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魔传说(全集)

peijun 收藏 1146 8885
导读:设定 契子 太玄山,是一个非常怪异,而且是很有名的山。 但是一般的世俗之人,却很难能够到达这座山上。 除了这座山是“真人界”极具凶名的神秘之地外,这座山的周围,似也是包溶着许多不能理解的神秘。 在这座山上,鸟兽绝迹,一般山中的禽影兽痕,在这儿却是半点也见不着的。 太玄山的名气,主要是来自纵横七百里的山区中,一个神秘的山洞。 一个即使是修练功力已达半个地仙的“真人界”修真们,也不敢轻易进入的怪异山洞。 而且说得更确实

设定 契子

太玄山,是一个非常怪异,而且是很有名的山。


但是一般的世俗之人,却很难能够到达这座山上。


除了这座山是“真人界”极具凶名的神秘之地外,这座山的周围,似也是包溶着许多不能理解的神秘。


在这座山上,鸟兽绝迹,一般山中的禽影兽痕,在这儿却是半点也见不着的。


太玄山的名气,主要是来自纵横七百里的山区中,一个神秘的山洞。


一个即使是修练功力已达半个地仙的“真人界”修真们,也不敢轻易进入的怪异山洞。


而且说得更确实一点,除了“真人界”的修真们之外,俗世间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有这么一个怪怪的太玄山存在。


顶多顶多,在太玄山周围的樵夫猎人们,知道有这么一个似乎永远也到不了的“妖怪山”!如此而已。


之所以在俗世间的俗人们中,太玄山会被叫做“妖怪山”,是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走得进这个极大范围的怪山山区。


不论是人是鸟,是禽是兽,一接近这个怪异的“妖怪山”,就会被一种无法形容,难以理解的力量,给牵引得失去方向。


然后在迷失中,接近山区的所有生物,有的就这么生生饿死在山中,有的比较幸运,就会在重新获得方向感的同时,发现自己已经被一种说不出来的原因与力量,给从山区中推了出来。因此,那些有幸从怪异力量中挣脱出来的人,就把那一片围着山底生长的大片树林,叫做“无回林”。


也许是鸟兽们的原始直觉比人类强了很多的原因,所有“妖怪山”附近的山樵猎人,都知道不用妄想在妖怪山里捕猎到什么样的猎物。


猎人自己本身无法接近妖怪山当然是主要的原因,但还有一个也极重要的原因是……


根本不会有动物会接近妖怪山的。


似乎它们都收到了来自本能的警告,总是远远地就避开了这片广大而又神秘无比,充满了诡异危险气息的“妖怪山”!


所以俗世间的人们,都认为山里应该是住了一只法力极为强大的凶猛妖怪。


因此世俗人们,就叫太玄山为“妖怪山”。


即使是“妖怪山”这个名字,世俗间就已经是少有人知了,更别说“太玄山”这个名字了。“太玄山”,是只有“真人界”修练极神秘奥妙真诀的修真们,才会叫的名字。


而“太玄山”虽然只有在“真人界”的修真们之间盛传其名,但是让此山真正出名的,却不是太玄山,也不是无回林,而是在山中一个极为神秘的怪异山洞。


这个山洞叫做“太玄原始神魔洞”!


紫柔其实原来根本就没听过这个怪怪山洞的名字。


这都是她的师父“阴阳云妃”今天告诉她的。


紫柔是一个身材不会很高,长得娇娇小小,样子很朴素干净的女郎。


她也许称不上是多么地美艳绝世,动人心魄,但是她那圆圆长长的瓜子脸,以及那一双特别明亮,而且极大的灵活双眼,配上她小巧的琼鼻,恰到好处的红唇,却给人一种纯洁无邪,宛如白瑕的难言感受。


她是如此的纯净素雅,她是如此的纤美温柔。


她是如此的令人心牵,她是如此的使人意挂!


看她的样子,大约是二十八九岁的模样,可是她脸上那温婉和谐的容貌,又让人觉得她其实最多只有二十二三,还是那么样青春的年纪。


那种感觉并不是说她有一张娃娃脸而已。


说得更确实一点,让人有这种年轻感觉的,并不是她的五官,也不是她的脸型。


而是她的气质。


那是一种见到了她,就会忍不住想将她轻拥入怀,或是当她大大的双眼凝视着你时,能让你不忍说实话欺骗她纯真思绪,呵护爱惜的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动。


当她对别人诉说她的梦想时,会让人努力拼命,也要为她把梦想实现的奇异魅力。


师父阴阳云妃曾经告诉过她,当她第一眼,在紫柔所住的地方“紫烟谷”见到三十五岁的紫柔时,就觉得紫柔一定是她“阴阳和合派”未来最适当的接位人选。


“你将来……”师父曾经这么对她说过:“一定是我‘阴阳和合派’中,最关键的宗主!”紫柔不明白师父为何会这么对她说?但是她却可以感觉得到师父说此话时,双眼中闪耀着热切盼望的熠熠光芒。


“我知道的……”师父也好几次提到这个话题,就忍不住把这话再说一遍:“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紫柔,师父就知道了……”


紫柔也曾经问过师父,到底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从来没有听师父把这些话说清楚过。最多,也只有一句:“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总有一天会告诉你的。”作为结束。


虽然师父这么样的回答,但紫柔依然可以看得出,师父阴阳云妃那双依旧美丽的双眼之中,透闪着的兴奋光芒。


今天,紫柔跟着师父来到了这个全部由暗红得有点怪异的奇树所组成的密密树林边缘。


那是一片放眼望去,几乎布满整片山脚的暗红色树林。


那种密集生长的幅度,远远往山脚望去,令人有一种山下其实是绕着一圈暗红腥血的诡异感觉。


紫柔是今天跟着师父来到这里,才第一次见到这片奇怪的树林,以及这座看来就似乎拥有一股特异力量的怪山。


这座山其实在此时紫柔的心中,很明显地有一种“此山不属于人间所有”的强烈感觉。


师父告诉她这座山叫“太玄山”,而这片暗红色的怪树林,有个更奇怪的名字,叫做“无回林”。


太玄山?


无回林?


紫柔没有多问什么,她只看到师父的眼中,那种她经常见到的兴奋与狂热的光芒,又如此明亮地熠熠闪现。


然后她就明白,师父总有一天会告诉她的话语,今天就已经到了说明的时候了。


师父“阴阳云妃”长得一张鹅蛋脸,身材颇为高挑,双眉斜弯,眼尾有点角度,也有点媚意地翘起,瞧来不但顺眼,而且不管任何人见了这一双眼睛,总难免会产生一种,这位女郎对自己有意思的错觉。


她的发型是梳成宫妃式,发叉饰带,都极为讲究,宛如真的是宫中的什么贵妃那般。


平常她总喜欢穿着绣金彩凤百折裙装,外套银镂云边秀女袍,配上她那未笑先勾人的媚气双眼,看来直是让人无法抵挡她那摄心夺魄的绝世风姿。


可是此时她因为出门在外,身上只穿着一袭内着银白丝质劲装,外加简便快袍的装束。


虽然不像在宗里时这么尊贵无比,但也清爽中带着七分英气媚意。


紫柔穿得就更简单了,不过一套淡雅宜人,行动又方便的淡紫色便袍。


她们一到这个暗红色的树林旁,阴阳云妃就告诉紫柔这就是著名的“太玄山”“无回林”。紫柔实是不晓得有名在哪里?不过师父既然这么说了,她就这么听着。


“‘太玄山’会有名,是因为离这里往内约一百里的地方,有个山洞……”阴阳云妃举目眺望着暗红色树林的深处,口中对着紫柔如此说道:“就是‘太玄原始神魔洞’!”


阴阳云妃收回秀媚的双眼目光,紫柔便又见到师父眼中的光芒再次出现:“紫柔,你明白今天师父带你来这里的目的吗?”


紫柔摇了摇头,但也并没有说话打断阴阳云妃的兴头。


“紫柔,你还记得师父曾经告诉过你现今‘修真界’的现况吗?”阴阳云妃又接着问道。


紫柔点了点头,大大的眼睛凝注在她师父的清丽脸上。


“你说给我听听。”阴阳云妃含笑道。


紫柔听见师父的话,便即开口回答说道:“师父曾经告诉过我,现在的‘修真界’,百鸟争鸣,门派多达七十宗,都是世俗之人,体会到天地人身的奥秘,再加上人类长期修练诀窍的累积,以致于突破了本来人体的极限,进入了另一个境界,就是我们所称的‘真人界’。而我们这些修真,对世俗之人而言,其实就等于是半仙之体的神仙了。”


阴阳云妃听着紫柔天生温柔纯净的语音,不由得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自己最大的门徒道:“说得是,继续讲。”


“因此以现今而言,‘世俗界’与‘真人界’虽然隶属同样的空间,但是彼此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而也正因为‘真人界’的蓬勃发展,其实两界已有许多重叠的地方。就‘世俗界’而言,此时不论是天下何处,神仙履世的传说更是比之前任何一个年代都多,由此就可以知道这时的‘真人界’,是多么花团锦簇,百家争鸣了。”紫柔简单的几句话,就把“世俗界”与“真人界”的关系勾勒了出来。


“你把‘世俗界’与‘真人界’现在的状况说得很好……”阴阳云妃点头说道:“这里面其实还有一个‘三间九界’的观念,但是我想这个以后你慢慢会知道,现在这样就很好了。”“三间九界?”紫柔问道。


“是的,三间九界是指的‘天间’‘地间’‘人间’,你方才说的,就是‘人间’的三界之二,除了‘世俗界’、‘真人界’之外,还有一个‘玄灵界’,都同在‘人间’之中,也同时可以互通。你本来居住的‘紫烟谷’,其内生满了珍贵的‘霓旌紫烟草’,也算是‘玄灵界’奥妙神秘的生灵之一。”阴阳云妃回答道。


紫柔三十五岁以前,就是住在生满“霓旌紫烟草”的一个小小山谷,日日受仙草影响,以致于从二十岁起,就起了修道的决心,自号“紫烟”,在三十五岁时遇见阴阳云妃,被收为大弟子,位居“阴阳和合四仙姝”之首,下头还有云梦、玄霜、艳嫣三位师妹。


紫柔听了师父的话,恍然地道:“师父是说,除了人以外的生灵异物,大约就是属于‘玄灵界’的了?”


阴阳云妃对紫柔只提点一角,立即联想到全体的悟性,不由得微笑赞赏起来,高兴地说道:“是的,但并不是所有生灵都是,除了特别灵异的奇禽神兽,玄木仙草之外,只有那些突破肉体限制,长期修练的生灵,方才算是‘玄灵界’的生物,其他一般俗物还是在‘世俗界’里头的。”


“那么‘天间’和‘地间’又是什么?”紫柔又问。


阴阳云妃微笑着说:“这些先不急,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你还是先继续说说‘真人界’的状态吧。”


紫柔柔顺地颔首道:“我们‘真人界’的七十派,大约可以用四句歌谣来表示:‘六山七谷,九海十水;五洞十二府,八魔十三邪’。这七十派广布在东西南北四方,范围之大几乎包括了天下所有的仙山胜水,东荒西漠,南蛮北极,无所不含。前两句‘六山七谷,九海十水;’指的是天下修真的三十二派所谓的正宗流派;而后两句‘五洞十二府,八魔十三邪’则指的是三十八派所谓的左道旁门。有些人干脆把后面这三十九派叫做‘邪派宗门’。”


这次换阴阳云妃没有说话,只是点着头,示意紫柔继续说下去。


紫柔见了师父的样子,便又接着开口说道:“我们‘阴阳和合派’,掌门宗主就是师父,别人不明白我们修道的秘旨,竟将本派妄列在所谓的‘十三邪’之一。”


阴阳云妃听紫柔说到这里,俏媚依然的眼中放出了爆亮的光芒,有点恨恨地道:“我阴阳云妃特别锐意增加实力,就是想让这些‘正派宗门’瞧瞧,我‘阴阳和合派’三千年前宗势大盛,当时宗主‘阴阳界主’,列名‘东方三仙’之一,‘阴阳宗’派威何等赫赫,与佛家第一宗‘真佛宗’、道家最高派主‘大罗仙宗’同列‘东方三第一’,整个‘真人界’谁不景仰?这些后来的修真,竟然将本派列进了‘十三邪’之一,真是令人思之气短。”


紫柔见师父生气,连忙安慰道:“师父,如今本派四大护法,四大分宫,十二阴阳仙,及众位弟子近千余人,威势大盛,浑非之前可比,‘真人界’又有谁敢轻视本派?”


阴阳云妃凝望着紫柔,轻轻叹了口气:“紫柔,你的心意师父明白,但是我更了解我们‘阴阳和合派’真正精髓的修法要诀,多已散失,师父这个宗主期间,大部份的时间都放在扩大实力上,对于本派修诀的精进却是无甚建树,而这个责任,就要靠你来完成了。”


紫柔听得心中暗暗震动,立即问道:“师父,你说这个是做什么?”


阴阳云妃伸手从颈项上取下了一条坠着个金色水晶的项炼,把它递给了紫柔。


“师父……你把‘宗主神晶’交给弟子是……是……”紫柔望着在师父手中闪闪发光的金水晶,不敢伸手去接,只是有点嗫嚅地道。


“你先把‘宗主神晶’接去收好,然后再听我说话。”阴阳云妃纤手一推,语气催促地道。紫柔心中狐疑,却也不敢怠慢,赶紧恭敬地把代表“阴阳和合派”宗主表征的“阴阳神晶”接过,挂在自己的颈项之下。


“现在我就要告诉你,师父这次带你来到邪派‘五洞’之首的‘太玄原始神魔洞’,是要做什么……”阴阳云妃又对着紫柔轻声细语地说道:“你还记得师父告诉过你的,从神晶中感应到的特殊‘种胎之诀’吗?”


紫柔点了点头。


“这个‘种胎之诀’师父虽然在偶然的感应下只掌握了个模模糊糊的概念,但是此诀若是依法而行,我却是非常清楚地知道,紫柔,它必定会造成咱们‘阴阳和合派’彻头彻尾的大改变!”阴阳云妃说到此处,语气之兴奋跃然而起:“我知道,要是能依诀施法,必定会替本派,制造一个猛烈冲击整个‘真人界’的强大波涛!我知道,要是能依诀施法,必定会让所有的天下宗派,都知道我‘阴阳和合派’的厉害!我知道的,我是清楚地知道的……”


阴阳云妃越说越兴奋,到最后声音不由得大了起来。


紫柔见师父有点激动得不知所以,忍不住叫了一声:“师父……”


阴阳云妃秀丽的脸容恢复了镇定,久久之后,代兴奋而起的,却是一丝苦涩与无奈。


“可是我阴阳云妃,惮精竭虑,死参活悟,整整十年,却是一无所获,对于‘种胎之诀’的具体内容,却依然是毫无头绪……”她的语音越说越低,几不可闻,末了才又振奋起来道:“但是没有关系,我知道要养元阴以引天地胎气,需要四个精擅‘阴阳和合’之道的处女……这就是我后来除了你和云梦之外,又收了玄霜与艳嫣的原因,也是为何我会让你们接受各种‘阴阳和合’技法的训练,但却不准你们破了元阴的原因……”


紫柔见师父说到这里,不忍地道:“师父,你的心意紫柔已经差不多也想得到了……师父就不用再说了……”


阴阳云妃苦笑一下道:“这是我该说的,因为我再不说清楚,也许就没有机会了……”


紫柔听得心中又是一震:“师父,你的意思是……”


阴阳云妃摇了摇头:“你先莫问,我会告诉你的……”


她的语音转为飘渺,似乎正在回忆一件藏在心里很久的事,继续说道:“在我之前从神晶的感应中,我明白地察觉了这个‘种胎之诀’将会对我们‘阴阳和合派’引起连根震动的影响,除了这个之外,我还察知了两件事,一是这个诀窍可能是本派功行名声最盛的‘阴阳界主’祖师留下来的,二是这些隐隐约约的事儿,似乎和‘太玄原始神魔洞’有点关系。”


紫柔还没说话,阴阳云妃已经接着说道:“‘太玄原始神魔洞’虽然列名邪派中‘五洞’里的第一洞,但是其实这个怪洞是不是个门派,一直是‘真人界’很令人争议的地方。如果它是一个宗派,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一派的人在‘真人界’出没过?而如果它不是一个宗派,却又为何使得每个进入此洞的人,从来没有一个可以生还而回?这个师父我也是搞不清楚的……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要想对这些模糊不清的讯息有更进一步的了解,就一定要到‘太玄原始神魔洞’来瞧瞧……”


阴阳云妃说的话又顺又快,让紫柔没有插嘴的余地。


她叹了口气,又继续说道:“师父也不是没听过关于此洞的一些玄秘难测,隐晦危险,有进无出,入者皆亡的传说……”


紫柔听出师父果然有一探“太玄原始神魔洞”的意思,心中不由得一紧,呐呐地道:“师父,这儿既是危地,师父又何苦要来呢?”


阴阳云妃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神情:“紫柔,你不是不了解师父。你师父我,这一生以发扬吾派为最终的梦想。若非我身负掌门宗主的重任,我早就去一探究竟了。”


她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如今我用尽力量,将派中的势力扩成‘四法四宫十二仙’,我自己知道,这已是我的极限,所以今天才会带着你来,将宗主神晶交到你的手上,算是把‘宗主’的担子交到了你的手上……”


紫柔听得大惊失色道:“师父,宗主交接岂同小可?这得要聚集全派,祝祷祖师,循例而成,怎能这样就交给弟子?何况弟子在派中还只算个二代弟子,又如何有能力接掌宗主的重任?”


阴阳云妃微微而笑,似是早就对紫柔这样的反应预估在心,于是不急不徐地道:“紫柔,这就是师父我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了,你既接我‘宗主神晶’,继任‘阴阳和合派’宗主之位,又岂能连这最基本的难关都渡不过去?”


阴阳云妃脸上和旭的微笑,让紫柔顿时觉得挂在颈项上的“宗主神晶”立刻沉重起来。


阴阳云妃又转眼望着那片暗红树林的深处,轻轻地道:“我到今天总算把该作的事儿都作得差不多了,莫要再说什么其他的话,让我心中牵挂……”


正想再说些什么的紫柔,马上被师父的这一番话给生生堵了回来,只得张着樱口,说不出半字。


天啊,听师父的意思,这一去竟然暗有不复还的意思?


紫柔心中不由得又惊讶又悲哀,竟在原地有点愣住了。


“你知道吗?徒儿……”阴阳云妃眼光从远处收回,落在紫柔身上:“光大我派,是师父一生的梦想。虽然我之前戮力半生,但是成就也仅是如此而已,我知道我不能再做什么了,这里面无关努力,而是机缘就是如此而已。所以,我把身后的希望,托付在你身上。”


紫柔但觉得心中颤动,不由得心中酸楚至极:“师……师父……”


阴阳云妃眼光忽转凝重:“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这件事的重要性,比那个保住宗主之位的任务还要重要,你一定要答应我……”


见到师父宛如交待遗言般的话,紫柔只觉胸口隐隐抽痛,呐呐地回答:“师父请说,徒儿一定尽力完成……”


阴阳云妃突然伸手握住紫柔的手掌,紫柔可以感到师父的手正在微微地颤抖着。


“无论如何……”她的师父一字一字地道:“无论如何,你一定找出这个‘种胎之诀’是什么,然后把它完成……无论如何……都要完成……你懂吗?你答应吗?”


紫柔听着师父沉重如山的语音,连忙肯定地、用力地、毫不犹豫地点着头道:“紫柔一定完成师父的这个心愿……一定……即使粉身碎骨,我也要做到……”


虽然紫柔还不知道“种胎之诀”是什么?虽然她也还不知道这个诀窍在神晶里的什么地方……但是她已经没有去考虑这些了……她只知道她一定要答应师父,一定要替师父完成这个心愿!


阴阳云妃陡然松开紫柔的手儿,呵呵地娇声笑道:“行!我相信你!紫柔……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只要这个大法一完成,我‘阴阳和合派’马上就完全不同……完全不同……说不定可以创造出超越‘阴阳界主’祖师的成就……你要相信我……”


面对师父如此肯定的话,紫柔只有连连点着头,什么话也接不了。


阴阳云妃的眼光又射向了“无回林”的深处:“我知道这无回林一进无回,我知道‘太玄原始神魔洞’一入则有死无生……但是神晶中的感应已经困扰了我几十年,我今天心中无憾,只要一入神魔洞,说不定就能一解我长久以来的迷惑……说不定‘阴阳界主’祖师会对我说,我做的很好,‘阴阳宗’以往赫赫的威势,又因为我这个关键而重现……说不定我会真正地明了‘种胎诀要’的内涵……说不定我会明白为什么这个‘种胎诀要’,给我如此关键与重要的感觉……”


阴阳云妃转头望着紫柔,让她看见了师父眼中的那熠熠光芒再次出现:“说不定我这一去,就能一圆我心中终生的梦想,虽然我不能达到,但是我会确定你会达到……这是我长久等待的梦想……即使要在死中去求,也总是好的……紫柔我徒,若是师父真的因为如此而身死,我也一定化成鬼魂,回来告诉你,帮你把这些谜题弄清楚……”


紫柔忍不住颤声叫道:“师父……”


阴阳云妃眼神忽然变得正常无比,沉静异常:“我要告诉你的话就是这些,宗主的位置安排,我已经请‘阴姥姥’与‘阳公公’两位护法去处理了,宗主之位也许有点小困难,但是应该还不难解决的。你又已答应我完成‘种胎之诀’的心愿,我已没有什么遗憾了,因此你若是准备好了,就跟我一起进去吧……只要莫真正踏入神魔洞之中,你应该是没有危险的!”


当紫柔紧随着师父阴阳云妃进入那充满怪异气氛的暗红色“无回林”时,她马上就发现这片树林的奇特之处了!


紫柔第一次跃动身形时,本来要从一棵暗红色的奇树之旁窜过,却在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牵引之下,差点撞在树上。


紫柔心中一惊,伸手拍在树上,这才险险闪过。


可是闪开的身形又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拉,又是差点撞上了另一棵暗红树干上。


紫柔立即心下惊骇,顿时停了下来。


阴阳云妃身形就比紫柔要来得顺畅许多,但也并不远走,只是静静地等在一旁。


待得紫柔已经很明显地察觉树林中的怪异之后,便即开口说道:“这就是太玄山‘太玄原始神魔洞’周围一百里内,著名的怪异‘无形牵线’。不论你身在何处,只要在这一百里的范围内,就会受到这种宛如天地间无处不在的怪异牵引力量影响。”


紫柔从来没见过还有这种怪事,心中只觉得无比惊讶,只得暗叹,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居然还会有这等怪异的地方与现象!


紫柔又轻轻地跃前一步,仔细体会着身体在空中的那一瞬间,被拉扯的奇特力量。


她很快就发现这种力量并不是一种稳定持续的力量,不论方向或是大小,都是在不断改变。“老天,”紫柔不由得惊呼道:“这种牵引似乎还是会变动的……”


阴阳云妃微笑着说道:“不,不完全是。只要你站着不动,这种牵引力量并不会发动,而当你身形移动时,牵引就会出现。师父想,这大约是和移动的方位、力量与高度,都有密切的关系。”


紫柔听得惊奇不已,实未想到竟然还会有这种怪异的地方,奇特的现象。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