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在美国人的眼里有两种印象:一种是热情、儒雅的外交官,极具学者风度;另一种是一往无前,绝不退让半步的勇猛斗士。


“在伟大祖国面前,我永远是个孩子”


一年之计在于春。李肇星外长在大家共庆2007年新年的锣鼓声中开始了他一年一度的非洲七国之旅,这既是一次例行的外交出访,又为国家领导人2007年初非洲八国之行做了先行官,期间突发的尼日利亚人质事件,不知又带给他几个不眠之夜。风尘仆仆地归来,还没来得及倒时差,便又跟着温家宝总理下南洋,去菲律宾出席第二届东亚峰会。他的足迹只能在地球的经纬线上读出,想去他家找他太不易。


关于工作风格,李肇星曾诚恳地表示:“我觉得我在对外工作中努力去做到的就是忘掉个人。”并借用前辈诗句表露自己的心声:“在伟大祖国面前,我永远是个孩子。”


他在题为《和平、发展、合作——新时期中国外交的旗帜》的文章中写道:“爱好和平,讲信修睦,协和万邦是中国文化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华民族在对外交往中,主张亲邻善邻,主张和而不同,追求普遍和谐。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华文化是中国外交取之不尽的智慧源泉。”又写道:“孔子在两千多年前提出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被誉为处理国家间关系的‘黄金法则’,镌刻于联合国总部大厅。”


是他,高举着和平、发展、合作的新时期中国外交的旗帜,带领着外交部这支舰队,勇敢地航行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是他,通过开展公众外交,树立自信、务实、开放和负责任的大国形象,甩掉了中国外交的神秘外衣。


是他,在“两会”期间的记者招待会上,言简意赅地阐述了中国外交工作“服务”和“交友”的两大性质以及“以人为本”的外交新思路。


集热情、儒雅的外交官和勇猛斗士于一身


当他任新闻司发言人时,李肇星对记者曾袒露心扉:“发言人虽然上电视,但不是即兴表演追求自我表现的演员。发言人也不是那些抱有侥幸心理的学生,不会可以‘蒙’。发言人代表国家,应该字斟句酌,如履薄冰……必须掌握两条:说我知道的,说我可以说和应该说的。”


当他出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时,美国的常驻联合国代表是奥尔布赖特(后来任美国国务卿)。两人曾有过一次精彩的交锋:“中国的外交政策到底是什么?您能不能用最短语言给我作一个描述?”奥问李。李反诘道:“您能不能用最短的文字来给我描绘一下美国的外交政策?”奥回答:“美国的外交政策就是两个词:领导和伙伴(Leadship and Partnership)”李肇星听罢,当即对应道:“中国的外交政策概括起来也是两个词:和平和独立自主(Peace and Independence)”。


当他任驻美大使时,欢愉和艰难都掀起过高潮。李肇星认为,在任驻美大使期间,最满意的事是两国元首接触频繁以及中美达成永久性正常贸易伙伴的协定;最艰难的日子是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美国媒体因后一事件称李是“强硬派”,美国报纸形容当时的李大使“脸上极具哀容与愤怒”。


有一次,李大使出席美国媒体“大腕”演讲。当时有记者问海峡两岸局势时,李大使平静地说:“关于台湾问题,我刚才已经谈了看法,不再重复。”随后,李大使话锋一转:“关于所谓部署导弹问题,你能保守机密吗?”全场哗然,提问的人也感到惊讶,中国大使怎么会愿意谈及如此敏感的问题!于是高声回答:“我当然能保密!”李大使则微微一笑说道:“我也能保密!”会后记者反映:李大使的诙谐既反映了中方的立场,也透着智慧和艺术。


李肇星在美国人的眼里有两种印象:一种是热情、儒雅的外交官,极具学者风度;另一种是一往无前,绝不退让半步的勇猛斗士。正是由于他的出色工作,2001年1月29日,也就是驻美大使李肇星任期的最后一天,华盛顿市长威廉斯发布文告,宣布1月29日为华盛顿市的“李肇星日”,以表彰他出任中国驻美大使3年间的卓越贡献。


李肇星出任外长后,有一天会见美国十几位名牌大学教授。有一位教授突然发问:网上有消息说,美国情报部门在中国订购的一架波音飞机上安装了尖端的窃听器设备,他们估计,这架飞机有可能被中方派作专机使用。李部长略加思索后,平静地表示:我们在国际贸易中,坚持公平原则。在中美贸易中,我们买什么,美国就应该给什么。凡是没花钱的东西,我们都不要。如此巧妙地应对,立刻赢得教授们一阵喝彩声。会见结束后,美国一位教授表示,中国外交学院应该将李外长刚才的精彩回答写入教材;美国波士顿外交学院也应将其作为教材案例。


一个平民部长


2003年3月18日中午,我同外交笔会的几位朋友正在外交部的小餐厅用餐,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好久不见了,你们好啊!”当我抬起头时,他已坐在了我身旁的空位上。我急忙起身,脱口说道:“祝贺李部长!”他微微笑了笑说:“谢谢,只是担子更重了。”这便是头天十届人大一次会议时被任命的外交部长李肇星。


他仍和从前一样,中午和同志们一起用餐,并随便交谈。他还风趣地说:“等我退休了,我一定加入外交笔会。”在座的笔会朋友们一起为他鼓掌。这勾起了我对一些往事的回忆。


2001年11月29日,外交笔会年会在钓鱼台举行。李肇星同志也应邀与会并在会上讲话,鼓励笔会同志努力笔耕,为国家经济建设服务,为祖国统一大业服务,为世界和平服务。会后,他参观了笔会成员作品成果展。虽然午餐已备好,但他还是不得不匆匆离去,赶赴另一场外事活动。


2004年2月,应四川人民出版社邀请,李肇星为“外交官看世界”系列丛书作序。作为新一任外长,他没有忘记老外交官们的功绩,他写道:“为丛书撰稿的是外交笔会。该笔会成员都是我国资深外交官,是参与过中央三代领导集体指挥的外交斗争的老战士……离退休后,仍心系外交事业,努力开辟为外交工作服务的新阵地。”


2004年11月9日,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暨外交部建部55周年,中央电视三台举办《我和我的祖国》专题文娱晚会。晚会的最后一个节目是由外交部老中青三代外交官组成的约200人的大合唱《我和我的祖国》,大幕拉开的那一刻,大家还焦急地等待着一个人,听说他下午才从国外回到北京,能否参加我们的合唱,不得而知。突然,掌声响起,李肇星外长和戴秉国副外长走上台来,加入我们的行列。大家心头一热,歌声骤起:“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每位外交官都全身心地投入了歌唱,似乎又回到了自己曾经工作过的远离祖国的五大洲,对着使馆院内升起的五星红旗,尽兴地唱道:“我亲爱的祖国,我永远紧依着你的心窝,你用你那母亲的脉搏和我诉说……”忘情的唱,泪水竟不知不觉盈满了双眼。观众模糊了,祖国清晰了……


李肇星任外长半年后,也就是2003年9月6日,外交部首次举办了公众开放日。从那一天起,外交部已接待了近30个省市、40多个行业的2000余名群众。2005年8月14日,是外交部举办的第8次公众开放日,这一次有了主题:走进非洲。短短两年,公众8次走进神圣的殿堂——外交部大楼。第8次有近200名来自中国各地的普通群众,手持制作精美的参观证,早早来到外交部大门前。平时,我们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和来访的客人都走东门,除有关领导、外国使节外,很少有人从正门进入外交部。这一天,这些公众却有幸从此门进入,享受一次贵宾待遇。此外,他们还能同包括外交部长李肇星在内的资深外交官以及非洲国家的驻华大使们进行亲密接触,这是何等的荣耀啊!当李部长身着便装出现在公众面前时,平时在正式场合见到的各种包装都不见了,部长与公众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气氛轻松,语言随和。当会见完毕,外交部橄榄厅音乐响起,非洲演员们拉着中国百姓一同跳起节奏感很强的非洲舞时,外交部长李肇星也高兴地加入其中,与中非朋友们一起翩翩起舞。一位参加开放日活动的大学生说:“真没想到,李部长能和我们一起跳舞,还那么随和。”


李肇星任外长以来,除敞开“衙门”,将民众请进来外,还编织了大大小小许多张“网”,以扩大与公众交流的平台。外交部建立了以外交部网站为核心的73个子网站,日点击率达80万次。李肇星通过与网民的在线交流,受到2万多网民关注,成了不少网友的心中偶像和公众眼中的明星。在他的带动下,许多外交官时常在网站上与网民们谈天说地。每逢重大国际事件发生,相关官员都会到网站上与公众交流。


李肇星的公众形象——一个平民部长。


“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李肇星不是把这15字箴言挂在嘴上,贴在墙上,写在纸上,而是身体力行。他的公众形象、他的工作风格、他的行为举止哪一桩哪一件不是对这15字箴言的兑现?!


在李肇星的《根》一诗中,有如下的警句:询问古老的大地,/仰问无垠的苍穹;/我是谁?/谁与我认同?/……在昨日的创伤里,/在今日的求索中,/我触到了博大的根茎;/我是炎黄,/炎黄是我!/我是赤子之火,/我是灿烂的紫荆。/中国铸成我的灵魂,/中国赋予我生命。


这就是李肇星的“大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