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91-100

中悦 收藏 0 16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91-10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91

巡航导弹飞向新加坡的报告,在倒计时197秒时送达华盛顿。


倒计时184秒时,美国助理国务卿拨通了中美高层热线电话,这位年仅37岁的黑色政坛新秀的开场白即使按美国标准也嫌毫无寒暄有失礼貌:


“美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协助销毁那枚导弹”,她顿了一下,按以往规律,电话那头的外交部副部长应该会立即给她东方式的极尽礼貌、安抚和合作的答复。



但是中国人的第一句答复超出了周围所有人的猜测:“俺的军事英语不大好,你要讲中文。”



嗯????


同声传译翻出这句中文,助理国?务卿的脑子在3秒钟内是一片空白,随后她的脑袋开始超高转速的思索:关键时刻违反热线通话约定...大家当然都在努力学中文,可离这种正式场合的中文会话还早着那...中国人蘑菇时间...事后要设法传递消息说明中国人是这场惨剧的...还没容她完全反应过来,电话那头已经用平缓的口气开始讲那除了翻译谁也听不懂的中文了:


1、?美方必须立即公开通知新加坡人民美国导弹正在飞向新加坡,让群众立即疏散隐蔽,将人民生命损失降到最低限度;


2、美方将参加演习的所有武器系统的制导密码/识别码立即传送给中方舰队指挥机构,中方才有可能协助你们弄开那枚导弹。



黑人女国务卿助理几乎跳了起来:“那是不可能的!我、我是说那是不必要的!


你们只要撤掉中方区域的电磁屏蔽就可以了!我们自己完全能够解决那枚导弹!美国政府有权要求你们提供这种配合!”



“这个俺就做不了主了,俺要请示报告。不过,出于人权的基本准则,中国政府将立即通知新加坡方面采取防范行动”



“他是中国的山东口音,我只能翻译他的大意”,翻译小心翼翼地知会助理国务卿。


92

倒计时126秒,美国总统表现了迅速果断的危机处理能力,指示:


1、抢在所有人的前面通知新加坡人。


告诉全世界这是中国人的“干扰”造成的失误。(总统对没有定语的“干扰”一词的一语双关有几分得意。)


2、动用一切可行的手段弄掉那枚导弹,电视直播现场,对新闻界开放,如果中国人有任何阻挠我们的举动,那么他们就在全世界面前背上了责任。



椭圆型办公室里的其他几人听到总统这样讲,都立即明白了总统的用意。袋鼠暗暗佩服总统临机决断的高明——把日本人射出的导弹说成是中国人的,那就逼得中国人必须出面指证日本潜舰的所作所为,这样就把突发事件引向了美国的战略利益。


拳击手却心中一沉。总统这样做,已是感受到政治上受到的严重威胁。日本的企图,刚刚暴露出来冰山一角。遏制咽喉行动如果导致美日战略同盟的破裂,将是本届政府政治上最大的失败。总统接过日本人的导弹打击中国人,看似高明,其实已是有进无退,整个行动计划已经由宽阔的高速公路变成了独木桥,总统决心挺身走过这座独木桥了!


93

美国演习舰队司令哈希尔中将奉命在公开电视转播下与中国演习舰队司令直接通话,并且已经吵得要翻脸了。


……


美:“为什么电磁屏蔽还不关?”


中:“已经关闭30秒了。但是搜索雷达还要开,我们的数据链系统也不能关。”


美:“少将先生,我不是白痴,我们也不要再绕弯子了,美军战机将立即进入你方区域搜索追击,你们要立即降低电磁功率!”


中:“中将先生,你们再不交密码,它就飞出我们的地方了,你们已经把我方演习区域挤的很窄了”


美:“你们的舰载机应该立即拦截!你们拦得住的!”


中:“你让我的直升机去追导弹?你们的战斧什么时候改成汽车速度了”


94

台湾只来了2艘护卫舰、1条补给船,加一块也不到1万吨,指挥官却挂着海军中将衔,旁边挂少将衔的还站着几位。


这次演习的一项核心内容,就是国军刚接的4架舰载机在美军航母上演练合成起降。真和老共打起来,岛上的机场几分钟就完了,高速公路起降飞机是安抚民众的作秀,鬼才相信高速公路上就不会有共军的弹坑,而且。台湾的高速公路是著名的“世界最大停车场”,塞车是家常便饭了。真管用的,还是在东海岸外保持一个浮动机场,这除了高雄近海那个针插不进的人工岛,现实的,就要用到老美的航母了。防长上次访美就是谈定了这件事。


接到刚才的报告,中将吃了一惊后立即想到了机会。防长是总统拿的出来的军中尚能服众本省籍的不二人选,在3年前的外省概念高级将领大清洗中应运而生,但在军购案上备受蓝营攻击,又因为几件大事和要案逐渐失掉总统的信任了。里外不是人,弄不好要被抛出去替总统背军购案的黑锅。如果防长地位动摇了,那么被总统怀恨在心而被防长力挺的海军司令就会先被开销掉,那么,被总统信任的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防长上次访美谈定的这24架F22舰载机的单子怎么这么贵?小心不要被那几个刁钻立委查到了,又弄出个清风案件来。中将知道这里有自己的机会,这次演习就是一个掌握真相资讯的机会。


单子贵的表面理由,是美国人在那几架F22上加了兼容台湾制式(或说是分隔台美制式)的电战吊舱,要从航母上起降不简单,要能够从眼前这个老共掌控了区域制电磁权的局面,抓住那枚战斧,简直是玩高空杂技,按照美国人的介绍,电战吊舱有能力反制中共现阶段的一切舰载机载设备,果真如此,那么,眼下就是实战检验了。


中共说只让台湾的战机进去,这时候还玩统战手段,嘿嘿,那就去走一遭好了。


95

里根号航母,飞行甲板上管制官大拇指一挑,台湾的4架战机起飞动作还算中规中矩,领队的新任命的大队长松了口气。时间不多,绕了航母半圈,就朝老共那边扎过去了。


倒计时75秒。已经飞临中共旗舰上方,大队长看着那艘俄制的大型驱逐舰,大小按二战标准就是巡洋舰了,上面的天线密得象树林子,


老共确实把电磁功率降了不少,除了红外雷达一直能工作,现在至关紧要鉴相合成多普勒雷达也能用了,老共倒是真跟我们讲究内外有别,想到这里大队长摇了摇机翼,和共军打声招呼,中国人在礼仪上从来是讲究的。


可是海面杂波太大,上面的卫星信号共军还没给放开,收下来的是时频域变换移位后的东西,这东西不能用。


后面与家里联系的数据链断断续续,电脑显示信号置信度低于“可相信”的阈值。按条例,这种情况可以返航了。


但是,大队长依然带队沿着电脑拟定的最大几率路线飞。


姐姐只有一个独子,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念1年级,老姐差不多一多半时间就住在新加坡。这孩子跟舅舅特别亲近,上次电话里说新加坡的肉干不错,放假要给舅舅带一包来。


可是现在几乎与舰队的联系断了,其实与外界的一切电磁联系都失效了,机载设备毕竟比舰载设备在功率上差了数量级,老美吹牛,防长居然就信了。现在自己几乎和聋子瞎子差不多。回去一定实话实说。层峰赚钱,下面的人还是要命的。


这时,仿佛美国人要作个证明似的,头盔上虚拟透视面板上红外雷达报警:捕捉到一枚我方导弹的尾焰。大队长知道与编队里另3架战机联系也是白搭,只能用动作表示,一推杆,电传操控灵敏地相应,飞机朝目标方位扎下去,虚拟面板上电脑显示目标锁定,机载反导导弹线路联通、弹载电脑锁定,——管它,按钮,2枚反导导弹射出去了。


距离目标越来越近,只不到有6000米了,毕竟战机与巡航导弹的速度差这会有1个半马赫,前面,达旦岛已然在望,但是,隐隐感到哪里不对呢?


96

新加坡总理小李准将。端在手中的咖啡在轻轻颤抖,窗外秀丽的武吉知马山一瞬间失去了颜色。


现在是清晨,倒计时205秒。从第一时间起,众矢之的的新加坡就知道了这件倒霉透顶的事,但是这只有技术上的意义。


国家领导人现在面临的是一个政治问题:要不要立即通告新加坡人民?这个政治问题的分量之重,压得还算年轻的总理几乎喘不过气来。


如果以政府公告的形式马上播送这个爆炸性消息,一向安分守己而又“怕输”的新加坡人立即就会乱成一团,没什么防空洞供人们去钻,只有路边的排水沟,…高层建筑物里的人群一起疯狂地往下跑会出事会有伤亡…公路上会有拥挤撞车…带什么细软钱财是老年人的想法…,问题在于,人民知道了这件事后爆发的恐慌心理,新加坡本来就是四战之地、战略要塞,半个多世纪的和平成功地压盖住了这一点,外资大量进入支持了贸易和服务业,房地产价格飙升了支持了金融市场,如果这枚战斧落在新加坡,上面的这一切就会被击得粉碎,反对党会告诉人民,是人民行动党的政策错误把新加坡带入准战争环境,捅破了和平这个保护壳,这个城市国家的经济就会化成一个破灭的泡沫…内阁集体辞职甚至人民行动党失掉政权都是可能的…


如果不公布,但是那枚魔鬼导弹还是飞来,还是会打碎一切遮掩…


除非能够不露声色地干掉那枚导弹,那样人民也可以是不知情的,可是美日和我们的所有的技术措施都已经采取了,未见效果,中国人已经紧急通知只有新加坡和台湾的战机可以进入中方区域采取行动击落导弹,说台湾军机进入是“内政”,新加坡则是“血浓于水”“尽最大努力防止新加坡人民的生命财产损失”…


可是,政权存续的一切赌注都押在悄悄击落导弹的技术环节上吗?


准将紧张思考了20秒,伸出颤抖的手,拨通了他的父亲、那位硕果仅存的老练政治家,依靠功力深厚的父亲解开这道几乎无解的难题,这是他此时唯一的指望了…


“立即公告,抢在美国、日本和中国的前面!美国人导弹误射责任是美国人的,日本潜舰误导责任是日本人的,中国人从中作梗责任是中国人的,


我们如果不告诉人民,责任就全是我们的!你不懂吗!“老政治家没有分秒犹豫就一口喝破问题的关键,小李总理犹如醍醐灌顶。


97

倒计时120秒左右,听完电视播放、中心电脑控制的手机自动传送和电话自动传送,新加坡举国从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和平景象一下子跌进战争袭来的疯狂之中…


新加坡狮城发展(小说里尽量避免真名,如果仍不幸有所重合,则纯属偶然――作者注)的M.D(执行董事)正在用毛巾揩抹身上的水渍,子承父业和私人的政府背景使得这位仁兄不到40岁就执掌了这家名列前茅的新加坡房地产企业。他不喜欢靠近机场的那个高尔夫球场,而剩淘沙岛上的这座虽然很小,却合乎口味,私人浴室休息套间彰显了主人的地位,落地窗外一小块直通海滩的私人空间让他可以享受欧式天体运动,这小块私人空间可值2百多万新币呢…


马来司机竟然不敲门直冲进来,手里举着他的手机,来不及发怒,液晶屏幕上简单的几行英文几乎让他惊呆了—-不是玩笑短讯,后缀是政府授权密码——必须立即采取行动!


“抛出新加坡海峡股票指数期货!


对!最大可能数量,。。。担保物用我们在三大银行的全部房地产抵押贷款合约,。。。70%可以!。。。什么?只接受50%?现在是45%?还要降低??——抛出!!!”


按掉给海外股指经纪的电话,心痛如绞,咬牙的功夫都没有,拨通了首席法律顾问的电话:


“……


对,不要计较,只要他们同意抵押物展期!”


接着一个电话把伦敦交易所的首席代表从被窝里提出来:


“我没时间解释,欧洲一开盘就买进新币欧元对冲合约,…方向?还用问,对冲新币跌!。。。数量按上次的20份!”


“……”


执行董事发现手机没电了,这种要命的时刻!他裹着毛巾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200米外的座车奔去,这一会感觉私人专用领地太大了…


98

谢律师的家在芴兰一座旧组屋的11楼,辟出一间来当自己的“律师楼”,干小文契收费很低,扣掉税费还够养家过日子,有一辆旧车,却请不起助手。


谢律师今天中午的客户,是一件组屋买卖契约案子,契约是现成的标准2型的,双方当事人已经坐在桌子对面谈了一会,进入最后的讨价还价,谢律师叫“收官阶段”。


价钱已经定在31万新币上,这是今天双方见面签约的基础。


下面的事,就是在“小事情”上一条条搞定。谢律师喜欢这个阶段,这时他可以把“小事情”一条条拿出来让双方争来斗去,自己最后判定,像个法官。


现在讨论到律师费,惯例本来是卖方出,卖方是个秃头,这会子正在绕哄眼睛(买方带着副变色镜,谢律师感到这对自己不太尊重,不过也不必计较),


“谢律师是大家熟人,费用也不算高,小意思,一人一半吧”


眼睛:“照惯例嘛,门把手你都挖走了,我还要配齐,要两百多块”


秃头:“视讯费我已经交到年底,你省了60啦,再说我拿走的是门锁,你用我留下的,失了窃你可以告我的”


眼睛:“我的电视机上不带视讯的。你那锁洞配不上新的了,我可能要换门,要多花300多”


谢律师笑眯眯听着,他知道这时他不说话最好。


秃头的手机响,站起来去外面接。眼睛和谢律师交换一下眼神,眼色里有点嘲笑。


秃头才出去两句话的功夫就进来了,脸上已经换上严重的表情:“我立即有个大生意要去处理,这件事就这样签了吧,费用都是我的好了,换手时间那条也按你的意思。


谢律师就照这填上吧,晚上我请你去小红楼吃辣椒蟹。”说到后面,神色已经是慷慨就义的味道了。


眼睛知道对方屈服了。“本来大价钱上就让了你嘛,那个,首付的30帕我给你签张掉期的美元支票?4个月你多1帕”


秃头几乎跳起来,勉强按耐住,换上一副硬化的笑脸:“我这大生意急等钱用,这样好了,算交你个朋友,首期全付,你签张现金支票,我给你减到总价26万”


说着已经把签字笔塞到眼睛手里。


眼睛眼睛一亮,心中小兔乱撞,他知道今天赶上好运了,拿出支票本来,一边对谢律师说:“救人救急嘛,就按他说的写吧”,


谢律师却觉得自己应该尽到本分,秃头就是被人拿刀子追债,契约从自己的律师楼签出去,没得让同行笑话,还是要说清楚:“首期全付减5帕就好了。你决定了吗?”


秃头的回答却让另两位大吃一惊:“被逼到这了,15万,不5万,5万就行,你签字啊!!”声音已经明显颤抖起来,


眼睛和谢律师一下子站了起来,仔细端详秃头,交换了一下眼色,眼睛下意识地一把把支票本抓回来,这时,谢律师的小女儿猛冲了进来。


99

章太正在收房租。


章先生在马林本列大华银行上班,两个孩子一个在英国读书,一个在于朗当工程监理,章太自己闲着没事,把老屋分租给4个中国来的女孩子,每月都来敛房租,顺便看看哪里有毛病了,叫工人来修。


章太和几个中国姑娘处得不错。中国人这几年来得不少,一个个勤勉有礼貌的,甚至有点战战兢兢的。用不着嘛。


中国姑娘很听话,告诉她们木质的老屋怕失火,最好少用天然气灶炒菜(其实是怕油烟上墙),这几个中国女孩就乖乖地用微波炉煮,电比气贵呢,她们每人交400新币一个月的房租,怕就去了小一半薪水吧,想到这里,章太又有些不忍。


今天来收租,指挥中国女孩从车后厢搬下一台旧油烟机的大纸箱。让她们用天然气灶吧。


章太觉得自己是会理财的贤内助。


老屋押了贷款,付了昂贵的新公寓房的10帕首期,还剩40多万,都放在热心的牌友秦小姐那里炒股票,这几年已经赚了5万多,加上老屋的房租,老公算了算,笑说投资回报率有十几帕了呢,要在银行的基金里,这报酬率就够升经理了。


中国女孩子们在嘻嘻哈哈装油烟机,章太端着她们给泡的福建苦丁茶,吹着电风扇,悠哉悠哉坐着看电视。


那个爆炸性的公告让章太没喝到福建苦丁茶—全扣在地上,章太冲到电话座机旁打电话,幸亏是熟人操盘,用什么电话打给她都行,认得声音,要是设定电话内码的那种,这会子就完了,这点没听老公的对了,——电话好不容易通了,秦小姐告诉章太,已经自做主张全抛出了,不过有行没市,塞住跌停,全放了止损挂单。


也只能如此了,章太暗暗感激秦小姐,不知不觉已经坐到地板上,看着嘻嘻哈哈高炸就炸吧,老屋是炸银行的,新公寓是炸了首期,...章太猛地站起来大喊大叫让那几个女孩子去钻屋后的水泥盖板的水沟,也不管她们听得发楞,操起电话给裕郎的二儿子拨号,却怎么也打不通了。


100

李资政放下小李总理的电话就已经明白,现在只有自己亲自出面,请求中国领导人,新加坡才能得救。


美国人、日本人、还有“东盟”里那些刚从甘榜窝棚里爬下来的土人,他们,统统救不了新加坡。


资政的手刚伸向电话机,电话就响起来了—是内线转接电话,政治秘书有些口吃地告诉他,中国总理在线路的那一端。



中国总理说,你已经知道发生的事情,我们相信新加坡人民也会立即知道。在此非常时刻,中国愿意听到能够帮助新加坡做些什么。




资政说,能不能指望中国舰队拦下那枚导弹。



中国总理:我们已经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包括我们刚研制成功的绝密技术手段。那枚导弹真正打击的是什么?



资政:是,不管拦截成不成,大麻烦都开始了。新加坡请求中国帮助度过事后的经济危机,首先是金融危机。



中国总理:中国与新加坡同根同源,血浓于水。现实意义中,新加坡的政治稳定,意味着中国能源线路咽喉的安全,中国将不遗余力支持新加坡政府抵御外部压力,度过危机,不被颠覆。



资政:(沉吟几秒)大恩不言谢。新加坡同样关心中国的能源稳定。新加坡达旦炼油厂的股份,可以作为中国金融支持的部分购买物。



中国总理:中国更关心保护南海石油资源。



资政:新加坡支持中国开采自己的南海石油,能够提供必要的基地。



中国总理:现在不多占用您紧迫的时间,北京对老朋友始终敞开大门。



资政:谢谢!我会去北京拜访,再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