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抗日铁血营传奇 第二卷 大国的责任 第二十三章 天猎行动 5

战火将军 收藏 0 4
导读:困兽之斗----抗日铁血营传奇 第二卷 大国的责任 第二十三章 天猎行动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


第二十三章 天猎行动 5

这个山口联队其实就是这次行动作为日军预备队使用的,其中有日军司令部加强该联队的一个重炮大队,拥有8门150mm加农炮 (原田独立重炮兵大队配备八门150mm加农炮,该大队秘密的专门接受化学毒气炮战训练,是多次对我军民实施毒气弹攻击的元凶之一。)、加上联队本身的拥有的12门120mm榴弹炮也接受过化学毒气炮战训练,被日军司令部定为实施本次规模大毒气攻击的主力和主要实施者,为了保密起见,(这个时候,日本的失败几乎已经成为定局。日军高层方面也开始担心日后被审判,因此山口联队一直被雪藏着。所以没有被中国情报部门发现其行踪。)现在听说军火库和西江大桥同时遭到袭击,连忙奉命赶来增援。

联队长山口一郎三十多岁,是一名典型的日本少壮军官,他信奉武士道 日本帝国陆军大学毕业。那个年代大多数日本男人一样,个子矮矮的、罗圈腿、身材壮实、脖子和 脑袋差不多粗细,他的脸上带着日本军官惯有的神态:冷酷、 坚毅、和傲慢。他是个随时准备为天皇陛下献身的武士,对支纳军队一向瞧不起,无论是地方军、中央军。还是游击队、八路军。他一概没有放在眼里。去年的进攻他曾经带领他的联队打得中国军队的一师落花流水。但是今天他得到报告却是:西江大桥一股中国军队的小股部队竟然能把堂堂皇军的一个骑兵大队,外加一个步兵中队打的死伤惨重。真是岂有此理!他连夜集合全部人马气势凶凶的向西江大桥杀来。他要看看能把皇军打得如此狼狈的到底是何方神圣。是否长着三头六臂。当他赶到距离大桥大约十多公里的时候通过电台和桥边的骑兵大队取得了联系,代理骑兵大队长向到报告了对手的位置火力等情况。山口一郎立即命令炮兵的20门大炮展开按地图和骑兵大队对西江对岸的敌人开始炮击。步兵继续前进。


而此时在大桥对岸的赵越峰却全然不知道自己领导的部队已经身处这样的危险境地。正一面与桥对面敌人对射一边注意等候着寒远寺方向营主力的消息,突然听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随后就感到大地在震颤,接着才听到天上传来的尖啸声。

老兵都知道,除了爆炸威力大以外,重炮炮弹初速也高,只有在炮弹落地爆炸后才能听到炮弹飞行的破空声,不像迫击炮弹老早就听到它在天上飞的声音了!

这发炮弹打在偏离他们桥头阵地右侧大概一百多米远的地方,在黑暗的大地上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照亮了夜空。显然是口径超过100MM(毫米)的大型火炮。多年的实战经验告诉赵越峰有重炮必有联队以上的鬼子主力。赵越峰不禁心里一惊。情报不是说除了眼前桥对面这股敌人,最近的鬼子也要三个小时才能赶到吗?怎么才两个小时不到就来了鬼子主力呢。

紧接着重炮炮弹接二连三的打过来了,有120毫米口径的,也有更加恐怖的150毫米的大口径炮弹。而且越打离他们越近,“轰”一发炮弹打在不远江面上激起巨大的水拄。雨点般的江水落了赵越峰等人一身.

何大奎喊“苗头不好啊,我说伙计! 咱们快撤吧!”

“可上面还没有命令啊!”赵越峰说

“靠,都火烧屁股了。再不撤都得扔在这了!”

这个时候“轰”一发炮弹落在江边,那是副连长郑强阵地的位置。马上郑强就报告说这一炮正好落在两个工兵班把守的地段造成工兵班五死九伤,更要命的是电动起爆装置也炸坏了。

对岸的敌人看见自己的重炮凶猛的火力掩护,都来的士气,一边开火一面冲上大桥嗷嗷叫着杀了过来。敌人重炮炮弹不断打过江来。七连副斯皮尔斯建议马上撤退,

“妈的,现在想撤也撤不了了,工兵赶紧恢复起爆装置,大家掩护。”郑强大叫着,几个没有受伤工兵忙活开了。他们拿出备用的起爆装置安装起来,这个时候赵越峰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准备炸桥,我们交替掩护,边打边撤。” 同时命令何大奎带着游击队的人先撤。何大奎犹豫了一下,还是服从了命令。

赵越峰领着七连的人从桥头撤到江边,与郑强兵合一处。

“怎么样,恢复没有。”赵越峰着急地问

“正在搞,差不多了。”满头大汗的工兵班长回答。

“先把伤员撤下去。”赵越峰命令道。“其他人火力掩护。”

这个时候十几个鬼子已经冲上桥面,以人马的尸体为掩护用机枪不断的向这里射击。后面的鬼子正冒着火力匍匐前进。

“安好了!”工兵班长喊。

“炸桥!”赵越峰连忙命令。

工兵班长连忙按下起爆器上的红色按钮。大家急忙低头俯身,但是良久也没有听到爆炸声。

“奶奶的,怎么回事!”赵越峰急了。

“可能是电线断了!刚才被炮弹炸断的.......”工兵班长刚说到这里头部就被一发子弹打了个对穿。鲜血溅了赵越峰一身。

“快把电线接上。”赵越峰命令剩下的几个工兵。

两个身影各寻着条一电线冲了出去,刚冲到桥下。就被机枪打倒了。这个时候鬼子显然已经发现了他们炸桥的企图。

但是很快又有两个身影冲上去了。“大家掩护!”所有的武器都向着可能威胁到这两名工兵兄弟的地方开火。但是一个兄弟还是倒在机枪子弹掀起的烟尘中,快到桥其中一个人终于蹲下来,他发现断点了,只见他连忙掏出工具,把两根电线往一块接。正在这个时候一颗重炮炮弹在离他二十米远的地方爆炸一块弹片将他削成了两半。“妈的,下一组上。”赵越峰叫道。这个时候鬼子已经冲到大桥中间了。“赵连长,已经没有下一组了。我来吧!”赵越峰一扭头,见说话的人是军统情报小组的李浩然。

“你?”

“我以前是学习过爆破和电工的,我们军统特务情报组,爆破是必修课。而且我来过多次对这里的地形也十分熟悉。等我弄好以后你按下这个起爆器上的红色按纽!”李浩然白净英俊的脸上表情镇定,眼睛里充满了坚毅。

赵越峰不禁心里一热,他感觉到好象一股热血顶到了嗓子眼。几个小时的相处还来不及看清楚这个战友的面庞,更不了解他的一切,只知道他是军统情报组的一名少尉军官。这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此刻好象不是完成一个九死一生的艰巨任务,就想要去上课一样平静。赵越峰还没有来的及说话,他一条腿已经跨出了出去,但是很快他又缩了回来,“赵连长,能否求您帮个忙?”“你说吧!兄弟。只要我能做到的。”李浩然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交给赵越峰。“我从参军那天起,就做好了成仁的准备了。离家那天,我已经把遗书悄悄留给了父母。如果我回不来了,我只求你把这封信交给我们同组的孟月绮。谢了!”说完。他头也不回冲了出去。赵越峰觉得这得这封信变的好沉重。“兄弟!我先替你保管,你一定回来 亲自交给她。”赵越峰大喊“全体掩护李兄弟!”端起冲锋枪猛扫起来。

李浩然弯着腰飞一样冲向桥边的目标,他时而卧倒,时而匍匐前进。一会又起来飞奔。躲过飞来的一串串子弹。马上就到断线的地方。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串机枪子弹扫了过来,只见他一个趔趄倒了下去。“完了!”大家的心一阵紧缩。正在要找人去接替他的时候。赵越峰突然发现,李浩然仍然在缓慢的向前爬行。子弹击中了李浩然的腹部和大腿。紫色的肠子流出了体外,腿上鲜血喷涌而出,但是他依然以超人的毅力顽强的向着目标艰难的爬去。身后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路。

终于他抓起了断线的一头,但是却怎么也接不上另一头了。中间差了一米多的距离。大家的心都揪了起来。正在这个时候又一发子弹打中了他的后背。但是他依然顽强的把身体横过来用手够到了电线的那一头。他用两牙齿把电线两头的外面的绝缘橡胶咬下来,然后用两手分别把两段裸露出来铜丝电线头抓在手里,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喊“连长,按红钮。快按红钮!”

赵越峰眼含着热泪按下了起爆器上的红色按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