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十五章世事难料 一一二

赵启杰 收藏 0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当炎暑退去,天气渐凉的时候,一个上尉军官英姿飒爽地走进了A城的阳光商场。他以标准的军人步伐,快步向一个柜台走去。

芦荻正在专心地整理着商品,愉快地哼着歌曲。经过几个月的理疗和锻炼,她现在不仅能够站起来,还扔掉了那副拐杖!连主治医生都说,这真是个医学奇迹。这在几个月里,鲁兵几乎每天都有信或电话过来,不仅有鼓励,还有思念。芦荻知道,再过几天,鲁兵就要回来了,所以,她这几天心里快乐着呢!

“芦荻?!”鲁兵在背后看着芦荻在忙活,过了一会才叫道。

“鲁兵!哎呀!你今天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还要过几天吗?”芦荻猛然转过身来,惊喜地问道。

“那是我故意逗你的!呵呵!”鲁兵笑道。

“你这个坏蛋!越来越坏!”芦荻佯装着嗔怒的样子说道,“回来也不告诉人家!”

“我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嘛!”鲁兵说,“快走两步,让我看看!”

芦荻一笑,就在柜台里出来,在鲁兵的面前走了几步,得意地说:“看,全好了。”

“太好了!”鲁兵禁不住鼓起掌来,要不是今天穿着军装,真想把芦荻抱起来舞两圈。

“怎么样?”芦荻调皮地问,“没想到吧?”

“没想到。”鲁兵高兴地说,“真没有想到你恢复得这样快,呵呵,这可是太好了!”

“哼!我知道你怕我连累你!”

“胡说什么呀?怎么会呢?”

“就是!”

“我……”鲁兵急得脸都红了。芦荻这才一乐,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餐巾纸:“逗你呢,傻瓜,看你汗都急出来了,给,擦一擦。”

“嘿嘿。”鲁兵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接过纸巾。

“哎,那晚上到我家吃饭去吧。”芦荻说。

“今天晚上?”

“是呀,怎么了?”

“嘿嘿,我不好意思,咱们的事,你妈妈知道吗?”

“她早知道了,不然,我还让你去我家呀?”

“她怎么说?”

“她说:‘嗯!鲁兵这个同志还是不错的!’嘻嘻!”

“呵呵。”鲁兵笑得合不拢嘴巴,“那我先回部队去报个到吧,等你下班我再过来接你!”

“哎!”芦荻说,“你回去打个电话,让任柯,李克和邓宏他们晚上一起到我们店里去吧,干脆在店里吃得了,你们几个狐朋狗友好久也没有聚了。”

“好!不过,任柯不知还在不在部队,这家伙,好久没有与我联系了。”

“在,那天我还在部队门口看到过他呢!”

“嗯,那我先走了,回头见。”鲁兵心里甜蜜蜜地从阳光商场出来,感觉今天说不出的喜悦。A城的迷人秋色,让他感到陶醉。从今天起,他就是名符其实的宣传干事了,更何况事业双丰收。想到晚上兄弟们又可以聚会在一起了,鲁兵禁不住感叹起来。要是晁显现在还在部队多好呀!对了,任柯总是说要回家联系工作,怎么没有回去呢?难道工作已找好了?

回分部报过到,鲁兵就回原来的部队去找任柯,邓宏说,你不要去了,他外出办事了,晚上才能回来呢。鲁兵说,那好吧,我先去接芦荻,你负责在这儿等他,我们晚上在鸿运见。

晚上,李克先到了,上前与鲁兵来个拥抱:“老大,想死我了,你看我一直在忙,也没有去看你。”

“就是,臭小子,把我都忘了吧?”鲁兵说,“进去聊吧。”

来到一号厅,鲁兵递过烟来,问道:“怎么你一个人来的?小马呢?”

“呵呵 ,在家喂孩子呢!”李克说。

“啊?孩子都生下来了?动作快嘛!几个月了?男孩还是女孩呀?”

“快满月了,呵呵 ,儿子!”李克幸福地说道。

“好啊!你看我这个老大当的,真不称职,我把这事都忘了!自我批评一下,哈哈!”

“你心里只有我嫂子,哪会想着我们呀?”李克开玩笑地说。

“去你的,也学会贫嘴了!”

“嘿嘿。”李克说,“对了,还有件事没有向老大汇报呢!”

“什么事?”

“任哥的事儿。”

“什么事,你说!”鲁兵迫不及待地问。

“任哥是不愿老家的,他一心想留在A城,这你知道。可是他又不符合条件,我就为他想了办法。”李克回答。

“什么办法?只要可行。”

“我托一个民政部门的朋友咨询了,人家说,只要结婚女方户口在A城,就没有问题。”

“你这不是白说吗?”鲁兵越听越糊涂。

“我那天回家,在过道上看到墙壁上有人写了一个寻呼号码,是办假证的,我忽然想了个主意,让任哥办个假结婚证,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这可行吗?万一被查出来怎么办?”鲁兵担心地问。

“应该没有问题。民政局那边,我再托人做做工作,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李克说,“关键是部队这边,怕通不过。”

“是呀,按说,结婚要通过部队的,一声不响就说自己结过婚了,这事的确有点牵强。”鲁兵深思了一下说,“要是实在不行,我让芦荻先和他去办个结婚证,等他留下来再办个离婚手续。”

“这恐怕不合适吧?”李克说。

“那总要帮他一下呀?”

“其实,按我说的办法最好,部队这边你做做工作,反正他到哪儿都是国家安置,就算照顾特殊情况呗,你再从中帮帮忙,问题应该不大。”

“好吧,我试试,真不行,就得按我刚才说的办。”

“好!”李克看看表,“不早了,两个人怎么还没有来呀?”

“任柯去哪儿了?”鲁兵问。

“我把那个办证电话告诉他,让他去联系办假证去了。”李克说。

正在这时,芦荻推门走了进来,对他们说道:“好了,他们俩过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