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卷二『入世』狼入凡尘 第十九章 残虐『二』

DJ云 收藏 0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雪!”赤狼大吼一声,扯起地上的上衣套上,便紧追了出去!


雪!原来那白色的影子不是别人,真的就是她,那日夜陪伴着赤狼的人儿,那每日都要赤狼说上一遍“我爱你”三个字的——林若雪!


她!怎么会在此时出现?


且说林若雪与张松柏当日一起匆匆逃离陇南镇后,便一路南行寻找赤狼,他二人走得及时,倒也没有被黑龙会的追兵寻上,可惜却没能找到赤狼。这天,二人正行于山道间,突然看见前方行来一队十余数的人马,张松柏见那队人衣着褴褛杂乱,但除了领头一人头系青巾,其余的头上都是系着相同的黄巾,心道:“莫非这就是在川蜀一带起义的川军?”正如此想,那队人马也发现了他们,走上前来,领头的一人道:“你们是什么人?”


张松柏抱拳为礼道:“在下武当张松柏,这位是在下的朋友林若雪,不知各位兄弟可是揭杆起义的川军?”


那头头一听张松柏竟是武当派的人,原本傲慢质问的神态迅即堆起笑容,抱拳道:“原来是武当张少侠,武当山的大名我等兄弟那是久仰已久啊!不知两位朋友到南方来有什么事么?如若需得着我们川军的地方,就尽管开声。”


张松柏道:“是这样的,这位林姑娘是我的一位故交……家住在黄坡村……前日她相公出了点事,正巧我来探她,所以带她一起出来寻找。”


那头头一听不过是找人,一拍胸脯道:“原来如此,这点小事,那就包在我们兄弟头上了,只要他相公真是到了这边,我包管不出三日,这位姑娘就能与他相公重见。”


张松柏道:“如此太也麻烦诸位了,我们还是不敢多加劳烦。”


那头头道:“张少侠这么说就太过见外了,来,我带两位去见我们义帅,他若是得知少侠你是武当山的高弟,必定大是欢喜,说不定还会给个一官半职,委以重任呢!”


张松柏心想:“这川军虽是受神龙教的操控,但看这位头领倒也是个义气中人,不如看看他们这位义帅是何等人物也好。”


于是二人便随之去军营见义帅,一路上张松柏问起战事情况,那头头说前日刚刚于此大败朝廷的跨杆军队,张松柏闻之大喜,又问起详细战况,那头头说当时朝廷军三万之众镇守在剑阁城,而他们只有一万,但他们的义帅用兵如神,一招诱敌深入,先派了几千先头部队攻城诈败,引得朝廷一万大军追到峡谷内,最后被伏击全歼,不过尚有两万军队驻守在剑阁镇,所以才不敢掉以轻心,日夜派兵巡逻。张松柏虽然对神龙教全无好感,但也不禁心中暗赞这位义帅的用兵之术,于是又问道:“不知这位义帅大名,在下真是好生佩服。”


那头头道:“咱们这位义帅那可就了不起了,他姓常名树,乃是神龙教红狮法王的两大关门弟子之一啊!”


林若雪听了那头头所言的诱敌深入之计,正不由回忆起当初在哭狼岭中,赤狼的狼群也是以此计与神龙教一决死战,此时一听“常树”二字,更是大惊,她自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当初那傻乎乎的常树竟然会成了敢于反叛朝廷的义军领袖!心想,当是同名同姓之人而已。不料到得军营,那首座上所坐之人,却不是当初那傻乎乎冒死救了她一命的常树哥又是谁!


只是这如今的常树已经脱了那一身破烂的粗布麻衣,身披皮革战甲,腰悬七尺大剑,俨然一个身经百战的一代武将,哪里还像那当初的那付傻乎乎没见过女人的样子!


常树也大是不料竟然能于此与林若雪重逢,未待那头头禀告完毕,已是几大步冲到林若雪跟前,惊喜不已道:“雪……雪……若雪姑娘,真……当真是你!”他对于林若雪的感情,又岂是一般,但心底向来又自卑自己与林若雪身份的悬殊差别,是以本来便要冲口而出的“雪妹”二字在连顿了两次之后,终于还是改口成了“若雪姑娘”。


林若雪也大是惊讶欣喜,道:“常……常树哥!当真是你!我方才还……还以为只是与你同名同姓而以!想不到……想不到当真是你!”


常树听她说没想到自己当真便是这义军的主帅,脸上微微一黯,旋即又释然笑道:“当然是我了,你……你这两年来……还……还好吗?”


林若雪看着常树满目关切的眼神,大是感动,点头道:“常树哥放心,我过得很好!”


常树道:“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对了,他呢?”


林若雪并不知道常树有参与哭狼岭一战,诧异道:“谁?”


常树道:“就是……就是……”说到这里,突然想起这事不能让军中知晓,连忙一整失态的形貌,大声道:“你们都先出去吧。”


帐中诸位头领见得此等情景,自也不再担心张松柏与林若雪两人的来路,于是齐齐起身告退而出。


常树待众人退出,方对林若雪道:“就是哭狼岭中……”


林若雪大惊,道:“什么!你……你怎么会知道?”


常树道:“当时我已经是神龙教的教徒,所以……哭狼岭那一战我也有参加。”


林若雪恍然,黯然道:“他……我和张松哥这次就是来寻他的。”


常树直到此时才意识到旁边还有一个人的存在,连忙对张松柏抱拳道:“让这位朋友见笑了,在下常树,方才一时失态,无礼怠慢之处还望多多包涵。”


张松柏见他对林若雪竟是如此关切,已是生了不少好感,又见他身为义帅却对自己谦称在下,连忙还了一礼道:“义帅不必多礼,我到一旁坐着喝茶就是,你与雪妹既是故人相见,也不必在意有我在旁。”说完果真就坐到一旁喝茶去了。


常树于是继续向林若雪询问,林若雪也将情况简单道来,常树知其遭遇后,立即派人去寻赤狼,而后又得知张松柏竟乃是武当山下来的高人后,立即说要委之以重任,要其留下来共抗暴政。张松柏本对神龙教颇是反感,但见常树为人如此,又几番推辞不掉,自然只得恭敬不如从命了,暂且留下看一看了。


次日,常树就亲自来到张松柏帐中,问道:“张兄,昨日你与雪妹说……赤狼随黑龙会的人南下办事,是么?”


张松柏一听他提起赤狼,喜道:“是啊!怎么,有赤狼的消息了么?”


常树轻轻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刚刚收到军情,说屠虎帮附近的牛家村被……被屠虎帮的人屠杀殆尽!不知张兄有什么看法?”


张松柏闻言大怒,拍桌而起道:“岂有此理,这……这很明显根本就是黑龙会的所为,想要挑起我们和冷月盟的仇杀,以阻我军北上之势!”


常树点头道:“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知张兄认为此事该当如何处理呢?”


张松柏奇道:“义帅此问,张某可有些糊涂了,既然知道是黑龙会的阴谋,那自然就应该继续北上,到时候黑龙会自然是除之而后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