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教导队-我真正的部队生活

majclh 收藏 22 15176



几年的军旅生活,真正使用我得到锻炼,真正品尝到军人滋味,真正体会到部队生活的地方,还是我学习、训练、生活了两年的教导队。

尽管从小生长在部队大院,但毕竟是城市生,部队机关里长的,没见过真正的战斗部队,更没见过驻守在边塞的部队。1978年3月,我入伍来到沈阳军区某守备师,下了火车,远远望见部队座落地在白雪皑皑的山脚下,一排排的红色营房整整齐齐。我心里想:这才是真正的部队。仅仅过一个星期,新兵训练就结束了,我们很快下连队参加战备施工,在经途师部时,我看望父亲的老战友,我们的师政委。他问我的情况,我高兴的说,这才是想象中的部队。

可是连队的生活并不让我满意。那时的部夏天战备施工、营建施工、种菜种粮,频繁的公务……,只有冬季才搞一点诸如队列简单的射击投弹训练。第二年一开年,在经历了紧张、艰苦的紧急战备后,我被派往师教导队学习。

进入师教导队的第一件事是对新学员进行目测。就是新学员在操场上进行队列练习,形体上有问题、队列动作有痼癖且难以改正的,要退回连队。十三团的一个兵被退了回去,在回连队的第三天就自杀了,觉得没脸见人。

在教导队我在接受了严格的军事训练的同时,也接受意志品质的锻炼。举两个例子。我们队长董天义,是四几年入伍的,不管什么时候在路上,都是以齐步走的姿势在行进,无论冬天多冷,他的皮帽耳是从来不放下来的。

我入队是3月份,当地的天气还很冷。我们的队列教员叫严仕军,零下十几度的气温他的皮帽耳也不放下来。在在大家列好队后,他大声问:

冷不冷?

齐声回答:不冷!

那好,听我口令,脱帽,卷起帽耳。

这样在寒风中训练。在正步训练了一天后,训练快要结束时,他又问:

大家累不累?

仍然是齐声回答不累。

那好,听我口令

正步走。

全队又围操场正两圈。大家上楼时腿都抬不动了。

严教员说:这是锻炼大家的意志品质,是军人素质的养成。我们教导队,是部队的尖子,干一切,都要有毕(东北话,意为超过、比过)了别人的思想,否则你别来教导队。

还有一次是夏天。我们列队完毕准备出发看电影,副队长李珍宝带队,出发前讲注意事项。我们部队驻地夏天牛虻特别多,而且个头大,这种昆虫在太阳下活动,夏天中午大牲口都不敢牵出去,牛皮、马皮都能叮透。李副队长就站在我对面,这时是牛虻乱飞,战士都用手驱赶。我看见一只牛虻落在了副队长的右手的虎口上,他没动。我开始以为他不知道,一会,一股鲜血从虎口一直流到指尖。牛虻这时飞到我脸上我也不敢用手赶了,只能用嘴吹。副队长在喊响了:向右转达,齐步走的同时,用左手打死了那只牛虻。

正是在这种精神的培养下,在师直的日常活动中,没有那个单位能与我们比肩。汽训队与我们临居,他们一百二、三十人的队伍喊队列口号喊不过我们六七十人。每次看电影前,我们列队走到电影院,到俱乐部前整理队形时,我们要通过踏步把队形调整好而不是象其他连队随随便便一停完事,我们站在那就是看着不一样。在师俱乐部,每次拉歌没有一个单位能拉得过我们,有时通讯营、高机营一个营也干不过我们。我们拿手的歌就是打靶归来,这首歌我们的精华部份是歌曲结束时的队列口号“一、二、三、四”,非常整齐,非常有气势。常常是别的单位唱这个歌刚刚唱两句,我们马上也唱,立刻把他的歌声淹没在我们的歌声里。记得一次,为了打败我们,警卫连,通讯营、防化连等数个单位联合在一起与我们拉歌,那次我们真连吃奶的劲使出来了,就是在喊 歌,已经不是唱了,这才没叫他们占太大便宜。

一次驻地发大水,师里命令我们教导队参加搞洪。我们要在一片沼泽地上筑起一米高的堤坝,没有筑坝材料,要就地取材。可是平地一片汪洋。我们用铁锹在水里挖出一块块的泥,然后再筑起合乎规定的堤坝。说起来容易,我记得当时是8月下旬,那的天气已经相当的冷了,最高温度不到20度,水就更冷了,我们那夏天最热的时候没有敢在河里游泳的,水根本就下不去,脚一沾水直打冷战。大家都没有顾及这些把衣服一脱,只穿一条短裤子就下了水。每个人从脸上到脚下全都是泥,大家说这是可别来拍电影的爹妈看见还不心疼死了。一个人说没事,就这样拍了爹妈也认不出谁是谁来,整整干革命了两天按时完成了任务。老百姓都来慰问,别说那时还真有点自豪感。

教导队的生活很有规律,不象连队,随机性比较大。除了白天训练,每天晚上教导队的安排是:星期一晚点名,星期二擦枪,星期三政治学习,星期四自由活动,星期五或星期六学习歌曲或看电影。但在队里安排的事项结束后,学员们都要根据自己的情况去追加一些练习。有的紧贴在高板障下练站姿的同时,也练习口令,有的练习器械,有的看书、学习,很少有随随便便浪费时间的人。教导战士的衣着也非常整齐,你注意看细节,领口、上衣兜盖、领章都是齐齐展展。有的战士为了保证军装的平整,洗衣后不等到衣服干透,就迭起来压着。

教导队期间的军事训练就更是不用说了,射击、投弹、队列、战术、土工作业、防化、军事地形学、40火、82无、82迫、反坦克地雷、53式重机枪、越野、障碍、器械等等,统统以优异成绩结业。射击一到六练习,只有四练习(山地射击)是良好,其他全部优秀。冲锋枪一练习,卧姿有依括一百米精度射,我打了99环,那个9环是最后一枪打的,因为有了想法,想打满环了。平时练习打5发时经常满环。特等射手考核也通过了。投弹,教练弹60米(助跑投),实弹50米(立姿无助跑)。一百米全副武装障碍跑,19秒。教导队毕业后,我被留队。

生不逢时,该到我们提干时,部队进行干部制度改革,战士只有经过军校学习或军以上教导队培训8个月以上才能得干。可我们是守备师,没有军一级的领导单位。后来我们复员后,有的战友说,这帮人复员,是守备某师的损失,一个战友说,不对,是我军的损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