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五章  父亲的童年 第六节  情意无价

柳梢青青1 收藏 0 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刘奶奶从爷爷家回去把我父亲的病给全家人说了之后,都很挂念父亲。

第二天,天快黑的时候,刘奶奶的大儿子铁拄趁收工有空的时间,就套上自家的小毛驴架子车,拉着妻子和刘奶奶,还提着满满的一竹蓝子鸡蛋,足有五十多个,他们一同来到了爷爷的家里。

“星泰,做饭了没有”?刘奶奶一进院门就象叫自己的儿子一样,笑着叫爷爷的名字。

这时,正在烧火做晚饭的姑姑听见有人叫爷爷的名字,就对里屋抱着父亲的爷爷说:“爹,谁在叫您呢,是不是前村的刘奶奶又来了,你赶快出来去看看。”

爷爷走出来就高兴地喊:“哎呀,铁拄哥,您们一家恁忙,都又来看宝元哩,刘大娘,嫂子,您们都赶快进屋”。

“嫂子,您这是......”

刘奶奶的儿媳妇打断爷爷的话就说:“快别外气,这是给孩子拿来的新鲜鸡蛋,一天吃上几个,好让孩子的身子骨早点壮实起来,你也不用为孩子再操那么大的心了”刘奶奶的儿媳妇说着就把鸡蛋提进了屋子。

“嫂子,您又给俺拿来这么多鸡蛋,您叫俺的良心可咋下得去呀,真是......”爷爷习惯地用手挠着头,一时也不知道该说啥话才能表达自己对他们一家人的感激之情。

“这又不是拿钱买的,你去俺家干活,没看见俺家喂一大群鸡子?一天都下好多鸡蛋哩,拿这一点鸡蛋算啥,俺孩子他奶奶回去一说宝元的病,把我和铁拄都吓得愣住了,今儿个干完地里的活,就专门回家的早一点,说啥也得来看看孩子,唉,这也真是奇怪,这病都是在油菜花开的时候,小孩子最肯得这样的病,可这已经是快到冬天了,怎么还让孩子给碰着了,真是的,这人世间呀,谁也琢磨不透,这人呀,生在世上是吃五谷杂粮,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得啥病的,孩子的娘活着的时候,就有她来照管,可偏偏她又去世了,家里的大小事情就得有你一个人来操心,也真够你难的呀!”刘奶奶的儿媳妇同情地与爷爷说着话,就把父亲紧紧地搂在怀里。

“星泰,要是没吃的,就说一声,谁家会没有个啥事儿,啥病的,不能几天没来俺家干活,俺就不管不问的,做人得有点良心,等宝元的病完全病好了,你多给俺家干活就行了。”刘奶奶的儿子说着哈哈地笑了起来。爷爷习惯的又一次用手摸摸头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是呀,铁拄说得对,这年头,谁也不能光看眼前一尺远的路,对人要是不讲个良心,光想着坑害别人去富自己的一家人,那他们就是再有钱有地也过不到好上,因为那是昧良心的钱,会受到老天爷惩罚的,远古的咱不说,就俺村眼前汤论的一家人,那原来可是个土霸王,全村二百多口人的地,他能霸占去一多半,谁也不敢吭一声,因为他姓汤的四个儿子都是土匪,谁见到他一家老小都得绕道走过去,要不,就得称呼他们家男的为爷爷,女的为姑奶奶,不加称呼给他们一家人说话的百姓们,那肯定就得挨他们的耳光,村里的穷人们天天都吓的不敢出屋门,后来,有十几家姓隐的住户都在夜里偷偷地跑到外地要饭去了不是?

“现在看他们家是啥样子?三个儿子在外边做祸,都让人家给活活打死了,剩下他这个最小儿子跑回来拣了一条命,可两只眼睛都被人家给打瞎了,汤论老两口死的时候,全村子里的人们都没有去看一眼,还都笑着叫好地说,这一家畜生可都死了,永远也不会再欺压咱们村里的贫民百姓了,他汤家这个最小的瞎子孙也活不了几年,是苍天给他们一家人的报应。就现在汤四儿这个瞎子还半疯半傻地在村里要饭,还是光棍一条,真丢老祖宗的脸面!”

“星泰,你别整天愁眉苦脸的,车到山前必有路,等你的三个孩子以后都慢慢长大了,有本事了,说不定啊,象俺们这些老胳膊老腿的,还得求着你们帮忙哩。”

“大娘,看您老说的,您们一家人都对俺们这样好,我总觉得欠您们家的情太多了,一生一世都报答不完呀,俺们不管以后过到哪一步,都不会忘了您一家对俺的好处,”

“秋妮儿,汤烧好了没有,让您刘奶奶帮忙烙几个玉米面馍,吃了饭再走,”

“不在这里吃饭了吧星泰,俺们还是回去吃,俺的小桃儿闺女在家做好饭了吧”。

铁拄儿刚想站起身来走的时候,就被爷爷又按在凳子上坐下说:“铁拄哥,今儿黑说啥您和大娘,嫂子也得在俺家吃口饭,大娘每次来拿东西看俺儿子,从来没有在俺家喝过一口水....”“铁拄子,咱就晚点儿回去,跟孩子们在一起吃点饭,多呆一会儿。”刘奶奶说着就站起来对她的儿媳妇说:“你多抱孩子一会儿,我来帮助秋妮儿烙馍。”

我姑姑把刘奶奶上次拿来的好面舀到盆里一点,又舀了些玉米面和在一起擀了几个馍,刘奶奶烙着夸着姑姑说:“秋妮和她娘一样手巧,利索,擀的馍又圆,厚薄又均匀,真像个大姑娘,长大呀,得找个好婆家。”姑姑听着刘奶奶夸奖自己的话,小脸红得象熟透的苹果似的,害羞的低下了头默不做声。

爷爷接过话茬儿说:“过到这一步了,我啥办法哩,从她娘死后,这一摊子家务就全让秋妮儿给担起来了,我看着闺女天天又去地里拾柴火,回来还得做饭洗衣服,一天到晚马不停蹄,我也是很心疼孩子,可就是没门儿呀”!

姑姑给刘奶奶一家人都盛上饭说:“俺家的饭不好,您们就将就着吃点吧,刘奶奶每次来俺家都是给俺带来好多吃的东西,可是从来也没有在俺们家吃过饭,刘奶奶每次走后,我爹老是哭着对我和哥哥说,俺全家人这一辈子算是遇见好人了,俺们永远都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姑姑说着就接过铁拄妻子怀里的父亲,亲热地让着刘奶奶他们吃饭。

“我知道俺家的饭不好,您们吃不惯,不过,这是我的心意,哪怕您们少吃点儿,我心里也总是好受些......”

刘奶奶一家人吃完碗饭临走时,刘奶奶的大儿子从兜里掏出五元钱说:“星泰,这五块钱你别显少,拿着,买点盐什么的,少不了。”爷爷说啥也不肯接这钱,推来让去。

刘奶奶看我爷爷执意不要就说:“星泰,别再推来让去了,大娘我叫你拿着你就给我拿着,咋了,怕以后还不上来这五元钱,你大娘会找上门来问你讨帐?你现在穷,只当是俺借给你的钱,等你们以后日子好过了再还给俺行不行?”

刘奶奶诚恳和厚道的话语使爷爷感动万分地接过钱装到了衣兜里。

爷爷看我父亲的病也基本上算是全愈了,不妨碍啥大事了。应该是放心了吧?可爷爷的心情十分沉重,一反常态的竟几天都吃不下饭,也很少说话,夜里时常不能入睡,看着熟睡的三个孩子,眼泪默默地滴着,滴着......

爷爷为什么如此的焦虑不安,他的内心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