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第二章 灾难 第十五节 无处容身

wanhexing 收藏 0 3
导读:寡妇门 第二章 灾难 第十五节 无处容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可是我的孩子还小啊。 他们需要母亲阿。”木英木纳无助地低声自语。

“你的儿女就是我们的儿女,我们会替你养育他们。”随着老人们毫不犹豫的应允,村民们也高声地说:“我们会照顾你的儿女,请您离开清水湾。”僵持不下,于友德清楚木英不走村人是不会起来的。无奈之下对木英说:“英子,你答应了吧。孩子我们会替你照看好的。”于家四个儿子发誓说:“弟妹!你放心走吧,我们会把你的孩子当成自己的骨肉。如果我们要是亏待了孩子,我们就不得好死。”

“我答应你们,你们大家起来吧。”于家人态度的转变让木英失去留在清水湾唯一的后援。万般无奈木英只好答应大家的请求。

“您一会儿不离开清水湾,我们就不起来。”村民的态度是坚定的,木英必须马上离开清水湾。看到木英伤心地转身进屋,二爷也伤感地对于友德夫妇说:“友德两口子,不是大家不同人性,是清水湾再也禁不起折腾了。你们俩口进屋劝劝木英,让她不要记恨大家,要恨就让她恨我这该死的老头子吧。”这个一向关爱木英的老人,为了自己的孙子和村里的年轻不去闯祸,想出了如此毒辣的一招。他见木英答应了大家的请求,心里也十分不忍。

于友德夫妇进屋帮木英收拾东西,“孩子,不要怪我们。我们惹不起乡亲们。你先到慧慈师太的尼姑庵躲一躲。明天,我让你大哥套车送你去你姑姑家。我在村子里好好求求大家,等大家火气消了,在接你回来。实在不行,我们再把你的东西给你送过去。”婆婆哭泣着叮嘱木英。

“英子,你还年轻,再走一步吧。找个好人家,好好跟人过日子。咱们没缘分,孩子我们会照顾好。你就放心吧!以后就忘了我们吧。”听了于友德的话,木英明白她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踏入清水湾,更不说踏入于家大门。

“木英,你不要走。”你几个嫂嫂来住木英的手。她们敌视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村里人。

“嫂子!两个孩子就交给你们了,你们就当自己多了两个孩子,你们要高看他们一眼。”木英看了看还贵在地上的村民们,无奈的要了摇头。把两个孩子托付给嫂嫂们。

“在最后看看孩子吧!”

木英抱过儿子,在他娇嫩的脸蛋上亲了亲。将小林交给她作为定情之物的玉佩挂在儿子的脖子上。将儿子地给大嫂。从二嫂怀里抱过女儿,她同样亲了亲。她又将一枚玉佛挂在女儿的脖子上。她刚要将女儿交给二嫂,已经一岁的女儿睁大眼睛看着她,突然,嘴里发出“妈!妈!”叫声。木英的眼泪刷地留了出了。

“让木英留下吧!她不是坏人。她的孩子离不开她。”嫂子们跪在地上恳求乡亲们。

“请您上路!”许多村民都留下了眼泪。但他们似乎没有看到母子分离的悲伤,也没有听到嫂嫂们的哀求。他们垂下头鬼子在地上,低声但却有力地恳求木英离去。

西边的太阳已经落山了。木英左手提着一个小包裹,右手提着父亲留给她的战刀,一步步走向人群。木英在跪着的人群中前行,哭泣的人群已经自动移向两边闪开了一条小路,木英走到那个人的跟前,他就会向木英磕三个头。不知道是在感谢木英,还是向她请求原谅。

短短的街道显得那样漫长,木英感到像是走了一个世纪。站在村口,木英回头看到村民们面冲她还跪在地上,等她离去。走吧,她恐怕再也不能再回这个给自己带来无限幸福和尊重,也带来无尽悲伤和屈辱的村庄。

木英离开清水湾,她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孤零零向前走去,没有悲伤,也没有感觉,就像失去了思维。小小的尼姑庵就在面前,刚要拍打庵门,却发现庵门上上了一把锁。庵内静悄悄地,没有任何响动,不知道慧慈师太已经离开还是出门未归。木英不愿等待,漫无目的绕道爬上庵后的舍身崖。劳累几天身心疲惫的木英背靠山石昏沉沉睡去。

舍身崖本来是个无名的十几丈悬崖。后来有一个小媳妇被人诬陷说她不守妇道,无从辩解,爬上山崖想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随后赶来的家人站在崖下,看到小媳妇纵身跳下山崖,当小媳妇落到一半时人们看到一股祥云飘来,小媳妇不见了。站在人群中诬陷小媳妇的人突然发疯,拼命磕头,向人们讲了诬陷小媳妇的经过。明白真相的亲人伤心的回到家,发现小媳妇安然坐在自家的炕上。小媳妇说自己是被一个神仙娘娘所救。后来人们在崖下建造了一座小小的娘娘庵。山崖也被人叫做舍身崖。百十年来,经常有受了委屈的媳妇从崖上跳下,想证明自己的清白。

从清水湾方向传来的一阵狗叫声把木英惊醒。木英感到浑身发冷,脑袋发沉,一时想不起她来到这里的原因,寒风吹来,头脑清醒了一点,她想起了自己的处境,顿时感到茫然无措。看了眼不远处村子里点点微弱的灯光,又向下看了看崖下,没有亮灯的尼姑庵失去了踪影。木英在崖上转了几圈寻找下山的路径,本来就没有现成路径的山崖,在黑夜的笼罩下变得模糊一片,无路可寻。天意,一个念头在木英的头脑中闪现,无路可走的想法越来越顽固。已经开始发烧的木英也变得焦躁起来。丈夫死了、干娘远在南京、父亲半年杳无音信可能凶多吉少、姑姑绝决的态度、村人的无情、于家的淡漠,现在连下山的路也变没了。天意,上天让她来到这里,来到舍身崖,是不是也给她一个证明什麽的机会。木英由焦躁变得心中冰冷,这个世界都在跟自己做对,自己成了世上多余的人。自己还不如去到那个世界,去寻找疼爱自己的母亲,去与心爱的丈夫接续快乐的生活。木英的意识开始进入迷乱的境界,她面对清水湾的方向发出凄厉、绝望的喊叫,然后纵身向漆黑的崖下跳去。这时一轮明月终于冲出乌云的包围,照亮了大地。


木英终于走了,村民们放心了。平安了几百年的清水湾终于以非暴力的方式赶走了第一个给清水湾带来灾难的罪魁祸首,年轻人失去了领头人他们也该安静了,老百姓吗!就应该平平淡淡、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不能招惹是非。人们在灾难之后终于可以安心地吃晚饭了。

本来应该明亮的月亮被乌云遮住,清水湾显得暗无天日。除了守灵的人家,其他人早已睡熟。一阵凄厉、哀怨的女人尖叫声从不远的舍身崖方向传来,惊醒了熟睡的人们。人们趴在窗台上向外张望,外面一片漆黑。尖叫声刚刚停止,天上的乌云一下散开了,屋外也变得像白昼一般,明亮月光刺得村人眼睛一花,心中感到一阵空名。

街上开始出现打探消息的村人,人们一边系着衣扣,一边互相询问着。“刚才的叫声像是木英的声音。她不会是跳了舍身崖吧?”

“天黑时,有人看见木英爬上了舍身崖,肯定是她跳崖了。”

“刚才还没有月亮,她一跳崖月亮立刻就出来了,你说怪怪?”

“我早就说过,木英不是凡人,她可能是受贬下凡的仙女。经过磨难现在飞升上天了。”“神仙归位,天有异相吗。”人们议论纷纷将信将疑。

第二天,于友德和几个儿子还有许多村民一起赶到尼姑庵,发现庵门紧锁,庵中空无一人,不要说不见木英,就连慧慈师太也不见了踪影。人们来到庵后,在舍身崖下找寻,也没有发现木英的尸体。只在崖下高高的草垛前发现了木英头上的一枚银簪。村人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木英真的飞升归位了。后来村人在庵后盖了一座草庵,里面请人按木英的模样塑造了“英娘娘”像,香火还旺盛一时。被村民驱逐的木英在死后又成了村民顶礼膜拜的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