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赵波


爱情是一种毒,这个我早知道。

爱情的毒有时让人防不胜防,惹不起我们只能躲,或者中过一回毒,以后我们就知道了怎样去躲。

可是看一个女人在小说中把爱情的毒娓娓道来,便躲无可躲,如同自己又中了一回,而且中的是剧毒。

洁尘有两本小说《酒红冰篮》和《中毒》,这两本小说像是上下集的连续剧,一本写一个叫夏城男的男子和一个叫何丹的女人长达十几年的情感纠缠,一本写“我”和一个叫赵啦啦的女作家各自遇到的一段不对等的情感关系,赵啦啦的搭档对象就是夏城南,最后她拆散了夏城南和何丹的婚姻,当然自己也一无所获。“我”也发现自己的那个男人原来有自己的婚姻,其实那样的男人只是适合暗恋。

女人得到了男人的身体以后,会为得不到男人的心而痛苦。

可像何丹那样的女人,在十几年的岁月中,她都占据着夏城南的心,可是她依旧不快乐,因为她要的是爱情的忠贞,可是一个男人很难把身和心都永远的交给一个女人,于是在这些情爱冤孽中,没有谁是真正的胜者,没有谁是真正的快乐的人,没有谁可以和谁相伴终生。我们能看到的,是现代都市中,一个比一个更善于孤独自处的灵魂,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是最丰满的时候,身边如果突然添了一个人,要陪着你,改变你的生活方式,要用一种表面温柔的东西来融化你长年坚硬已经结出盔甲的内心,说到底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所以,在两个人故事的开始,一切就已注定,夏城南和何丹多年不通音讯,他们的爱情反而存在,这时候爱情是一种安慰和借口,是夏城南可以只和任何一个女人做爱却不去爱她们的借口,当爱一个人成为借口,会把自己都骗了,当这个人突然出现,经过多年磨难终于可以和她呆在一起,这时候,借口成为了男人要躲避的现实,其实他谁也不爱,其实他接受不了现实中的爱情,爱情一陷在日常生活中,就开始走向灭亡的边缘,何丹也便从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开始慢慢变得和赵啦啦什么的女人没有什么两样。

当爱情发生,所有的女人的反应会变得让人奇怪的相同,只有不那么的爱,女人才在那种微微有点骄傲中变得有点神秘冷漠和美,那是一种诱惑,对男人来说,他们永远需要诱惑。可是,女人傻乎乎地迅速交出了骄傲和诱惑,把自己变得痴情,呆头呆脑,软弱,没有方向,变得不堪一击,变得愚蠢甚至丑陋,男人们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时刻准备着心猿意马地临阵脱逃。

洁尘说:不对等的爱情是有毒的,它太煎熬,太伤痛,太不人道。也正因为如此,这种爱情是有效的,它所具有的那种高强度的痛苦,可以让女人愈发破碎,也可以让女人更加完整;对于后者而言,就是一种成长。


我想,女人的骨子里是有自孽情节的,成长中的女人的心里永远有坏男人情节,她们需要一个坏男人让她们感到伤痛,然后在近乎于死去一回的抽离中从而真正脱离母体的依附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进一步的女人又用选择做母亲把自己变成母体让孩子来依附,从而更强大。

有很多女人在爱情的毒中倒下,更多的女人在中过毒后百毒不侵花开满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