了!”眼看己方部队火力渐弱,而敌方却越来越猛烈,邱忠信只好命令部队往山上撤。那军需部长刘标正是趁着邱忠信和毕端成往山上进攻的时候,将守弹药的官兵或杀掉或用酒灌醉,然后命自己带来的几个士兵将弹药车开走,拉回到自己部队里等到毕端成部的士兵发现了向其射击早已来不及了。

邱忠信来到半山坡上,见了毕端成,跟他说了方才的情况,毕端成气得一拳砸在树上,恨恨地道:“想不到我一时大意,竟中了姓袁的小子的奸计!”

见毕端成部往山上退去,郑鸿仕命令部队缩小包围圈,刚好把整座山岭包围起来。他又传令如对方没有开火就不要进攻,只围不攻。

就这样包围了两天,其间邱忠信也几次率兵突围,但都被击退回山上,弹药也已快耗尽了。郑鸿仕令士兵对山上喊:“速速缴械投降,免遭屠戮!”

又围困了三天,毕端成与自己部下自带的干粮吃完了,而郑鸿仕又把其供应军粮的部队拦下缴了械。士兵们只好在山上打些野味来吃。其实也没有什么野味,因为早已经吓跑了。又过两天,士兵们已是饿得站不起来了。那些士兵何尝吃过这种苦?一些兵丁遂背着上头到山脚下投降。后来发展到整营整排的士兵向山下投降,军官根本无法制止,干脆自己也下了山。

眼见得大势已去,邱忠信明白除了投降,只有死路一条,他可不想死。但整个战争都是他指挥进行的,他怕袁奎仁不但不接受他投降,还要杀了他。所以他想自己总得来个将功赎罪以求活命。于是他上到山顶上,来到毕端成栖身之处,见他正在撕咬着蛇肉,旁边他的几十名亲信官兵都看着他暗暗咽着口水。他见了邱忠信忙招呼道:“邱副官,来、来,一起吃。”邱忠信并不过去,却语带它意道:“总司令,吃完这个,我们还能吃什么?难道要饿死在这?”毕端成瞪着他,片刻后,他突然怒道:“难道你也要向他们投降?来人,把他给我绑起来!”邱忠信对逼过来的士兵道:“弟兄们,我们除了投降,别无其它选择,只有死路一条。难道你们都活够了吗?我们在谁手下还不都是一样?”邱忠信又用手一指毕端成道:“是他硬逼着我们来打仗,使我们落到今天这步田地的!弟兄们,抓了他向袁团长请赏!”士兵们于是转身向毕端成逼去,毕端成可怜地说道:“弟兄们,我平日待你们不薄,难道你们要恩将仇报?”一个士兵说道:“可我们总得活命,我们还没享受够呢!”说罢众兵一拥而上把毕端成倒剪二臂,几个士兵一起用力揪住他,却一时找不到绳子,一个士兵便开始的解腰间的皮带,毕端成挣扎着嘴里骂道:“你们这帮忘恩负义、卖主求荣的混蛋,我死了化成厉鬼也要找你们算帐!”他猛的一甩身,挣脱了兵丁的手,又将他们踹倒,自己迅速拔出手枪顶住太阳穴扣动扳机,“砰!”毕端成应声而倒,一双牛眼兀自大睁着。他自知逃不脱,不如自己了结以免受屈辱。邱忠信命士兵割了他的头,提着下了山。

来到山下郑鸿仕的军帐中,邱忠信就说除了自己率众来降,还把袁团长的对头——毕端成的首级也带来了。他命人将那人头提进了帐中。看着那血淋淋的死不瞑目的人头,郑鸿仕感到一阵恶心,便叫人埋掉。他就问邱忠信:“这毕端成是你杀的吗?”邱忠信急答道:“正是。这是小人对袁团长的一片忠心。”看着那副嘴脸,郑鸿仕真想立刻下令将他枪毙了,只是这主要将官得带回去让袁奎仁定夺。于是他下令将邱忠信绑起来,邱忠信挣扎着大声问道:“我已向你们投降了,而且立了功,怎么却这样对待我?”郑鸿仕道:“这个我做不了主。一来要带你回去请团长决定是否受降;二来怕你途中耍花招。你就先委屈一下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